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原生態小吃店飯館餐飲小品《為自
移風易俗六提倡六反對宣傳話劇劇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
2021年最火最受歡迎的創意節目爆
破除陳規陋習小品劇本《移風易俗
讓人爆笑的喜劇段子小品劇本《為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適合中秋表演的超級幽默喜劇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劇本,關于交通安全的劇
醫生節娛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關于抗日戰爭的紅色劇本,抗日題材小
部隊八一建軍節小品(戰友情深)
關于師生的小品,師生情小品(讓愛一
適合各種場合表演的超級搞笑正能量
司機駕駛員相聲小品《比賽心得》
創新創業情景劇劇本《不忘初心回報
衛生室情景劇劇本《醫心醫意》
用氣生活安全知識小品劇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驗收小品劇本(樣板工程
關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劇本《禁毒防艾
土地題材的搞笑小品,關于土地執法的
端午節超級幽默喜劇小品劇本(神粽)
適合老師表演的音樂劇劇本《青春紀
禁毒防艾音樂劇劇本《禁毒防艾從我
村級衛生室醫生音樂小品劇本《醫心
以金融扶貧為題材貸款貼息貧困戶搞
抗擊肺炎小劇本,新冠病毒小劇本《逆
金融押運保安服務公司小品《金融衛
關于安全方面的小品,關于安全題材的
宣傳黨建題材搞笑小品劇本《我奮斗
營養素營銷推銷業務員搞笑小品劇本
招商公司音樂詩誦讀(不忘初心繼往開
部隊爆笑軍人軍營搞笑勵志四人小品
校園后勤部門小品劇本《默默奉獻》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范蠡救子》(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iwanteve.com/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5/4 20:55:01     最新修改:2020/5/4 20:55:01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wanteve.com 
戲曲劇本名:《《范蠡救子》(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范蠡救子

(改編自同名越劇電視劇)

 

【劇情簡介】

      春秋時期的楚國人范蠡在輔佐越王勾踐復國成功之后,棄政從商,成為巨富,年老居于陶地。本劇講述的是他在陶地時的故事。

      范蠡年老思退,欲安享晚年,遂將家事托付三個兒子。二兒繼承父業,出外經商。不料,第一次經商即因囤糧謀利與楚地災民發生沖突,失手害死一人,從而鋃鐺入獄。得知消息的范蠡本欲派三兒攜帶千兩黃金前往楚國,向楚國大夫莊生求救。怎奈大兒覺得沒面子,以死相脅。范蠡無法,只好讓大兒、三兒一同前往楚國。

       莊生不負范蠡所托,讓范二公子的死罪得以赦免。偏偏節外又生枝,因范大公子吝惜錢財以及范三公子擅自花錢鋪路,導致范二公子最終沒能保住性命…

 

【場次】

         第一場   白發思退托家事

         第二場   二兒經商闖大禍

         第三場   老父含悲想對策

         第四場   大兒攜金訪莊生

         第五場   小兒私自賄貪官

         第六場   楚王大悅赦死罪 

         第七場   貪官領功又索金

         第八場   大兒反悔闖大禍

         第九場   楚王大怒下殺令

         第十場   老父悲痛誨兒郎

 

【主要人物】  范蠡   大公子   二公子   三公子  莊生  趙大夫   楚王

【次要人物】  老管家  范夫人  莊夫人  災民、 衙役、 仆人、侍衛等

 

第一場  白發思退托家事

             【幕啟。范府客廳,范蠡坐著讀書,不時咳嗽兩聲。 (起身)

范  蠡      哎唉!

              (唱) 想當年,

                         輔佐越王圖復國,

                         姑蘇城下為囚徒。

                         白日牧馬思雪恥,

                        半夜不眠謀滅吳。

                        十年生息倚鞍馬,

                        功成身退走江湖。

                        棄政從商謀新路,

                        居于陶地成巨富。

                        不覺秋深霜鬢老,

                        常思退隱托家事。

             (白) 老夫范蠡,人稱“陶朱公”是也。當年輔佐越王勾踐復國成功

              之后,棄政從商,如今已有百萬家資。家有三子,俱已成人。近日

              老夫漸感精力不濟,有心托付家事,頤養天年。待夫人出來,就共

               她商量此事。 (咳嗽,復坐下讀書)

范夫人    (端湯藥上)老爺,請用湯藥。

范  蠡       有勞夫人了。 (喝藥)

范夫人      老爺身體不適,理應休養。怎么還手不釋卷,勞神傷身?

范  蠡        我范蠡嗜書如命,習以為常了。

范夫人      我說老爺你啊!

              (唱) 老爺當年精力旺盛,

                          多多讀書自然有益。

                         可惜這歲月不饒人,

                         如今老爺發須斑白,

                         當少勞神安享晚年,

                         當少勞神安享晚年。

范  蠡     (起身) 夫人你不知,讀書樂在其中,并不勞神。老夫真正勞神的

                乃是家事啊!

范夫人     三個孩兒都已成人,何不將家事交給他們去承擔呢?

范  蠡      老夫方才也在想這件事。既然夫人也有此意,不妨即刻喚三個孩兒

                到這里來。

范夫人      好。管家何在?

老管家     (內應)來了。

               【范蠡夫婦一同坐下。

老管家      (上) 老爺夫人呼喚何事?

范夫人       喚三位公子來,老爺有要事囑托。

老管家       是。 (下)

老管家      (內) 公子啊一齊走吔。 (領著三位公子上)

三位公子   (齊白) 聽說父親傳喚,速速前來不敢遲延。

老管家        稟老爺夫人,三位公子都喚來了。

范蠡夫婦     有勞老管家。

                  【老管家退到一旁。

三位公子    (行禮)見過父親母親!

范蠡夫婦     孩兒免禮!

三位公子    (齊白) 不知父親呼喚,有何事教?

范  蠡        (起身)兒啊!

                 (唱) 為父一生為國為家心血付,

                            不覺間已到暮年精神衰殘。

                            有心來把家業托付,

                            一心讀書靜享晚年。

三位公子  (齊白) 父親勞累一生,也該安享晚年了。孩兒聽憑父親吩咐就

                 是。

范  蠡        那好。 (復坐下) 老大,從今以后,家中一切事務就由你掌管。

大公子      孩兒遵命!

范夫人      二兒、三兒可有意見?

二/三公子    大哥居大,理當由他掌管家事。

范夫人     (點頭)那好。

范  蠡       老二聽好:你平日喜愛生意交易,就讓你繼承父業,出外經商。

二公子      多謝父親!

范  蠡       不過,你畢竟年紀尚輕,還是讓老管家與你一同外出,多多指

                點。

二公子      這… 也好。

范  蠡       老管家,二公子就交給你了。

老管家      老奴遵命。

范  蠡       三兒,你要做什么呢?

三公子      我…  (抓頭撓腮)

范  蠡       我看你就在家中做你大哥的幫手。

三公子      是。

范  蠡       不得懶怠!

三公子     孩兒謹遵父親嚴命!  (說畢,偷偷吐了吐舌頭)

               【范蠡起身,范夫人忙也起身。

范  蠡       好了,家事交待完畢。老夫要回房安歇去了,汝等各自準備去

                吧。

管家/公子    是,老爺 (/父親)。 (依次下)

                【范夫人也攙著范蠡下。

 ——幕落——

 

第二場  二兒經商闖大禍

              【幕啟。

二公子    (內) 馬來。 (與老管家一起騎馬上,繞場行)

               (唱) 辭別家人離家鄉,

                          策馬揚鞭到楚界。

                          籠中雀鳥終放飛,

                          心馳神往向高天。

                          出門經商承父業,

                          亟盼宏圖來大展。

                         范蠡之子豈鼠輩,

                         待我先把商機尋。

              (白) 嗄,管家,前面就是楚國地界,咱二人不妨下馬,一邊慢行

                一邊尋找商機。你看何如?

老管家      好,聽憑二公子主意就是。

               【二人到一邊下馬。

               【一群人上,繞場行。領頭的巫師裝扮,手舞足蹈,嘴里“呼呼”亂

                 叫;后面跟著的男女老少都是衣衫襤褸,有幾個老人手里拿著

                 香,恭恭敬敬向天叩拜。

求雨人甲    天啊天,可憐可憐我們!

求雨人乙    救救苦命人吔!

                【一邊苦苦哀求,一邊跟著巫師下。

                【主仆二人感到奇怪,叫住最后一個求雨人。

二公子      這位老伯且等,這么熱的天氣,你們這是要去哪里?

求雨老人   我們要去求雨啊!

二公子      求雨?

求雨老人   是啊,這里大旱三年,糧食歉收,人都快被餓死了。

二公子      哦—— 

               (唱) 環顧四周果蕭條,

                          足下大地已開裂。

                         極目再向遠處望——

                         稻粱垂頭無生機。(思索,暗喜)

老管家      真是可憐啊!

                【求雨老人搖搖頭,快步追趕同伴去了。

二公子      老管家,本公子發現商機了。

老管家       哦,二公子不妨說來。

二公子      父親常常教導:“奇貨可居,可售高價。”此地糧食正是奇貨,一定

                 可獲大利。

老管家      哎呀,不可不可啊!二公子!

                (唱) 你看那——

         災荒三載炊煙斷,

         餓殍滿地不忍睹。

         災民已如滾油煎——

         災民已如滾油煎,

         豈可灶內又添薪?

         豈可囤糧謀大利?

二公子      吔,老管家此言差矣!

               (唱) 誰人經商存良心?

                           誰人經商不謀利?

                           況且——

                           囤糧發售救荒年,

                           此乃積德非缺德。

老管家    (接唱) 災民籌錢非易事,

                              君子莫圖血淚錢。

二公子    (接唱) 我乃經商非救濟,

                              不問錢財甜與苦。

老管家     (接唱) 老爺常道決策要三思。

二公子     (接唱) 父親也說戰機要抓牢。

                               從來商場如戰場,

                               戰機一失悔莫遲。

                               我應學,

                               當年父親在軍前,

                               運籌帷幄抓戰機,

                               穩操勝券彈指間,

                               穩操勝券彈指間。

老管家      二公子,老爺特地將你交待給老奴…

二公子      吔,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必多說了,速即隨我去租一處糧

                 倉,然后前往各地收購糧食。

老管家      這…

二公子     (面有慍色)哼——

老管家      哦,老奴聽憑二公子吩咐就是。

二公子      走。

               【二人騎馬從舞臺右側下。燈暗。

               【燈又亮。舞臺右側有一門,門內堆放糧食,糧食旁邊有一桌一

                 椅,桌上有算盤。二公子和老管家上。

二公子      收購到這么多糧食,這次肯定大賺一筆。 (躊躇滿志坐到桌后打

                 算盤)

               【老管家搖搖頭,默默侍立一旁。

               【一群災民從舞臺左側蜂擁而上,個個手中拿著布袋。

災民甲      有糧食賣了,這下有救了。

眾災民      正是正是,有救了,有救了。快走快走。  (繞場行,擠到門口)

災民乙      老板,我們要買糧食。

眾災民      我們要買糧食,我們要買糧食。

               【老管家走出門外。

老管家      大家安靜,一個一個來。

災民丙      一斗多少錢?

老管家      一斗… 

               【老管家回頭看二公子,二公子伸出兩個手指,管家點頭。

眾災民      一斗到底多少錢? 

老管家      二十兩。

災民甲      嗄,怎么那么貴?

眾災民     (紛紛指責)太貴了,太貴了;你們這是不想讓我們活;這是要

                 在這里發國難財,良心被狗吃了。

二公子     (走出門外) 你們嫌太貴,就到別處去買吧。

災民乙      老板,你把附近的糧食都收購到這里,叫我們到哪里去買?只能

                 求求你,便宜一點賣給我們。

二公子      汝等不知,這批糧食我們是從外縣收購的。大荒抬價,每斗十金

                 難求;而且天旱水運不通,只好陸路運載;另加路途損耗,以致

                 成本大增。每斗二十兩一點也不算貴。這樣吧,便宜一點賣給你

                 們,每斗十五兩,不能再便宜了。

災民丙      這算什么便宜?你們這些奸商,心比豺狼還毒,難道讓我們眼睜

                 睜看著這滿倉的糧食餓死?

災民甲       反正也活不下去了,給我搶。

眾災民       是是是,搶,搶吔。  (闖進門,搬糧食)

                【二公子和老管家步步后退。

二公子       你們反了,反了。 (退到桌后抓起算盤) 我跟你們拼命。

老管家     (拉住) 二公子不可不可。

               【二公子甩開管家的手,狠命將算盤砸向一個正搬糧食的災民。那

                 災民晃悠兩下,倒在地上,死了。

災民甲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眾災民扔掉糧食,回頭看死人,紛紛指責二公子。其中一個做了

                 個報官的手勢,徑自下。

                【二公子和老管家也過去看,二人大驚失色。

二公子       哎呀!

                (唱) 人命脆弱如螻蟻,

        禁不住小小算盤。

        正竊喜將發大財,

        卻不料大禍來臨。

        事發突然心驚慌,

        無所適從腦空白。            

               (白) 老管家,這要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老  奴       事發突然,老奴一時也無主張啊! (嘆氣搖頭)

               【兩衙役跑上。

衙役甲      哪里出人命?哪里出人命?

眾災民     (指指地上) 這里,這里。

衙役乙      殺人兇手呢?

眾災民     (指二公子) 是他。

二公子      兩位公差饒命啊,本公子并非故意害人。

兩衙役     (反綁住二公子) 跟我們說沒用,到衙門去說。 (押走二公子)

老管家     (追了幾步)二公子,二公子…

二公子      老管家速速回去,請父親派人來救我… (下)

                【燈暗。

——幕落——

 

第三場  老父含悲想對策

                【幕前。兩個妓女扶著醉醺醺的三公子上。

兩妓女       三公子你醉了,走好啊!

三公子       吔,我哪里醉了?哈哈哈…

                (念白) 父兄常罵我尋花問柳不務正業,

                                豈不知我這是玩世不恭想得開。

                                父親他滅吳救越顯神威,

                                怎料到越王寶劍霜鋒冷,

                                他被迫功成身退避風雷,

                                避風雷。 (哈哈哈)

                                笑大哥,

                                錙銖必較積錢財,

                                銅錢縫里摳油水。

                                閻王一到三更夢,

                                一生積蓄歸他人。  

                                嘆二哥,

                                風餐露宿經商去,

                                日夜嘔心算盈虧。

                                機關算盡人憔悴,

                               不知是福還是禍? 

                                誰比我,

                                視那金銀如糞土,

                                優哉游哉多自在,

                                多自在。 (哈哈哈,下)

                【幕啟。范府客廳,大公子一邊打算盤,一邊數著一堆銅錢。數

                  著數著,不小心掉了一枚。他彎腰尋找,最后干脆趴到地上細細

                  找各個角落。

大公子       銅錢也會生腳,跑哪里去了呢?

老管家      (內) 大公子,大公子。 (急上)

大公子      (頭都沒抬) 等一下,等我找到銅錢你再說。哦,寶貝,原來你

                  躲在這里,害我找得好苦啊。(起身,吹吹銅錢上的灰塵,收

                  起) 原來是老管家,你怎么回來了?

老管家       哎呀大公子,大事不好了!

大公子       嗄,乜事如此慌張?二弟呢?

老管家       二公子他… 他…

大公子       他怎樣了?你快快說來啊!

老管家       二公子他… 他因失手害死人命,被關進楚國的衙門之內了。

大公子       嗄—— (驚得目瞪口呆)

老管家      大公子,大公子。

大公子     (回過神來) 哎呀,此事關系重大,我必須報與父親母親知道。

                (向內喊) 父親、母親,你二人快快出來。

                【范蠡夫婦上。

老管家       見過老爺、夫人!

范蠡夫婦    老管家,你怎么回來了?二公子呢?

老管家       老奴… 二公子他…

大公子      老管家,事到如今,你就憑實照說吧。

老管家       是,老爺、夫人啊!

                (唱) 老奴與二公子進楚界,

         只見楚地干旱鬧饑荒。

         二公子認定大商機,

         意欲囤糧謀大利。

范  蠡       逆子好是不明!后來怎樣?

老管家      后來嘛!

               (接唱) 他不聽老奴苦規勸——

           收購糧食高抬價,

           惹怒饑民起混亂。

范夫人      再后來呢?

老管家      再后來—— 唉!

                (接唱) 混亂之中,

            二公子他他他——

范蠡夫婦    他怎樣了?

老管家     (接唱) 他他他——

            他失手害死一人命。

                 (白)現被關進楚國衙門之內。

范蠡夫婦    哦——  (站立不住)

大公子     (扶住) 父親母親仔細仔細。

范  蠡      (唱) 聽罷此言五雷轟頂,

范夫人     (接唱) 為兒心焦悲淚漣漣。

范  蠡       逆子啊逆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故此犯下此禍。

另三人     (齊) 老爺(/父親),這話怎講?   

范  蠡       汝等可知當年滅吳復國,老夫何以能克敵制勝?

另三人     (齊) 是老爺(/父親)謀略過人。

范  蠡       非也!

               (唱)  吳王不仁滅越國,

         亡國之民苦難多,

          同仇敵愾雪國恥,

          義師一舉奏凱歌。

大公子     原來如此。

范  蠡      是啊!

              (接唱)  仁義二字為根本,

            成敗全在德如何。

             經商之道如用兵,

             取之有道事方成。

             楚國饑荒民苦難,

             怎可乘災去盤剝?      

范夫人     老爺你說,二兒他會受到怎樣的處置呢?

范  蠡      大災之年,尚敢囤糧害民,按律當斬!

范夫人      嗄!

范  蠡       何況失手殺人,殺人償命,也是理所當然。

范夫人      哦—— 我可憐的兒啊! (哭)

大公子      父親,你快快想辦法救救二弟他啊!

范 蠡        老夫在齊國,他關在楚國,遠水解不了近渴,如何救得了他呢?

范夫人      老爺,你如此言語,也太教妾身傷心了。

                (唱) 想當年,

         你輔佐越王勾踐,

         可謂是足智多謀。

         如今親生兒有難,

         你反而束手無策。

         你算甚乜好父親,

         你算甚乜好父親。  (繼續哭)

范  蠡       我… 好啦好啦,夫人,你且莫哭,容老夫想一下。  

范夫人      你快快想來。

范  蠡      (思索后)是了,唯有此人或可救吾兒一命。

另三人    (齊聲) 是誰呢?

范  蠡       聽我道來!

                (唱) 此人是楚國大夫莊生,

         他清正廉明足智多謀。

         乃是老夫忘年之交,

         楚王對他也甚器重。

         拜托他,

         或許吾兒能有救。

老管家     老爺,莊生若是清正廉明,豈可去徇私枉法,解救二公子呢?

范  蠡       豈不聞千金之子不死于市嗎?

老管家      此話怎講?

范夫人      哎呀,閑話少說,還是快快去救人要緊。

大公子      是啊,快快去救人。父親,你年邁體衰,不宜長途勞頓。派孩兒

                 去找莊大夫吧!

范  蠡        不,你不能去,為父要派你三弟去。老管家,去叫三公子過來。

老管家      老奴遵命。 (下)

大公子      哎呀父親!

               (唱) 我是長子掌家事,

                          父親竟不信任我。

                          偏把重任托三弟,

                          這教孩兒臉面何存?

               (白) 不如一死…一死了之。唉! (欲撞墻)

范夫人    (拉住) 我兒不可不可,兒啊!

               (唱) 不可魯莽又添亂,

                           待為娘來勸你父。

               (白) 老爺,你還是派老大去吧。三兒去能不能救回二兒尚不可

                知,要是老大先尋了短見,如何是好?

范  蠡       這… 不,還是不能派他去。

大公子     母親,恕孩兒不孝之罪。 (又要撞墻)

范夫人     (趕緊又拉) 哎呀,老爺,你快快答應吧。

范  蠡        唉!罷了,就讓你兄弟兩人一同去吧,待我立即修書一封。

               【老管家和三公子急上。

三公子     (進屋)見過父親、母親和大哥。

范  蠡       不必多禮。你二哥身犯重罪,你快快與你大哥一同帶上黃金一千

                 兩,前往楚國,將此信交與莊大夫,他自然明白。

三公子       孩兒遵命! (接信)

大公子       啊,要這么多黃金?這一個月白忙了。嗐!

范夫人       你二人快快去吧。

三公子       是,母親。 大哥,走吧。

大公子       好吧,好吧,走。

                【二人下。

老管家       二公子這回有救了!

范  蠡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唉! (嘆口氣,徑自下)

               【范夫人忙上前攙扶丈夫,一同下。老管家也從舞臺另一側下。

——幕落——

 

第四場  大兒攜金訪莊生

              【幕前。大公子和三公子騎馬上。

 二  人     (齊唱) 兄弟二人快馬加鞭,

                              風塵仆仆趕赴楚地。

                              老父重托望勿辜負,

                              盡早救出二弟(二哥)性命。

三公子      大哥,前面就是楚國地界,咱不妨兵分兩路,小弟去衙門探望二

                哥,大哥你帶上此信與黃金,去拜訪莊大夫。你看如何?

大公子      也好。(接信)請了。

三公子      請了。

              【兩人繞場后,從舞臺左右兩側下。

              【幕啟。莊生府內,莊生煩躁地踱來踱去。

莊  生       哎唉!

             (唱) 楚國不幸逢大旱, 

                        五谷不長食糧缺。

                        恨奸商見利忘義,

                       害災民雪上加霜。

                       饑民遍地楚王愁,

                       嚴令臣下出對策。

                       思來想去苦無計,

                       羞對饑民愧食祿。 (頓一下,繼續)

莊夫人     (端茶上) 相公,請用茶。

莊  生        先放桌上吧。嗐!

莊夫人      相公還想不出對策嗎?

莊  生       是啊!

莊夫人      不知楚王如何處置那個奸商?

莊  生        斬!

莊夫人      楚王英明!

大公子     (內報) 報兮,范大公子求見。 

莊  生       哦,不知范老前輩的大公子因乜事來訪,快快有請!

大公子      來了。(上,行禮) 拜見莊大夫、莊夫人!

莊生夫婦    免禮,免禮。

莊  生        公子遠道而來,快快請坐。

大公子      大夫、夫人同坐。

               【三人坐下。

莊  生       公子!

              (唱) 下官久無你父音訊,      

                         不知老先生可安好?

                         公子又是為何事,

                         遠道來到我府中。

大公子     大夫!

              (唱) 家父近日染病在身,

                         不能親自拜訪大夫。

                         故此修書一封,

                         命我面呈大夫。

                         是有一事求大夫,

                        大夫看信自明白。 (起身呈信)

莊  生     (接信,看信,大驚) 嗄,那位囤糧抬價、坑害災民的商人是范老

                先生的二公子?

              【莊夫人聽到此言也大驚。

大公子      是,正是我二弟,求大夫救他一命。

莊  生       楚王已下旨斬首,恐怕下官無能為力啊!

大公子     (跪下) 哎呀大夫啊!

                (唱)  家父道《呂刑》有律,

                            用錢可以贖罪愆。

                           此乃黃金一千兩, (遞銀票)

                            望大夫鼎力相助,

                            救我二弟他一命,

                            救我二弟他一命。

莊  生     (起身,扶起) 大公子啊!

               (唱) 《呂刑》雖有贖罪律,

                            國君也有變通權。

                            赦與不赦全憑楚王,

                            楚王不赦誰奈他何?

               【莊夫人也起身,站到丈夫身旁。

大公子      大夫,家父說你乃智謀之臣,看了家父書信,一定明白其中深

                 意,一定會救出我二弟。望大夫不負家父重托啊!

莊  生       你父親這樣說過?

大公子      是啊。

莊  生        哦。 (仔細看信,恍然大悟) 明白了,下官且勉力為之吧。

大公子      如此多謝莊大夫。 (遞銀票)

                【莊生接銀票。

大公子       有勞大夫!晚生告辭了。 (下)

莊生夫婦    送過。

莊夫人       哎呀相公,此事你萬萬行之不得啊!

莊  生        哦,為什么呢?

莊夫人       相公啊!

                 (唱) 相公乃是楚國重臣,

          向來奉行清正廉明。

          卻為何徇私枉法,

          為奸商開脫罪名?

莊  生      吔,這一千兩黃金不是小數目。陶朱公富甲天下,他親自送財上

               門,咱們為何不收?(指指身上的衣服) 夫人你看你看。

              (唱)  莊生我身穿破衣,

        夫人你親自下廚。

        這舊屋風雨飄搖,

        那家具可當柴燒。

        只因無外財,

        日子苦且惱。

        千兩黃金用處大,

        到我手中豈不要?

莊夫人     哎呀相公啊!

              (唱) 奴情愿親自下廚,

                         奴情愿住這舊屋。

                         相公若是救奸商,

                         愧對那遍地餓殍。

                        人生在世瞬息間,

                        千秋褒貶史書上。

                         徇私枉法這一回,

                         臭名昭著到萬代。

莊  生       夫人,你果真不要這一千兩黃金?

莊夫人     不要。

莊  生       甘愿清貧?

莊夫人     甘愿清貧。

莊  生      哈哈哈…  好!

             (唱) 謝夫人深明大義,

                         不愧為莊生愛妻。

                         你可知錢財無過,

                         它好比一把利刃,

                         可殺人亦可救人,

                         要看誰手握刀鞘。

莊夫人      是啊,莊大夫得了這把金刀,要去救人了。

莊  生       是,我要用這千兩黃金去救人。

莊夫人      那好,從今以后咱兩人斷絕夫妻關系。 (欲下)

莊  生       夫人息怒息怒,為夫乃是要用這千兩黃金去采購糧食,去救災民

                 啊!

莊夫人     (轉怒為喜) 此話當真?

莊  生       當真。

莊夫人     且慢。相公用黃金去購糧救民,自然是仁義之舉。可是對范老先

                生,你卻失了信義。

莊  生       夫人你不知,為夫如此做,恰恰是范老先生出的“奇招”啊。

莊夫人     這話怎講?

莊  生     (打開信) 你看,這信上寫道:“范蠡昏聵,養子不肖。大荒囤

                糧,盤剝饑民,律法難容。子犯死罪,父之過也。捐金求赦,難

                 贖其罪。唯示悔改,或有生機。”這話不是明明白白嗎?

莊夫人      妾身仍不明白。

莊  生        夫人啊!

                (唱) 律法本可錢贖罪,

           災民憤怒聲如雷。

           不殺難以平民憤,

           楚王焉能違民意?

           范蠡深知民意重,

           贖罪之舉不可為。

莊夫人      如此說來,他又如何救得了他家公子呢?

莊  生       “奇招”就在此啊!

               (接唱) 他把千金用于兒悔改,

                              購糧濟民為求民憤消。

                              災民無怨楚王喜,

                             下詔赦罪或成實。

莊夫人      也就是說,以范二公子的名義購糧濟民,以示悔改,求得民憤消

                 除,楚王大喜,或可赦他死罪?

莊  生       正是此意。

莊夫人     哈哈哈嘻。此策甚好,既救了災民,又救了范二公子,也消除了

                相公的煩惱,真乃三全其美啊!

莊  生       事不宜遲,為夫須立即依計行事。

莊夫人      好。送過相公!

               【莊生急下。莊夫人也從另一側下。

——幕落——

 

第五場  小兒私自賄貪官

              【幕前。莊生府中的兩個仆人上,一個敲鑼,另一個手拿告示。

敲鑼仆     放賑災糧了,放賑災糧了。

               【災民紛紛上。

告示仆     大家聽好了:“范二公子敬告災民,深悔先前不顧各位性命,囤糧

                謀利,失手殺人;今痛改前非,另捐千金,購糧賑災;萬求恕

                 罪,洗我悔恨。”

敲鑼仆      大家這下有糧食吃了。

災民甲      是與我們起沖突的那個人嗎?

告示仆      正是,正是。他后悔不已,特求賑災贖罪。

敲鑼仆      大家跟我們去領糧食吧。

               【兩個仆人徑自下。災民跟著他們走,走在最后的災民甲若有所

                 思,叫住災民乙和丙。

災民甲      兩位老兄留步留步,我看這個范二公子倒也不像是壞人,知錯能

                 改。

災民乙      改得好啊。他這次購糧賑災,可是辦了一件大好事啊!

災民丙      聽說他被楚王判了死刑,你二人說咱們現在怎么辦?

災民甲      他以良心待咱們,咱們也得以良心回報他。

災民乙      這話怎講?

災民甲      我看咱們得聯名去求楚王赦免他。

災民丙      沒錯沒錯,現在就去。

甲 / 乙      走。 

               【三人下。三公子上。

三公子      哎唉!

               (唱) 二哥在監哭啼啼,

                           百般勸慰方平息。

                           打點衙役暗照料,

                           讓他少受皮肉苦。

               (夾白) 虧我私自帶了一些黃金出來,給衙役一點甜頭吃,叫他

                暗中照顧二哥。嗐!還是有錢好辦事啊!不知大哥那邊事情辦得

                如何?待我立即趕回客棧,去問個究竟。 (欲下,又停步)且

                慢,我還不能回啊!

               (接唱) 救人之事非小可,

            單靠一人難放心。

            若然莊生權有限,

            二哥一命定休矣!            

               (白)這這這… 這要如何是好? (思忖) 有了,衙役提起一個趙

               大夫,說他是楚王面前的大紅人,我不妨去打聽打聽,也求他助上

               一臂之力,豈不是好? (點頭) 事不宜遲,待我立即前往。(急

                下)

               【幕啟,妓院。趙大夫與四個美女一起飲酒取樂。

美女們      大夫請飲酒。

趙大夫     (飲酒) 哈哈哈…

                 (唱) 人生百年轉眼過,

          飲酒作樂趁現時。

          俸祿有限難知足,

          貪污受賄來彌補。

                (白)   這世道,做官不貪的人是傻子。

美女們      大夫請再飲酒。

趙大夫      好好好,我飲我飲。

               【趙府一家丁上。

家  丁        稟老爺,范三公子有要事求見。

趙大夫       哪個范三公子?

家  丁        老爺,吔—— (向趙大夫附耳低語)

趙大夫       哦,原來是那個死囚的兄弟。嘻嘻,生意又來了。美人們,汝等

                  暫且退下。

美女們       是。 (下)

趙大夫       有請范三公子。

家  丁        是。 (走到臺前大聲傳達) 有請范三公子! (下)

三公子     (內應) 哦,來了。 (上,行禮) 見過趙大夫!

趙大夫       免,免。聽家丁稟報,三公子是為你二哥的事而來。

三公子       正是。求大夫救我二哥一命!

趙大夫       楚王已判他死刑,這事難。 (連連搖頭)

三公子     (遞銀票) 大夫,這三百兩黃金請你收下,請你無論如何救我二

                 哥一命!

趙大夫     (看到銀票眼都直了,旁白) 果然是富商范蠡的公子,出手如此

                 大方。待我先收下,然后再慢慢“敲(詐)”。 (白)三公子快快

                 請起,看你二哥實在可憐,這黃金老夫且收下,想辦法去打點打

                 點楚王身邊的人再說。

三公子      多謝趙大夫!

趙大夫      先不用謝,事情能不能辦成還不得而知。

三公子      大夫有心相助,鄙人已經感激不盡了。

趙大夫      此事你知,我知,切切不可外揚。

三公子      鄙人記住了。

趙大夫       好,去吧。

三公子      是,鄙人告退。 (下)

趙大夫      這回老夫要發大財了。 (陰險地笑,下)

——幕落——

 

第六場  楚王大悅赦死罪

            【幕啟。王宮里,楚王憂心忡忡走來走去。一太監在旁侍候。

楚  王     哎唉!

            (唱) 三年不雨國維艱,

                        民不聊生愁煞孤。

                        嚴令眾卿獻對策,

                        至今杳杳無音訊。

                        怕只怕,

                        災民無糧憤轉恨,

                        反聲一起難收場。

              (坐下,在一個棋盤上試著走子,又焦躁地打亂棋盤)

莊  生     (內) 報兮,莊大夫求見!

楚  王     (大喜,起身) 莊大夫求見,一定是有好消息了。快請相見! 

莊  生      哦,來了。 (上)哈哈哈!

             (唱) 賑災食糧已發放,

                        災民歡呼聲震天。

                        不知楚王知道否?

                        特來王宮探消息。

                       再尋機會救公子,

                      不負范老重托我。

             (行禮) 參見大王!

楚  王     莊賢卿免禮。

莊  生     謝大王!

楚  王     莊賢卿今日到此,定是有好消息了。

莊  生     大王猜得不錯。大王!

             (唱) 臣聽聞,

                        范二公子痛悔前非,

                       另捐千金購糧濟民。

                       民有糧,國可安,

                      大王之愁終得解。

楚  王       哦,竟有這等好消息,因何無人向寡人稟報?

一太監    (上) 稟大王,有三個災民,有要事進見。

楚  王       準他們進見!

太  監       是。大王有命,準進見!

三災民    (內) 哦,來了。 (上,跪下) 小民叩見大王!

楚  王      免禮!

              【三災民起身。

楚  王      不知三位老伯,到此何事?

災民甲     這里有一封聯名求赦信,請大王一觀!

楚  王      呈上。

太  監      是,呈上。 (接信,遞信)

楚  王     (閱信) 范二公子悔過救災,小民感激不盡。特此聯名,求大王赦

               他無罪!

莊  生      這也奇了!與范二公子起糾紛的是汝等,為他求赦的又是汝等。這

               是為何呢?      

楚  王      吔,莊賢卿你難道不知,楚國之民,善惡分明。范二公子既已將功

               補過,購糧救災,災民自然心懷感激,故此聯名來解救他。所謂

               “以德報德”也!

莊  生       哦,既如此,大王要如何處理此事呢?

楚  王       莊賢卿、三位老伯啊!

               (唱) 犯律法本是死罪難饒,

         順民心卻可網開一面。

         施政者恩威并用,

         掌乾坤寬嚴有度。

         國君自當誅惡揚善,

         臣民方能引以為鑒。

莊  生      大王英明!

楚  王      來啊,傳孤旨意,范二公子真心改過,寡人特赦他死罪。然則,念

               其國難期間囤糧犯法,并且害死一命,雖屬無心之過,活罪卻是難

               免,故此判他在監關押三月,以儆效尤!

太  監      是。 (下)

三災民    (齊) 多謝大王體貼民心! 我等不便久擾,告退了。

楚  王       去吧。

               【三災民下。

楚  王       寡人今日心情大悅,莊賢卿陪我殺一盤,如何?

莊  生      愿聽大王差遣!

             【二人相視,哈哈大笑。燈暗。

——幕落——

 

第七場  貪官領功又索金

             【幕啟。監牢,有小桌子和椅子。一衙役端飯上。

衙  役      前幾日得了范三公子一點甜頭,小的現在得用好酒好菜來招待范二

                公子。 (開門,進屋,把酒菜放桌上。向內喊)范二公子快出

                來,吃中午飯了。

二公子      哦—— (戴著木枷愁眉苦臉上)

               (唱) 聞聽叫喚神恍惚,

         半知半覺上前來。     

衙  役       來來來,小的給你去了木枷。

二公子     多謝大叔!

衙  役       不用不用。酒菜在桌上,趁熱吃。

二公子      哦。 (坐下,舉筷,又停下)大哥共三弟找人解救于我,未知事

                情如何?嗄!

              (唱) 生死未卜心難安,

         面對酒菜無胃口。

             (嘆口氣,白) 請問大叔!

衙  役      二公子你要問乜事呢?

二公子     不知大叔是否知道,我這死刑有無改判?

衙  役       小的不知,沒聽到什么消息,也沒接到行刑通知。

二公子      哦——

衙  役      吔,沒消息就是好消息,二公子切勿想東想西,還是先填飽肚子

                吧。

二公子      大叔說的是。 (吃飯)

               【大公子和三公子上,繞場行。

大公子     (唱) 千兩黃金交莊府,

           傳聞說用于賑災。

           不知葫蘆賣何藥,

           且待水落石出時。

三公子     (唱) 有錢能使鬼推磨,

                            從古到今皆此理。

                            大夫那邊已打點,

                            我且耐心等消息。

大/三公子  (齊聲) 此時無事,兄弟二人一齊來探監,教二弟(/二哥)他

                安心等待。 (進監) 二弟(/二哥)。

二公子    (放下筷子,起身) 大哥,三弟,你們來了。

衙  役       你們兄弟說話,小的不便在此,先出去一下。

兄弟仨      多謝大叔體貼!

衙  役       不用不用。 (下)

二公子      大哥、三弟,事情辦得如何?有好消息沒有?

大公子      吔,二弟你未免也太性急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二公子      大哥你罵得好。我也好后悔啊!

                 (唱) 悔不該,

           逆父訓經商無德;

           悔不該,

           謀暴利犯了律法;

           悔不該,

           忘仁義不顧民生;

           悔不該,

           不聽規勸下監牢。

           若是有幸能活命,

            定要改過重做人。

三公子     二哥你肯這樣想就好,也不枉我與大哥千里迢迢來一趟。

趙大夫    (內) 報,趙大夫到。

大/二公子   趙大夫?哪一個趙大夫?

三公子      大哥、二哥,吔—— (附耳低語)

               【二公子點頭稱好,大公子大叫起來。

大公子     什么?三弟你又去找別人,怎么事先不跟大哥打聲招呼?我問

                你,你給他多少黃金?

三公子     三百兩。

大公子      三百兩!!!你這個敗家子,你你你… (氣得只是用手指著三公

                 子)萬一他言而無信,這三百兩豈不打了水漂?

三公子     大哥你莫生氣,小弟以為多花點錢,多找一個人,二哥得救的機

                會也就多了幾分。

二公子      三弟說的沒錯。

大公子    (仍有氣)唉!

              【衙役領著趙大夫上。

衙  役      趙大夫,這邊走。

             【二人進屋。

衙  役      你們三人快點來拜見趙大夫。

三兄弟     是。(行禮)拜見趙大夫!

趙大夫     起來說話。

三兄弟     謝大夫!

趙大夫     范公子,恭喜你們,賀喜你們啊!

大公子     趙大夫,莫非我二弟他…

趙大夫     是,是,死罪已免,只需在監關押三月,就可釋放了。哈哈哈…

三公子    (抓住二公子的手) 二哥,這下你放心了吧。

二公子    (喜極而泣) 嗯,嗯。 (抹淚)

大公子     是了,趙大夫,我二弟他是怎么赦免死罪的?

趙大夫     三位公子!

              (念白)  汝等仔細聽分明,

                              聽老夫一一道來。

                             老夫用那三百金,

                             賄賂楚王一寵侍,

                             楚王面前獻美言,

                             楚王大悅赦公子。

大公子      原來如此。

三公子      如此多謝趙大夫! (轉向大公子)大哥你看,這錢沒白花吧?

趙大夫      那當然了。只是啊…

大公子      只是甚乜?

趙大夫      只是那位寵侍讓老夫轉達…

大公子      轉達甚乜?

趙大夫      他說他跑斷腿流干口水,方說動楚王下旨赦你二弟死罪;因此…

三公子      因此怎樣?

趙大夫      因此他說還得給他—— (伸出五個手指)這個數。

大公子      嗄,又要這么多黃金?

三公子     (忙拉開大公子,一邊賠笑對趙大夫說) 吔,應該的,應該的。

                (唱) 人命重如泰山,

          錢財輕如鴻毛。

          只要能救二哥命,

          花些金銀算甚乜。

趙大夫      還是三公子爽快。好,你們拿錢來,老夫還有公務在身。

三公子     大夫你等一下。 (拉大公子到一旁) 大哥,你身上還有錢沒有?

大公子     (沒好氣) 我那點錢,哪里夠?

三公子      這要怎么辦? (討好趙大夫) 大夫,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寬限

                 幾天,現在我們身上沒有那么多,我得回家去取…

趙大夫      怎么,你想過河拆橋?

三公子     (連連搖手)不是不是啊!

大公子     (沖趙大夫) 喂,你講不講道理?我們已經給你三百兩黃金,誰

                 知道你花了多少,誰知道…

二公子    (忙拉大公子) 大哥,你少說兩句。

趙大夫     大膽!

               (唱) 大膽刁民語放肆,

                          竟敢侮辱本大夫!

                (白)你們認為楚王已下赦旨就萬事大吉了?哼。 (氣呼呼下)三公子      大夫留步留步——  (沒留住,急得直跺腳)唉! (轉向大公

                 子)哎呀大哥!

               (唱)  錢財本是身外物,

        不該為它得罪人。

        趙大夫憤憤離開,

        只恐節外要生枝。

大公子      這…

三公子     大哥你設法籌錢,我趕緊去向他賠禮道歉,求他再寬限幾天。

                唉! (急下)

二公子      是啊大哥,你速即想辦法啊!

大公子      叫我到哪里去想辦法呢? (思忖)有了。二弟,大哥也告辭了!

               (急下)

二公子      大哥,你要去哪里?嗐!

衙  役       二公子,里面安歇吧。

二公子     大叔,我又擔心害怕起來。

衙  役       你擔心甚乜,害怕甚乜?

二公子     我擔心楚王收回赦旨,害怕我最終一命難保。

衙  役       吔,不能想太多。里面安歇吧!

二公子      是。嗄!(憂憂愁愁下)

               【衙役鎖上門,搖搖頭,從另一側下。

——幕落——

 

第八場  大兒反悔闖大禍

               【幕前。災民們在排隊領賑糧,個個喜氣洋洋互相打招呼。

大公子     (內) 哎呀! (上)

                (唱) 事有變故意料外,

                           三弟行賄趙大夫,

                          是他救了二弟命,

                          又索重金急煞人。

                         心痛錢財偏破財,

                         上天弄人人無奈。

                         情急之中靈機動,

                         停發賑糧平價售,

                         再往莊府索余金,

                         籌夠銀兩暫應急。               

              (白) 二弟既是趙大夫所救,我這樣做應該也不算過分吧?唉,事

               情緊急,不容多想,我還是趕緊行事要緊。 (繞場,來到賑災現

                場) 各位鄉親不好意思了,汝等暫停領糧,聽我說話。

眾災民      你是何人?

大公子       在下范大公子。

災民甲       原來是恩人的大哥,我等有眼不識泰山,請勿見笑。

大公子       吔,好話先不要說。汝等知道本公子到此做乜嗎?

眾災民       做乜呢?

大公子      一時情況有變,我們兄弟急需銀兩,故此決定停發賑糧,改為平

                價出售,望各位鄉親見諒!

災民乙       嗄,過河要拆橋,真是豈有此理!

眾災民       是啊是啊,哪里有這樣做的道理?

大公子       事情緊急,只能多多得罪了。 (轉向莊府兩位發放糧食的仆人)

                  所剩糧食你二人幫我平價出售。

兩仆人       可是莊大夫不是這樣交代我們的。

大公子       莊大夫那邊我去解釋就是了,有勞兩位了。 (急下)

兩仆人       吔,吔吔吔——  各位鄉親,沒辦法了,我二人只能按照吩咐辦

                  事。大家拿錢來買糧吧。

災民甲      唉!出爾反爾,真真戲辱人也!眾鄉親,咱們再聯名向楚王告他

                 去,教他知道窮人也不是那么好欺侮的。

眾災民       好,走。 (氣急敗壞下)

仆人甲     (攤攤手) 事情看來要壞了。兄弟,沒人買糧,咱們把門鎖上,

                  回府復命去吧。

仆人乙       好,走。

               【二人下。幕啟。莊府大廳,莊夫人擦拭桌椅后,到門口瞧瞧。

莊夫人     (唱)  為救范家二公子,

                            相公進宮見楚王。

                            日已過午人未回,

                             不知事情順利否?

               (白) 待奴去將午飯再熱一下,等相公他回來。

莊  生     (滿面春風上)哈哈哈!

               (唱) 楚王下旨赦死罪,

                           范二公子一命保。

                           先生所托未辜負,

                           心情暢快回家轉。

               (進屋) 夫人,夫人。

莊夫人     (上) 相公,你回來了。時候不早,肚子餓了吧?趕緊到里面吃

                午飯去吧。

莊  生       夫人,你怎么不問我,事情有沒有辦妥呢?

莊夫人      吔,看相公你這神色,一定是辦妥了。

莊  生       夫人猜得不錯。楚王已下赦令,范二公子得救了!

莊夫人     (雙手合十) 哎呀,謝天謝地!果然不出相公所料,救了災民,

                 也就救了范二公子。相公真乃智慧之人啊!

莊  生        哈哈哈,夫人過獎了!為夫不過遵照范老先生的計謀行事罷了。

一仆人     (上) 稟老爺夫人,范大公子求見。

莊  生      (對夫人) 定是前來道謝。夫人,你暫且退下。

莊夫人       是。 (下)

莊  生       (對仆人) 快快有請!

仆  人        是。有請范大公子! (下)

大公子     (內應) 哦,來了。 (上,進屋) 拜見大夫!

莊  生        免!公子請坐!

大公子      大夫同坐。

               【二人坐下。

莊  生       楚王已下旨,赦免令弟,公子知道了嗎?

大公子      知道了,晚生正是為此事而來。大夫! (起身)

                (唱) 雖喜二弟終得救,

                           可惜錢囊兩空空。

                           旅店食宿付不了,

                          回家盤纏無著落。

莊  生       (也起身) 吔,這區區小事,自當盡力相助。

大公子      大夫你誤會了。

莊  生        哦,這話怎講?

大公子      大夫啊!             

               (接唱) 晚生乃想求大夫,

                              還我余金度難關。

莊  生       甚乜余金?

大公子      就是給你的那一千兩黃金,除了購糧賑災之外,應該還有所剩

                  吧?

莊  生        哦,原來是那一千兩。公子你聽我說!

               (唱) 下官揣摩你父信中意,

                           千兩黃金全用于賑災。

                            災民感恩聯名奏楚王,

                            求他下旨赦免令弟罪。

                             楚王大喜果下赦旨,

                             令弟一命方才保住。

大公子       不對不對,救我二弟的另有其人,不是你。

莊  生        嗄,這話怎講?是誰在冒功?

大公子      晚生也弄不清是誰在冒功,反正是我親耳聽見的。既然莊大夫已

                將黃金全部用于購糧賑災,就不打擾了。(欲下)

莊  生       且慢,你要何往?             

大公子      晚生已命令停發賑糧,改為平價出售,得趕去收取銀兩。 

莊  生        嗄,你!

大公子      告辭了。

莊  生        唉! (氣得踱來踱去)

莊夫人     (跑上) 相公,奴都聽到了。如此無恥之徒,真是可恨!

莊  生        哎唉!

                (唱) 為夫答應辦此事,

        一乃為了老先生,

        二是為了眾災民,

        雖受冤枉不怨恨。

        只是——

        范大公子如此莽撞,

        恐怕…

莊夫人       恐怕怎樣?

莊  生        恐怕會惹出大禍啊!

莊夫人      大禍? (想一下) 是啊!

               (唱) 賑糧一旦停發,

                          民怨必然再起。

                          災民若然再告狀,

                          死罪恐怕又難免。

莊  生       夫人說的不錯。

莊夫人      哎呀相公,這要如何是好?

莊  生       為夫已無能為力,待我修書一封,立即告知范老先生,請他速來

                親自處理此事。

莊夫人      只好如此了。待奴去取文房四寶出來。 (急下)

              【莊生快步走到桌子后面。莊夫人端文房四寶上,放桌上,親自為

                丈夫磨墨。莊生鋪開紙張,奮筆疾飛,折好。夫婦倆走到桌前。

莊  生       來啊!

一仆人     (內應)來了。 (上)老爺有何吩咐?

莊  生       速即備馬,連夜趕去齊國,將這封書信送到“陶朱公”府上。速去!

仆  人      (接信) 謹遵老爺嚴命! (跑下)

               【莊生搖搖頭,與夫人并肩下。

——幕落——

 

第九場  楚王大怒下殺令

            【幕啟。金鑾殿上,楚王高坐帝座,接受百官朝拜。兩太監手執拂塵

               侍立兩旁。

百  官      大王萬歲萬萬歲!

楚  王      諸卿平身!

百  官      謝大王! (分立兩側)

楚  王      諸位賢卿,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群臣互相詢問,均搖頭不語。這期間——

趙大夫      唉!

               (旁唱) 范大公子不識好歹,

                              吝嗇賄金,沖撞本官。

                              休怪本官報復他,

                              挑唆楚王下殺令。

               (白) 稟我王,微臣有要事啟奏。

楚  王       趙賢卿,奏來。

趙大夫     奸商范二公子的三弟,曾暗中向微臣賄賂三百金,求微臣上下打

                點,救他兄長,被微臣拒絕。

楚  王        趙賢卿清正廉明,行為可嘉,寡人定有重賞。

趙大夫      多謝大王! (起身后奸笑)

楚  王       只是這些奸徒,自以為錢可通神,意欲敗壞我國風氣,實在可恨

                可惱!

一侍衛     (拿狀紙上,跪下) 稟大王,有災民聯名狀在此。

楚  王       呈上。

一太監      是,呈上。 (下去取狀詞,遞給楚王)

                【侍衛起身后,退到一旁。      

楚  王      (快速閱狀詞) 吁呀! (起身離座)

                (唱) 小小奸商忒猖狂,

         發糧之后又停糧,

         愚弄百姓,愚弄寡人。

         不殺不能平民憤,

         不殺不能解孤恨。 (重坐回帝座)

              (白)  諸位賢卿,范二公子出爾反爾,在寡人開恩赦免死罪后,

               竟然停發賑糧愚弄災民,諸卿說寡人應當如何處置此事?

莊  生      啟奏我王,此事或許并非范二公子本意,求大王明察!

趙大夫     不,民憤已起,大王必須當機立斷,下令斬殺奸商。否則,會引

                起災民造亂啊!

楚  王       趙賢卿所言正合孤意。來啊!

侍  衛       在!

楚  王       傳孤旨意,明日將范二公子押往法場,午時三刻斬首示眾,不得

                有誤!

侍  衛       哦,領旨! (下)

楚  王      趙賢卿,孤命你親自監斬!

趙大夫     哦,領旨!

莊  生       哎呀,大王…

楚  王       誰敢求情,一體同罪!

莊  生     (退怯) 是是是。

楚  王     (起身) 退朝!

百  官      我王萬歲!

              【楚王氣呼呼下,百官也依次下,莊大夫嘆氣連連。

趙大夫     哼,誰敢得罪老夫,就是這個下場。 (奸笑著下)

——幕落——

 

第十場  老父悲痛誨兒郎

             【幕啟。夜,范府客廳,范蠡披衣上。

范  蠡      哎唉!

              (唱) 孤燈寂寂夜沉沉,

                         輾轉反側難入眠。

                         披衣來到客廳里,

                         莫名其妙心發慌。

                         二兒吉兇訊未知,

                         老夫不免生擔憂。

                (搖搖頭,坐下)

范夫人     (也披衣上) 老爺,你怎么還不去安歇呢?

范  蠡        難以入眠,眼皮跳得厲害,莫非有什么壞事要發生?

范夫人      吔,老爺你怎么也變得這么迷信?

范  蠡        但愿是老夫迷信。

老管家     (內) 壞了啊!  (倉皇上) 稟老爺夫人,大事不好了!

范  蠡      (對夫人) 你聽你聽,果然有壞事。(轉向老管家)老管家,何

                事慌張?

老管家      莊大夫來了一封急書,請老爺一觀。 (遞信)

范  蠡        哦——  (接信,看信,雙手哆嗦) 哎呀逆子啊逆子,你果然闖

                下大禍。唉,老夫錯了!

               (唱) 老夫不該心太軟,

                          雖有所料允所求。

                          今日果然釀大禍,

                          救弟不成反害弟。                 

范夫人       老爺,到底出了乜事?

范  蠡        你自己看信吧。 (遞信)

范夫人     (看信大驚) 嗄,老爺,這要如何是好?

范  蠡        老管家,速備車馬,裝上家中所有金銀,隨老夫立即前往楚國。

老管家      是,老爺。 (小跑下)

范夫人      但愿老天保佑二兒平安無事!

范  蠡        唉! (倒背雙手,踱去踱來)

               【燈暗。范蠡夫婦下。

               【燈又亮。法場景。

劊子手     (內) 押走吔! (押著二公子上,繞場行)

               【趙大夫騎馬緊隨在后。

劊子手      稟大人,已到法場。

趙大夫      哦,備下馬。 (下馬,坐到監斬椅上)

               【劊子手押著二公子坐到一長凳上。

大/三公子   (內) 二弟(/二哥)。 (上)

劊子手      汝等乃是何人,膽敢擅闖法場?

大/三公子   鄙人乃是死犯的大哥(/三弟),求軍爺容我等去探望犯人。

劊子手       且等。稟大人,有兩位死犯的兄弟,請求探望死犯。

趙大夫       準他們探望。

劊子手       是。(轉向大/三公子) 大人準你們探望。(退到一旁)

大/三公子    謝大人! (轉向二公子,跪走)二弟(/二哥)。

二公子       大哥、三弟。

               【三人相擁而泣。

趙大夫      時辰將到,有乜話趕緊說。

三兄弟      哦——

大/三公子   (起身,扶起二公子) 二弟(/二哥),是我害了你。

二公子      與大哥、三弟無干,是我命該如此。

大公子      二弟你還有乜話吩咐?

二公子      我去之后,父親母親就拜托大哥、三弟照顧了!

大/三公子   (含淚點頭)嗯。

               【催命鼓敲了三下。兄弟三人大驚失色,大/三公子雙手哆嗦,繞

                 場一圈,二公子甩起頭發。

劊子手      稟大人,午時三刻已到。

趙大夫     (起身,扔下一支令箭) 立即行刑!

劊子手      是,押走。 (二人押著二公子下)

二公子      大哥、三弟。 (被押下)

大/三公子   (哭喊) 二弟(/二哥)!  (悲痛萬分)

范  蠡     (內) 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大/三公子    父親的聲音,父親,父親。 (迎向父親)

趙大夫      立即行刑! (拂袖下)

劊子手     (內) 是。斬、斬、斬。

               【大公子和三公子目瞪口呆,許久方轉身,大喊“二弟(/二哥)”,

                 撲倒到舞臺右側。老管家攙著范蠡小跑上,見到現場情景,都如

                  木雕泥塑一般。范蠡踉踉蹌蹌走到舞臺右側,緩緩跪下,失聲痛

                  哭。老管家也跪下。

范  蠡        兒啊,為父來遲一步了!

               (唱) 見兒尸身老淚縱橫,

        心如刀割,肝腸寸斷。 (哭)

        兒你正當青春年華,

         誰料一時錯一命休。

         可憐白發人送黑發人,

         怎不教為父大放悲聲? (哭)

         為父我,悔悔悔,

         一生大事不糊涂,

         卻對兒子疏教誨,

         害兒你——

          年紀輕輕喪了命,

          年紀輕輕喪了命。 (捶胸)

               【老管家、大公子、三公子都起身,攙起范蠡。

大公子     父親你不要如此自責,父親平日教誨,是孩兒沒聽進去,是孩兒

                害了二弟他啊!(哭) 

范  蠡       是,你也有錯啊!

              (唱) 你不該財迷心竅,

                         只重金銀忘信義。

                         你可知,

                         無常一旦找上門,

                         萬貫家財無用處。

大公子       父親教誨的是,孩兒謹記在心。

三公子       父親,二哥之死主要因孩兒而起,求父親恕罪!

范  蠡        你可知你錯在哪里?

三公子      父親啊!

               (唱) 孩兒原想錢財可通神,                   

                          卻不料行賄喪了兄性命。

                          金滿筐,銀滿筐,

                         填不飽貪婪之口,

                         反害親人斷了頭。

                        血之教訓不能忘,

                         盟發誓言永不再。

范   蠡      你二人若是真心悔過,也不枉你二弟(/你二哥)他喪了一命。     

莊  生      (內) 范老先生,范老先生——  (急上,沉痛跪下) 晚生未能救

                回公子性命,特來謝罪!

范  蠡       莊大夫快快請起。

              【莊生起來。

范  蠡      大夫已盡了心力,老夫感激不盡。

莊  生    (羞愧) 老先生接下來如何打算?

范  蠡      老夫想把所帶金銀全部用于購糧賑災,以贖三位孩兒無知之罪!再

                請人幫忙,將二兒尸身運回齊國安葬。

莊  生      范老先生果然英明!

范  蠡      慚愧,慚愧!嗄,管家、兩位孩兒。

管家/公子   在。

范  蠡      將所有金銀用于購糧,送往災區,向災民賠罪。

管家/公子   是。

               【各擺造型。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字幕97在线观看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