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重點推薦劇本
部隊娛樂演出搞笑小品劇本《優秀
部隊演出搞笑感人小品《下輩子我
母親想帶孫子小品劇本《爭帶孫子
心理劇劇本《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以孝為主題的情景劇,關于孝的感人
抗擊疫情題材感人搞笑小品《逆行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以孝為主題的情景劇,關于孝的感人情
反應自然災害的感人小品劇本《洪水
誤入傳銷窩點小品劇本,有關傳銷的劇
駐村扶貧小品《為鄉村振興出份力》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適合中秋表演的超級幽默喜劇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劇本,關于交通安全的劇
醫生節娛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關于抗日戰爭的紅色劇本,抗日題材小
部隊八一建軍節小品(戰友情深)
關于師生的小品,師生情小品(讓愛一
適合各種場合表演的超級搞笑正能量
司機駕駛員相聲小品《比賽心得》
創新創業情景劇劇本《不忘初心回報
衛生室情景劇劇本《醫心醫意》
用氣生活安全知識小品劇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驗收小品劇本(樣板工程
關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劇本《禁毒防艾
土地題材的搞笑小品,關于土地執法的
端午節超級幽默喜劇小品劇本(神粽)
適合老師表演的音樂劇劇本《青春紀
禁毒防艾音樂劇劇本《禁毒防艾從我
村級衛生室醫生音樂小品劇本《醫心
以金融扶貧為題材貸款貼息貧困戶搞
抗擊肺炎小劇本,新冠病毒小劇本《逆
金融押運保安服務公司小品《金融衛
關于安全方面的小品,關于安全題材的
宣傳黨建題材搞笑小品劇本《我奮斗
營養素營銷推銷業務員搞笑小品劇本
招商公司音樂詩誦讀(不忘初心繼往開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武俠電視劇本 > 言情、偵破(武俠)電視劇本《烈火特種兵》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武俠電視劇本   會員:xiaopinjuben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5/14 12:20:39     最新修改:2020/5/14 12:20:39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電視劇本名:《言情、偵破(武俠)電視劇本《烈火特種兵》》
(原創劇本網)作者:肖瀟瀟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屏幕展開一行文字,深沉朗讀:

105日中秋月夜,梅子縣無家村發生一起一尸兩命槍殺案。美紅死前有兩個多月身孕,被92制式手槍一顆子彈所殺的情況,剛好和中國特種兵無止境兩個多月前回家探親及中秋節執行任務帶著92制式手槍回家且少了一顆子彈緊密相關。加之有貼在警車上“無止境有作案嫌疑”的紙條,他成了無可爭議的殺人嫌犯……

 

 

字,隱去,激烈擂鼓的音樂響起

屏幕正中快速閃出一只巨龍后閃一行大字:

 

《烈火特種兵》

  


 

第一集       

                 9475

1.   無家村   / 

圓圓的掛在天空正中,灑下皎潔的月色。

無家村200多幢房子呈三角形分布),都熄了燈

▲秋蟲唧唧。孤獨的亂葬崗,一只烏鴉在枯樹叉上發出恐怖的叫聲,不安地飛向另一棵枯樹。

居中央靠小河邊一幢別墅的一樓,大廳和一房間燈火輝煌發出凳子碰撞的聲音

▲四個人從麻將館出來,倆人一路,各奔東西。

▲月亮鉆入云層,淡淡的夜色中。

▲一對男女走在回家的水泥路上男人一手抽著煙,一手拉著對方的手。

晚上贏了多少?

美紅:我沒有算,應該有七八百吧。你呢?

男人:今晚運氣也不錯,贏了500

▲岔路口,他們停下腳步。

男人會不會怕,要不要我送你到家。

美紅不用。我走習慣了,不會怕,況且,就七八百米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男人把煙頭扔了,捧起她的臉親吻。

慢走,晚安。

美紅和他招手:晚安。

美紅走了幾十步,在一盞路燈下,美紅掏出口袋的錢數了數塞進錢包,打著一起來跳舞》的游戲哼著歌慢慢回家

▲一處偏僻的轉彎處,路旁的一棵千年古榕樹背后,冷不防閃出一個戴著頭盔的蒙面人,沖過米遠的距離,對準美紅的胸口開了一槍。

“砰!”,子彈在她的胸口形成一個花生米大的彈洞,頓時血流如注。

她一個趔趄,”,四腳朝天倒在血泊中,很快唇瓣變黑,全身抽搐眼睛一閉死了

蒙面人探了一下氣息發出一陣獰笑。隨即卸下她身上的挎包,又撿起子彈殼和手機把子彈殼扔在離現場三百多米的廢井里,騎著停放在路邊無牌照豪爵摩托車跑了。

 

2.   無家村東安橋   /

 

鏡頭特寫:一條公道連接東安橋,橋邊長著幾棵古老的楓樹,下方有十幾米深的深潭,樹葉金黃。

蒙面人把車子推到東安橋下方深潭里鉆進一部在公路旁邊的銀灰色廣本車上,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3.  村長家   /

 

天生老踢了一腳睡另一頭的老婆:你醒醒,剛剛我聽到“砰”一聲響很特別,不知是什么聲音。

老婆反踢一腳:神經病,睡得好好的吵我干嗎。肯定是細狗子在打夜。他最喜歡晚上出門,說晚上的動物強光照照得它蹲在那一動不動,容易得手。

天生老細狗子的聲我都聽煩了,這次的不像鳥聲。

老婆:不是聲是什么?你真是老了,整天疑神疑鬼神兮兮的。

 

4.  【閃回】無家村   /

 

鏡頭特寫:到處都是老房子,化大進行到底”的標語隨處可見。

天色較暗,有少許星星。

天生老抽著煙,扛著鋤頭走在水渠上去田間放水。

頭上有“王”字的蛇忽然竄出來,吐著毒舌,“嗞、嗞”發出聲音。

天生老驚叫:眼鏡王蛇。

天生老跑。

一百多米的公路旁邊沖出一群人追了上來,先放了一槍。

站住,給我站住!

接著,乒乒乓乓一陣亂槍,子彈從他的上空和耳邊掠過。

天生老扔了鋤頭,順著小路貓著腰鉆進一片竹林,不顧一切地跑回了家(淡出)

 

5.  村長家   /

 

天生老五十年前那天晚上的槍聲,讓我毛骨悚然的同時,也讓我刻骨銘心地記住了什么是槍聲所以,我敢肯定,剛剛那一聲脆響是槍聲。

▲老婆坐起來,開了床頭開關,燈亮了,揉了揉眼。

現在是和平年代,哪來的槍聲。你是不是被那晚的槍聲嚇傻了,明明是細狗子的,卻口口聲聲說是槍聲。肯定是聽錯了。

天生老我清醒得很,沒有聽錯呀。

老婆:我問你,是不是才響了一聲?會不會誰家又死人了一個鞭炮

天生老也坐了起來,吧噠吧噠抽煙

聽得特別清楚,不像鞭炮聲。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槍聲。

老婆(盯他一眼):槍你妹,死老頭子。自從你那天被槍嚇過之后,經常被夢驚醒,你說的槍聲說不定又是在做惡夢。

天生老埋怨):我還沒睡著,怎么可能做夢,真是的。

老婆:別說了,誰知道你睡著沒有。肯定是鞭炮聲。嗨,誰家不幸又死人了,但愿是一個上了壽(上60歲)的老人,千萬不要白發人送黑發人。睡吧,明天就有結果了。

 

6. 美紅家   /

 

鏡頭特寫清晨。有點薄霧,綠油油的禾苗尖上有晶瑩剔透的露珠。鏡頭慢慢掃過一排泥墻兩層老房子。

細狗子和老婆伍媚娘和往常一樣起得特別早伍媚娘洗完大鐵鍋后起火燒水。

細狗子坐在八仙桌邊抽煙。

八仙桌上有一個大的透明塑料杯已放好一把綠茶

細狗子抽了一口煙媚娘我右皮一直跳,根據左眼跳財右眼跳災的說法,眼跳是不是預示著有大難臨頭的事發生

媚娘見土爐灶內柴火已燒得很旺,走到他跟前,瞪他一眼。

一大清早的有什么大難臨頭的事嘴真嗅,趕快去刷牙。

細狗子是個極其迷信的人,知道今天肯定有不好的事發生。呆呆坐了一會兒后吼隆哐啷了樓

走到床前,看了一眼五歲多睡得很香的孫子,放心走了

▲他又跑到兒媳的房間,見門緊閉。舉起了手,但沒有敲門,愣在那里。

 

7. 【閃回】美紅家   /

 

美紅:爸,晚上孩子你帶一下。工作很累,我去打幾圈麻將放松放松。

細狗子好的,不要打得太遲,早點回家。一個女人家,老公不在家,不要和人爭吵,否則容易吃虧。還有,你是全國三八紅旗手,有點身份的人,要注意點形象。

美紅:打兩年多麻將了,我從來沒和人紅過臉大家都說我是最文明的人,都喜歡和我一起打。爸,你放心,我不會和任何人吵架,會注意形象,會早點回來淡出

 

8. 美紅家   /

 

細狗子左耳貼近美紅睡的門,之后用右耳。

伍媚娘悄悄走過去,揪住細狗子的耳朵往大廳里拉,到大廳后把他堵在墻角。

伍媚娘(指著他的鼻子):兒媳獨身睡在那里,老不死的偷偷摸摸想干嗎?難不成你想“扒灰”?

細狗子瞪她一眼):你胡說什么。我的右眼跳得厲害,想看看美紅回來沒有。昨晚她出發之前,我還叫她不要打得太晚,早點回家休息。想必應該早回來睡覺了,所以沒有敲門。但,又不太放心。既不敢敲門打擾她睡覺,又不敢推門進去,所以想聽聽她的動靜。

伍媚娘(放開了手):她在自己本村本姓家打麻將會出什么事,神經病。

細狗子摸摸耳朵:我也這樣想,但仍不放心,所以想聽聽她是否在房間睡覺。孫子我也剛剛看過了,他睡得很香。既然她母子倆都沒事,兒子在金礦挖礦,挖礦是最危險的職業,會不會……

伍媚娘(捂住他的嘴):會你的頭,老不死的別亂說,右眼跳說明生病了。水應該開了快去泡茶喝,喝茶后趕快去干活。家里沒菜了,干活回來時順便從田間摘幾個茄子回來炸。

細狗子拿出手機,推開她。

老婆,你先走。我先給兒子打個電話,你去給我泡茶,茶葉已放好了。

 

9.   無家村   /

 

天剛蒙蒙

天生老亮扛著鋤頭去農田放水,一只褲腳長,一只褲腳短他抽著喇叭筒卷煙,游哉游哉哼著客家山歌《十八摸》因為想想得多

春潮澎湃在心如果阿不相信伸出手來摸一摸……

看到前方五、六米遠小路中間躺著一個人,愣了一下

大聲喊家的孩子昨晚喝醉了酒睡在那里。喝這么多酒干嗎,天亮了,快回家睡吧。

▲看沒有動靜,繼續往前走。差不多離躺著的人三米多遠,一眼看清躺著的人滿胸是血,眼睛緊閉,全身烏黑時,嚇得“啊…啊…啊”哆嗦著嘴往后退,肩上的鋤頭和叼著的半截的喇叭筒卷煙也掉了。

他(自言自語):這不是美紅嗎?

他再退了一步,朝死者家的方向喊

細狗子(乳名)叔叔,你家美紅死了,快來看看呀。

喊完后一陣咳嗽。

 

10.  美紅家   /

 

細狗子剛拿出手機,正在撥號聽到了喊聲,把他愣在那里足足有一分多鐘。

的雙腳一甩,子飛了起來,吼隆哐啷跑下了樓梯,獨自往出事地點奔跑而去。

 

11.  村長家   /

 

鏡頭特寫一幢五層樓別墅建在風景秀麗的小河邊,門口放有一部新豪爵125摩托車和一部二手小車

華秀穿著大褲衩從四樓下來。推開老公的房門,走到床頭,推了推老公。

竭對剛剛爸爸在叫,你聽到沒有?

無竭對睜開眼,揉揉眼角,沒好氣地說:這么早叫我干嗎?沒聽到,你聽到什么了?

老婆:美紅死了。

 

12.  【閃回】打完麻將回家路上   /

 

▲四人從麻將房間出來。倆人一路,各奔東西。

▲無竭對和美紅前后走在一條水泥路上相互交談。

▲無竭對回頭看了一眼那倆人已走遠,伸手去拉她的手。

無竭對你的運氣不錯呀,贏了多少?

美紅:沒算,應該七八百吧贏了多少?

無竭對:今晚運氣也不錯,贏了500

▲岔路口

他們擁抱親吻

無竭對會不會怕,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美紅不用。月亮這么大,我走習慣了,不會怕(淡出)

 

13.  村長家   /

 

無竭對昨晚打完麻將后我和美紅一起回家的。美紅贏了七八百元,心情特別的好,一路有說有笑的,怎么會突然死了呢?

老婆:昨晚十二點多鐘我聽到砰的一聲脆響,你聽到沒有?

無竭對坐了起來(揉揉眼睛)聽到。當時我在聽《梨花頌》的歌,認為是誰家死人放的鞭炮,看來不是鞭炮聲,是槍聲。不過,我不相信是美紅死了。

老婆:難道爸爸會亂叫嗎,肯定是真的。你是村長,快去看看吧。

無竭對一骨碌爬起來,長褲一穿,襯衫披在肩膀上,一邊下樓梯一邊系皮帶。新摩托沖出了門,向事發現場飛馳而去。

 

14.  無家村   /

 

第一個趕到事發現場的是無竭對,看到老爸怔怔地站在那里

爸,美紅真的死了嗎?

天生老全身顫栗著一指):她胸口的衣服上鋪滿了凝血,全身黑了,肯定死了

無竭對向美紅的尸體掃了一眼,快速掏手機。

來寶,快向全村廣播,村里有殺人命案,除學生和老師可以到本村學校上課外其它人誰也不能出門。對了,重復廣播三遍。強調誰要是不聽,后果自負。

 

15.  喜來寶家   /

 

鏡頭特寫一幢五層樓的大別墅建在村部附近,“來寶醫藥部”幾個大字清晰可見。

喜來寶接電話后一骨碌爬了起來,馬上開了廣播

鏡頭特寫路邊有一個像房子一樣大的石頭和一條小溪,旁邊有五六棵高達、古老的木荷樹,樹上掛一大喇叭。

喂、喂、喂。村里有殺人命案,除學生和老師可以到本村學校上課外其它人誰也不能出門。誰要是不聽,后果自負。

之后也騎車向事發地點而去。

 

16.  兇殺案現場外圍   /

 

無竭對爸,你怎么知道美紅全身黑了,美紅這么漂亮,莫非脫了她的衣服看

天生老(瞪他一眼狗雜種,怎么跟老子說話的。年輕時我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如今我都這么老了,早沒興趣了。何況,她都死了,她再漂亮,我也不可能脫她的衣服看。

無竭對爸,別誤解,我的意思……

(話音未落)

細狗子哭喪著臉沖向美紅的尸體

無竭對馬上迎上去,張開雙臂攔住

細狗子爺爺,不能上。

細狗子指著對方的鼻子):狗日的龜孫子,死的是我的兒媳婦,與你有何相干

無竭對舉起巴掌):開口就罵人,太不把我這個村長在眼中了要不是你的兒媳婦剛死,心情一定不好,是不是長輩,一記耳光再說。不讓你過去,只想保護第一現場不被破壞。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細狗子用手一拔):滾開,我要看看兒媳婦是怎么死的人都死了,還保護現場干嗎這不是拍電影,一切皆由導演安排太官僚了。

說完往前沖。

無竭對死死用身子擋住

細狗子爺爺,不能激動,你聽我說……

細狗子聽個屁!

記勾拳干了過去

細狗子媽的,多管閑事。

無竭對一招分筋錯骨武功拍在對方的手腕上

細狗子握著的拳頭立刻散開

無竭對一招沾衣十八跌的武功,貼身上去把細狗子的身子連同雙手死死地抱住

無竭對細狗子爺爺,激動有用嗎,人都死了,看一看就能活過來嗎。她是被人殺死的,難道你不想知道是誰殺死她嗎?

細狗子掙扎):放開我,是誰殺死了她,我要殺全家。

無竭對聽我的話,我才放開你告訴你是誰殺了她。能聽我的話嗎?

細狗子停止掙扎,雙手軟綿綿的垂了下去):你是村長,我一定聽話。

四周擠滿了人,站在離現場有十幾二十多米遠的地方,像看耍猴變把戲。

無竭對放開細狗子

你兒媳婦胸口的衣服破了一個花生米似的小洞,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細狗子怒火瞪眼):她又不是我殺的怎么會知道你問得太莫名其妙了這么幼稚的話也問得出來

無竭對昨晚十二點多鐘聽到一聲刺耳的槍聲沒?

細狗子回想了一會):聽到,但不知道是槍聲,當時我還認為誰家死了老人,放的鞭炮聲。

接著他敲了敲腦袋村長,你意思說我兒媳是被子彈打死的。

無竭對點了點頭。

細狗子跪了下去,搖著對方的褲管

參加自衛反擊戰,當過偵察班班長,經驗豐富,見多識廣。當村長、書記多年,對整個村的人了如指掌,肯定知道是誰殺了她,快告訴我他是誰,我要殺了他,替兒媳婦報仇血恨。

無竭對我不知道,但有人知道。起來說話吧。

細狗子向前爬了一步死死抱住對方的腳

快告訴我誰殺死了我兒媳婦,如果不告訴我,我絕對不起來。

無竭對公安局的人知道

細狗子慢慢站了起來):村長,你的意思是保護好現場,等公安局的人來破案,是嗎?

無竭對一邊點頭,一邊拿出手機打了110

理解就好,等一下你老婆來時一定會撲上去看兒媳婦,到時你要抱住她,一定不能讓她把現場破壞了,要不然殺人兇手是抓不的。

鏡頭特寫話音未落

伍媚娘急沖沖地趕了上來往美紅的尸體而去

細狗子一個箭步把抱住

瘋婆子,不準上去。

伍媚娘高大往老公矮小肩上一按

你給我滾一邊去。兒媳婦死了,如果我不過去看個究竟,兒子回來怎么向他交代。

細狗子雙腳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

四周看熱鬧的鄉親一陣哄堂大笑。

細狗子坐在地上,死死抱住老婆的大腿,雙方僵持著。

無竭對一個箭步沖到她的跟前

伍媚娘,我命令你站在那里,敢走過去破壞殺人現場,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伍媚娘村長你不要太小看我了,保護現場不被破壞這么簡單的道理我會不懂嗎?

無竭對瞪她一眼):知趣就好。

細狗子仍然沒有放):你真的不過去看?

一腳把踢開):老公不在身邊,一個婦道人家麻將打三更半夜,不出事才見鬼,活該。還說是全國三八紅旗手,分明是同領導睡出來的,我呸!對于這樣的人,早就知道遲早有一天會死在男人手中,有什么好看的。

細狗子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向她的臉

美紅的三八紅旗手是全省比賽比出來的,怎么會是同領導睡出來的?再說,誰說全國三八紅旗手就不能打麻將了。她是你的兒媳婦,況且,人都死了,你敢說這樣的鳥話,太沒有人情味了。

伍媚娘摸了摸五道手指痕跡的腫臉,擼起袖子和老公干了起來。

細狗子被老婆摔倒在路旁的菜,一百三十來斤重的伍媚娘壓得他動彈不得。

村民哄堂大笑。

一個男村民一個男子漢打不過一個臭娘們,真丟人。

細狗子不知哪來的力氣,一下子翻過了身子,把老婆壓在了下方。他下想給老婆一拳頭。

老婆用力往上一頂,細狗子瞬間掉了下去,很快被老婆壓在下方。

▲他們在路邊菜地里翻來滾去,打得難分難解,衣服都被撕爛了。

▲圍觀的人一片笑聲。

▲三個公安民警往這里走來。

無竭對向他倆大聲吼):別打了。兒媳婦被人殺了,本應好好維持好秩序,等待公安民警來破案。你們倒好,在這里丟人顯眼,縣公安局的民警來了。

鏡頭特寫三位民警風風火火走到了他們的身邊。

夫妻倆見公安民警來了,趕快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

伍媚娘趕快把松亂的頭發弄整齊。

高利劍向他們介紹):我是公安局副局長高利劍往身旁倆個一指,她們是刑偵大隊一枝花美女俏一笑和法警南丁。

高利劍掃了細狗子伍媚娘一眼

倆是何人,干嗎打架

伍媚娘我們是死者美紅的公公婆婆。沒有打架,是在練習摔跤。

高利劍哼了一聲):你兒子怎么沒來?

伍媚娘兒子在二千多公里遠的紫金金礦挖礦,已經半年多沒回家了等下打電話給他,他坐飛機馬上趕回來。

鏡頭特寫高利劍向倆民警一揮手,示意開始行動。

高利劍轉過身和無竭對對了一眼,之后握手較勁

高利劍咬緊牙齒往死里捏,一邊眼睛往出事地點一掃

老班長做得不錯,現場保護得好。

無竭對同樣用盡吃奶的力反捏對方的手

我知道肯定是老戰友來破案,才冒著和死者的公公打一架的風險,不遺余力保護現場,要是換成其它人來,我才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呢。

高利劍口是心非,別人不了解你,幾十年的老友我還不了解你嗎。要是換成別人來破案,說不定你做得更好。

隨即松開了手,甩了甩有點酸痛的手

昨晚過節吃牛鞭了,這么有勁,捏得我手都麻木了。好了,今天算我輸了。

無竭對幾乎貼著高利劍的耳根

你猜得很對,昨晚確實吃了牛鞭。不過,勁這么大是因為昨晚麻將贏了500元,心里一高興就力大無窮了。吃牛鞭是補腎,腎好,打麻將有勁,哈哈。

高利劍濃密的眉毛擰成一團):村長帶頭打麻將,嚴重違犯中央八項規定,等我辦完案子一起把你繩之以法。

無竭對(壞笑)昨晚我陪父母和岳父一家子打麻將,你管得著嗎?深夜里我特別興奮,我和老婆在被窩里斗地主,一次給她一百,有本事說我們搞色情交易,把我夫妻倆一起上呀。

高利劍:你呀你,三句不離本行,再斗嘴,一定會說出更黃的話強龍不壓地頭蛇,今天碰上你這個村霸我輸了。好了,言歸正傳,你趕快通知全村,本案沒調查完之前,誰也不得離開這里。

文書喜來寶在側旁插嘴

當村長得知有殺人兇案時,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叫我馬上向全村廣播,總共廣播了遍,喇叭聲音很大,想必大家都聽清楚了。

高利劍在無竭對肩胛上擂了一拳

想得這么周全,不愧為當年上下鋪的戰友,夠朋友。我們分頭行動,你把所有十六歲以上村民集中到村部,先摸摸他們的底,發動群眾,調查一下他們近期有什么反常的情況,等我在現場調查、取證完畢,在村部現場辦案。對了,中午飯在你家吃。

無竭對還了對方一拳

你很懂得享受呀,怪不得親自掛帥,不就看中我家正宗的家雞和家鴨嗎?你這個當領導的真不要臉,明知道在我家吃不好意思收你們的錢,你們越發來吃我的,再來幾次,雞毛、鴨毛都被你們吃光了。以前的土匪在深山,如今的土匪在公安,形容得恰如其分。

高利劍露出雪白的牙齒嘿嘿一笑

老班長,有種沖我而來,不要以點帶面罵一大片好嗎。看得起你才給你面子才吃你的飯,反成別人,就是有天上的龍肉吃都請不到我高某。

無竭對指了指他襯衫口袋里的中華香煙,又比劃了一下沒有帶煙的意思

這么說,謝謝老戰友給我薄面了。

高利劍趕快抽出煙,塞到無竭對長滿胡須的嘴上,并且畢恭畢敬給他點火

這個話我愛聽,像句人話。對了,嫂子親自炒的沒有一絲污染的高山綠茶還有沒有,送我二斤。上次送的皆被同事們瓜分完了

無竭對狠狠抽了一大口煙,向空中噴著一串漂亮的煙圈

說你土匪還不服氣,到我家又吃又拿,你到底來吃來拿的,還是來破案的。好了,沒時間和你斗嘴了,我得趕快給老太婆打電話,叫她馬上動手殺雞殺鴨,要不然中午飯就來不及做了。

說完拿出了手機。

高利劍俏一笑在尋找證據和拍照期間,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出事地點。總因如此,才有閑功夫和斗嘴、說笑。如今,她那里差不多了,我也要工作了,拜拜。

說完和無竭對招手。

 

17.  破案外圍   /

 

高利劍走到南丁身邊:儀器準備好了嗎?

南丁坐在外圍的矮凳子上,打開箱子

局長你看,做尸檢儀器準備好了,排得整整齊齊

高利劍掃了一眼):好的,不錯。等俏一笑取證完畢,你就去做尸檢。

 

18.  破案現場   /

 

俏一笑拿著相機,輕手輕腳慢慢向尸體靠攏,好久后才走近尸體

驚叫起來局長,彈洞!

高利劍彈洞,什么意思?

俏一笑按下相機的快門后才回答

局長,是槍殺案。死者的胸口中了一槍,形成一個像花生米大的彈洞,子彈可能擊穿心部,所以死者沒叫一聲就倒下了。

高利劍仔細搜查一下,看清楚是不是彈洞,看看死者身邊有沒有留下彈殼。

俏一笑瞪大了眼睛,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俏一笑局長,沒看到彈殼。

高利劍不對呀,按說如果是槍殺案,彈殼應該就在附近,再仔細看清楚一點,是不是彈洞,如果是彈洞,是什么槍打的。

俏一笑雙腳跪在美紅身邊,盯著彈洞重新看了

局長,肯定是彈洞,5.8mm彈頭干凈利落,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最新款的92制式手槍打的。反正我取證、拍照完了,你可以進來了。你破的案件多,見多識廣,看看我的判斷對不對。

高利劍拿著備好的放大鏡一路躬身慢慢地檢查、搜索,取證而去直至走到尸體旁。看了一眼死者胸口的傷口直接向村長喊

無竭對,昨晚聽到槍聲嗎?

無竭對二十米開外戒嚴

無竭對昨晚我打完麻將回到家里,大約十二點多鐘,那時候我正在聽《梨花頌》的歌,聽得如癡如醉,還跟著一起哼,所以雖然聽到“砰”的一聲脆響,卻認為是誰家死老人放的鞭炮,因而沒有仔細去分析是槍聲還是鞭炮聲。如果當時我稍微有注意去聽,肯定能知道那一聲雖然很響,較脆,回音小,標準的是一把手槍發出的槍聲。

高利劍拿著放大鏡在死者的彈洞上看來看去,繼續和無竭對說話

你從前在部隊時有手槍王之美稱,只要槍聲一響,你就知道是什么手槍發出的。按你的判斷,推理,昨晚的殺人者用的是什么手槍。

無竭對撓了撓頭):反正肯定不是五四、六四式手槍,除此之外,如今新出的手槍我有見過,摸過,沒有打過,所以就不敢在老戰友面前班門弄斧了。

高利劍村長,有我們在這里破案,圍觀的人不敢過來,你趕快把全村村民集中到村部,先摸摸他們的底,著重詢問年青人和昨天回來過節的人,及有犯罪前科的人,我隨后就到。

高利劍雖然和無竭對說話,眼睛卻盯在死者的胸口上。

高利劍俏一笑你的判斷是對的,肯定是92制式手槍干的。看來犯罪嫌疑人精心訓練過,近距離射殺,才一槍致命。

俏一笑姨父,我一邊拍照,一邊仔細檢查、搜索過,沒看到有價值的線索留在這里。犯罪嫌疑人穿的鞋子可能套上了厚厚的襪子,所以連犯罪穿什么式樣的鞋子都弄不清。

高利劍工作時間,不要叫我姨父好好做工作,想拉關系沒門。

俏一笑撅起性感的櫻桃小嘴

本來就叫你姨父我錯了嗎?叫一聲姨父就拉關系了,亂扣帽子,官僚主義。

高利劍我錯了。死者肯定有手機、錢包之類,她的手機、錢包呢?

俏一笑局長,我仔細找過了,沒有錢包。我想肯定被犯罪嫌疑人順手牽羊刁走了,誰不要錢呢。手機會不會壓在她的屁股那個口袋,我找找看

高利劍揮了揮手,意思說,翻身看一看。

俏一笑慢慢地翻動她的身子

局長,她的身子下面什么都沒有。我估計她的手機比較高檔,被殺人犯順手牽羊拿走了。

高利劍掃了一眼四周):極有可能。再仔細搜索一遍,往四周范圍擴大一點。看來犯罪嫌疑人有備而來,做事縝密,但絕對不可能做得天衣無縫,總會在某些地方留下一點線索,或者露出一點蛛絲馬跡

俏一笑直起了身子,擦了把汗珠,之后從中心往四周擴,重新慢慢地檢查、搜索每一個地方,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瞪得像燈籠

高利劍站在那里往十多米遠的古榕樹,思考著什么東西,巴噠巴噠一根接一根地抽煙。

他的奴了奴:小俏,去過那棵千年古榕樹四周看看。

俏一笑好的。我正有此意,我們心有靈犀,不謀而合,馬上

去。

說完大步流星向那里走去。

高利劍走到南丁的身邊南丁,至目前為止,我們沒發現一絲有用的線索,現在就看你的了,看能否在尸檢中找到一點突破口出發

南丁坐在一張矮凳子上早就戴好了手套和口罩。邁開腳步,一下子便到了尸體旁,迅速用準備好的屏風把尸體圍了個密不透風。

鏡頭特寫:死者約一米的身高,眉清目秀,五官極其端正,雙腿均勻修長,身材相當標準,雖然全身已經發紫,但不難看出其膚色極佳,像個冰清玉潔的美人魚。

南丁對尸體的顏色看了幾遍,摸了摸尸體的僵硬度。之后檢查了死者的臉部、頸部以及短裙以下裸露的大腿到腳跟部分鼻腔、口腔等全身部位

解開了她的全部衣服,并進行了拍照,對胸口花生米大的彈洞看來看去。正面檢查完后把尸體翻向背面,全面檢查拍照后把身子翻回到正面。

▲她的額頭滲出豆大汗珠

▲她抽出口袋里的紙巾汗珠滴了下去,正好滴在死者的肚子上

南丁來不及給自已先擦汗,立馬蹲下身子去擦她肚子上的汗珠。

她輕輕地在肚皮上擦過之后表情很特別)。之后反復用手摸她的肚子。

南丁(自言自語):怎么可能?不可能呀?

 

19.  【閃回】 兇殺案現場外   /

 

高利劍倆是何人,干嗎打架

伍媚娘我們是死者美紅的公公婆婆。沒有打架,是在練習摔跤。

高利劍哼了一聲):你兒子怎么沒來?

伍媚娘兒子在二千多公里遠的紫金金礦挖礦,已經半年多沒回了等下打電話給他,他坐飛機馬上趕回來淡出

 

20.  破案現場   /

 

南丁又反復用手摸死者的肚子。

南丁局長快來一趟,有重要情況。

第二集

9406字)

高利劍一驚,把吸到一半的煙一扔,來不及踩滅煙火,一邊走一邊回答好的,來了。

傳來踢踏踢踏的腳步聲。

南丁局長,等一下再進來。

鏡頭特寫趕快把裸體尸體蓋起來,死者已蓋上了一層潔白的白布

南丁進來。

高利劍:南,叫得這么急促,什么新發現嗎

南丁局長,經尸檢,確定死者的死亡時間應該是昨晚12點到凌晨1點左右,身體完好無損,沒有其它外傷,也沒有被奸淫。令人意外的是死者有個多月身孕了。

高利劍死者的婆婆說,兒子半年多沒回家了,美紅怎么可能懷孕個多月。你看清楚沒,真有個多月身孕

南丁:剛才死者的婆婆和你說話時,我聽得清清楚楚兒子半年多沒回家了。所以對于死者有身孕之事,我也感到非常詫異,才認真、慎重地檢查了幾遍。但事實勝于雄辯,她絕對懷孕了,而且在個月以上。

高利劍摸出一支煙抽著,似乎在思考什么。

南丁局長,你在想什么?

 

21.   【閃回】 黃潭河畔   傍晚/

    

小三和常務副縣長手拉手在黃潭河畔一條無人的小路散步。

小三:我的常務副縣長大人,給你兩條路,要么給原配離婚和結婚要么給500遠走高飛要不然生下孩子后直接抱到公室

常務副縣長(求饒的表情):我岳父是省紀檢書記,如果和我老婆離婚,老岳父公報私仇肯定會派紀檢調查我,到時一切都完了。小妹,我沒有那么多錢,能否少一點。

小三(眼珠瞪得像乒乓球:不行。堂堂一個分管七八十萬人口房產、城市規劃的常務副縣長早就億萬富翁了。500是你一個零頭,所以,一分不能少。

常務副縣長(眼珠子一轉):好。我馬上去籌錢,三天后我們去蓮花河畔那套新別墅最后相會一次,簽好協議后我一分不少給你。從此,好合好散。你走你的陽光路,我過我的獨木橋,永遠不再相見。

 

22.   【閃回】 蓮花河畔春暉樓別墅   傍晚/

 

三天后。

鏡頭特寫:蓮花河畔,碧綠見底的河水靜靜地流淌,河岸的楊柳迎風招展。

▲一部15萬元的大眾A8-88號車,開到別墅春暉樓前緩緩停下。常務副縣長掏出鎖匙開了門,他們一前一后走進別墅。

▲還沒等小三坐下,倆人從另外兩房間走出,一左一右向小三靠過去。

小三想叫,已被倆人制服。

小三:縣長大人,我肚子里有你孩子,放我一碼。錢我不要了,我馬上走人。

常務副縣長(哼的一聲):沒用了,太遲了。

又轉向那倆人。

我的倆個親舅子,人交給你們了。她才十四歲,開得像朵蓮,你們懂得怎么采摘。天黑后搞到七峰山那里燒掉,骨灰撒在黃潭河喂魚淡出

 

23.  兇殺案現場   /

 

高利劍:我忽然想起一個常務副縣長令倆個小舅子殺死情婦小三的案例。看來又是一樁情殺案,馬上給我解剖尸體,取出子彈頭檢測,取胎兒DNA樣品親子鑒定

南丁(掏出一份協議書):解剖尸體要其家屬簽字,趕快叫死者家屬進來簽字吧。

高利劍(往外喊):細狗子進來一下。

▲細狗子走進來高利劍打招呼

高利劍一邊點頭一邊拿出手機:好的一笑,我馬上過來。

高利劍:南丁慢慢干,我去俏一笑那里。

大步流星向千年古榕樹走去。

 

24.  榕樹下   /

 

一棵千年古榕樹枝茂葉繁,滿目翠綠。樹下打了水泥地板,有十幾平方米,掃得一塵不染。

榕樹下,俏一笑蹲在那里認真看煙灰。

高利劍(走到她背后):美女,發現什么重大情況?

俏一笑沒有起身,指著三堆煙灰。

局長快來看,這里發現有煙灰,我細心研究過了,這堆最黑一點應該是昨晚22點左右抽的,這堆稍微黑一點的應該是昨晚23點左右抽的,這堆較白的應該是昨晚24點以后抽的。

高利劍(非常吃驚的表情一個小姑娘不會抽煙,怎么對煙灰這么有研究。

俏一笑:因為我爺爺是煙神呀。

高利劍:是你答非所問,還是我才疏學淺聽不懂你這個高才生高深莫測的話。我相信你爺爺是煙神,可是,你爺爺是煙神跟這煙灰八桿子打不著

俏一笑得意地看著對方,掩住櫻桃小嘴竊笑。

高利劍(盯她一眼):一笑,這是工作時間,給我正經點。如果再給我笑,我把你今天的野外補貼統統扣掉。

▲俏一笑笑得更歡了。

姨父,笑一笑就不正經了,這是哪條法律規定的?領導說話不要亂扣帽子行嗎?還有,敢扣我的野外補貼,明天剛好周末,我到你家吃飯去,到時叫姨媽做糖醋紅燒魚給我吃,還要開你從自衛反擊戰場撿回來,像寶貝一樣珍藏三十多年的茅臺酒看看到時誰損失大。

高利劍(點了根煙):好了,行了,說正經事。正面回答我,對煙灰說得頭頭是道,從哪里學來的知識。

 

25.   【閃回】老家   /

 

 房間里,九歲的俏一笑坐在架子床上一邊看電視劇一邊抽煙,煙灰往床底下彈。

煙頭扔在馬桶里淡出

 

26. 【閃回】老家   /

 

▲第二天早上。

爺爺盯了一眼床底下的煙灰你說改了不抽了。昨晚怎么又偷抽煙了?

俏一笑:爺爺,這煙灰是很久很久以前抽的,昨晚沒有抽呀。

爺爺指著一堆煙灰:別認為把煙頭丟了就沒事了,我不單知道你昨晚抽了三支煙,還知道你幾點抽的,抽什么牌子的煙。

俏一笑:爺爺,我不相信你的話,你在詐我。

爺爺(蹲下身子):我非但不你,還要讓你心服口服。你昨晚抽了三支煙,時間是七點、八、九點,是國產紅七匹狼香煙,是不是?

俏一笑(抱住爺爺的脖子親):爺爺,你太厲害了。爺爺你教我怎么判斷,往后我不單不抽煙了,要努力讀書,長大后當一名偵探。

爺爺用手勢比劃指著煙灰耐心地如何如何進行講解淡出

 

27.   榕樹下   /

 

俏一笑:就這樣,我不單學會了爺爺教給我認煙灰和煙蒂的絕招。從此,我便認真學習、做事,一舉考上中國政法大學。

高利劍南丁說,死者的死亡時間應該是昨晚12點到凌晨1點左右的煙灰有一堆是昨晚24點以后抽的你的煙灰判斷和南丁的尸檢所判斷的時間相當吻合,說明死者的死亡時間是在24點至凌晨1點左右。

俏一笑:是的。

高利劍:既然有煙灰,附近有發現煙頭嗎?如果有煙頭,在煙頭上說不定還余留指紋,到時破案的證據就更足了。

俏一笑輕手輕腳把地下的三堆煙灰取到三個小盒子里。

俏一笑(站了起來):我在附近認真查了幾遍,沒有發現煙頭,也沒有發現犯罪嫌疑人余留的東西。犯罪嫌疑人應該在榕樹下呆了幾個小時,可是連一根頭發都沒留下,看來犯罪嫌疑人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高利劍(冷哼):再狡黠的狐貍,也斗不過鷹一樣眼睛的獵人。等南丁取出子彈頭和DNA親子鑒定樣品,嫌犯插翅難逃。你去看看南丁那里完了沒有,我先去村部。

▲說完走了。他剛轉身,手機響了。

無竭:高局長,趕快來村部,這里要出人命了。

高利劍:什么事,你堂堂一個村長擺不平嗎?

無竭我擺不平,快來呀,真要出人命了。

高利劍:先穩住局面,馬上就到。

 

28.   村部   上午/

 

鏡頭特寫一幢三層半寫有“無家村”的村部,村部門前有一漂亮的草坪。周圍有三間食雜店和一家寫有“來寶醫藥部”的五層樓別墅。

村部門口的草坪里幾個人在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離村部遠一點的地方,倆老太婆侃侃而談。

大嬸現在社會時代不同了,老公不在,女人也能懷孕,真是不過,一個風華正茂的少婦整天和一桌的大男人一起摸麻將,常常摸到深更半夜,鬼知道最后摸到哪里去了,不出事才不正常呢。

老娘可不是嗎,聽說麻將場上最亂,上面摸麻將,下面摸……男人輸錢乖乖交錢,女人輸錢子一,什么問題都解決。

大嬸現在整個社會的風氣太差了,走到那個旮旯,都聽到麻將聲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打得不亦樂乎簡直成了全民運動了。我覺得政府該出面管一管的時候了,堅決取締打麻將叫大家多讀書,多尊敬父母,多為社會作貢獻,讓中國真正成為高素質的大國,拿幾項諾貝爾大獎回來

老娘還想搭訕,見公安局長風風火火來,趕快給大嬸視了一個眼色

別說了,公安局長來了。反正我們是老人家了,別狗打老鼠多管閑事,多管閑事的人討人嫌棄。

高利劍聽到老娘最后說的話,走近說。

大娘,提問題不是多管閑事。有不對的事就是要大家提出來,讓大家來共同面對,共同解決。如果有問題,你也不提,他也不提,最終悶在那里,社會怎么發展,你說對嗎?

倆老太婆(點頭):對,對。但我們是老人家,什么事都不知道。

 

29.   村部門口   上午/

 

村部門口,已圍了很多人。

細狗子夫妻一個約三十多歲的男人扭打在一起。

男人已被伍媚娘攔腰抱住,細狗子舉得高高的一塊磚頭,朝男人的頭部狠狠地拍了下去。

高利劍來不及喊,一個箭步沖上去。

卡住了細狗子拿磚的手腕,瞪他一眼。

你不要命了,這一磚頭拍下去要死人的。

細狗子他害死了我的兒媳婦,我就是要他死,一命換一命天公地道。

說完掙扎著高利劍的手,繼續要往下拍。

高利劍放肆。有我在,還敢在此撒野。

說完一招擒賊先擒王的擒拿功夫,把他的手反扭到背后,往上稍稍一提,把磚頭打掉。

細狗子動彈不得,乖乖地低下了頭。

伍媚娘松開了本來抱住男人腰的雙手,站了起來去拉高利劍的胳膊。

局長,有話好說。我老公是老實人,既漂亮又聽話,會做事的兒媳忽然被殺心情肯定太糟糕了,不要把他的胳膊扭斷了。你來了,他絕對會老老實實的,請你手下留情,快放手吧。

無竭對(也上前幾步):放了他吧,他早年也當過兵,是一個非常老實的人,所以連長才派他去養了三年的豬。如今在局長面前,諒他也不敢再放肆了。

高利劍放開他。亮手銬,指著的鼻子。

既然有村長擔保,我就先放了你,倘若還敢放肆,我先把你拷了。

說完松開了手。

高利劍又指著那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問。

你叫什么名。

我叫無花期。

高利劍:怎么回事?

無花期往細狗子方向奴奴嘴。

他是我隔了五代的堂叔叔。他說美紅是在我家打麻將出的事,是我害死了他的兒媳婦,要我負全部責任,如果不負全部責任,把尸體抬到我家里去,要不然就是一命換一命,要打死我。我說,你兒媳在我家打麻將不假,如果在我家里出事,可能會有一點責任,她在路上被人殺了,關我屁事。話不投機,于是我們爭吵了起來,直至雙方產生肢體沖突。后來的事我就不說了,反正你也看到了。

高利劍(的目光轉向無竭對):村長,是不是這么回事。

無竭對:這些村民的素質太差了。我曾勸細狗子別無理取鬧了,你兒媳婦的死跟在誰家里打麻將無關,現在主要任務是查出誰是開槍的殺人兇手。吵是沒有用的,可他們怎么勸說都沒用,反而越吵越兇,直至發生肢體沖突。

高利劍瞪了他們一眼,又掃了一眼黑壓壓的人群,問村長。

有沒有對他們先摸摸底。

無竭對:有,記錄本在文書那里。請局長到村部辦公室辦案。

 

30.  村長辦公室   上午/

 

辦公室,墻上掛了一張中國地圖和世界地圖,另有一張全村家庭人口情況分布表,和一張計劃生育情況統計表。

偌大的辦公室成公安局審問壞人的架式

喜來寶坐在左邊,無歇對坐在右邊,高利劍坐在中間位置

高利劍:我負責詢問,喜來寶負責記錄,村長負責向外面叫人。

高利劍剛喝了一口綠茶,喜來寶把記錄本塞在高利劍手中,并且在一名叫無選擇的名字上用指甲重重劃了一筆,又附耳說了一陣悄悄話。

高利劍(點點頭):好。你去安排一下,把六十歲以上的男和有些腿腳不便,身體不好的人先放回家。又補充說:女人也全部放回去。

▲最后,村部外面的草坪上留下四十二口人有的站著,有的坐著,有的在看手機,有的在聊天

草坪上由村副主任和自保主任無鐵頭在維持秩序。

▲詢問已開始。叫進來一個,詢問筆錄鮮紅手印后出去一個

一個叫無玉華的裝修工鮮紅手印后,一邊出門一邊哆嗦說。

槍都沒摸過,我象殺人犯嗎?浪費我半天時間,少賺兩百塊錢。太官僚了。

通過三個多小時的詢問筆錄,只留下一個三十二歲被喜來寶暗中劃痕的帥哥,他叫無選擇。

高利劍無選擇挺胸進來,臉一冷說

無選擇,為什么把到最后知道嗎?

鏡頭特寫無選擇,人高馬大,濃眉國字臉,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瞇起,有一種威自的眼神,其神態貌似于三國中的關羽。

無選擇摸了摸剛理的光頭,雄壯有力地回答。

不知道。

高利劍十年前你在外省幫朋友打架,結果把人的眼睛打瞎了,判了八年徒刑,前年一月份才放出來對嗎?

無選擇:對。那時我幼稚,沖動,喝了幾杯白酒就不知道姓什么了,其實那人的眼睛不是我打瞎的。不過都過了這么久了,翻不了案,我也不想再提了。如今我成熟了,犯法的高壓紅線我堅決不碰。

高利劍哼地一聲):你三十多萬元的奔馳車是怎么來的?

無選擇(一臉的不屑新買的呀,發票一應俱全怎么啦

高利劍眼眸一冷):你前年出獄到現在,沒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整天上網,錢從何而來。

無選擇(愣了一下):錢從何而來是個人隱私,我有權不說,反正我沒有犯法。

高利劍:聽說你在網絡上聚眾賭博,我們正在作進一步的調查,一旦證據確鑿,馬上把你繩之以法,封查臟物。

無選擇(委屈的樣子):冤枉呀,網上斗斗地主,打打麻將,打打游戲賣賣裝備我確實喜歡,確實能賺一點小錢,但你說聚眾賭博借我十個膽也不敢

高利劍死死盯著對方的眼睛別裝,你給我放老實點,終究有一天我會查個水落石出,到時有你好戲看的。好了,今天不說那個事了,請老實告訴我,昨晚十一點后你在哪里。

無選擇:昨晚來了二個朋友,我喝多了,他們玩到十點半左右走的,我隨便沖了個澡就上了床,酒壯色膽,便拉著老婆……

高利劍打斷他的話):我可提醒你,你的話全部有記錄在案,另外還有錄音,千萬不要編瞎話,你的一言一行都要負法律責任。你那倆個朋友叫什么名,那里人。

無選擇:他們河西肖家村的。一個叫肖福喜,另一個叫肖子慶

高利劍轉頭問竭對:你認識他倆嗎?

竭對:認識。他倆是肖家村的,常常來我們無家村打麻將。

高利劍又轉向無選擇):昨晚十一點后你在哪里。

無選擇:我剛剛說過了。昨晚十一點后我真的在家里。我記得很清楚,喝醉了酒,又喝了一肚子的濃茶,非常的興奮,于是就拉著老婆……啪啪啪完那事后老婆高興地看著我說,時間真快過呀,瞧,下半夜一點多鐘了。

高利劍真的還是假的,說話也不臉紅。

無選擇真的還是假的,叫我的老婆來一趟不就水落石出了嗎

高利劍不用你提醒,我懂。

高利劍向村長一招手

先讓他到二樓的房間去,叫個人看住。打電話叫他的老婆來驗證一下。

鏡頭特寫遠處約二十多米,只見一位1.72的模特身材,一頭金發,一雙俏眸的眼睛,肌膚透明粉嫩,脖子和手臂處都紋了朵鮮紅的玫瑰花。她穿一件灰白色抹胸長裙,外搭小披肩。扭著渾圓的屁股,穿著高跟鞋姍姍而來。高聳挺拔的珠峰恰到好處地顯擺出來。

一進場就吸收了三人的眼光。

小少婦:不用打了,我來了。

鏡頭特寫高利劍從她二十多米一路走來就一直打量著她,高聳的珠峰,模特的舞步,看得他眼睛一直沒有離開

無竭對用肩膀推他一把。

局長,說話呀。

高利劍回過神):你是誰,叫什么名。

我叫慕容雪,是無選擇的老婆。叫小女子來有何公干?

高利劍:你坐吧,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要如實回答,如果你答的問題和你老公說的不一樣,你老公的麻煩就大了,聽明白了嗎。

喜來寶搬了張靠背椅送到她的面前。

我的村花大美女,坐著說。局長沒看過如此漂亮的美女,所以才盯著你看,不用緊張。

慕容雪緩緩坐下, 斜睨了文書一眼。馬上向高利劍拋了個媚眼,嫣然一笑。

我聽明白了,局長大人有話盡管問,我保證好好配合您。

又環視一周問。

我老公呢?

高利劍我要問你話,叫你老公在二樓回避一下,公安局辦案就是這樣,常理,你不要有其它想法。昨晚吃過飯后你老公去了哪里?

慕容雪把頭發攏了攏,用一根橡皮筋綁住。

昨晚家里來了個老公的朋友,一個叫肖福喜,一個叫肖子慶。老公喝多了,客人走后我們就上床睡覺了。

高利劍客人是什么時候走的,你們什么時候去睡覺的。

慕容雪:時間嘛,這個…這個…

她撓了撓頭,一不小心把綁頭發的皮筋弄斷了,披肩發散了開來。她急忙攏了攏,把亂發撥到耳根:局長,對不起,女人就是頭發長,見識短,多事。

高利劍:不急,慢慢想,慢慢說。

慕容雪:對了,我想起來了,昨晚喝完酒后我們幾個在那里喝茶,吃月餅。有一個客人可能累了,想睡覺了,看了一眼手機對另外一個朋友說,十點半了,我們走吧,不要妨礙房東小倆口子睡覺了。然后喝完杯中的茶,他們就走了。所以我敢肯定,客人走時是十點半過后。客人走后我老公去洗了澡,吹了電吹風。而我隨便收拾了一下茶壺、茶杯、桌子就上床了,所以,我和老公上床睡覺的時間應該在十一點以前。

高利劍躺下床鋪后你們是不是就進入夢香了?

鏡頭特寫她的臉羞紅得像一張紅紙,低下頭吃吃地笑。

高利劍跟著笑):笑什么,是,還是不,快回答我。

慕容雪:昨晚我那個死鬼老公像吃了興奮劑,躺下床鋪后根本就不讓我睡,折磨來折磨去,弄得席夢思床吱吱喳喳響,還好整棟房子就住著我們倆口子,要不然會羞死人。之后,我們抽了一根煙,我看了一下手機,對老公說,死鬼,今晚怎么這么興奮,都一點多鐘了。老公確實喝多了,可能也累了,沒有回答我。看著老公呼呼地睡了,我才睡去。

高利劍:你老公可不是這樣說的,他說昨晚等朋友走后,洗了個澡偷偷溜出去打麻將了。

慕容雪馬上止住了笑(一本正經):胡說,你胡說,他沒有。

高利劍:你說我胡說,怎么證明老公十一點以后和你睡在一起。

 

31.  閃回無選擇家中   晚上/

 

▲書桌上有一鬧鐘,時間指向11點20分。

兩口子在床上親熱

慕容雪:死鬼,是不是吃了偉哥這么興奮,這么耐久。

老公親了上去:沒。喝多了酒,酒色漲膽呀。

說完抱著老婆鉆進了被窩,只聽女人一陣陣淫叫(淡出)

 

32.  村長辦公室   上午/

 

慕容雪緊張得更加口吃了:我…我…

高利劍:別我…我…,沒有就沒有,何必撒謊呢。

慕容雪對,我記走來了。我倆夫妻在親熱時我看了一下鬧鐘,是晚上1120分,做完那個再看時間已下半夜1點多了。

高利劍:你對時間記得這么清楚,有記錄在那里嗎?

慕容雪沒有。我不是諸葛亮,誰知道今天用得著。

高利劍:無證無據的不算。

慕容雪(愣了一下):昨晚我們小倆口躺下身子后一邊做那個,一邊看《人民的名義》第2526集,電視劇播出時間剛好在晚上十一點到清晨一點之間,不信你派人去問我的老公是不是這樣。

高利劍:《人民的名義》早就播出過了,大家都耳熟能詳,再說,現在的電視可以回放,想什么時候看就什么時候看,誰知道你什么時候看的,這能說明什么問題呢?

喜來寶:美女,現在的年輕人比較新潮,你們娛樂時有沒有拍一點錄相之類的。如果有,錄相上可以查到時間,可直接作為證據呀。

慕容雪(臉色一沉):喜來寶,你不要幸災樂禍、落井下石好不好誰會這么下流給自己拍不雅錄相

喜來寶:我提醒想幫你,你卻好心當作驢肝肺,現在的年青人太不知趣了。

慕容雪(哼的一聲輕蔑:如果把錄相拿出來看,豈不是讓我在這里出丑。還說幫我,分明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喜來寶:看來大城市來的人就是不一樣,不單看不起農村人,還能豬八戒倒打一耙。

高利劍在沉思。

 

33.   【閃回】榕樹下   /

 

榕樹下,俏一笑蹲在那里認真看煙灰。

高利劍(走到她背后):美女,發現什么重大情況?

俏一笑沒有站起來,指著三堆煙灰說:局長快來看,這里發現有煙灰,我細心研究過了,這堆最黑一點煙灰應該是昨晚22點左右抽的,這堆稍微黑一點的應該是昨晚23點左右抽的,這堆較白的應該是今晨1點以后抽的。

 

34.  村長辦公室   上午/

 

高利劍用手勢止住喜來寶):美女,你剛剛說,那段時間你老公抽了煙。那么,煙頭和彈的煙灰還在嗎?

慕容雪,那段時間我和老公都抽過煙。

僅僅幾秒鐘,慕容雪像泄氣的皮球,揪了揪一頭金發。

完了。早上起床后煙灰缸被我洗掉了,什么都沒了。

高利劍(一臉的不屑):本來就沒有,何必說有呢

 

35.  閃回無選擇家中   晚上/

 

房間,沒有開燈,明亮的月色靜靜地照射進來。

鏡頭特寫:聽到一聲“啊”的小叫。

▲燈亮了。

無選擇掀開一點被子,露出倆人半裸的鏡頭

老婆,怎么了?

慕容雪(往老公頭上一戳:死鬼,看來你真的喝多了,……

 

36.   村長辦公室   上午/

 

慕容雪:有,我還有其它證據。

喜來寶(笑):我也相信你有,拿出證據出來呀,拿不出證據就是沒有。

慕容雪怔在那里。

 

鏡頭特寫俏一笑和南丁倆位警官,邁著軍人的舞姿向這里

高利劍向走在前面的南丁問道

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南丁尸檢已經結束,尸體沒有被性侵,完全是被一顆罪惡的子彈打死的。死者除有身孕和子彈頭外,沒有發現其它任何有疑問的東西。身上的子彈頭取出來了,子彈頭來自92制式手槍。死者的指紋已經全部錄好,DNA親子鑒定樣品也取好了,子彈頭和樣品(試管)放到我們車上的后備廂里。我剛剛打了電話給死者的家屬,通知他們可以火化了。

高利劍好的,你們辛苦了。坐吧,這里的初步調查也很快完了,我們該回去吃飯了。有了DNA親子鑒定,想必犯罪嫌疑人很快就會浮出水面。

慕容雪:局長,有了DNA親子鑒定,犯罪嫌疑人肯定插翅難逃,還要我說下去嗎?

高利劍要呀,你說有其它證據,出來呀,因為它關系到你老公是否有作案的嫌疑。

慕容雪俏一笑和南丁身上奴了一眼

局長,我能借用倆美女警察用一下嗎?

高利劍行。

向俏一笑和南丁說你們倆暫時由她安排。

她倆立正敬禮遵命!

俏一笑問慕容雪:美女,有什么事,你想去哪里。

慕容雪向她一揮手:走,去二樓村婦聯主任的辦公室。

她們三人上樓梯走了

 

37.   村部婦聯主任辦公室   上午/

 

鏡頭特寫墻上貼了人體模型。

只聽”拉窗簾的聲音。

傳出她們的歡樂說笑聲

傳出“啊,怎么能這樣”的驚嘆聲。

 

38. 村長辦公室   上午/

 

高利劍趕快抽支煙吧,渴死我了。

高利劍無竭對、喜來寶很快抽起了煙他們大口地猛抽,辦公室青煙裊裊,煙氣繚繞。

高利劍:村長,美紅的老公是個怎么樣的人?

無竭對他這個人雖然長得帥,但很老實。不抽煙不賭博,喝點便宜的酒,沒聽說過他有任何桃色新聞。她很愛老婆,絕對不會去傷害她。

高利劍還想問什么,只見三個美女下得樓來。

高利劍:南丁,看你一臉的驚訝還沒有消退怎么回事?

南丁附耳):局長,她大退內側留有很多老公的牙印,我仔細鑒定過了,絕對是昨晚12點到清晨1點那段時間留下的。

南丁悄悄話說完后才大聲說

局長,女人有女人的秘密,當然不能公開。但是,我和俏一笑對慕容雪檢查過了,她身上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昨晚12點到清晨1和老公在一起。

高利劍對喜來寶說無選擇放了,對他說聲對不起。收隊,去村長家吃飯。

 

39.  村長家   中午/

 

三個民警、喜來寶和村長無竭對,他們一邊吃飯,一邊分析案情。

三個警察(工作時間不能喝酒在吃飯

村長和喜來寶喝酒,他倆的半斤裝大碗裝滿了黃澄澄的客家米酒,他們碰了一下碗后喝了個底朝天

高利劍:竭對,聽說美紅在本縣東方印染廠上班,常常回家,是嗎?

竭對呷了一口酒:她5的兒子在老家,患有白血病,常回家看兒子,這有什么好奇怪的。

高利劍:她是個怎么樣的女人?

竭對:這個問題我真不知道,問喜來寶吧,他是醫生,眼睛很毒的,看人比看病還精準。

喜來寶盯了一眼村長

美紅是全省技能比武亞軍,全國三八紅旗手,她的工作能力很強。家里大家都知道她很能做事,很能幫人的人。也長得漂亮,肌膚勝雪,凹凸有致,從外表看應該是個很善良的人,一個很容易相處的人。她的內心世界怎樣,我就不知道了,村長常常和她打麻將應該比誰都知道。

高利劍:竭對,別只顧大口地喝酒。你是村長,活動范圍很大,有沒有聽說她和村里的誰關系比較好。

竭對:她是年青人,我是老頭了,年青人的事我怎么會知道呢。

高利劍:村長,你不要這個不知道哪個不知道,聽說她回家后喜歡打麻將,常常和男人打得三更半夜,有這回事嗎?

竭對:有。打麻將怎么啦,麻將場上哪個不是男男女女,在我們這里打麻將的,基本上都是清一色姓無的本家人,我也常和她打麻將。

高利劍:好,很好。她被誰所殺暫時不查,既然她懷上了別人的孩子,我從常常和她打麻將的男人查起。

竭對(“砰”地放下酒碗):包括我嗎?

高利劍:人人都是懷疑的對像,當然,何不例外你是重點調查對象

竭對(刷地站起來):你

高利劍(也站起來,瞪著眼睛):你什么?


第十七集

13217

還沒等無松說話,李木子的錘子猛砸下去,只聽“噗!”的一聲響,額頭開了花,腦漿飛噴出來,射到李木子臉上。

李木子用紙巾擦臉,從車的后備箱拿出剪好的棺材形大油桶,又從車上提下一桶30KG重的柴油和一捆松樹干柴。

李木子把尸體抱入油桶里,再把干柴堆在尸體周圍,澆上所有柴油,隨即點上了火,干柴和尸體同時被激烈燃燒,大火燃起三米多高的火焰。

李木子把自己穿的衣服包括內褲、鞋襪全部扔到大火里燒了。裸體坐到駕駛室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煙。他捂住了鼻子,(惡心的燒焦味)讓他不停地咳嗽。

尸體化成灰燼,火熄滅。

李木子把大油桶裝回車的后備箱,提著幾桶早準備好的清水,把地板上的血痕沖洗干凈。

繼續往礦炸藥庫的方向而去。

 

341      小河   晚/

 

▲一陣下坡后,車停在小河邊。

李木子把大油桶連同骨灰一起扔進滾滾的急流中。

鐵皮大油桶漂浮在水上面,像一只小船往下漂流。

李木子(咕噥):怎么回事,無松不要嚇我,我也是聽我姐姐命令的。

▲見鐵皮大油桶仍像一只小船往下漂流,李木子雙手撿起一塊大石頭砸了下去。

▲咣的一聲巨響,鐵皮大油桶被砸中沉沒,沉入十多米深的河底,浮在水面的骨灰和炭屑、炭末,瞬間被急流和漩渦卷走。

李木子裸體跳入河中洗了個干凈,又拿起鐵桶把車洗了個干凈。起來后打了一個響指,露出了得意忘形的微笑,開著車回去了。

 

342      紫金礦礦部職工宿舍   早/

 

李木子躺在床上,給姐姐發了條微信。

姐,事情辦好了,無松永遠在地球上消失了。

 

343     酒店88號   早/

 

李舒情睡在被窩里回了短信。

好,弟弟辛苦了。如今你在哪?

李木子(微信):我還在床上休息。

李舒情坐了起來,給李木子打了電話。

盡快起床去吃飯,之后去辦出國護照和簽證,我送你去美國定居。

李木子:姐姐,我們一家子就剩下我們姐弟倆了,我走了你怎么辦?你不走,我也不走。

李舒情:你先去,把房子買好。待我把這里的事宜處理好了,我去美國找你。我們手上有四條(包括美紅的遺腹子)人命案,不能在這里呆下去了。

李木子:姐,我們的錢花不完了,我們一起走吧。

李舒情:錢多不壓人。你姐夫死后,還有八百多萬的錢還沒有收回來,這不是小數目,我要把錢全部要回來。

李木子:姐,我們有一億多的錢花不完。而姐夫的一生也夠辛苦了,剩下八百多萬的錢是不是留給他在陰間花算了。

李舒情的眉毛往上一揚,破口大罵。

你真是十足的傻子。這些錢都還在別人身上,如果我不去向他們要,永遠都還在別人身上,何談留給姐夫在陰間花呢?

李木子:我們不談錢的事了。我勸你還是趕快跑吧,萬一落入警察手中就慘了。

李舒情(:無松死了,你姐夫的死便成了死無對證,千古懸案。如果你去了美國定居,警察即便找遍天涯海角,也無法找到你的下落。而我從來沒有邁出門一步,僅僅動了動嘴皮子,手機里的所有內容也刪了,無證無據的,我何罪之有,警察能奈何我什么?他們敢動我一根汗毛嗎?

李木子(得意):那是,那是。

李舒情(小聲):好了,別說這么多了,怕夜長夢多,趕快去辦護照。你能早一天去美國,我就早一天安全。對了,從今天開始,趕快開車去外地旅游,不要到我這里來,盡量少打電話。

李木子:姐,警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個追蹤而來的無止境。他肯定已經嗅到無松有問題,才千里迢迢追到礦部來,你要多加小心呀。

李舒情:我也知道中國特種兵個個很厲害,但如今無松死了,線索徹底斷了,還能查得下去嗎?我看他呆在礦部的那個角落急得快要死了。

 

344      職工之家34號   早/

 

止境拿著手機在房間走來走去。

止境(自言自語):從昨晚上十九點開始打電話至今,一直回答說不在服務區。聯想前天晚上有人偷聽說話,無松,難道你畏罪潛逃出事了嗎?

 

345     倉庫  上午/

 

止境直接去了倉庫

▲一個中年人坐在那里。

無止境:原來不是無松在這里嗎,怎么突然換成你了?

中年人:昨晚有人來領材料,說倉庫無人。領導給無松打手機,一直說不在服務中。所以,領導就叫我來先替替班。

止境:無松是不是失蹤了?

中年人:不知道。

 

346     兄弟大酒店   上午/

 

止境又去了兄弟大酒店

▲夢夢在看手機。

止境:我有一個朋友,昨晚十九點過后住進來的,現聯系不上,我想調取監控錄相查查,看看他住在哪個房間,行嗎?

夢夢:好的大作家,你隨便查。

止境在電腦屏幕前查。

夢夢:大作家,查到沒有?

止境:算了,不查了。我知道他累了,等他睡醒了自然會打電話給我。

夢夢:大作家,你是不是太忙了,怎么還沒有加我的微信?

止境邊走邊說。

這段時間太忙了,忘了,回去后我馬上加。

 

347      職工之家34號   晚/

 

12月27日

止境在床上看新聞。

屏幕播出:今天是12月27日,現在播出晚間新聞。紫金礦礦部材料倉庫無松失聯,礦派出所對無松失聯一事進行追蹤調查,有知情者請撥打110。

▲之后,止境去了倉庫。

 

348     倉庫   晚/

 

▲中年人正在看電視。

止境:無松是我堂哥,我想調倉庫的監控錄相,查一查他12月25日19點以后他去了那里?

中年人:不必查了,剛剛礦部派出所所長帶人來查過了。所長說,由于昨晚無松從倉庫出門前幾分鐘,剛好礦部忽然停電大約有十分鐘,所有監控失靈,致使沒有無松失蹤前的一絲線索。派出所所長想找無松最好的朋友陳刊調查情況,但陳刊幾天前就辭職不知去向,電話也打不通,破案陷入困境。

止境:你認識無松嗎?

中年人:我也是經常來領材料才認識他的。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知該不該說。

止境塞了200元給他。

謝謝,請詳細說。

中年人(接過錢):好的。

 

349       【閃回】馬路上   晚/

 

無松把門打開一條縫,探出頭,觀察四周,出了門,隨手把門反鎖。

無松走得很快,路過一棵大榕樹。

李木子從樹背后閃了出來,擋住了去路。他往前方二十多米遠的屋檐下一指。

▲他們走到車門邊上了車。

無松上了副駕駛室,李木子一頭鉆進駕駛室。車便起動開走了(淡出)

 

350     倉庫   晚/

 

中年人:前天25號傍晚,我看到無松被一個身材瘦弱的人用車接走了。

止境:當時你在什么位置?

中年人:我一個人在馬路散步,離大榕樹不遠的一個破房子后面。

止境:什么車,什么顏色,車牌號?

中年人:當時已經停電。借著月色,還能看出是白色車,其它的不知道。

止境:這么重要的情況,干嗎不跟派出所的人說?

中年人:派出所的人來了后只說看看監控錄相,沒人問我有關無松的情況,我何必多此一舉亂說話呢?

止境:身材瘦弱的人是不是你礦部的人?

中年人:不知道,看不清楚。礦上有人事部,有些情況可以去那里問問。

 

351      礦部人事部   上午/

 

12月28日

 

止境去了礦部的人事部。

▲脖子上掛著牌子寫著邱怡然的人坐在辦公桌邊看文件。

止境(亮出協警證):邱部長,我是協助公安局調查無松如何突然失蹤的,想調取本礦的檔案看看,行嗎?

邱部長:可以,可以。

說完把檔案抱給止境。

邱怡然(倒給對方一杯開水):你想看什么,慢慢查。

止境在一張一張地查,直至看完。

邱部長:帥哥,你想查什么?

止境:無松你認識嗎?

邱部長:何止認識。不滿你說,因為他帥得極像打乒乓球的王勵勤,而我單身,半年前還偷偷追求過他。

止境:你不知道他有老婆孩子的人嗎?

邱部長:這個不重要。如果能和他談成功,他肯定會和老婆離婚的。

止境:后來怎么樣了。

邱部長:后來有一天,他忽然拒絕了我,我好傷心,自殺的心都有。

止境:他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拒絕你是應該的,你要理智、冷靜。

邱部長:不是有老婆孩子的原因。

止境:那是什么原因,你問清了沒?

邱部長:沒有。自從被他拒絕后,他就把我的所有通信拉黑,從此,再也沒有聯系過。直到昨天,才知道真像。

止境:什么情況,能否說來聽聽?

 

352      【閃回】礦部人事部   下午/

邱部長坐在辦公室喝茶、看手機。

一位滿手都是金手鏈的女人走進辦公室。

我借一個檔案。

邱部長:身份證給我。

戴金手鏈的女人(嘮叨):這個礦誰不認識我,還要身份證,太麻煩了。

邱部長(一臉的不高興)接過身份證:當然要,這是規定。

戴金手鏈的女人:好了,我不跟你吵,把李木子的檔案借給我。

邱部長:拿別人的不行。要他本人來。

邱部長(一拍桌子,高音):誰說不行,我是他姐姐。他在外地怎么過來,叫我給他借檔案,怎么會不行。

邱部長:我說不行就不行,你大聲吵也沒用。

戴金手鏈的女人一邊掏手機撥號一邊囂張說:今天我拿定了,我馬上叫金礦欒總經理來,叫你乖乖地給我辦。

邱部長(哈哈一笑):金礦欒總經理是我干爹,你叫呀。

戴金手鏈的女人停止了撥號:干爹,原來是破鞋。

邱部長站了起來,把茶水潑在對方臉上:你罵誰?

戴金手鏈的女人飛快擦去茶水,走過去揪對方的衣服。

▲看她們吵架的兄弟大酒店服務員郭儀攔住戴金手鏈的女人

郭儀:老板娘,千萬不要動手。邱部長是按上面規定的要求做,她一點沒錯。如果你和她動手,是你理虧,后果一切由你負責。其實,可以叫你弟弟開個委托書,叫他把身份證一起寄給你,再來辦不是就解決問題了嗎?這幾天我休息,如果你沒空,我可以代勞。

戴金手鏈的女人:好,謝謝郭儀妹子。等你給我辦好了,辛苦費我不會少你的。

說完,哼了一聲走了。

▲看著她消失的背影。

邱部長:郭儀妹妹,她是誰?你怎么和她這么熟?

郭儀:姐,你真不知道她是誰?

邱部長(叮對方一眼):我的好妹妹,知道,我還問你?

郭儀: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她就是你的情敵,是她把無松搶走了。

邱部長(揪住她的衣襟):虧你還是我好朋友,怎么不早告訴我。

郭儀:我也剛剛才知道的,正想告訴你,卻碰上你們在此吵架。

邱部長松開手,給郭儀整理發衣襟。

對不起,妹妹(淡出)

 

353      礦部人事部   上午/

 

邱部長:昨天有一個叫李舒情的來調檔案,態度不好和我吵了一架。要不是我的好朋友郭儀勸架,肯定會打起來。后來郭儀告訴我,她是我的情敵,就是她把無松搶走了。這個人女人有一張好兇的狐貍臉。

止境:無松的失蹤,你認為和李舒情有關嗎?

邱部長:直接找她,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止境:我不認識李舒情怎么去找她呀。

邱部長翻了翻手機。

這個就是李舒情。昨天郭儀偷拍的。多像一個狐貍精。富婆都喜歡師哥。你也長得很帥,可以慢慢接近她。

止境:我離歸隊只有三天了,等不起呀。再說,就是找到她了,如果她什么都不說,我還能有什么招?

邱部長:聽說近來她常去紫金礦業公司總部,你是搞偵破的,想想看,應該很多招。

止境想了想,忽然一拍腦袋。

有了。

 

354      兄弟大酒店88號房   傍晚/

 

1230

李舒情(認為風聲已過,開著奔馳車離開兄弟大酒店,向縣城而去。

在兄弟大酒店停車場觀察多時的止境,租了一部出租車悄悄跟了上去。

 

355      紫金礦業公司總部酒店   晚/

 

紫金礦業公司總部酒店

十層88號包廂大歌舞廳,十幾個喝多了酒的男男女女,載歌載舞。摟摟抱抱者居多。

有一對男女的交際舞跳得很瘋狂,可能動作太大了點,“砰”的一聲響,一不小心打翻了一個啤酒瓶子。

有人走到門口向服務員招手。

▲戴了口罩的止境拿著掃帚走了進去,把碎玻璃片掃進垃圾桶,又清理了桌子上的許多垃圾。

李舒情和一個年輕小伙子在激情接吻,悄悄偷走了她放在沙發上包里的手機,迅速離開現場。

▲衛生間。

止境快速解開手機的密碼鎖,打開微信和短信,恢復近期手機里被刪除的所有文件。

▲拿出自己的手機,對手機里的東西進行拍照,重要的還截了屏。之后,把恢復的文件全部刪除,保持原有的狀態。

止境重新以一個打掃衛生的模樣走進包間。

李舒情和年輕小伙子仍在瘋狂接吻,卿卿我我。

止境把手機放回原處后快速離開。

▲走廊上。

止境迅速查看剛剛拍照的照片,很快看到1226日早上一個叫山野匹夫的人發給李舒情的微信:姐,事情辦好了,無松永遠在地球上消失了。

李舒情(微信):好,弟弟辛苦了。如今你在哪?

止境(握緊拳頭,自言自語):你們跑不掉了。

▲戴著口罩,像打掃衛生模樣的止境,仍然守候在十層88號包廂大歌舞廳門口。

▲墻上的大掛鐘指針指向十二點。

李舒情的包廂里,完全變了調像殺豬叫的歌聲還十分嘹亮。

▲墻上的大掛鐘指針指向一點。

歌舞廳曲終人散。

李舒情貌似喝醉了酒,走路踉踉蹌蹌,被原來一直接吻的小伙子扶進了電梯。止境跟著進了電梯。

李舒情和小伙子去了第8層的888號超豪華標間。

止境在門外徘徊,不時地看手機。

止境擂響了888號房間的門。

 

356     888號房間   晚/

 

李舒情和小伙子正打得火熱,見有人擂門,她的眉毛一挑,向他奴了奴嘴。

去看一下,是不是有人喝醉了酒,奶奶的,找死也不看時候。弄到我沒有興趣了,我一刀砍了他的狗頭。

小伙子穿個褲衩,打開了門,不高興地說。

你干嗎,是不是喝醉了酒。

止境閃身進去,屁股一頂,把門關了。掏出協警證往對方眼前一亮。

我像喝醉酒的人嗎,有人嫖娼,查房。

止境一邊往前走,小伙子一邊往后退。

小伙子退回床邊后迅速穿好衣服,趁止境叫縮在被窩里的李舒情起來穿衣服,拿著手機逃跑。

止境(看著他的背影):我沒空抓你,要不然你能逃出我的掌心嗎?

李舒情慢悠悠地起床穿衣服,從床頭錢包里拿出一疊錢塞給止境。

帥哥,一點小意思,拿去買包煙抽。

止境偷偷打開手機的錄音。把錢擋了回去,往桌子奴了奴嘴。

你先坐吧,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

李舒情把錢塞回錢包,扭著性感的屁股去拿柜臺上2001年的人頭馬,轉過身子,回眸一笑。

帥哥,賠姐姐喝一杯如何?

止境:好呀。

李舒情(一陣狂喜,返回桌子邊時裝著醉酒要摔倒,抓住止境的肩膀,摸了一下對方的臉。

謝謝帥哥看得起姐姐,謝謝了。

說完開了酒,給自己和對方倒了一杯滿滿的酒。

止境(端起杯喝了一口):你知道我為什么找你嗎?

李舒情一張狐貍臉通紅,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挺拔、高聳的峰巒,嫣然一笑。

寡婦被人愛。喜歡我唄,我也喜歡你。你長得特別帥,是女人中的男神。

說完向止境走過去。

止境用手勢制止。

等等,我有話說。

她先愣了一下,接著向對方拋了個媚眼后繼續往前走。

帥哥,辦完事再說,我保證洗耳恭聽,行嗎?

止境:不行。你弟弟在哪?

李舒情:不知道。

止境:無松去哪了你知道嗎?

李舒情煞住腳。

什么無松去哪了,我不懂你的意思。

止境打開自己的手機,找出那張山野匹夫發給她的微信截屏給她看。

請看清楚,這是誰發給你的?

李舒情看了好久,酒意全醒,盯著止境看。

你是誰,照片從哪里拍的?

止境:我是特警,叫無止境。照片是無松親自傳給我的。

李舒情的狐貍臉鐵青,顫抖著身子后退了半步。

胡說,無松早死了,怎么可能傳照片給你。

止境:公安局都不敢下無松死了的結論,你怎么知道無松早死了?

李舒情:我是猜測的,無松失蹤第四天了,不是死了是什么。

止境:我們現在不必管無松死了沒有,我只問你一句話,你想死還是想活。請深思熟慮后再回答我。

李舒情: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聽不懂。

止境:我要告訴你,無松沒死,他把你的犯罪事實全部跟我說了。你如果不想死,就只能丟卒保車把真正的殺人犯交出來。否則。你們都得死。

李舒情趔趄著往后退,踉踉蹌蹌一屁股坐到靠背椅子上,把桌子上滿滿一杯酒一干而盡。

無松真的沒死嗎?他在哪,我想去看他。

止境:無松真的沒死,但傷勢較重,還在醫院治療,目前不接受任何人的看望。他跟我說了,他不恨你,他只恨你弟弟。

 

 357      【閃回】紫金礦礦部   早/

   

李木子躺在床上給姐姐發微信。

姐,事情辦好了,無松永遠在地球上消失了。

李舒情睡在被窩里回短信。

好,弟弟辛苦了。如今你在哪(淡出)

 

358     888號房間   晚/

 

李舒情:我弟弟親自告訴我說無松死了,怎么會沒死?

止境:無松真的沒死,我騙你干嗎。

李舒情:無松的傷勢重沒關系呀,我只偷偷地看一眼,證實他到底死了沒有。不會和他說話的,不會影響他的身心健康。

止境:是我救了無松,我要對他的安全負責,目前任何人不得去刺激他。

又把杯中的酒一口干了。

你沒有選擇了,只有丟卒保車,才能保住自己。

李舒情:我和你素不相識,你干嗎要救我?

止境:不是我想救你,是無松要救你。

李舒情:真的是無松要救我嗎?

止境:真的。無松說了,他很愛你,不想失去你,才想出一個計劃,決定把所有的罪推在你弟弟身上。

李舒情(流下熱淚:謝謝你,謝謝無松。為了表示我的謝意,我決定給你們各自500萬元人民幣,好嗎?

止境:我不能接受別人的錢物,你只要把你弟弟交給我就行。

李舒情:弟弟是我世間唯一的親人了,我不能失去他。我有錢,我可以出錢找一個替死鬼,行嗎?

止境:不行。本來應該把你倆姐弟一起繩之以法的,既然無松想救你,而無松是我堂哥,我不能不聽他的,所以才救你一命。如果你不想丟卒保車,那么,你倆姐弟只有一起死了。

李舒情(咬咬牙:如果一起死了,往后誰給弟弟燒紙錢。好,我聽你的。我把弟弟的手機號報給你,你親自給他打電話。

止境:不,他不會接陌生人的電話的。你打吧,馬上叫他來這里一趟。

李舒情:我不打。叫弟弟自投羅網,我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