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部隊演出搞笑感人小品《下輩子我
母親想帶孫子小品劇本《爭帶孫子
心理劇劇本《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以孝為主題的情景劇,關于孝的感人
抗擊疫情題材感人搞笑小品《逆行
軍營部隊娛樂演出搞笑三句半《維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以孝為主題的情景劇,關于孝的感人情
反應自然災害的感人小品劇本《洪水
誤入傳銷窩點小品劇本,有關傳銷的劇
駐村扶貧小品《為鄉村振興出份力》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適合中秋表演的超級幽默喜劇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劇本,關于交通安全的劇
醫生節娛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關于抗日戰爭的紅色劇本,抗日題材小
部隊八一建軍節小品(戰友情深)
關于師生的小品,師生情小品(讓愛一
適合各種場合表演的超級搞笑正能量
司機駕駛員相聲小品《比賽心得》
創新創業情景劇劇本《不忘初心回報
衛生室情景劇劇本《醫心醫意》
用氣生活安全知識小品劇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驗收小品劇本(樣板工程
關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劇本《禁毒防艾
土地題材的搞笑小品,關于土地執法的
端午節超級幽默喜劇小品劇本(神粽)
適合老師表演的音樂劇劇本《青春紀
禁毒防艾音樂劇劇本《禁毒防艾從我
村級衛生室醫生音樂小品劇本《醫心
以金融扶貧為題材貸款貼息貧困戶搞
抗擊肺炎小劇本,新冠病毒小劇本《逆
金融押運保安服務公司小品《金融衛
關于安全方面的小品,關于安全題材的
宣傳黨建題材搞笑小品劇本《我奮斗
營養素營銷推銷業務員搞笑小品劇本
招商公司音樂詩誦讀(不忘初心繼往開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嚴蘭貞》(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iwanteve.com/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4/26 18:02:13     最新修改:2020/4/26 18:02:13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wanteve.com 
戲曲劇本名:《《嚴蘭貞》(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嚴蘭貞

(改編自越劇電視劇《嚴蘭貞》和越劇舞臺劇《盤夫索夫》)

 

【劇情簡介】

       明嘉靖年間,三邊總制曾銑被嚴世蕃父子陷害,滿門抄斬。幸其子曾榮

逃出虎口,暫棲杭州岳廟賣文度日。嚴世蕃之女嚴蘭貞喬裝出游杭州,在岳

廟偶遇曾榮被兩浙鹽政鄢懋卿家丁所欺,仗義解圍,之后方知他就是自己暗

暗鐘情的畫荷人。

      鄢茂卿窺得嚴蘭貞心跡后,強認曾榮為螟蛉,將他獻與嚴府為婿。曾榮

脫身無計,勉強答應婚事,婚后對嚴蘭貞冷落冰霜。嚴蘭貞幾次盤夫終明真

相,在大義和親情面前,她作出了痛苦的抉擇。曾榮大為感動,用真情回報

妻子。

      后曾榮在嚴府竊得嚴世蕃父子的叛國密件。發覺密件被盜的嚴世蕃氣急

敗壞,逼迫女兒改嫁徽王,以求自保。危急之時圣旨到…

 

【場次】

           第一場   禍從天降

           第二場   情迷獨荷

           第三場   初次邂逅

           第四場   姻緣成就

           第五場   蘭貞盤夫

           第六場   偶獲賊證

           第七場   蘭貞索夫

           第八場   逼女另嫁

           第九場   悲喜交加

 

【人物】

          嚴蘭貞——明代奸臣嚴嵩的孫女,嚴世蕃的女兒。

          曾  榮——三邊總制曾銑的兒子 

          嚴世蕃——嚴嵩的兒子,嚴蘭貞的父親,工部左侍郎。

         趙婉貞——嚴嵩義子趙文華的女兒,趙府與嚴府只有一門之隔。

         鄢懋卿——嚴門同黨,總理兩浙的鹽政,逼曾榮認己為父。

          鄒應龍——副都御史,剛正不阿,成功彈劾嚴嵩父子。

          飄  香——嚴蘭貞的貼身丫鬟

          院  子——曾府老仆

          玲  珠——趙婉貞的貼身丫鬟

          嚴管家——嚴府管家              

 

第一場  禍從天降

             【幕啟。曾家書房,曾榮坐著讀書,忽覺有點頭暈。

曾  榮      啊,啊啊啊,為何忽覺頭暈?莫非是讀書太久了? (起身,放下

              書)待學生打開窗戶,呼吸一點新鮮空氣。(開窗) 哎呀,妙

               啊! 

             (唱) 清風徐徐輕拂面,

        神清氣爽霎時間。

        望眼窗外美景嬌,

         一池荷塘分外妖。

         接天蓮葉無窮碧,

         映日獨荷別樣紅。

(夾白) 那一朵荷花亭亭玉立,真教人越看越愛看啊!待學生將

它畫下來,留待日后慢慢欣賞。(磨墨,鋪紙,提筆)

(接唱) 根出淤泥身不染,

                生在濁世志高潔。 (畫)

                愿借蓮花魂一縷,

                放飛云天千里船。 (拿起來看看,頻頻點頭)

院子        (端茶上) 公子,請用茶。(斟茶,遞茶)

曾  榮       哦。(放下畫,接茶,喝茶,放下杯子) 院子,你可曾打聽到爹

                爹消息?

院  子       稟公子,老奴四處打聽,并無老爺消息。

曾  榮       哦—— 這也奇啊! (皺眉)

院  子       公子你不必擔心,老奴再去打探打探。

曾  榮       也好。

              【院子搖搖頭,下。

曾  榮       哎唉!

              (唱) 爹爹身為三邊總制,

                          鎮守三關難得進京。

                         半月之前忽來家書,

                         說是圣上急事召見。

                         自此再無一音訊,

                         曾榮不免心擔憂,

                         不免心擔憂。

              (搖頭嘆氣,坐下,欲讀書,又放下)

              【后臺喊聲震天。

曾  榮     (站起) 嗄,這是甚乜聲音?

院  子     (內) 壞了啊! (顫巍巍急上,氣喘吁吁)公子…公子…你快快

               逃生去吧。

曾  榮      院子,何事如此慌張?

院  子      老奴已打探到消息,嚴嵩老賊上殿奏本,謊報老爺邊關失職。萬歲

                聽信讒言,龍顏大怒,將老爺召回京都問責。可憐老爺他——他

               已被斬于西郊,全府上下也要連坐抄斬。

曾  榮        哦—— (震驚,站立不穩)

院  子      (扶住) 公子仔細仔細。

曾  榮       (唱) 聽罷此言如雷轟頂,

          心如刀絞淚如泉涌。

(夾白) 爹爹啊!

 (接唱) 爹爹宦途雖坎坷,

                赤膽忠心可對天。

                可恨豺狼盈帝里,

                嚴嵩父子弄權術。

               爹爹不明不白一命休,

               孩兒頓覺,頓覺大廈傾。

               (哭) 爹爹,孩兒將何去何從?

院  子      公子,抓捕之人就要來到,你速速逃命要緊。

曾  榮      罷了。哎呀奸賊啊奸賊!

              (唱)  我曾榮,

                           血海深仇記心間,

                          血債定要血來償。

院  子      公子,這是曾家祖傳寶物,你帶在身邊以防不測。

曾  榮      匕首!好。(收好) 多謝老管家!

             【后臺喊聲又起。

院  子      你快快去吧!

曾  榮      唉!

               【二人下。

嚴管家    (內)來啊,給我搜!

家丁們     (內應) 是。

               【嚴管家帶領家丁上。家丁左右搜查。

家丁甲      稟管家,不見曾家子,只有一個老奴在此。(推院子)

嚴管家      你家公子呢?

院  子      (從容) 已經逃走了。

嚴管家    (懊惱)來遲一步,真是氣煞我也!來啊,將這個老奴綁上,一起

                押去處斬!

家丁們      是,押走。 (押著院子下)

嚴管家     (欲下又轉回) 且等,我找找看有無值錢的物件。(發現獨荷

                 圖,拿起看看) 嗯,這張圖畫得很好看。老爺喜愛書畫,我就帶

                 這張圖回府,去討老爺歡心。(卷起畫,拉起衣擺,跑下)

——幕落——

 

第二場  情迷獨荷

               【幕前。

飄  香      (內) 小姐,齊走吔!

嚴蘭貞     (內應) 哦——

                【主仆二人上。

嚴蘭貞     (唱) 相府千金嚴蘭貞,

                           萬般寵愛集一身。

                           流水年華書為伴,

                          明辨是非慕賢人。

                【主仆繞場行。

嚴蘭貞     (接唱) 書中佳人遇才子,

                               蘭貞也曾夢寐求。

                               方才此事又上心,

                               害奴無心在書房。

                               期盼離家去游玩,

                               或能遇到如意郎。

                               越思越想越歡喜,

                               主意已定坐不住。

                               偕同飄香往前廳,

                               懇求爹爹他應允。

              (白) 奴家嚴蘭貞,祖父嚴嵩在朝為相,爹爹嚴世蕃司職工部左侍

               郎,母親不幸早逝。家中只有奴蘭貞一女,祖父與爹爹視為掌上明

               珠,倒也萬事順心。近日卻有一事煩心,欲要外出游玩解愁,故此

                這就去前廳求爹爹他答應。飄香,帶路前廳。

飄  香      是。

              【主仆二人下。

              【幕啟,嚴府前廳。嚴世蕃上。

嚴世蕃      哈哈哈!

               (唱) 相父在朝好體面,

                          皇上恩寵他獨得。

                          朝臣誰不獻諂媚?

                          百官紛紛來巴結。 (哈哈哈,臉色稍變)

                          卻有一人不識時務,

                         阻我父子雄心壯志。

                         相父大怒施小計,

                         曾賊滿門都抄斬。                                    

               (白) 曾銑老賊已死,嚴管家奉命去捉捕曾賊全家老少,不知事

                情如何?

嚴管家     (內) 報兮,嚴管家回府。

嚴世蕃      快請相見。

嚴管家    (內) 哦,來了。 (手拿獨荷圖上,行禮) 參見老爺!

嚴世蕃      免。事情辦得如何?

嚴管家      稟老爺,曾府其余人等都已帶回京都聽候問斬,只有…只有曾家

                 公子聞訊逃走了。

嚴世蕃     (甩了嚴管家一巴掌) 呸,無用的奴才!

嚴管家     (跪下) 老爺饒命吔!

嚴世蕃      諒他一個手無寸鐵的書生,也不能有多大的作為。罷了,便宜了

                他一命。

嚴管家      老爺,小的在曾公子房中發現一張圖,特地帶回孝敬老爺。(遞

                 圖)

嚴世蕃     (接圖,細看,點頭)想不到一介武夫曾銑,竟有如此才華的兒

                 子。可惜啊,被他逃走,不能為我所用。

嚴管家      小的去遲一步,請老爺饒命!

嚴世蕃      看在這幅圖的份上,權且饒你一命。起來,滾。

嚴管家     (起身)謝老爺! (抹汗,下)

嚴蘭貞     (內) 爹爹,爹爹。

嚴世蕃      咦,蘭貞我兒到此作乜? (將圖放在桌上)

              【嚴蘭貞和飄香上,進屋,行禮。

主  仆     (齊聲) 女兒(/小婢)拜見爹爹(/老爺)!

嚴世蕃     免。

主  仆     (齊聲) 謝爹爹(/老爺)! (起身)

嚴世蕃      嗄,蘭貞我兒,你今日怎么有空來找爹爹?

嚴蘭貞      女兒想爹爹了。

嚴世蕃      哈哈哈,難得我兒一片孝心!

               【嚴蘭貞欲言又止。

嚴世蕃     (猜出女兒有事) 嗄,我兒,你是不是有乜事要跟爹爹說?

嚴蘭貞      沒,沒啦。女兒是特意來看望爹爹的。

               【飄香拉蘭貞的衣袖,向她遞眼色。

嚴世蕃    (玩笑) 哦,既然我兒沒什么事情,為父還有要事,先行一步。

               (假裝要下)

嚴蘭貞     (攔住)哎呀,爹爹慢走,女兒有事情啊!

嚴世蕃      哦,我兒有乜事呢?

嚴蘭貞      爹爹!

                (唱) 女兒有一要緊事,

           懇求爹爹您答允。

世蕃     不妨說來。

嚴蘭貞     爹爹!

              (接唱) 奴家長年困家中,

                             近日忽覺身心疲。

                            欲要外出去散心,

                            不知爹爹意如何?

世蕃       出去散散心也好。不知我兒想去哪里呢?

嚴蘭貞     (接唱) 聞說西湖比西子,

                               淡妝濃抹總相宜。

                               如此美景應一睹,

                               爹爹容奴去杭州。

嚴世蕃       深閨中人獨自離家游玩,不妥,不妥。

嚴蘭貞     (撒嬌)哎呀爹爹,女兒是想去杭州岳王廟進香祈愿,順便觀賞

                 西湖美景。

嚴世蕃       哦,我兒進香要祈求甚乜呢?

嚴蘭貞       女兒有三求。

嚴世蕃       哪三求?

嚴蘭貞      (唱) 一求祖父壽比南山。

嚴世蕃       第一求好。第二求呢?

嚴蘭貞      (接唱) 二求爹爹仕途亨通。

嚴世蕃       還是我兒知曉為父心思!那第三求呢?                

嚴蘭貞      這第三求嘛!

               (接唱) 三求嚴府平安無事,

             皇恩浩蕩蔭及萬代。

世蕃      我兒有如此心愿,為父理當允你前往。只是為父還是放心不下

                 啊!

飄  香       老爺要是放心不下,小姐與小婢就女扮男裝外出。

嚴蘭貞     爹爹,這主意好!

嚴世蕃      死丫頭,專門想鬼主意。

嚴蘭貞      爹爹,您答應了?

嚴世蕃      答應了,答應了。

嚴蘭貞      多謝爹爹!

嚴世蕃      待為父修書一封,我兒萬一有事,可找兩浙鹽政鄢懋卿。

嚴蘭貞      好。飄香,磨墨。

飄  香       吆。 (磨墨)

              【蘭貞鋪紙。嚴世蕃剛要動筆,嚴管家上。

嚴管家      稟老爺,老相爺有急事要見。

嚴世蕃      蘭貞我兒,你祖父有急事要見,待為父去一下,回來再寫。

嚴蘭貞      也好。

               【嚴世蕃和嚴管家急下。           

飄  香      (打開獨荷圖) 小姐,這里有一張圖很好看。

嚴蘭貞    (接過)好一朵獨荷!

               (唱) 芙蓉出水塵不染,                 

         臨風搖曳沐輕煙。

         不遜梨花三分白,

          還借梅花一抹紅。

          這花兒好似向奴低吟,

          低吟那作畫人心中情。      

          但不知,

          丹青妙手是何人?

                            家在何方居何處?

飄  香       小姐,這上面還有兩句詩。

嚴蘭貞     待奴看來。

              (念) 愿借蓮花魂一縷,

                          放飛云天千里船。

              (夾白) 哈哈哈嘻!

              (接唱)字里行間志存高遠,

                            不由蘭貞芳心暗動。 (含羞)

飄  香      小姐,憑你看來,這作畫之人是什么樣的人呢?

嚴蘭貞     奴觀此畫,筆墨簡約,意境高遠。憑奴猜,作畫之人定是個謙謙

               君子。(看畫陶醉)

飄  香     (偷笑)小姐既然如此喜愛此畫,不如帶回房中,慢慢欣賞。

嚴蘭貞     是啊,奴不如將它帶回房中。爹爹問起之時,再作道理。

飄  香      老爺怎么還不回來?

嚴蘭貞     飄香,將此畫卷起,帶路回房。

飄  香      小姐,咱不等老爺的書信了?

嚴蘭貞    先回房再說。

飄  香      吆。 (接畫,卷起)

             【主仆二人下。

——幕落——

 

第三場  初次邂逅

            【幕啟。岳王廟內,岳飛墓景。舞臺中央有一大墓碑,上書“宋岳鄂

             王墓”。舞臺右側跪著秦檜夫婦的像。舞臺左側有一桌子,上有筆墨

             紙硯,桌旁有一牌,寫著“書畫攤”仨字。

            【曾榮從右側掃地上。

曾  榮     嗄!

             (唱) 家門不幸罹大難,

                        曾榮倉皇逃出府。

                       一路風塵受熬煎,

                       盤纏已盡進退難。

                       窮途末路怎奈何,

                       岳王廟里暫棲身。 (繼續掃地)

               【游客們進廟,圍著秦檜夫婦的像指指點點。

               【嚴蘭貞和飄香女扮男裝上。飄香手里拿著香燭。

嚴蘭貞     (唱) 喬裝不露女兒容,

                           一路游玩到杭州。

                           出籠小鳥脫韁馬,

                           自由自在好歡悅。

                           離家方知天地寬,

                           西湖風光果不同。

                           風光雖好不流連,

                          不忘岳廟祈愿事。            

飄  香       小… 哦,公子,已到岳王廟。

嚴蘭貞      快快進廟去祭奠忠魂。

飄  香       是。

               【主仆二人進廟。

游客甲      這個男的就是大奸臣秦檜。

游客乙      那這個女的呢?

游客甲      這個女的是秦檜的老婆。

游客丙      他們為什么跪在這里?

游客甲      這夫妻倆都是大壞人,當年害死了岳元帥。

游客乙      如此活該跪在這兒示眾,遭到世人唾罵。

游客丙     (吐口痰)呸,大壞人,大奸臣。

游客甲       如今的嚴嵩父子比這對夫妻還壞,還奸。

               【嚴蘭貞和飄香大驚,飄香欲開口,蘭貞向她搖搖頭。曾榮也停止

                 掃地。

游客乙      是啊,聽說曾總制帶兵抗敵,反被嚴嵩父子陷害,一家老小都死

                 于非命。

游客丙      真是可憐啊!

游客甲       吔,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看嚴嵩父子將來也得跪在這兒,遺

                 臭萬年。

游客乙      沒錯,沒錯。

游客丙      噓,你們小聲點。嚴黨耳目眾多,還是小心為是。

游客甲      是是是,走吧。

                 【游客們下。

曾榮/蘭貞  (齊聲)哎呀!

曾  榮      (旁唱) 聞此言悲喜交加。

嚴蘭貞     (旁唱) 聞此言膽戰心驚。

曾  榮       (旁唱) 想不到世人對忠奸明如鏡。

嚴蘭貞      (旁唱) 想不到世人對祖父這般恨。

曾  榮       (旁唱) 爹爹啊!

嚴蘭貞      (旁唱) 祖父啊!

曾  榮       (旁唱) 你在天之靈可聽見?

嚴蘭貞      (旁唱) 你身居朝堂可風聞?

曾榮/蘭貞  (齊唱) 這黎明百姓口吐真言。

曾  榮         嗄! (抹淚)

嚴蘭貞        啊,啊啊啊,敢問這位少年,你因何傷心流淚?

曾  榮         哦…  小生是為岳元帥含冤而死傷心流淚。

嚴蘭貞       你在這廟中…   

曾  榮        掃地,做雜事。空閑之時,在廟門口擺攤賣字賣畫。

嚴蘭貞      哦…

飄  香       你既是打雜的,就麻煩將這香點上,我家公子要祭奠岳元帥。

曾  榮       是。 (放下掃把,點上香,遞給飄香,徑自退出門,在書畫攤桌

                上寫字)

飄  香       小… 哦,公子,給。 (遞香給嚴蘭貞)

嚴蘭貞    (接過香)

               (唱) 手捧香,祭忠魂。(跪下)

                           一求元帥在天之靈,

                            感召奴祖父爹爹,

                            多有善舉少行惡;

                            二求元帥在天之靈,

                             保佑嚴府平安無事;

                             三求元帥助奴蘭貞——

                            遇到那,那畫荷之人。 (拜了幾拜,把香給飄香,起身)

               【飄香插上香。

                【書畫攤前來了幾個人,在看曾榮寫字。其中有一位書生模樣的

                 人和兩個家丁模樣的人。

書  生        好書法,好書法!

嚴蘭貞      莫非是那位打雜的少年在寫字?飄香,咱二人一齊去看看。

飄  香       是。

               【主仆二人走出廟門。          

書  生      (放一錠銀子在桌上)這一幅我要了。

曾  榮       這位賢友,一幅書畫一百文足矣。 (欲還銀子)

書  生      (推回) 賢友書法蒼勁有力,一兩銀子不算貴,快快收起。

曾  榮       如此多謝賢友! (欲收起銀子)

家丁甲      且等。我家老爺有令,凡是在此處擺攤的人都要交擺攤費,一天

                一兩。拿來。(搶過銀子)

曾  榮        你…

家丁乙     (拿起書法看) 還敢寫“嚴”字,該當何罪?

家丁甲      這還得了?走,到縣衙去。 (抓住曾榮的衣領)

               【曾榮掙扎。

圍觀人     (竊竊私語) 真是無法無天。嗐!什么世道啊! (搖搖頭,下)

嚴蘭貞       住手!

家丁甲     (放下曾榮,露出挑釁的神色) 呵呵,何方狂徒,敢在這里多管

                 閑事?

嚴蘭貞      休問本公子是何方人氏,我且問你,你是誰家的奴才,竟敢光天

                 化日之下仗勢欺人?

家丁乙      我說出來你會驚破膽。

嚴蘭貞       哦,不妨說來聽聽。

家丁甲       聽好了。我家老爺乃是兩浙鹽政鄢懋卿鄢大人。

嚴蘭貞       哈哈哈!我道是什么大官,原來是他。

家丁甲     (將家丁乙拉到一旁悄悄說) 這個人好像有點來頭,咱二人還是

                 不要得罪他。

家丁乙       沒錯,沒錯。

嚴蘭貞      還不給我滾!

家丁甲乙   是,是。 (欲下)

飄  香        且等。銀子放下。

家丁甲      哦,哦。 (乖乖放下銀子,揮手讓家丁乙一起悻悻然下)    

曾  榮       多謝公子仗義解圍,小生感激不盡。

嚴蘭貞      區區小事…

飄  香      (搶話)吔,既有感激之心,可否圖畫一張,送給我家公子?

曾  榮        自然,自然。不知公子喜愛什么畫?

嚴蘭貞      我…

飄  香      (又搶話)我家公子最愛荷花。

曾  榮        好,小生就畫荷花。 (鋪紙,作畫)

嚴蘭貞     (旁白) 飄香,你竟敢自作主張?

飄  香       (旁白) 小姐你難道看不出,小婢是為了你才向他索要字畫的?

嚴蘭貞     (點了一下飄香的額頭) 真拿你沒辦法。

               【飄香調皮地吐了吐舌。主仆二人觀看曾榮作畫。

嚴蘭貞       這也奇啊!

                (旁唱) 觀此畫,暗心驚,

              使筆運墨何相似,

              兩畫似出一人手。

              莫非他…

              奴定要問個究竟。

   香     小… 哦,公子,這真是奇… (被蘭貞踩了一腳) 哦,奇才啊

曾  榮      不敢當,不敢當。 (遞畫給嚴蘭貞)

嚴蘭貞    (接畫,看畫點頭) 多謝少年! (把畫遞給飄香)

              【飄香接畫,卷起。

嚴蘭貞     請問少年,尊姓大名?家住何方?

曾  榮      公子!

              (唱) 小生姓張單名榮,

                          落魄江湖廟為家。

嚴蘭貞     少年!

               (接唱) 我見你,

                              書畫精湛貌不俗,

                              流落江湖太惋惜。

                              何不進取求功名,

                              施展宏才效朝廷?  

曾  榮       嗄,一言難盡啊!

              (唱) 心曲千萬端,

                          未語先自悲。

                           嘆如今,

                           權臣當道賢者隱,

                           嚴家父子霸朝野。

                           讀書之人入仕難,

                           無奈只好求清閑。

飄  香       你敢罵…

嚴蘭貞     小奴才,不得無禮。

飄  香       是,是。

嚴蘭貞     哎呀!

              (旁唱) 才喜萍水相逢遇知音,

                             欲把千言萬語來吐傾。

                             誰料到,

                             他似乎痛恨祖父爹爹,

                             蘭貞話到口邊又咽下。

               【這期間曾榮在收拾筆墨紙硯。

曾  榮       公子,時已不早,我該進廟去幫忙師傅了。小生告辭了。

嚴蘭貞      請便吧!

              【曾榮進廟,欲下,又回頭。

曾  榮       請問公子貴姓?

嚴蘭貞      噢… 鄙人姓陸。

曾  榮       陸公子后會有期!請了!

嚴蘭貞      請了!

              【曾榮轉身離去。嚴蘭貞還呆站著。曾榮轉身又行了次拱手禮,方

               下。

后  臺      (伴唱) 欲去還返約后期,

                               相見時難別亦難。

飄  香       小姐,他走了,咱們也得走了。

嚴蘭貞      哦,是是是,前面帶路。

飄  香       是。

嚴蘭貞      且慢。還有一事。

飄  香        小姐,還有乜事呢?

嚴蘭貞       奴須向鄢懋卿大人修書一封,讓他多多關照張公子。

飄  香        有理,有理,快快寫來。(鋪紙)

               【嚴蘭貞奮筆疾書,折好。

嚴蘭貞      飄香,帶路鄢府。

飄  香       是。

               【主仆二人下。            

——幕落——

 

第四場  姻緣成就

              【幕啟。鄢懋卿府內,鄢懋卿手拿扇子坐著,不時用扇子敲敲腦

                袋,驀地起身。

鄢懋卿      嗐!

               (念白) 自古做官有訣竅,

                              會逢迎,會巴結,

                              方能保住一官位。

                              三分心思在政事,

                             七分心思揣上意。

                             揣中上意仕途通,              

                            否則烏紗保不住。

             (夾白)下官鄢懋卿,總理兩浙鹽政,也算威風。可是不敢掉以輕

              心,仍要時時揣摩嚴相爺的喜好。否則,不知哪一日,我頭上的這

             個烏紗帽就會掉下來。嗐!

             (接唱) 金銀珠寶已過時,

             山珍海味不稀奇。

              想破腦袋苦無計,

              不知該獻什么寶?

一仆人    (上)稟老爺,有人送來書信一封。

鄢懋卿      呈上。

               【家丁遞上信。

鄢懋卿     (讀信) 嚴蘭貞問鄢伯伯安!今有一事相求,岳王廟前有一賣畫

                書生,請鄢伯伯多多關照!蘭貞侄女叩拜!  (自言自語)東樓兄

                的千金蘭貞侄女到杭州來了? (問家丁) 送信的人呢?

仆  人        已經離去。

鄢懋卿       這信上什么意思?莫非… 一定是,一定是。哎呀,我歡喜啊!

                 (唱) 方愁無計表孝心,

           忽來書信驅愁云。

           計上心頭喜不勝,

          速命家丁請貴客。

             (白)來啊!
 
仆   人      奴才在。
 
鄢懋卿     吩咐家丁,將岳王廟前那個賣畫書生請回府。
 
仆  人      是。(下)
 
鄢懋卿     本官得好好準備迎接貴客。(坐下)
 
               【家丁拉著曾榮上。
 
曾  榮       哎呀!
 
              (唱) 剛逃虎口又入狼窩,

        壯起膽子見機行事。

家  丁       稟老爺,人請回來了。

鄢懋卿    (起身,端詳)

              (旁唱) 見此生,

           風度翩翩人一表,

          難怪小姐會傾心。

               (揮手示意家丁退下)

家  丁       是。 (下)

鄢懋卿     公子這邊請坐!

曾  榮       謝大人!

鄢懋卿     請問公子姓乜名乜,家住何方?

曾  榮     (起身) 大人容稟!

              (唱) 鄙人姓張單名榮,

         祖籍本是淮揚地。

鄢懋卿     哦,公子是淮揚人氏。

曾  榮       是啊。

鄢懋卿     不知父母健在否?因何來到杭州?

曾  榮       嗄!

              (接唱) 可憐父母雙雙亡,

            無奈杭州來投親。

            誰料投親親不遇,

           只好暫居岳王廟。   

鄢懋卿    (起身)哦,原來如此。看你舉止大方,談吐優雅,定是官宦之

                后?

曾  榮      非也!

             (唱) 我家三代皆布衣,          

        祖父執教于蒙館,

         父親平素愛書畫,

         耳濡目染學皮毛。

鄢懋卿      如此說來,公子也算書香一脈了。

曾  榮       不敢當,不敢當。           

鄢懋卿     本官膝下無子,見你儀表不俗,十分喜愛,意欲收為螟蛉義子,

                不知意下如何?

曾  榮       哎呀,不可不可。大人!

               (唱) 鄙人乃是一介平民,

          豈敢攀附鄢府高門?

鄢懋卿     哼—— 莫非你另有隱情?

曾  榮      不不不。鄙人乃是寒門之后,只怕難登大雅之堂,并無甚乜隱情。

鄢懋卿     既如此,從今以后你就改名鄢榮,稱本官為父。

曾  榮    (旁白)這… 這要如何是好?… 唉,罷了,料也難以推托,不如暫

               且答應就是。

鄢懋卿     答應否?

曾  榮       哦,鄙人答應就是。

鄢懋卿     好好好。鄢榮我兒!

曾  榮      (怯怯) 爹…爹!

鄢懋卿      哈哈哈!

              【燈暗,燈又亮。舞臺右側嚴蘭貞閨房,嚴蘭貞對著兩幅獨荷圖發

               呆。

后  臺      (伴唱) 西湖一行不為西湖醉,

                             偏為伊人帶了相思歸。

嚴蘭貞    (唱) 獨對丹青千百回,

                          心潮澎湃意恍恍。

                          何時借得神來筆,

                          移向庭前并蒂開。 (將兩張圖并在一起觀看)

              【飄香從右側上,假咳了一聲。嚴蘭貞慌忙放下手。

飄  香      先前只有一幅獨荷圖,小姐已經魂不守舍了;如今有兩幅獨荷圖,

               小姐更加茶飯不思了。     

嚴蘭貞     飄香,你若閑著沒事,到花園花兒摘一些上樓來。

飄  香       吔,真花哪有假花美?小姐你還是仔細欣賞這兩幅獨荷圖吧。

嚴蘭貞     賤婢,你敢取笑! (追著飄香下樓,從舞臺右側下)

             【燈暗,燈又亮。嚴府客廳景。

玲  珠    (內)小姐,一齊走吔。

趙婉貞    (內)嗯。

             【趙婉貞與丫鬟玲珠從左側上。

趙婉貞     (唱) 聽奴爹爹笑說起,

                           蘭貞姐姐有喜事。

                           婉貞奴迫不及待,

                          穿過小門到嚴府,

                          急把喜訊報姐姐,

                          急把喜訊報姐姐。

              (進嚴府) 蘭貞姐姐,蘭貞姐姐。

               【嚴蘭貞與飄香上。

嚴蘭貞     婉貞妹妹。不知妹妹今日到此乃因何事?

趙婉貞     妹妹來向姐姐道喜。

嚴蘭貞     妹妹這話怎講?姐姐哪有甚乜喜事?

趙婉貞     聽奴爹爹說,嚴相爺已經答允,將鄢懋卿大人的公子鄢榮許配姐

               姐你。

嚴蘭貞     此話當真?

玲  珠       千真萬確,小婢也親耳聽到。 

嚴蘭貞     竟有此事?

嚴世蕃    (上)哈哈哈!

婉貞/玲珠   見過嚴伯伯 (/嚴老爺)。

嚴世蕃       免。(坐下)

嚴蘭貞       爹爹,方才聽婉貞妹妹說,祖父將奴許配給鄢公子鄢榮,此事當

                 真?

嚴世蕃     當真,自然當真,為父正要來告知此事。

嚴蘭貞     爹爹,女兒與鄢公子素不相識,此事女兒不能答應。(撒嬌)

嚴世蕃     兒啊,你聽為父道來。(起身)

              (唱) 婚姻大事父母作主,

                         豈容兒你自作主張?

                         況且你祖父——

                         看中鄢榮自有道理。

                         當今圣上酷愛翰墨,

                         聞說鄢榮書畫不凡,

                        若能招他,招他為婿,

                        對咱嚴家也有用處。

嚴蘭貞      爹爹,女兒還是不能答應。女兒早就說過,若要為女兒選婿,女

                 兒必須先見其人,再試其才。二者均滿意方可,否則,女兒情愿

                 終身不嫁。(賭氣)

嚴世蕃      哎呀,真拿你沒辦法。好啦,好啦。為父已經請鄢公子登門拜

                 會,即刻就到。你先到里間去,暗中察看,到時為父喚你傳話出

                 來。

嚴蘭貞      多謝爹爹!婉貞妹妹,你與我一同進內,幫忙參謀參謀。

趙婉貞      是。

【蘭貞、飄香、婉貞、玲珠一同下。

世蕃      這孩子,平時被老夫寵壞了,唉。(坐下)
 
鄢懋卿     (內) 兒啊,快走。 (拉著曾榮上)
 
曾  榮       哎呀!

              (旁唱) 認賊作父已懊悔,

                            仇人之女怎結親?

                            一波未平又一波,

                            我好似,

                           虎口羔羊網中魚,

                          苦苦掙扎難脫身。

                          血海深仇尚未報,

                          強作精神來周旋。

                          意懸懸,步沉沉,

                          舉足猶如重千斤。

懋卿     哎呀,你走快點。嚴家門第何等高貴,人家想攀都攀不上,你怎
 
               么反而愁眉苦臉呢?
 
曾  榮      孩兒不想高攀。

鄢懋卿     那好,你要是不怕得罪嚴丞相,你走,自己回府去。(生氣)

曾  榮      這… (忙陪笑)爹爹息怒息怒,孩兒生性孤僻,只怕難以應付這

               豪門望族,故此…

鄢懋卿      吔,有為父陪伴,你怕什么。快走快走。(拉著曾榮進嚴府)東

                 樓兄,我等來遲了,多多包涵!鄢榮我兒,快快拜見嚴伯伯。

曾  榮       是。小…小侄拜見嚴伯伯!

嚴世蕃     (起身)鄢賢侄果然相貌堂堂,快快請起,快快請起。(示意鄢

                懋卿父子) 一同入座。

鄢懋卿      東樓兄請!

              【三人入座。

嚴世蕃      飄香,上茶。

飄  香      來了。(端茶上,斟茶,看到曾榮又驚又喜)(旁白)怎么是他?

               奴婢快快報與小姐知道。 (急下)

嚴世蕃     懋卿兄,賢侄與小女之事,相父與老夫都已同意,只是蘭貞我兒

                還有一些話要親自問賢侄,方肯答應婚事。

鄢懋卿      應該,應該。

曾  榮       哦—— (起身)

              (旁唱) 聽罷此言心存僥幸,

                            盼賊女不悅白衣人。 (復坐下)

              【蘭貞、飄香、婉貞、玲珠一同上,偷看曾榮。

嚴蘭貞     (大喜)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趙婉貞      姐姐,你見過他?

嚴蘭貞      是。只是,他為何成了鄢家公子?

趙婉貞      聽奴爹爹說,他是鄢懋卿大人最近才認的義子。

嚴蘭貞      原來如此。

嚴世蕃      鄢賢侄,可否讓蘭貞我兒傳話出來?

曾  榮        且慢,小侄還有幾句話要講,不知可否?

嚴世蕃      但說無妨。

曾  榮      小侄乃是鄢家螟蛉,并非親生;實則一介布衣,出身貧寒。與小姐

                恐難相配,望嚴伯伯三思三思,免得日后生悔。

               【鄢懋卿用手指著曾榮,氣得無聲責罵。

嚴世蕃      吔,賢侄過謙了!既是相父看中之人,料定必有出類拔萃之處,

                安能配不上蘭貞我兒呢?

曾  榮       這…

嚴蘭貞      哈哈哈嘻!

              (旁唱) 果然是——

                             天生傲骨雪里梅,

                             不媚權貴攀豪門;

                             心襟坦蕩性高潔,

                            世間難得真君子。

                            看來蘭貞奴——

                            近日相思非枉然。

嚴世蕃      好了好了,老夫即刻喚蘭貞我兒傳話出來。(向內)蘭貞我兒,

                有甚乜話要問,快快傳出來。

嚴蘭貞      是,爹爹。飄香,吔—— (附耳低語)

飄  香       是。 (出外間)公子,我家小姐說,她只重才情,不看門第。

曾  榮       這… 哦,煩姑娘轉告你家小姐,小生素性淡泊,只愿與寒梅野鶴

                為伴,恐與小姐難以共語。

              【飄香跑回里間,蘭貞交待什么,飄香站到門口里外傳話。

飄  香       我家小姐說,她愿將心事托梅花。

曾  榮       憑花無語枉自嗟。

飄  香      今欲向花通一語。

曾  榮       奈何花心飛天涯。

嚴蘭貞     花心何不落我家? (走出外間)

曾  榮     (看到嚴蘭貞,先是一怔,繼而大喜,起身迎上去)你是陸…

嚴蘭貞    (含羞)是。

曾  榮       哦—— 小姐!

              【二人四目相對。

              【趙婉貞也要往外跑,被玲珠拉住。

玲  珠     (對趙婉貞) 小姐,你要出去做什么?

             【趙婉貞羞得跑下,玲珠跟著下。

飄  香      好了好了,鄢公子上前拜見岳父大人吧。

             【飄香猛然一推,曾榮就勢跪到嚴世蕃面前。嚴蘭貞和飄香掩口偷

               笑。

世蕃/懋卿   (齊聲)哈哈哈…

——幕落——

 

第五場  蘭貞盤夫

           【幕啟。舞臺右側,曾榮、嚴蘭貞新房。洞房花燭夜,嚴蘭貞含羞坐

              在床沿,曾榮坐在椅子上,唉聲嘆氣。舞臺左側是書房,書房有     

               窗。

嚴蘭貞    (唱)人言新婚如蜜甜,

                          奴心卻似蜜拌糖。

                          從今但與鄢郎他,

                          明月清風共花前。

曾  榮      (起身)哎唉!

               (唱)人言新婚如蜜甜,

                          我心卻似黃連苦。

                         悔不該一時忘情允了婚,

                        曾榮我愧對爹爹愧對天。

              【譙鼓聲響了兩下。

曾  榮      唉!

             (接唱) 譙樓更鼓催得緊,

                            仇人之女在眼前,

                           豈能同她共枕眠?

                          豈能同她共枕眠?

               (夾白) 現要如何是好? (思忖) 是了!

               (接唱) 待我——

                              假意秉燭來夜讀。 (坐下讀書)

嚴蘭貞    (起身)

               (唱) 只見他,

                          雙眉緊鎖帶愁容,

                          手執書卷無一言。

                          莫不是,

                          他對祖父爹爹存成見,

                          恨屋及烏也把蘭貞嫌?

              (夾白) 是了。

             (接唱) 常言道心誠金石開,

                            潤物還需細雨綿綿。

              【曾榮打起哈欠。

嚴蘭貞     官人,你既已困乏,不如早些安歇。

曾  榮     (起身)

              (旁唱) 她那里情意綿綿,

                             我這里滿腔憤慨。

                            她寄語梅花托終身,

                            我偏要她獨守空房。

               (白)那好,小生就不陪了。(欲下樓)

嚴蘭貞     官人,你要何往?      

曾  榮      去書房安歇。

嚴蘭貞     新婚之夜,你要去書房安歇?

曾  榮       正是。告辭了! (下樓到書房,來回踱步)

嚴蘭貞     官人,官人… (一陣眩暈)嗄!

              (唱) 為甚乜?為甚乜?

                         原指望,新婚之夜如魚水;

                         誰料到,夫妻陌路似冤家。

            (夾白) 這其中必有緣故。

             (接唱) 待奴下樓問個明白,

                            官人為何恨我蘭貞?

               (下樓,進書房)官人。

曾  榮       你來作乜?

嚴蘭貞     官人,奴見你愁眉不展,莫非有甚乜心事?

曾  榮       這… 吔,人人都有心事,小生安能例外?

嚴蘭貞     能否告知為妻?

曾  榮       不,不能。

              (唱) 小生心事如山重,

                         豈能輕易訴與人?

嚴蘭貞      這… 容為妻猜猜如何?

曾  榮       要猜隨你自便。

嚴蘭貞      那好,待為妻猜來。官人!

              (唱) 奴見你終日憂悶,

                         莫非是,

                        未向蟾宮折桂枝?

曾  榮      哼!

              (接唱) 我讀詩書為求學,

                             豈為那區區官祿?

嚴蘭貞     (唱) 莫非是,

                            離家日久思鄉切,

                           一日愁懷十二時?

曾  榮      (接唱) 男兒應有四方志,

                              何須掛慮家鄉事?

嚴蘭貞      這…

               (唱) 莫非是,

                           嫌奴蘭貞容貌丑,

                           難配官人大才子?

曾  榮       夫妻豈能以容貌相論?何況嚴小姐美如西施。

嚴蘭貞     官人取笑了! (旁白)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為了甚乜

                呢?(略思忖)是了!

               (唱) 莫非是嫌我嚴府侯門深,

                          困了你孤云野鶴淡泊志?

曾  榮       久入鮑魚之肆,早就不聞其臭,還談甚乜淡泊? (徑自走到窗旁

                看窗外)

嚴蘭貞      你… (看看窗外,點點頭,走到丈夫身旁) 官人,你看天上半輪

                新月…

曾  榮     (沒好氣) 浮云遮掩,一片朦朧。

嚴蘭貞      那它旁邊的星星如何呢?

曾  榮       月色昏暗,星光暗淡。

嚴蘭貞     奴看這月亮和星星,恰似官人與為妻。

曾  榮       這話怎講?

嚴蘭貞     官人啊!

               (唱) 官人好比天上月,

                          為妻卻似月邊星。

                         月若亮來星也明,

                         為甚乜,月兒若現又若隱?

                         月若暗來星也昏,

                        為甚乜,孤星追月獨飄零? (暗自神傷)

后  臺      (伴唱) 啊…啊…

                              天上月,月邊星,

                              何時玉宇能澄清,

                              星月同輝映,

                              不負有情人?

嚴蘭貞       官人!

               (唱) 官人若有千斤擔,

                          為妻愿分五百斤。

                         君有何等為難事,

                         快把真情告為妻。

曾  榮        哦——

               (旁唱) 我只道奸賊生惡女,

                              誰知他父女兩樣人。

                             有道是荒田生稗草,

                             誰知道沙土拌黃金?

                             蘭貞對我真意真情,

                             我豈可負她一片心。

               (輕喚) 賢妻!

嚴蘭貞      官人!

曾  榮      (唱)你道我是何方人氏?

嚴蘭貞      官人是杭州人氏。

曾  榮       非也!

               (接唱) 我家不在…

                              不在錢塘在南京。

嚴蘭貞      哦,原來官人是南京人氏。

曾  榮     (點頭)

               (唱)不姓張來本姓…

嚴蘭貞      本姓甚乜呢?

曾  榮       本姓… (旁白)不能說,不能說。

               (旁唱)  常言道,

                               逢人只說三分話,

                               不可全拋一片心。

                               畫龍畫虎難畫骨,

                              知人知面難知心。

                              休與賊女再費舌,

                              免得大意留禍根。

              (徑自下)

嚴蘭貞     官人,官人… (頹然坐在椅子上)

              【燈暗,蘭貞下。

              【燈又亮。幾日后。舞臺左側仍是書房,書房桌上放著曾家祖傳匕

                首。舞臺右側換成曾榮和嚴蘭貞家的客廳。嚴蘭貞在客廳里對著

                兩幅獨荷圖發呆。飄香引領嚴世蕃上。

飄  香       老爺,這邊請!

嚴世蕃      女兒女婿成婚之后,搬到這烏衣巷來住,已有數日不見。今日正

                好路過,來看看二人小日子過得怎樣。

               【二人進客廳。

飄  香       小姐,老爺來了。 (下)

嚴蘭貞     (忙卷起畫)哦,爹爹來了。女兒拜見爹爹!

嚴世蕃      我兒免禮。(仔細端詳女兒,驚叫)兒啊,幾日不見,你為何變

                成這般模樣?新婚蜜月,過得不開心嗎?

嚴蘭貞      不,托爹爹之福,女兒凡事順心。(轉換話題)哦,爹爹請坐!

               【父女倆坐下。

飄  香      (端茶上,遞茶) 老爺請用茶!  

嚴世蕃      姑爺呢?

飄  香       在書房讀書。

嚴蘭貞      飄香,去喚他過來拜見爹爹。

嚴世蕃      不必了,不必打擾他讀書。

飄  香       是,奴婢先告退。(下)

嚴世蕃      我兒,你手中拿的是…

嚴蘭貞      哦,是兩幅畫。

嚴世蕃      讓為父看看。

嚴蘭貞      爹爹不看也罷。

嚴世蕃      吔,什么畫這般寶貝?為父偏要一觀。(放下茶杯,起身)拿來

                 吧。

嚴蘭貞     (起身)哪里是什么寶貝?爹爹你要看就看吧。(遞上一幅)

嚴世蕃     (展開畫) 咦,這幅畫怎么在你這里?

嚴蘭貞      哦,女兒有一日去找爹爹,偶然發現桌上有這張畫,女兒十分喜

                 愛,順手帶回房去賞玩,未及告訴爹爹您。(撒嬌)

嚴世蕃      哎呀,這幅畫怎能拿去賞玩?你可知道這是誰畫的畫?

嚴蘭貞      女兒不知。

嚴世蕃      此乃罪臣曾銑之子曾榮所畫!

嚴蘭貞      啊—— (驚得一大趔趄,跌坐到椅子上)

嚴世蕃      我兒,你因何如此?

嚴蘭貞      哦,女兒無知,竟將罪臣之子所畫的畫拿來賞玩,萬一惹禍,女

                兒擔待不起,故此…故此十分害怕。

嚴世蕃      罪臣一黨俱已斬首,諒也無妨,我兒不必害怕。(看到另一幅)

                 這一幅又是什么呢? (展開,與前一幅對比)啊,為何這兩幅畫

                如此相似? 我兒,這幅畫又是誰人所作?

嚴蘭貞    (膽怯)這… (假裝鎮靜)哦,這幅畫乃是女兒臨摹的。(忙卷

                起畫)

嚴世蕃      哦,原來如此。

嚴蘭貞     (撒嬌)爹爹初次到女兒家,待女兒吩咐飄香,準備酒席。爹爹

                 您看好嗎?

嚴世蕃      不必了,為父還有公務在身,不便久留。為父告辭了!

嚴蘭貞      送過爹爹。

               【嚴世蕃下。          

嚴蘭貞      哎呀!

(唱) 聽罷爹爹一番話,

            驚得蘭貞冷汗涔。

            原來冤家他——

            不姓張來本姓曾,

            家門不幸父慘死,

            難怪他終日煩悶,

            陰陽怪氣難捉摸。

嚴蘭貞     (拿起兩幅畫,小跑到書房) 官人,你快快出來。

曾  榮      (上)你又到此作乜?

嚴蘭貞      給你看一樣東西。

曾  榮       不看也罷。

嚴蘭貞     你還是看一眼吧。(展開兩幅畫)你看這是什么?

曾  榮     (大驚) 啊,你怎么有兩幅獨荷圖?

嚴蘭貞     這倒要問你。(放下畫)

曾  榮      我…我哪里知道?

嚴蘭貞    (拿起桌上的匕首,念) 曾——  你還想隱瞞甚乜?你不是姓張乃

                是姓曾。

曾  榮      嗄,你怎么知道的?(頓一下)哈哈哈… 沒錯,小生就是三邊總

               制曾銑之子曾榮。

              【嚴蘭貞忙示意曾榮小點聲,門前窗后看看有沒有人。

嚴蘭貞     官人,你既是曾家之子,又何以成為鄢家螟蛉呢?

曾  榮       嗄,一言難盡啊!

               (唱) 爹爹本是三邊總制,

          赤膽忠心報效朝廷。

          可恨賊嚴嵩謊奏本,

          害我曾家滿門抄斬。

          曾榮有幸逃一命,

          前往杭州去投親。

          怎料投親親不遇,

          只好暫居岳王廟。  

          鄢賊強逼作螟蛉,

          無奈暫且來周旋。

嚴蘭貞       哦——
 
                 (唱) 聽罷此言心駭然。

           原來他有山樣冤仇海樣恨,

          難怪他待奴蘭貞冷若冰霜,

          難怪他幾番盤問不說實情。

(白) 祖父、爹爹,你二人做的好事啊!(痛苦片刻,繼續)是

 了,官人,你與我家既有不共戴天之仇,因何又答應婚事了呢?

曾  榮        一時糊涂,后悔不及。只好委曲求全,等待時機,報仇雪恨。

嚴蘭貞      你要找奴祖父、爹爹報仇?

曾  榮       曾家遭此大難,都是嚴嵩父子所害。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嚴蘭貞      你難道不怕奴去向祖父、爹爹報訊嗎?

曾  榮       哈哈哈… 怕?我要是怕,就不進嚴府這惡臭之門了。

嚴蘭貞      你… 好,你不怕,奴這就向祖父、爹爹報訊去。

曾  榮       由你自便。

               【氣得嚴蘭貞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又停下腳。

嚴蘭貞      不可,不可。哎呀!

                (唱) 如若魯莽報訊去,

           冤家一命定休矣。

            如若替他瞞真情,

            祖父爹爹陷危境。

            兩邊生死要奴定,

            好比閻王蘭貞做。

(白) 這要如何是好?(左右為難) 罷了。

(接唱) 岳王廟前那一幕,

               祖父作惡惹民怨。

               善惡到頭終有報,

               蘭貞力微難回天。

               官人本是忠良后,

               能救不救良心違。

               善惡忠奸須分明,

               待奴蘭貞表心跡。 

              (白)官人,蘭貞雖為嚴家女,善惡忠奸還能辨清,為妻決不向祖

               父、爹爹透露真情。

曾  榮     (意外)你…此話當真?

嚴蘭貞     官人若是不信,為妻可對天發誓! (跪下) 蒼天在上…

曾  榮      不必不必了。(扶起蘭貞)賢妻一片真心,曾榮知道了。曾榮近日

               所行愚魯,望賢妻恕罪!

嚴蘭貞     官人!

曾  榮       賢妻!

              【二人相擁,甜蜜哭泣。

——幕落——

 

第六場  偶獲賊證

             【幕啟。曾榮和嚴蘭貞家后花園,夫妻二人牽手上,共賞美景。

后  臺     (伴唱) 雨后天晴心歡暢,

                             夫妻結伴游花園。

                            花間雙碟翩翩舞,

                            人間愛侶笑不語。

                            清澈池塘照雙影,

                            只羨鴛鴦不羨仙。

飄  香     (手拿請柬上)小姐,嚴管家送來請柬,說今日是老爺壽誕,請姑

               爺與小姐回府赴宴。

嚴蘭貞    (接過請柬) 奴怎么將這事忘記了。官人,你說咱們去還是不

               去?

曾  榮       你父親過壽,不去恐怕不好吧。

嚴蘭貞     這倒也是。只是為妻擔心,萬一官人席間貪杯露出破綻,那就壞

                了。

曾  榮       既如此,學生就不去了,賢妻你獨自去吧。

嚴蘭貞      不,還是官人你去,為妻留在家中。

曾  榮       賢妻你不去,學生去做乜?

               【飄香偷笑。

嚴蘭貞     官人你聽我說,你獨自前往,爹爹若問起奴家,你就說奴家身體

               不適,不能同往,你也需及早回家照顧,爹爹必然見諒。

曾  榮      還是賢妻想得周到。

嚴蘭貞     飄香,去吩咐轎夫備轎。

飄  香       是。 (下)

嚴蘭貞     官人,你到了爹爹家,須要處處小心。

曾  榮       學生曉之。

嚴蘭貞     少喝酒,少說話。

曾  榮      是是是。

嚴蘭貞     還有…

曾  榮      早點回家,是不是?

嚴蘭貞    (含羞)官人你!

曾  榮       哈哈哈…

嚴蘭貞     待為妻替官人更衣去吧。

曾  榮       好。賢妻請!

              【二人相偎相依下。燈暗。

              【燈又亮。嚴府客廳,嚴世蕃坐著,嚴管家侍立一旁。鼓樂聲中,

                各路官員紛紛前來祝壽。

官員們      卑職拜見嚴大人!祝嚴大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跪下)

嚴世蕃      各位大人請起,花廳用茶。

官員們      謝嚴大人! (遞上賀禮,下)

               【嚴管家收賀禮。

               【趙婉貞和玲珠上,玲珠手捧禮物。

趙婉貞      侄女拜見嚴伯伯!祝嚴伯伯仕途亨通,長命百歲!

               【玲珠一同行禮。

嚴世蕃       好好好,借侄女吉言。嚴管家,收起禮物。

嚴管家       是。 (接過禮物,放到一旁)

趙婉貞      嚴伯伯,蘭貞姐姐與鄢姐夫回府了嗎?

嚴世蕃      尚未回府。汝等先進內等候。

趙婉貞      是。 (與玲珠一起下)

嚴世蕃      這也奇了,蘭貞我兒與姑爺怎么還未回府?嚴管家,你送去請柬

                 之時,小姐可有乜話吩咐?

嚴管家       稟老爺,小的送去請柬,是飄香所收,小的不曾見到小姐。

嚴世蕃       哦,也許是有乜事耽擱了。罷了,嚴管家,你先把這些禮單送去

                  表本樓。

嚴管家       是。 (拿著禮單從左側下)

曾  榮      (內)報,姑爺回府!

嚴世蕃      說曹操曹操到。快快有請!

曾  榮     (內)來了。 (攜禮物上) 小婿拜見岳父! (跪下)

嚴世蕃      賢婿免禮!

               【曾榮起身。

嚴世蕃      啊,啊啊啊,為何不見蘭貞我兒?

曾  榮       哦,娘子身體不適,故此小婿單獨前來,望岳父見諒!

嚴世蕃     既如此,無妨無妨。(起身)賢婿,時已不早,快快隨老夫一同

               入席。

曾  榮      小婿遵命。

              【二人從右側下。燈暗。

              【燈又亮。舞臺左側放一桌(桌上放禮單和密件),代表嚴府的表

                本樓,樓前有一牌,上書“閑人莫入”。舞臺右側放一張椅子。

官員們    (內) 新姑爺再請酒!

曾  榮      (內) 各位大人見諒!小生實在不能再飲了。(作嘔)

嚴世蕃     (內) 怎么這么沒用,還沒喝就醉了。嚴管家,扶姑爺到書房安

                歇。

嚴管家     (內) 是。姑爺這邊請!(攙著曾榮上,讓他坐到椅子上)姑

                 爺,小的還得去招待客人,你就在此安歇片時。

曾  榮      (醉意朦朧)小生知道了,去吧。

               【嚴管家下。曾榮起身左右看看。

曾  榮       哎唉!

              (唱) 席間假作醉沉沉,

        怕的是,

        酒入愁腸招禍災。(頓一下,繼續)

        猛然記起娘子她,

        臨行之前細叮嚀,

        要我及早回家莫耽延,

        不如就此悄悄出嚴府。 

            (出書房,走幾步又停下) 若從大門出去,恐怕又被留住,不妨從

            后花園回家。 (繞場,進花園)

 

           (唱) 花園一片好景色,

     長松翠柏碧深深。

     怎奈無心來欣賞,

     一路行來尋后門。

           (夾白) 怎么不見后門呢? (繼續找,過小橋)

           (接唱) 步過小橋往前行,

 

                          忽見一座環洞門。

                          門前立有一塊牌,

                          牌上赫然四個字。

           (夾白) “閑人莫入!”聽說嚴府有座表本樓,是嚴嵩父子藏放私人物

             件所在,不許閑人擅入,擅入者一律斬首。莫非這就是表本樓?

           (接唱) 曾榮不由暗沉吟,

       莫非此是表本樓?

       嚴嵩父子野心大,

      樓中或有機密存。

      若能覓得賊憑證,

      爹爹冤仇可望報。

           (欲進又縮腳) 且慢,且慢。

            (接唱) 我本虎口一余生,

         怎能又把險地臨?

         還是轉身把家回,

         免得賢妻她掛心。 

            (欲走還留) 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接唱) 錯過良機悔一生。

        若能報得仇和恨,

        哪怕刀山與火海?

             (進內,翻看桌上的東西,念一份密件)俺答密件:“若得燕京,奠
 
               定王業,當與丞相平分天下。”哎呀老賊啊老賊,你父子私通俺
 
                答,而誣陷我爹爹,害我一家死得好慘!爹爹啊!(哭)
 
              【趙婉貞和玲珠上。
 
趙婉貞    (唱) 宴前閑游到花園,                          

        不慎失落鴛鴦帕。

        主仆二人又到此,

        低頭俯身仔細尋。

             【二人不覺尋到表本樓前。
 
玲  珠    (發現手帕) 小姐小姐,手帕在這里。 (撿起,遞給主人)
 
趙婉貞     哦,總算找到了。 (歡喜接過)
 
曾  榮      是了,我應該將這密件拿走,作為憑證去告嚴嵩老賊,爹爹之冤可
 
                望昭雪。 (收起密件,從桌后走出來時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東
 
                西,弄出響聲,連忙撿起,并把桌面整理整齊)
 
玲  珠       小姐,表本樓里好像有人?
 
趙婉貞      這表本樓乃是軍機重地,何人膽敢進去?
 
玲  珠       吔,今日乃是嚴老爺壽辰,嚴府賓客眾多,也許是有人不知就里
 
                走錯了。
 
趙婉貞     說得有理。咱二人速速去叫他出來,免得生出禍端。
 
玲  珠       是。
 
               【主仆二人進,正好與匆忙出來的曾榮迎面碰上。
 
曾  榮       嗄——
 
玲  珠       原來是鄢姑爺。
 
趙婉貞      鄢姐夫,你怎么到這里來?
 
曾  榮       哦,小生不勝酒力,迷迷糊糊走到這里來。
 
趙婉貞      快快離開此地,此乃嚴府軍機重地,擅入者斬。
 
曾  榮      (假裝吃驚)啊——
 
玲  珠       快走啊。

曾  榮       是是是。

              【三人剛要從舞臺右側下…

嚴世蕃    (內) 嚴管家,帶各位大人花園散步。

嚴管家    (內應) 是。各位大人請!

趙婉貞      哎呀壞了!萬一遇到嚴管家,他必定生疑。這要如何是好?

玲  珠     小姐,不如從花園后門出去,到咱府中去暫避一時,隨后再送他過

               來。

趙婉貞     只好如此了。玲珠,快快帶路。

玲  珠      是。鄢姑爺快走。 (拉著曾榮從左側下)

              【趙婉貞跟著下。

——幕落——

 

第七場  蘭貞索夫

              【幕啟。嚴蘭貞家客廳,桌上放著一件披風。嚴蘭貞坐在桌旁做女

               紅,沒多會兒,她放下手中的活計,走到門口看看,搖搖頭。

嚴蘭貞      哎唉!

              (唱) 曾郎前往嚴府拜壽,

       他好比飛鳥投網羅。

       夜幕降臨還未回,

       不由蘭貞心擔憂。

       若使他席間貪杯露根由,

       定然是兇多吉少命休矣。

       差遣飄香前探問,

       不見回報急煞人。

              (白) 曾郎去爹爹家拜壽,說好要及早回家,怎么還未轉回?

飄  香     (內) 小姐。 (急上)小姐。

嚴蘭貞     飄香,姑爺回來了沒?

飄  香      嚴管家說,姑爺他喝醉了,在書房稍臥片時,酒醒之后自會回家。

嚴蘭貞     你是說他喝醉了?

飄  香      是。 (自去理線)

嚴蘭貞     哎呀!

              (旁唱) 聞聽曾郎醉了酒,

           急得蘭貞團團轉。(走來走去)

           曾郎啊,你身臨虎穴步步險,

           為甚乜,將奴叮嚀拋耳邊?         

             (白)  飄香。

飄  香      哎。 (繼續理線)

嚴蘭貞     哎呀,你此時還有心思理線。 (搶下飄香手中的線)

飄  香     (放下線,起身) 小姐,你因何如此?

嚴蘭貞     奴… 哦,飄香,快快帶領轎夫,前去迎接姑爺。

飄  香       是,奴婢這就去。 (欲下)

嚴蘭貞      飄香,你吩咐轎夫,姑爺酒醉,不可高聲說話,免得讓他受驚。

飄  香       奴婢知道了。 (又欲下)

嚴蘭貞      哎,飄香。

               【飄香轉回。

嚴蘭貞      天黑路滑,汝等帶上燈籠,免得轎夫跌倒,摔了姑爺。

飄  香       是。(再次欲下)

嚴蘭貞     是了,飄香再且等。(拿起桌上的披風)

飄  香       哎呀小姐,你還有乜事吩咐?

嚴蘭貞      飄香,夜風甚涼,帶上披風,免得…

飄  香       免得凍壞了姑爺。

嚴蘭貞      賤婢,休要油嘴滑舌,快去。 (遞過披風)

飄  香       是。(拿著披風下)

              【嚴蘭貞又坐下做女紅。譙樓更鼓響了兩下。

嚴蘭貞    (起身) 哎呀!

                (唱) 耳聽譙鼓打二更,  

                            蘭貞奴如坐針氈心難定。

                            莫非是,

                            曾郎酒后闖了禍,

                            越思越想越心驚。

              (白) 現要如何是好?

飄  香     (急上) 小姐,姑爺回來了沒?

嚴蘭貞      飄香,你這話問的也奇了,奴派你去接姑爺,你怎么反倒問起奴

                 來?

飄  香       小姐,小婢到了老爺那邊,宴席早就散了,老爺已去安歇了。小

                婢向嚴管家說明來意,嚴管家說書房不見姑爺,想必已經回來

               了。

嚴蘭貞     此話當真?

飄  香      小婢安敢妄言?

嚴蘭貞     哎呀壞了!

              (唱) 道是曾郎已回來,

                         因何不見他蹤影?

                         這其中——

                        其中必定有蹊蹺。

            (夾白)爹爹啊爹爹!

            (接唱)爹爹你先無情來,

                          休怪女兒奴無義。

              (白) 嗄,飄香。

飄  香      小姐。

嚴蘭貞     喚眾姐妹出來。

飄  香      小姐,你要作乜?

嚴蘭貞    (唱) 奴要親自回嚴府,

                          親自索回奴夫君。

飄  香       應該。小婢這就喚姐妹們出來。 (向內) 姐妹們快快出來!

眾丫鬟    (上)小婢見過小姐。

嚴蘭貞     汝等聽著:本小姐要親自回嚴府去迎接姑爺,汝等隨奴一同前

                往。

眾丫鬟     是。

              【飄香引領眾丫鬟先下,嚴蘭貞緊跟在后一起下。燈暗。

              【燈又亮,嚴府客廳。嚴管家急上,走到舞臺另一側向內稟報。

嚴管家     老爺,你快快出來!

嚴世蕃     (上)嗄,嚴管家,乜事如此慌張?

嚴管家      稟老爺,小姐回府。

嚴世蕃      三更半夜回來作乜?嚴管家,有請小姐!(坐下)

嚴管家      是。(向內喊) 有請小姐! (退到嚴世蕃身旁侍立)

嚴蘭貞     (內應)來了。 (率領丫鬟浩浩蕩蕩上)

                (唱) 心慌意亂回娘家,

                           三步兩步上廳堂。

                          但見爹爹端坐椅上,

                         蘭貞也宜先禮后兵。

                (甩袖讓眾丫鬟先退下,自己再上前行禮) 拜見爹爹!

嚴世蕃      我兒免禮!一旁坐下。

嚴蘭貞      謝爹爹! (坐下)

嚴世蕃      嗄,我兒,你深夜回府,不知有何要事?

嚴蘭貞      爹爹,女兒來接官人回家。

嚴世蕃      怎么,姑爺還未回家?嗄,嚴管家,你不是說姑爺已經回去了

                 嗎?

嚴管家      這… 奴才見姑爺不在府中,故此認為他已經回去了。

嚴蘭貞      爹爹,你二人言語奇怪,莫非有乜事瞞著女兒?

嚴世蕃      哎呀,為父安有乜事瞞你?

嚴蘭貞      既如此,快快喚官人出來。

嚴世蕃      哎呀,他若在府中,為父藏他作乜?

嚴蘭貞      那好。嚴管家,取門薄過來。

嚴管家      是。(下去拿門薄,上來遞給嚴蘭貞)請小姐一觀。

嚴蘭貞    (接過,起身,急急翻) 爹爹你看,這進府欄內,鄢榮姑爺四個

                字寫得清清楚楚。

嚴世蕃      是,賢婿他來過。

嚴蘭貞      可是這出府欄內卻無官人的名字,這要如何解釋呢?

嚴世蕃      這…

嚴管家      莫非是看門之人一時疏忽,漏寫了。

嚴世蕃      嗯,此言有理。

嚴蘭貞      哼,你這奴才胡言亂語,姑爺若出去了焉能不回家?

嚴管家      這…

嚴蘭貞     爹爹,你還是快快叫官人出來吧。

嚴世蕃     哎呀,他不在這里,你讓為父怎么叫得出來?

嚴蘭貞     爹爹,莫非你已把他害死?

嚴世蕃    (起身) 這是什么話?為父害他做乜?

嚴管家     小姐休要多心,安有老丈人害女婿的道理?

嚴蘭貞     哼,爹爹一向容不得嫌煩之人,官人不善逢迎,定是今日酒席之

                上言語沖撞了爹爹,爹爹一怒之下就…

嚴世蕃      你你你… 唉!(氣得說不出話)

嚴蘭貞      哎呀爹爹啊爹爹!

                (唱) 人說虎毒不食子,          

                            你比虎狼還狠毒,

                            生生害了親女婿,

                           怎叫蘭貞不動怒?

                (白) 眾姐妹上來。

丫鬟們     (內)來了。(上)聽憑小姐吩咐。

嚴蘭貞      府前府后仔細搜查,搜不到姑爺決不罷休。

丫鬟們      是。 (欲下)

嚴世蕃      且慢!哎呀逆女啊逆女!

               (唱) 你是爹爹生來爹爹養,

                           有了丈夫你把親爹忘。

                           如此不孝之女世間稀,

                          悔我把你疼來把你愛。

               (白)我看誰敢放肆?

嚴蘭貞      奴就敢!給我搜!

丫鬟們      是。 (下)搜搜搜。(上)稟小姐,不見姑爺。

嚴蘭貞      唉!

              (唱) 看來曾郎定遭兇,  

                          蘭貞獨生有何趣?

                         不如索性鬧到底,

                         也教爹爹難收場。

             (動手將桌上的東西都掃到地上,又進去拿起一個寶瓶出來,準備

               摔掉)

嚴世蕃     住手!這是萬歲所賜的寶瓶,乃是稀世珍寶。

嚴蘭貞     你知道這寶瓶是稀世珍寶,難道你不知官人他對于女兒來說也是

                稀世珍寶?官人已死,你這寶瓶也休想存留。 (舉起來,重重摔

                下,碎成一地)

嚴世蕃      嗄,你!(動手欲打女兒)

嚴管家     (忙勸住)老爺息怒息怒!

嚴世蕃       嗐! (坐到一旁生悶氣)

【嚴蘭貞則坐到另一旁放聲大哭,飄香忙過去安慰。

 【趙婉貞和玲珠上。

趙婉貞      (唱)耳聽嚴府動靜大,

                            方知姐姐來索夫。

                            假裝過府來相勸,

                            意在領她見姐夫。

                  (進內,行禮) 侄女拜見嚴伯伯。

嚴世蕃        免。

趙婉貞       蘭貞姐姐。

嚴蘭貞      (起身,撲到婉貞懷中)婉貞妹妹,奴官人他… (又哭起來)

趙婉貞       姐姐且莫哭,隨妹妹回府去消消氣,然后回家去吧。

嚴世蕃       快走快走,在眼前教老夫心煩。

嚴蘭貞       你… (指著父親)

趙婉貞       姐姐,走吧。

玲  珠        是啊,蘭貞小姐,先到我家小姐房中去安歇片時。

飄  香        小姐,去吧去吧。

嚴蘭貞       也罷了。眾姐妹,汝等先回家而去。(沒精打采)

眾丫鬟       是。(下)

嚴蘭貞       婉貞妹妹,走吧。(心情沉重)

趙婉貞       是。玲珠,前面帶路。

玲  珠       小婢遵命。 (下)

               【趙婉貞、嚴蘭貞和飄香跟著下。

嚴世蕃      唉,生出這樣的女兒有什么用?

嚴管家      老爺且莫生氣,時已不早,進內安歇吧。

嚴世蕃      嗐!(氣呼呼下)

              【嚴管家跟著下。

——幕落——

 

第八場  逼女另嫁

              【幕啟,嚴蘭貞家閨房景。嚴蘭貞氣呼呼上,曾榮跟在后面賠禮道

               歉。

曾  榮     賢妻,賢妻,你且莫氣。

             【嚴蘭貞哭起來。

曾  榮    (幫忙拭淚)賢妻,你且莫哭,莫哭。

嚴蘭貞     冤家!

              (唱) 見冤家又是喜來又是氣。

                         奴為你搜嚴府六親不認,

                         奴為你得罪了堂上老父,

                        奴為你鬧華堂怒摔寶瓶,

                        奴為你焦急把命拼,

                        冤家你——

                        你倒安安穩穩在趙府。

曾  榮      賢妻,為夫錯了,害你擔心了。

嚴蘭貞     奴且問你,你因何跑到趙府去了呢?

曾  榮      說來話長。賢妻!

              (唱) 辭別賢妻到嚴府,

                          為夫安有飲酒心?

                          席間小飲即推醉,

                         避到書房獨自留。

                         掛心賢妻急回家,

                         花園尋找小后門。

                         誰知后門未尋到,

                         雙腳踏進一高樓。

嚴蘭貞      莫非是表本樓?

曾  榮        正是。

嚴蘭貞       哎呀,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可曾遇到甚乜人?

曾  榮       (接唱) 婉貞主仆來花園,

                               急急把我叫出樓。

                              欲待重返回書房,

                             不料賓客來花園。

                             慌忙之中無去處,

                             隨她主仆到趙府。

嚴蘭貞      原來如此。多虧婉貞妹妹救了官人一命,咱夫妻二人改日再登門

                 拜謝去。

曾  榮       恐怕為夫不能陪賢妻你去了。

嚴蘭貞    (緊張)這話怎講?官人你要何往?

曾  榮       這… 哎唉!

              (旁唱) 見賢妻滿臉憔悴淚未干,

                             曾榮我實不忍心告實情。

               (沉吟片刻)

              (接唱) 倘不把真情來相告,

                             愧對賢妻我心何安?

嚴蘭貞      官人,你因何不言不語呢?

曾  榮     (從袖中取出俺答密件)賢妻你看,為夫從表本樓中發現了什么。

              (遞過密件)

嚴蘭貞    (念)俺答密件。(打開繼續念)“若得燕京,奠定王業,當與丞

               相平分天下。” (大驚)哎呀祖父爹爹,你二人竟做出這等大逆不

              道之事。看來嚴家氣數已盡,難有回天之力了。(把密件還給丈

              夫)

曾  榮     (收起密件)賢妻,今日為夫雖僥幸脫險,一旦你爹發現密件被

               盜,難免對我生疑。

嚴蘭貞    憑官人之意…

曾  榮      此地不宜久留,還是“走為上策”。

嚴蘭貞     官人你要離開奴家?

曾  榮      為夫也是迫于無奈啊!

嚴蘭貞      哦—— (一陣眩暈)

曾  榮       賢妻仔細仔細。(扶妻子坐下)

嚴蘭貞     官人!

               (唱)岳廟相逢心相儀,

                          慕君才華認知己。(起身)

                          銀河無舟畫作筏,

                        一幅丹青兩情系。

                        誠心才換金石開,

                        誰知天妒有情人?

              (白)官人,奴不要你離開。

曾  榮     賢妻你聽我說。賢妻啊!

             (唱)岳廟相逢心相儀,

        多蒙賢妻替救急。

         誰知我——

         不識儒生本裙釵,

         蘭堂拒婚不領情。             

         新婚蜜月冷落妻,

         害妻獨守空房暗哭啼。

          緊鎖心扉對盤問,

          錯把黃金當沙粒。

          賢妻啊——

           你大義凜然感天地,

            你是曾榮的賢德妻。

            還望賢妻再成全,

            報得冤仇續寫鳳求凰。(跪下請求)

嚴蘭貞      哦——   官人你快快請起!官人!

(唱) 官人報仇雪恨擔道義,

            為妻無故攔阻理不該。

            奴只望一日夫妻百日恩,

            官人你牢記在心莫相忘。

曾  榮      為夫一定謹記在心。賢妻若然不信,為夫可對天發誓! (欲跪

               下)

嚴蘭貞     不必了,官人快快請起。是了,官人你乜時動身?

曾  榮       天明之時。

嚴蘭貞      啊!(往窗外看看)官人你看,天色已明。

曾  榮        哦—— 賢妻!

嚴蘭貞      官人!

              【二人相擁而泣。

嚴蘭貞     唉!罷了。時已不早,待為妻去收拾行裝,官人你還是及早離開

                此地,免得再生變故。

曾  榮       那好。

嚴蘭貞    (急下,拿一個包裹上來,遞給丈夫) 官人,路上小心為是。

曾  榮      (接過包裹,背上)謝賢妻!為夫去了。

嚴蘭貞      官人!

曾  榮        賢妻!

               【二人再次相擁流淚。片刻后,嚴蘭貞推開丈夫,掩面不看,只是

                 擺手示意他走。

               【曾榮轉身下。嚴蘭貞轉身追了幾步,立住遠望…

               【燈暗,蘭貞下。

              【燈又亮,蘭貞家客廳。

嚴世蕃    (帶家丁急上,繞場)氣煞老夫也!

(唱) 昨夜逆女鬧華堂,

            今早發覺密件丟。

            越思越想越生疑,

            忽記兩幅獨荷圖。

           方醒悟,

            女婿就是曾家子。

            當機立斷不延遲,

            親率家丁來抓捕。

             (敲門) 開門開門!

飄  香     (內) 來了。(上,開門) 老爺,這么早…            

嚴世蕃      走開。

飄  香     (膽怯)是。(退到一旁)

嚴世蕃      家丁,給我搜!                

家  丁      是。

嚴蘭貞     (內)且慢,誰敢動手? (上)爹爹,不必搜了,官人他已經離

                 開了。

嚴世蕃      他離開了?去了哪里?

嚴蘭貞      恕女兒不便相告。

嚴世蕃      哎呀逆女啊逆女!吔呸! (扇一巴掌)

飄  香        小姐。(安慰嚴蘭貞)

               【嚴蘭貞示意飄香“無妨”。

嚴世蕃      (唱)罵聲逆女太不明,               

          偏袒夫君害親父。

          你可知——

         若是密件呈圣上,

         嚴府上下幾百口,

         人人休想要活命。       

嚴蘭貞     (大驚) 啊!哎呀爹爹恕罪!(跪下)女兒委實不知,放走官人

                 能連累無辜受罪!

嚴世蕃      你若有悔過之心,還有一法可補救。

嚴蘭貞      請爹爹明言!

嚴世蕃     (扶起女兒) 兒啊!

                 (唱) 想起兒你大婚日,

            徽王到府來祝賀。

            他見兒你貌如花,

            幾番透露愛慕心。

嚴蘭貞      爹爹,你說這話是何意?

嚴世蕃      兒啊!

                (接唱) 為父求你一件事,

              另嫁徽王救全家。

嚴蘭貞      什么?爹爹你要女兒另嫁徽王?

嚴世蕃      是。徽王深得萬歲器重,若能討他歡心,嚴府上下還有救啊!

嚴蘭貞      不,女兒不能答應此事。爹爹!

                (唱) 奴夫妻情深似海,

           此生只愿托官人。

           縱是萬歲表愛意,

          也休想蘭貞答應。

嚴世蕃       蘭貞我兒,為父代全府上下求你了!

家  丁        是啊,小姐,我等求你了。

嚴蘭貞     (扶起父親)爹爹快快請起! (對家丁)汝等也請起。不是蘭貞

                 不愿救大家,只是此事奴委實不能答應啊!

嚴世蕃      哼,你若肯答應,才是我女兒;否則休怪老夫翻臉無情。

嚴蘭貞      爹爹你要怎樣?

嚴世蕃      與你斷絕父女關系,即刻趕你出府。

嚴蘭貞      哦——

飄  香      (旁白)小姐,此時老爺盛怒,不如假意答應婚事,然后再作道

                理。

嚴蘭貞     (自言自語) 是啊,飄香說的有理。奴不妨假意答應婚事,然后

                 再見機行事。

嚴世蕃      考慮得怎樣了?

嚴蘭貞       好,女兒答應婚事就是。

嚴世蕃       當真?

嚴蘭貞      自然當真。

嚴世蕃      這才是為父的好女兒! 家丁,隨老夫即刻將喜訊報知徽王,教他

                 擇日迎娶小姐。

家  丁       是。

嚴世蕃      哈哈哈…

              【擺造型。

——幕落——

 

第九場  悲喜交加

              【幕啟。御史衙門,中間設公堂。幾個衙役雄赳赳氣昂昂上,分立

                在公堂兩側。

鄒應龍    (威風凜凜上)

               (唱) 春雷一聲天下響,

          蟾宮折桂慰平生。

          欽點御史來赴任,

          誓為蒼生斗權奸。

            (白)  下官新科狀元鄒應龍,殿試之時,圣上見我對答如流,龍顏

             大悅,封我為副都御史。上任之后,意欲彈劾嚴嵩父子,為天下蒼               除害,怎奈未獲把柄,這叫下官甚是煩心!(搖搖頭,思忖,又

               搖搖頭)

曾  榮     (內)擂鼓吔!

鄒應龍      嗄,何人擂鼓?

衙役甲     (向內看看)稟大人,擂鼓之人乃是一書生。

鄒應龍      哦—— 邁升堂!

衙役們      喝!

鄒應龍    (坐上公堂) 來啊,將書生帶上公堂!

衙役乙      是。(大聲傳話)將書生帶上公堂!

曾  榮      (內) 哦,來了。 (上)哎呀大人,申冤吔! (跪下)

鄒應龍       嗄,書生,你姓乜名乜,有何冤屈?

曾  榮        大人容稟!

               (唱) 小生姓曾單名榮,

         家父原是三邊總制。

         可恨嚴嵩兩父子,

         害我一家遭慘殺。

鄒應龍     莫非你是曾銑曾總兵的公子。

曾  榮       是啊。

鄒應龍     哦—— (步出公堂,扶起曾榮)曾公子快快請起!

曾  榮       謝大人! (起身)

鄒應龍     曾公子,你家之冤下官一清二楚。只是嚴嵩父子深得圣上恩寵,

                 也無重大把柄落入下官之手,下官恐怕無能為你家申冤啊!

曾  榮       是了鄒大人,小生偶獲嚴嵩父子罪證,請大人一觀! (遞上密

                件)

鄒應龍      嗄,俺答密件。(讀密件)哎呀妙啊!

               (唱) 正愁未獲賊罪證,

          不料天賜此厚禮。

          今有嚴黨大罪證,

          曾家之冤可昭雪。

          今有嚴黨大罪證,

          為民除害不容辭。

           曾家公子立大功,

           定奏圣上重封賞。

曾  榮       多謝鄒大人!

鄒應龍      是了曾公子,你如何獲得這份密件?

曾  榮       這… 實不相瞞,小生與嚴世蕃之女嚴蘭貞結為夫婦了。

鄒應龍      啊,這又是何緣故?

曾  榮       說來話長,大人一看便知。 (從袖中取出一張紙,遞上)

鄒應龍      如此說來,嚴世蕃之女倒是深明大義。

曾  榮       是啊。小生有一事相求,不知大人答允否?

鄒應龍      但請明言。

曾  榮       大人,嚴嵩父子惡貫滿盈,死有應得;可是蘭貞小姐與嚴府無辜

                之人,實不應問罪。請大人在圣上面前代為求情!(跪下)

應龍     下官理當盡力而為。你快快請起!

曾  榮      謝大人! (起身)

鄒應龍     是了,事不宜遲。下官應速速趕去金鑾殿,將此密件交與萬歲。

                你可先去嚴府,阻攔嚴家父子對蘭貞小姐做出不仁之事。下官隨

                后就到。

曾  榮       那好,大人請!

鄒應龍     請!

              【燈暗。各自下。

              【燈又亮。嚴府大廳,桌上放著兩幅卷好的獨荷圖。嚴蘭貞身穿新

                娘服,背對觀眾暗自垂淚。外面鼓樂大作,飄香急上。

飄  香      小姐,徽王迎親的花轎來了。

嚴蘭貞     哦—— (雙手哆嗦倒退幾步,又急急上前抱起獨荷圖,轉身面對

                觀眾)

               (唱) 睹物思人珠淚拋,

         前路茫茫愁無計。

         曾郎啊,

         今生恐難再相逢,

         空留下,

          兩幅丹青伴孤影。

               【鼓樂聲又起。

嚴世蕃    (上)兒啊,快點,迎親的人在催促了。

飄  香       小姐。

嚴蘭貞      飄香。

               【主仆二人抱頭痛哭。

嚴世蕃     有什么哭的?去做徽王的王妃還不好?快走快走。

嚴蘭貞    (旁白)唉,罷了,待奴報答養育之恩之后,再了卻殘生,以表堅

                貞。(白)飄香,扶本小姐上轎。

飄  香      小姐你…

嚴蘭貞     走吧。

飄  香       是。

               【三個人欲下。

嚴管家     (急上) 稟老爺,徽王有令,因事有變故,迎親隊伍立即轉回,

                不再迎娶小姐。

              【蘭貞與飄香轉悲為喜。

嚴世蕃      嗄,是何變故?

嚴管家      傳令之人未曾明言。

嚴世蕃      退下。

嚴管家      是。

嚴世蕃       這…這要如何是好?

曾  榮       (內) 報兮,姑爺回府。

嚴蘭貞     (大驚)嗄,官人回來作乜?!

嚴世蕃      哼,還敢回來?來的正好。

曾  榮      (急上)賢妻,賢——妻!

嚴蘭貞     (把畫遞給飄香) 官——人!

                【二人奔向對方,相擁而泣;分開,深情對視一會,又抱在一起

                  痛哭。飄香高興抹淚。

嚴世蕃       來啊,家丁何在?

家丁們     (上) 在。

嚴世蕃      將曾家子給我綁上。

嚴蘭貞       誰敢動他,奴家立即自盡而死! (用身子護著丈夫)

曾榮/飄香   賢妻(小姐)不可不可!

嚴世蕃      (指著女兒) 你… 哼,你以為以死威脅,為父就不敢動他?來

                  啊,將小姐拉開,立即綁上曾家子。

家丁們      是。 (有的拉開蘭貞,有的去綁曾榮)

鄒應龍     (內) 且住了,圣旨到!

嚴世蕃     (大驚)嗄!圣旨到何事? (對家丁們)汝等退下。

家丁們      是。(下)

嚴世蕃      邁接旨!

               【鄒應龍手拿圣旨,領著武士上。

鄒應龍    (打開圣旨)圣旨到,跪聽宣讀。

四個人     (跪下,齊聲) 萬歲!

鄒應龍      嚴嵩父子私通俺答,罪該萬死,立即押往午門斬首。

嚴世蕃      嗄!

鄒應龍      武士何在?

武  士       在。

鄒應龍      將嚴世蕃押下。

武  士       是,押走。 (押下嚴世蕃)

鄒應龍     曾銑之子曾榮,獲取賊黨罪證有功,代替鄢懋卿,總理兩浙鹽

               政。

曾  榮      萬歲!

鄒應龍     嚴蘭貞雖為嚴賊之女,卻深明大義,堪為楷模,賜封一品夫人。   

嚴蘭貞     謝主隆恩!

              【夫妻起身接旨。四人擺造型。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字幕97在线观看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