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重點推薦劇本
原生態小吃店飯館餐飲小品《為自
移風易俗六提倡六反對宣傳話劇劇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
2021年最火最受歡迎的創意節目爆
破除陳規陋習小品劇本《移風易俗
讓人爆笑的喜劇段子小品劇本《為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適合中秋表演的超級幽默喜劇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劇本,關于交通安全的劇
醫生節娛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關于抗日戰爭的紅色劇本,抗日題材小
部隊八一建軍節小品(戰友情深)
關于師生的小品,師生情小品(讓愛一
適合各種場合表演的超級搞笑正能量
司機駕駛員相聲小品《比賽心得》
創新創業情景劇劇本《不忘初心回報
衛生室情景劇劇本《醫心醫意》
用氣生活安全知識小品劇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驗收小品劇本(樣板工程
關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劇本《禁毒防艾
土地題材的搞笑小品,關于土地執法的
端午節超級幽默喜劇小品劇本(神粽)
適合老師表演的音樂劇劇本《青春紀
禁毒防艾音樂劇劇本《禁毒防艾從我
村級衛生室醫生音樂小品劇本《醫心
以金融扶貧為題材貸款貼息貧困戶搞
抗擊肺炎小劇本,新冠病毒小劇本《逆
金融押運保安服務公司小品《金融衛
關于安全方面的小品,關于安全題材的
宣傳黨建題材搞笑小品劇本《我奮斗
營養素營銷推銷業務員搞笑小品劇本
招商公司音樂詩誦讀(不忘初心繼往開
部隊爆笑軍人軍營搞笑勵志四人小品
校園后勤部門小品劇本《默默奉獻》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其他電視劇本 > 校園過去式(或者校園時代)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其他電視劇本   會員:曾經滄海難為水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5/8 12:00:48     最新修改:2020/5/8 12:00:48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wanteve.com 
電視劇本名:《校園過去式(或者校園時代)》
(原創劇本網)作者:曾經滄海難為水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有人說,人生是一場旅行,總有一個時間點會成為腦海中不可磨滅的回憶。當八個人的思緒也回到了那陽光斜照的日子,這一切顯得那么寶貴而陌生。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但在他們的那段故事中,不只是他們,我的思緒也回到那段青蔥懵懂、感懷十分的三年歲月。)

 

【校內】

(校內:騎車的、散步的、拖行李的、忙著維持秩序的門衛)

李鑫瑋:(四處轉頭看看校園)(走向一個路人)你好,大爺,那個我是新生,我現在該干什 么啊?

(有些禿頭的那人抬頭看一看沒有說話)

李鑫瑋:(招招手)大爺,你好呀。嘿,大爺。

大  爺:你管誰叫大爺呢,我才四十。

李鑫瑋:(尷尬笑笑)呵呵呵呵(低頭抿著嘴輕聲)那您頭上守軍可真少嘿。

 

【校門口】

(李子瑞戴著五彩斑斕的墨鏡、拉著小行李箱瀟灑走進學校)

李媽媽:小瑞啊,你慢點,這些東西太多了,你過來拿點。

(李子瑞裝作沒有聽到繼續大搖大擺往前走)

李媽媽:小瑞,你過來啊。

(李子瑞依舊往前走)

李媽媽:你不來是吧,行。生活費減一百,就這么愉快決定了。

李子瑞:(收起滑桿箱,跑回來)別啊,別啊,母上,您有何指示,隨便指示。

(李媽媽眼神示意了一下箱子)

李子瑞:(理直氣壯)不行,我這昨天剛做的發型,那么累,不是把發型給搞亂了嗎,你還 想不想要兒媳婦了。

李媽媽:你這歪理還一套一套的啊,你上學不能想這些亂七八糟的。

李子瑞:不想不想,反正我也不需要這一百塊。

李媽媽:真的?

李子瑞:當然了,騙你干嘛?

(不一會)

李子瑞:媽,你慢點,東西太多了,你過來拿點。

 

【公告板處】

(徐瀟瀟在人群后面來回踱步)

徐瀟瀟:這人怎么這么多啊。

(徐瀟瀟被人擠來擠去,被人來回插隊)

孫穎:你好,讓一下(孫穎在人群中左扭右扭擠進去)

(徐瀟瀟注意到了這個充滿陽光氣息的女孩)

徐瀟瀟:(學著孫穎的樣子)你好,讓一下

(被人群一屁股頂了出去)

女孩甲:(笑著對一個男生說道)你好,我可以進去看一下嗎?

徐瀟瀟:(學著女孩的笑容對一個男生說)你,您好,我可以進去嗎?

男生甲:(男生看著徐瀟瀟的笑容)不可以。(冷漠)

 

【八班】

徐瀟瀟:(滿頭大汗)我終于找到了,累死我了。(連滾帶爬進入班級)

(徐瀟瀟坐在位置上花癡地回想剛才遇到的那個鉆進人群的女孩)

馬 鋒:(在徐瀟瀟前面)十號樓206。

徐瀟瀟:(站起來)你是2,206的?(害羞)

馬 鋒:嗯~你也是嗎?

徐瀟瀟:嗯,(低頭,抬頭看馬鋒)對啊,(低頭,抬頭看馬鋒)是啊。

(馬鋒看了瀟瀟一眼)

徐瀟瀟:(抬頭看馬鋒)沒錯。

馬 鋒:嗯~我知道,你好你好。(馬鋒伸出手)

徐瀟瀟:(找了個紙巾擦了擦手)我我,擦一下手,手上有汗。(伸出手)你好你好。

馬 鋒:沒事,沒事,我不介意。

徐瀟瀟:(遞過紙巾)你也擦一下吧,擦完再握手,你手上應該也有汗吧。

馬 鋒:(雙手插兜)好呀,好呀!(抿著嘴)

徐瀟瀟:(看著馬鋒)呵呵呵,呵呵呵。

(馬鋒真誠地笑著回應了一下)

徐瀟瀟:呵呵呵,呵呵呵,呵。

馬 鋒:有事?

徐瀟瀟:沒事啊。(繼續看著馬鋒)呵呵呵,呵呵呵。

馬 鋒:(撓撓頭)(用余光看著徐瀟瀟)那個,要不我們先回宿舍吧。

徐瀟瀟:呵呵呵,呵呵呵,好啊。

(馬鋒趕緊跑了出去)

 

【廣場】

孟佳欣:(跑向一個女孩)鈺鈺,是七班的,我找不到啊。

鈺 鈺:我第一次來這邊啊,我也不知道。

(李子瑞在一旁聽到)

李子瑞:你好,你十七班的嗎?我知道,我做導游吧。

孟佳欣:不用,我自己找。

李子瑞:我帶你去吧,好多教室,太難找了,而且天氣太熱了。

孟佳欣:(猶豫了一下)額,行吧,你先走吧,我在后面跟著。

李子瑞:恩恩,聽你口音不像我們小區的啊。

孟佳欣:(眉頭一皺)什么?

李子瑞:呃呃沒什么,我帶你去,這邊這邊。

 

【教學樓】

李子瑞:(溫柔)我叫李子瑞,我是七班的。

孟佳欣:哦哦,十七班的啊,我是七班的。

李子瑞:恩恩,差了十個班。

(孟佳欣點點頭)

李子瑞:(轉頭看了看孟佳欣)我叫李子瑞。

(孟佳欣沒有說話,看著路)

李子瑞:我叫李子瑞。

孟佳欣:(回過神)哦哦。

李子瑞:(強調)我叫李子瑞。

孟佳欣:哦哦。

李子瑞:那個,那個,你叫什么啊?

孟佳欣:額,我姓孟。

李子瑞:(大笑)好名字,清新脫俗,威武雄壯。

孟佳欣:額,那個,班級還沒到嗎,有點累了。

李子瑞:不急不急,就在前面。

(李子瑞帶著孟佳欣走到十七班門口)

李子瑞:你們班到了。

孟佳欣:我是七班的。

李子瑞:(點點頭)昂,不是到了嗎?

孟佳欣:我是七班的,你帶我來你們班干嘛。

李子瑞:我是七班的,這十七啊,你們班啊。

孟佳欣:什么?這十七啊,你們班啊,我是七班的。

李子瑞:(哭笑不得)就是啊,這不就是嗎?

孟佳欣:我是七班的!

李子瑞:對啊!

孟佳欣:我,我,算了,我自己找吧。

(這時,王凱文走了過來)

李子瑞:(叫住王凱文)那個那個,你干嘛?

王凱文:回七班啊。

孟佳欣:(對王凱文)你是七班的嗎?

王凱文:對啊,我是,你也是嗎?

孟佳欣:嗯,你帶我去吧。

王凱文:好啊。

李子瑞:哦,你是七班啊,我以為你十七班的呢,誤會了誤會了,這個是我舍友。

(此時孟佳欣和王凱文已轉身離去)

 

【男生宿舍】

王凱文:(從門外走進宿舍)我們宿舍是不是有兩個八班的啊?

馬 鋒:你好,(指向徐瀟瀟)我和那位是八班的。

徐瀟瀟:你好你好!

王凱文:你好,王凱文!(伸出手)

徐瀟瀟:你好,但我不叫王凱文。

王凱文:我知道啊。

徐瀟瀟:(笑了笑)那你還說我叫王凱文。

王凱文:我是說我叫王凱文。

徐瀟瀟:哦~呵呵呵,呵呵呵。

王凱文:嗯,我手還抬著呢,要不握一下?

徐瀟瀟:嗯~呵呵呵,呵呵呵(看著王凱文笑)

王凱文:要不握一下。

徐瀟瀟:哦~對對,你好你好,我叫李子瑞,你呢?

王凱文:(笑了笑,看向大家)我腦子是不是有點問題。

徐瀟瀟:(笑著)不知道。

(王凱文默默撞上了旁邊的床柱)

【女生宿舍】

孫 穎:你好漂亮啊。

李鑫瑋:哪有,哪有,一般一般。

孫 穎:有,怎么沒有。

李鑫瑋:(害羞地笑笑)真沒有,都是爸媽生得好,和我關系不大,真的不大。

孫 穎:廢話,和你關系當然不大,我說的是你后面那個。

孟佳欣:(抬頭笑笑)啊,你是在說我啊?

孫 穎:(走過去)對啊,聽說你是七班的是不是。

孟佳欣:(笑笑)對啊,我叫孟佳欣,你呢?

孫  穎:八班孫穎,你好呀。

孟佳欣:你好你好。

 

【男生宿舍】

李媽媽:你看看你舍友,床鋪什么的都是自己弄,你怎么什么都不會啊,你這是不是生活什 么來著。(思考)

馬鋒:白癡啊!

(李媽媽抬頭看著馬鋒,沒有說話)

馬鋒:(強調)白癡啊,白,白癡啊。

李媽媽:哦,對,生活白癡。

 

【八班】

李鑫瑋:(拍拍孫穎)嘿嘿嘿。

孫 穎:干啥呀?

李鑫瑋:去洗手間唄。

孫 穎:一個小時不到,你去了三次,我就奇了怪了,你是不是拿了學校好處?

李鑫瑋:什么啊?

孫 穎:不然哪個正常人會拼了命的去廁所凈化空氣。

李鑫瑋:我啊。

孫 穎:我不去,打死也不去。

李鑫瑋:別啊,走唄,走唄。

孫 穎:那除非你叫爸爸我才去。

李鑫瑋:行,過兩天我就去派出所把名字改成李爸爸。

孫 穎:滾滾滾。

(剛出教室門,孫穎撞上王凱文)

李鑫瑋:(心理)這就撞上人了?偶像劇?

李子瑞:(心理)這命也太好了吧。

徐瀟瀟:哇哦。

馬 鋒:(心理)都張嘴干嘛?我要不要張開嘴啊。

孫 穎:(突然興奮)嘿,凱文,好久不見。

王凱文:小穎,好久不見啊。

孫 穎:(轉身對李鑫瑋說)我小學同學,王凱文。

王凱文:你幾班啊?

孫 穎,(興奮)我八班,你……

王凱文:七班。

孫 穎:好巧啊,你變帥了啊。

王凱文:(驚喜)真的嗎?

孫 穎:(瘋狂點頭)恩恩。

王凱文:你也變漂亮了。

孫 穎:(激動)真的嗎?

王凱文:(果斷)假的。

孫 穎:告辭!(拉上李鑫瑋離開)

王凱文:(看著孫穎背影)啥情況啊?她怎么啦?

李子瑞:走吧,你們倆的感情已經稀碎了。

 

【走廊】

王 健:現在這小孩一屆比一屆難帶啊。

朱 智:是的啊,一個個的,猴精猴精,油鹽不進的。

王 健:(咳嗽并對灌木叢吐了口痰)是啊,我要做好他們的啟蒙老師啊,(看了一眼朱智)     不是,是我們,我們要做好他們的啟蒙老師。

朱 智:他們都多大了,還啟蒙啊?

王 健:不,也要,我們要盡我們所能把他們培養成祖國合格的接班人。

朱 智:王老師,您這思想覺悟真的高,我要多向你學習啊。

王 健:哪有(用右手堅定地拍了拍朱智的肩),是吧!

朱 智:(想起剛才王健擤鼻涕的畫面)(咽了口唾沫)那個,王老師,你說什么事就行。

王 健:沒事。(笑著又拍拍朱智的肩)

朱 智:(用余光看著王健的手)您有什么事情就交代。

王 健:害,沒事。就是咱們學校不是要選幾個優秀教師嗎?

朱 智:哦,你是說投票對吧?

王 健:你可真聰明,選中了能有好幾千呢。

朱 智:我懂我懂。

王 健:對吧,那我就不用說了,我先謝謝啦。

朱 智:行,不用謝謝,奧賽班那個陳老師確實不錯。

王 健:呵呵呵,呵呵。

朱 智:呵呵呵,呵呵。

王 健:呵呵呵,你可真幽默。

朱 智:哪有。

(王健正好走到教室門口)

(教室很亂)

王 健:(一腳踢開教室門)講,講,還講,你們以為你們現在還是初中生嗎?啊,還講, 都這么大了,還需要讓老師說嗎?

朱 智:(在教室門外拉了拉王健)王老師。

王 健:朱老師,你等等,現在不管管我們班的這些,以后還不上天。

朱 智:王老師。

王 健:(對全班)全教學樓就我們班聲音最大,你們看還有別的班這樣嗎?當了這么多年 老師就沒見過我們班這樣的。

朱 智:王老師,這是我們班。

王 健:(尷尬)啊,哦,那個,這個八班挺亂的,嗯,你多管管。(王健摸著頭離開)(輕 聲)班級門牌怎么全換了

朱 智:(點點頭)嗯,知道了。

(找到隔壁的七班)

王 健:(又是一腳踹開教室門)講,講,還講,你們以為你們現在還是初中生嗎?啊,還 講,都這么大了,還需要讓老師說嗎?

李子瑞:(小聲對王凱文)他誰啊?

王凱文:班主任吧。

李子瑞:我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班主任,

王 健:全教學樓就我們班聲音最大,你們看還有別的班這樣嗎?當了這么多年老師就沒見 過我們班這樣的。

(隔壁八班的聲音依舊很大)

王 健:那個,你們別管別人,我就問你們,我們班這樣像話嗎?

(王健看看班級)

王 健:像話嗎?說話啊?一個個都是啞巴嗎?

大 家:不像話。

王 健:(安慰語氣)不像話吧。

大 家:恩恩。

王 健:(突然暴怒)不像話還講,講什么,一幫人不認識都不認識,有什么好講的。

 

【八班,下午】

同學甲: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炊煙裊裊升起……

(同學甲在講臺上為大家唱著歌)

徐瀟瀟:(看著孫穎的背影,憨笑)嘿嘿嘿。

馬 鋒:喂喂喂,哥們,你還好?

徐瀟瀟:(回過神)啊,我,我沒什么愛好,平時都一個人。

馬 鋒:沒有愛好要培養嘛。

徐瀟瀟:哦哦~

馬 鋒:(搭著馬鋒的肩膀)你的臉欲與猴屁股試比高啊。

徐瀟瀟:(害羞)哪有,別瞎說,人家哪有。

馬 鋒:你說話正常點,我害怕,(好奇)你不會是從宮里出來的吧。

徐瀟瀟:胡說八道的什么呢,我可是百分百原生態無污染純爺們。

(孫穎和李鑫瑋為同學的歌聲打節拍)

李鑫瑋:我們宿舍是不是還有兩個七班的啊?

孫 穎:是啊。

李鑫瑋:奇了怪了,我們宿舍怎么還有兩個七班的呢。

孫 穎:她們也在想為什么她們的宿舍怎么還有兩個八班的呢。

 

【場景:午后的陽光照射下來,有人在偷看女生,有人在開心的聊天,有人在打量班級,孟佳欣專注地看著書,高高的鼻梁、水光流動的眼眸、晶瑩的臉頰在陽光下楚楚動人。】

李子瑞:(搖搖頭)嘖嘖嘖,高高的鼻梁,水光流動的眼眸,吹彈可破的肌膚,嘖嘖嘖。

王凱文:你在說什么啊?廣告詞嗎?

李子瑞:來你過來,你看那邊,那個女生。

王凱文:哪個?

李子瑞:就那個!那個,那個那個。

(孟佳欣回頭)

(李子瑞,王凱文嚇得趕緊回頭)

王凱文:告訴你你小點動作吧!

李子瑞:你什么時候告訴的?

王凱文:這……不是重點,你要干嘛?

李子瑞:來,看那個。

王凱文:看了多少遍了,啥事啊?

李子瑞:她,是個女生。

王凱文:你腦袋里裝了個太平洋嗎?

李子瑞:不是啊,你看她就是那種很文靜的,很有魅力,很有吸引力的那種女生啊。

王凱文:哦~你直接說她漂亮不就行了嗎?

李子瑞:膚淺!當然,也差不多。

 

【八班】

(馬鋒和徐瀟瀟下五子棋)

馬 鋒:別啃啦,你那指甲都快啃沒了,還敢和我玩五子棋。

徐瀟瀟:(嚴肅)爾等閉嘴,待我思考片刻。

馬 鋒:爾等不是一群人的意思嗎?

(徐瀟瀟拍桌子)

馬 鋒:干哈呀,嚇我一下大跳。

徐瀟瀟,爾等閉嘴,看我怎么玩弄你。

馬 鋒:什么?(驚慌)

徐瀟瀟:抱歉,完虐,完虐。

(孫穎轉過身)

孫 穎:你們是不是認識王凱文啊。

馬 鋒:是啊。

徐瀟瀟:(滿臉通紅)馬鋒,那個,我們認識王凱文?誰啊?

馬 鋒:舍友!

徐瀟瀟:哦,你舍友啊!哦~不對啊,你舍友不就是我舍友嗎?(思考)哦~原來是他啊。

孫 穎:哈哈哈,你們在干嘛?好有趣啊。

徐瀟瀟:(害羞)我,我,我我們在聊天啊,沒什么有趣的吧。

孫 穎:不是啊,剛才真的蠻搞笑的。

徐瀟瀟:搞笑嗎?不搞笑啊。

孫 穎:(耷拉臉)行吧,你說了算。

(朱智走上講臺)

朱 智:大家停一下啊,說一下,過一會,包括晚上我們班每個人上臺做一下自我介紹,內 容大家自己定,每個人兩到三分鐘,大家準備一下啊。

李鑫瑋:你看看我這臉上花沒花?等會上臺行不行?

孫 穎:你化妝了?

李鑫瑋:沒啊,我是天生麗質好不好。

孫 穎:哼,天生麗質真是什么人都可以用嗎?

李鑫瑋:臭丫頭,你是不是想得骨質疏松啊!

孫 穎:哈哈哈,別,我錯了我錯了。

 

【七班】

(下課鈴響)

李子瑞:(站起身)咳咳咳!去不去?

王凱文:去干啥?自殺嗎?我丟不起那人。

李子瑞:別啊,你看看她一個人在那邊坐了好久了,多孤獨啊。

王凱文:呀,你當自己是寒夜中的一把火嗎?這剛認識,不對,這都還沒認識呢,你去干啥?

李子瑞:遲早得認識嘛,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王凱文:一家人?誰是爸爸啊?

李子瑞:你說誰就是誰,走走走。(拉起王凱文)

王凱文:你別拽我,我這衣服剛買的。

(李子瑞拉著不情愿的王凱文走過去)

李子瑞:(走到孟佳欣桌前放慢速度,咳嗽兩聲)這個,今天好熱啊。

王凱文:嗯,對啊,蠻熱的。

李子瑞:恩恩,對了,凱文啊,要注意休息,別著涼感冒了。

王凱文:(一臉迷茫)啥玩意兒?

(王凱文看著李子瑞的眼神)

王凱文:(點點頭)是是是,您老說得對。

李子瑞:咳咳咳!

(孟佳欣沒反應)

李子瑞:咳咳咳!

(孟佳欣仍舊沒反應)

王凱文:(貼近李子瑞)怎么樣,熱臉貼了冷屁股了吧。

李子瑞:(走上前)你好你好!

孟佳欣:(抬起頭)啊,你在和我講話嗎?有事?

李子瑞:那個,這個。

孟佳欣:嗯?

李子瑞:你看這個筆是不是你的?(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筆)

孟佳欣:啊?這個,進口的中性筆吧,不是我的啊,我用的都是黑色的鋼筆,用不慣中性筆。

李子瑞:這,進口的都挺好用的啊。

王凱文:(對孟佳欣說)那個,你別理他啊,這是從國外原始森林進口的。

孟佳欣:哦~不知道是誰的,就放在講臺上吧!

李子瑞:啊?不好吧。

孟佳欣:什么?你不是不知道是誰的嗎?你要自己留著?

李子瑞:不留不留。

(李子瑞痛苦地把筆放到講臺上)

李子瑞:(回頭苦笑)好了。

孟佳欣:恩恩,沒事了吧?

李子瑞:沒事了。

孟佳欣:恩恩,拜拜!

李子瑞:(苦笑)拜拜!(哭腔)

王凱文:走吧走吧。

 

【八班】

孫 穎:你們吃嗎?(轉身給兩個男生遞零食)

徐瀟瀟:那怎么好意思啊。(臉紅)

馬 鋒:不吃。

孫 穎:好吧。(轉回去)

徐瀟瀟:哎哎哎。(一副留戀的樣子)

孫 穎:有事?

徐瀟瀟:沒事沒事。

馬 鋒:(看著徐瀟瀟的臉)你真把自己的臉當成紅燈啦?

(馬鋒拿起水杯)

馬 鋒:來來來!出來一下。

(馬鋒和徐瀟瀟走到陽臺上)

徐瀟瀟:你干嘛?

馬 鋒:沒事,屋里太悶了。

徐瀟瀟:有件事啊,你說就我們前面的那兩個女生怎么老是回頭找我們聊天啊。

馬 鋒:就聊天唄,有什么奇怪的。

徐瀟瀟:但為什么要找我們聊天呢?

馬 鋒:你要說什么?

徐瀟瀟:你說她們是不是青春期的懵懂啊?

馬 鋒:什么亂七八糟的?哪方面?

徐瀟瀟:就是,喜歡?

馬 鋒:嗯?這都哪跟哪啊?不過也有可能,王凱文很不錯啊。

(徐瀟瀟搖搖頭)

馬 鋒:你搖頭干嘛?

徐瀟瀟:你說,你說,你說她為什么喜歡我啊?

馬 鋒:什么東西,誰?喜歡你?

徐瀟瀟:就我們前面那個女孩啊?

馬 鋒:您,是怎么看出來的?

徐瀟瀟:你看啊,就我們在教室這一段時間,她已經回頭和我們說了很多句話了。

馬 鋒:就因為這個覺得人家喜歡你?再說,她大部分也是和我講話的啊。

徐瀟瀟:你這就不懂了吧?

馬 鋒:怎么?

徐瀟瀟:她這是故意和你講話來吸引我的注意力。

馬 鋒:哦~是的嘛?

徐瀟瀟:當然了,這回懂了吧!

馬 鋒:(連連點頭)懂了懂了。

 

【七班】

(王凱文和李子瑞回到座位)

李子瑞:(哭腔)我,我的那支筆,七十多塊啊!

王凱文:唉,偷雞不成丟支筆啊。

(李子瑞哭)

王凱文:子瑞不哭,對此我深表同情。

(班主任王健走上講臺)

王 健:同學注意一下啊,我們班呢,還有兩名同學沒有來。這第二呢,明天軍訓,大家做 好準備,這第三呢,講臺上這支筆是誰的?

李子瑞:(站起來)老師,是我……(看見孟佳欣看著自己)撿的。

王 健:哦!坐下吧,那這是誰的?(無人響應)這么一支筆還挺貴的。

(傳來李子瑞的哭腔)

王 健:(四處看)什么聲音?那這樣吧,沒有人就放在講臺上吧,給老師用吧。

(又傳來李子瑞的哭腔)

王 健:我們班什么聲音啊?

 

【八班】

朱 智:自我介紹大家都準備好了嗎?

全 班:沒有。

朱 智:好嘞,那就從這邊的女生開始吧

李鑫瑋:哇,孫穎,他是聽不懂漢語嗎?

孫 穎:我不知道,反正我沒準備好。

李鑫瑋:是啊,還說什么呢,你說就我這模樣,上臺站兩分鐘行不行啊?

孫 穎:你當我們這是動物園啊?

李鑫瑋:哎?你真的想得骨質疏松啊。

孫 穎:(趕緊回頭)那個,你們準備好了嗎?

徐瀟瀟:我寫了三張紙啊!

孫 穎:啊,那么多啊,厲害厲害。

(孫穎轉回去)

徐瀟瀟:(貼近馬鋒)看見沒他夸我了。

馬 鋒:什么呀,她夸你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

徐瀟瀟:你在開什么玩笑?她在和我說話好不好。

馬 鋒:你剛才不是這樣說的吧?

徐瀟瀟:我難道說的不是事實嗎?

馬 鋒:這……

徐瀟瀟:嗯?難道她剛才夸的不是我?

馬 鋒:是是是,您說的有理。

(自我介紹開始)

李鑫瑋:快到我了,到我了到我了。

孫 穎:你激動啥啊,又不是去領獎?

李鑫瑋:你說我上去說什么呢,“我叫李鑫瑋,長得挺好看的,學習也挺好的……”

孫 穎:上去就這么夸自己真的好嗎?

李鑫瑋:挺不錯的。你看看我,還挺精神吧。

孫 穎:還可以,安心去吧。

(李鑫瑋上臺)

李鑫瑋:嗯,大家好,我叫李鑫瑋,我性格呢,比較稍微就樂觀一點吧,長的呢,別人都說 我挺好看的,你們自己看吧……

徐瀟瀟:乖乖,挺自戀啊。

李鑫瑋:希望大家以后一起努力,成為一個大家庭。

(孫穎上臺)

孫 穎:大家好,我叫孫穎,平時喜歡看看書,聽聽音樂,人呢比較好相處……希望和大家 做朋友吧。

徐瀟瀟:自我介紹做的真好。

馬 鋒:你這評價標準就很過分。

徐瀟瀟:怎么啦?

馬 鋒:算了,沒事,你自我介紹準備的怎么樣了?

徐瀟瀟:沒什么問題,你就等我神采奕奕、趾高氣昂的演講吧。

馬 鋒:行,我等著。

(徐瀟瀟兩股戰戰)

(馬鋒、徐瀟瀟依次上場)

馬 鋒:大家好,我叫馬鋒,來自外國語,很高興遇見大家,我的性格就是比較普通吧, 我很喜歡看一些名人傳記,也喜歡一些球類運動,希望未來能和大家切磋一下……

孫 穎:鑫瑋啊,我怎么感覺這個蜜蜂現在有點裝啊。

李鑫瑋:現在有點裝?胡說,以后你會發現他更裝。

孫 穎:你怎么知道。

李鑫瑋:(嚴肅)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的好,以免……

(徐瀟瀟上場)

徐瀟瀟:那個,大家好,那個,我叫(看一下紙條),我叫徐瀟瀟,嗯,徐是趙錢孫李、周 吳鄭王、馮陳褚衛、蔣沈韓楊、朱秦尤許、何呂施張……

朱 智:我不想打斷徐同學啊,但我還是好奇,你要干啥啊?

徐瀟瀟:我介紹我的姓名啊?我怕大家不知道。

朱 智:那徐姓第幾位?

徐瀟瀟:一百五十多位。

朱 智:你寫一下名字就挺好,我怕你累著。

徐瀟瀟:哦,我叫徐瀟瀟,我爸爸也姓徐,我媽媽碰巧也姓徐,我爺爺……

朱 智:好好好,現在姓名這一塊可以過了,可以講點別的啊。

徐瀟瀟:哦~我以前不叫徐瀟瀟,改名了。

 

【七班】

王凱文:別瞅啦,再瞅眼珠子都掉下來了。

李子瑞:那個女孩是真的好。

王凱文:你知道人家叫什么嗎?

李子瑞:不知道。

王凱文:聽人說八班好像在自我介紹,你說王健會讓我們自我介紹嗎?

李子瑞:怎么可能,就王健那種類型的老師,你喝個水他都嫌你不珍惜時間。不過,我也不 想自我介紹。

王凱文,為什么啊?害羞了嗎?

李子瑞:當然不是,我是怕我這長相……

王凱文:哎呀,是不是傻,長相這有什么用,沒事的,一個人最大的魅力是開朗樂觀,懂嗎?

李子瑞:你這么說也有道理,但是像我這樣帥的一上臺我們班女生肯定……唉,就那個女孩, 本來是我對她有感覺的,但如果我上臺,她肯定就……我就不喜歡被人暗戀的感覺。

王凱文:不得不說,地殼的厚度在你的臉皮面前都自愧不如。

 

【八班】

李鑫瑋:(照鏡子)哎呀媽耶,我這該死的天生麗質。

孫 穎:哎呀媽耶,你這該死的天生痘痘。

李鑫瑋:你說我以后要不要去做一下微整形什么的。

孫 穎:(捏著李鑫瑋下巴)鼻子吧……沒必要,眼睛吧……沒必要,嘴巴呢……也沒什么 必要。

李鑫瑋:肯定還有點缺點啊,向著更好出發吧。

孫 穎:不是啊,你去換個腦袋吧,現在這估計沒救了。

(馬鋒、徐瀟瀟笑了起來)

李鑫瑋:(看了眼后面)哎呀,你個臭丫頭,那行,我把你今天寫的日記讀一讀啊。

徐瀟瀟:讀讀讀,好好好,快快快。

(大家一起看向徐瀟瀟)

徐瀟瀟:額,那個,我就意思一下。

李鑫瑋:來,讓我來讀讀:“今天太陽如此曼妙,陽光璀璨的天空灑下沁人的芬芳。”我說, 孫穎你這鼻子挺好使啊,“這芬芳的陽光映照在屎黃色的課桌上。”

孫 穎:行行行了,咱不讀了,過分。

 

【八班】

(晚飯后)

同學甲:(進入教室)王健來了,王健來了。

(全班瞬時歸于寂靜)

王健:(推開門對身邊的女孩說)你去那邊坐著吧,她正好是你舍友。

(女孩走過去)

女 孩:(把書包放在腿上,臉貼著桌子)你好呀,我叫宋曉冉,你呢?

孟佳欣:(笑笑)嗯?額,孟佳欣,你好!

宋曉冉:(低頭整理書包)好的。

王凱文:你可別看啦。

李子瑞:我這叫欣賞好嗎?

王凱文:我要不攔著點,你能欣賞一天。

李子瑞:你看那兩個女孩,尤其是剛進教室的那一個,真的是太有氣質了。

王凱文:你真的是太氣人了。(王凱文搖搖頭)

李子瑞:她們,很文靜,很有魅力,很有氣質,很文靜,很有魅力,很有氣質……

王凱文:閉嘴!你看全班這么亂,班主任還在外面呢,別講話了。

(王健進入教室,嘈雜的班級又一次寧靜下來)

王 健:(嚴肅地看著班級)大家抬一下頭,講幾件事。

王凱文:他說話怎么這么陰沉。

李子瑞:你知足吧,剛開始老師都不想生氣,以免給學生不好的印象。

王凱文:是嗎?

李子瑞:對啊。

王 健:大家抬一下頭來(全班無反應),(怒吼)把頭抬起來。

李子瑞:(身體一抖)乖乖,我差點過去。

王 健:現在裝模作樣地學,啊!有什么好學的,啊!剛才干什么的,啊!現在一屆比一屆 差,啊!有沒有點自覺,啊!有沒有點自律,啊!

宋曉冉:(笑著)佳欣,開始了開始了。

孟佳欣:什么?

宋曉冉:首先,擺事實。

王 健:剛才我在外面和隔壁班班主任聊天,你們在干嘛?全班人都在講話,有什么好講的? 班級亂成什么樣子了?

宋曉冉:然后,講道理。

王 健:你們現在是高中生,有一點高中生的樣子嗎?是不是還活在初中的時候?一個高中 生還需要老師整天看著管著,你還當一個高中生干什么?

宋曉冉:最后,得結論。

王 健:你們,是我帶過的最差的一屆學生!

(孟佳欣笑了)

宋曉冉:你笑起來真好看。

孟佳欣:你笑起來也好看。

宋曉冉:你好看。

孟佳欣:你好看。

宋曉冉:你好看。

李子瑞:哇,都好好看啊。

(王健手機接到個信息)

王 健:(拿出手機)你們記住了,班級是學習的地方,不是你們家,你不能想干什么就干 什么,我現在先去開個班主任會,學校會組織人檢查,都不要講話!

(王健抬頭看著大家,把手機慢慢裝進上衣口袋里,然后手機就摔到了地上)

王 健:靠!

李子瑞:(拍著大腿)我是不是神經病啊?為什么看見王健這樣我想笑。

王凱文:請您不要侮辱神經病這個詞。

 

【八班陽臺】

馬 鋒:你今天那演講把班主任整得有點懵。

徐瀟瀟:這算什么,都不是事。

馬 鋒:厲害啊。

徐瀟瀟:我問你個問題啊。

馬 鋒:你問。

徐瀟瀟:你說你為什么每次到陽臺來都帶杯子呢?

馬 鋒:因為,(喝了一口水)比較拉風。

(教室內)

孫 穎:(晃著腦袋,看著李鑫瑋)你在干嘛?

(李鑫瑋沒有回答)

孫 穎:我就不信你不看我了。(孫穎瘋狂地晃著腦袋)別看啦!(孫穎拍了李鑫瑋一下)

李鑫瑋:哎呦,你嚇我一跳,怎么啦?

孫 穎:不是我特別注意的,但你今天已經偷看了后面那個男生好多次了,你在看什么?

李鑫瑋:沒什么啊,你看錯了。

孫 穎:你當我眼睛有毛病嗎?都這么明顯了,而且,我還注意到,那個男生還看了你好幾 次。

李鑫瑋:真的嗎真的嗎?

孫 穎:假的!我感覺你看他的眼神很不一樣,我覺得你們倆以前認識。

李鑫瑋:管那么多干嘛?

孫 穎:真的認識嗎?一定有故事,快給我講快給我講。

李鑫瑋:你想聽嗎?

孫 穎:想想想,超級想。

李鑫瑋:那你想接著吧,我練字了。

孫 穎:別啊,別啊。

 

【七班】

(李子瑞拿兩瓶水給孟佳欣和宋曉冉后回到座位)

王凱文:你干嘛呢?

李子瑞:我本來要送兩瓶水給她們的。

王凱文:你說你是不是好閑,然后呢?

李子瑞:結果就是剛進教室的那個女生說:“我不渴!”(李子瑞開心地笑了)

王凱文:你笑啥,怪嚇人的。

李子瑞:你想想啊,“我不渴”然后她還是笑著和我說話的,你仔細品品這其中的意味,中 華文化博大精深,你要深刻感悟。

王凱文:(閉眼深呼吸)我還是沒感悟出來怎么辦?

李子瑞:你這就是對語言文字的不敏感性,你仔細感悟一下,“我不渴”,微笑地,微笑地。

王凱文:你是不是有病?

李子瑞:你這語言能力太差了。

王凱文:胡說。

李子瑞:怎么?

王凱文:其實我一直在研究我們中華的語言文化,其中我對漢字重音進行過仔細研究,目前 我的重音研究已經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李子瑞:哇,你還做學問,厲害啊,和我說說。

王凱文:我和你說,你就比如“你是豬”這三個字。

李子瑞:停停停,你沒罵我吧,我怎么感覺你在罵我呢。

王凱文:單純的學術研究,別想多。

李子瑞:也是,你繼續。

王凱文:(搖頭晃腦)回到這個問題,“你是豬”如果重音在“你”上,那么強調的是你是 豬,而不是她是,也不是她是,更不是我是,而是你是豬;“你是豬”如果重音在 “是”上,那么強調的是你是豬,而不是你不是豬,翻來覆去的就是在說,你是豬。 根本性問題就在于你是不是豬,答案顯而易見,你是豬;

李子瑞:行啊你,有兩下子,蠻有道理的。

王凱文:當然了,最后一個,“你是豬”如果重音在“豬”上,那么強調的是“你是豬”, 而不是雞,不是鴨,不是鵝,更不是烏龜小王八,而是你——是——豬!你——明 白了嗎?

李子瑞:哦,明白明白,那她那句話你好好分析一下唄。

王凱文:我不!

李子瑞:為啥?

王凱文:因為你是豬!這傻孩子,宛若一個智障。

 

【八班】

馬 鋒:教室好悶啊!瀟瀟,出去走走唄!

徐瀟瀟:上節課間不是出去過嗎?

馬 鋒:上陽臺也算嗎?

徐瀟瀟:不算嗎?

馬 鋒:教室里太悶了,出去看看。

(兩人出門碰上李子瑞和王凱文)

馬 鋒:嘿,李子瑞,王凱文。

李子瑞:嘿!(欲言又止,貼近王凱文)這兩個叫什么來著?

王凱文:你有什么用?(看了看李子瑞)問問他們咯!

李子瑞:舍友你好,舍友你好!

馬 鋒:馬鋒,徐瀟瀟,記住了。

李子瑞:真會開玩笑。忘了忘了,快快快。(拉起王凱文)

馬 鋒:子瑞要干什么啊?

王凱文:說來話長,今晚回宿舍再說。唉,反正我對李子瑞這種物種的了解還是有所欠缺的。

 

【校園小路上】

(李子瑞和王凱文跟在宋曉冉和孟佳欣的后面)

李子瑞:我們這是不是尾隨啊?

王凱文:你可以把“們”去掉嗎?

李子瑞:你不是也出來了嗎?

王凱文:哎,李子瑞,你要不要臉啊,誰要死要活地拉我出來的?

李子瑞:行行行,我我我。

 

宋曉冉:你的手沒事吧?

孟佳欣:哦,沒事,就一點小傷口,你完全不用陪我去醫務室的。

宋曉冉:那怎么行,你還不熟悉這個學校,我對這里比較熟。

孟佳欣:還是要謝謝你呀。

宋曉冉:謝什么,以后都是一家人。還有,后面那兩個好像是我們班的吧。

孟佳欣:哪兩個?(往后看)哦,好像是。

 

李子瑞:哎呀,丟死個人了,轉過去轉過去!

王凱文:這就話應該我說吧,丟死個人了,我就沒見過你這么花癡的!

李子瑞:他們轉過去沒?還在看我們嗎?

王凱文:我哪里知道,你看看。

李子瑞:你看!

王凱文:不行,你看。

李子瑞:你看。

王凱文:兩個人一起。

李子瑞:好,一、二、三,轉頭!

(兩個人轉回去又立馬轉了回來)

李子瑞:乖乖,怎么還在看我們,丟死個人了。

王凱文:你老是搶我該說的話。

(李子瑞被石頭絆倒在地)

李子瑞:(站起來)嗯~丟死人了!

 

宋曉冉:那兩個人有點好玩啊!(笑)

孟佳欣:好像是!(笑)

 

李子瑞:那兩個人是不是笑了?

王凱文:好像是,沒注意!

李子瑞:肯定笑了,我剛才怎么摔倒的?

王凱文:一屁股坐在了馬路牙子上了,你想干嘛?

(李子瑞微笑著快速地坐到了馬路牙子上)

李子瑞:你看你看,她們是不是又笑了。

王凱文:是啊。

(李子瑞蹲起來,坐下去,蹲起來,坐下去……循環往復)

王凱文:(目瞪口呆)你以后拍領導馬屁絕對一流。

 

【八班】

徐瀟瀟:我們年級多少人?

馬 鋒:一千多吧,怎么啦?

徐瀟瀟:我在想,以后我好好學習,保持個前十名啊!

馬 鋒:前十?年級?

徐瀟瀟:對啊!

馬 鋒:你還是在一后面加三個零吧!

徐瀟瀟:三個零?個、十、百、千,一千,你也看不起我了吧!

馬 鋒:不是,你知道考年級前十的難度有多大嗎?

徐瀟瀟:多大?

馬 鋒:難度相當于你考年級前十的難度。

 

孫 穎:別看啦,眼珠子都快飛出來了。

李鑫瑋:我沒看啊!

孫 穎:行行行!(轉過去問馬鋒,雙手抱在胸前)那個……

馬 鋒:哪個?

孫 穎:你叫什么玩意兒來著!

馬 鋒:你打招呼的方式好像你的同桌!

孫 穎:對啊,我就是學她,但你怎么知道她的方式的?

馬 鋒:不是重點啊,但是這樣沒禮貌啊。

孫 穎:哦~那禮貌點,您叫什么玩意兒來著?

馬 鋒:馬鋒!

孫 穎:咬人那個馬蜂嗎?

馬 鋒:刀鋒的鋒!

孫 穎:哦~刺人的那個嗎?

馬 鋒:這是勇往直前、不怕困難的意思,怎么到你嘴里就變味了!

孫 穎:行,知道了,學習!

徐瀟瀟:(拉拉馬鋒衣服)喂!

馬 鋒:干嘛?

徐瀟瀟:(用眼神示意孫穎方向)那個!

馬 鋒:什么?

(徐瀟瀟繼續眼神示意)

馬 鋒:說話!

徐瀟瀟:那個!(繼續眼神示意)

馬 鋒:說人話!

徐瀟瀟:就那個!

馬 鋒:說我能聽懂的人話!

徐瀟瀟:(趴在馬鋒耳朵上)她的名字啊。

馬 鋒:哦~不知道。

徐瀟瀟:你問問啊!

馬 鋒:不問!

徐瀟瀟:太殘忍了。

 

【校園小路】

李子瑞:哎呦呦!

王凱文:你怎么啦?

李子瑞:屁股疼。

王凱文:我看到你想到了一句話。

李子瑞:皇天不負有心人嗎?

王凱文:自作孽不可活!

李子瑞:她們人去哪了。

王凱文:那邊,好像是醫務室吧,進去有一會了。

李子瑞:走走走,過去過去。

王凱文:你又沒病,你去那里干嘛?

李子瑞:欲加之病,何患無辭,走吧!

 

李子瑞:出來了出來了。

王凱文:出來就出來唄。

李子瑞:你看我形象怎么樣,有沒有什么不妥的?

王凱文:(咬牙切齒)好得很!

李子瑞:(走近她們身邊)你們好啊!

宋曉冉:額,你好你好。

李子瑞:你們剛才去醫務室的?

宋曉冉:對啊!你來這邊有事?

李子瑞:我沒有,我就是餓了,來看看。(貼近王凱文)我這個理由怎么樣。

王凱文:(尬笑)無敵~

李子瑞:低調。(問宋曉冉)那你們是不是有病啊?

宋曉冉:(尷尬地笑)沒有

李子瑞:我不是這意思,就是我問你們來醫務室一定是有病吧!

宋曉冉:嗯?

李子瑞: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應該有病吧?

王凱文:(捂住他的嘴,對宋曉冉說)別誤會,他有點緊張。

宋曉冉:沒事沒事,回去了,馬上上課了。

王凱文:恩恩,再見。

宋曉冉:嗯,再見~

李子瑞:(看著兩個女生離開的背影)不是啊,我的意思不對啊,我是說,你們來醫務室, 拿藥了嗎,病怎么樣了,肯定是有病啊,你們是不是有病啊?(轉身問王凱文)你 說對不對,她們來這邊,肯定是有病啊,是不是!

王凱文:你有病吧!

 

【七班】

朱 智:從今天開始,大家就是高中生了,我來講一下高中以后的日常生活啊。住校生,每 天早上五點半起床,走讀生早上六點半之前要到校,而且走讀生要在家里吃完早飯, 晚上十點鐘放學,除節假日外,每個月放假一次,每周末下午可以休息,晚上繼續 上自習課,大家準備好了嗎?

所有人:沒有!

朱 智:我們每個月有一次月考,每周周六和周日進行周練,也就是對語數外進行測試,大 家準備好了嗎?

所有人:沒有!

朱 智:我們每周六也要上課,早上有晨讀和早讀,晚上有三節晚自習,課前要預習,課后 要復習,每節課依照老師要求進行候課,候課時間兩分鐘,,平時上課期間不得隨 意出入教室,班長和紀律委員管理好班級,大家準備好了嗎?

所有人:沒有!

朱 智:未來三年,尤其是臨近期末考和高三后半學年,你們的作業試卷量將會超乎你們的 想象,你們準備好了嗎?

所有人:沒有!

朱 智:做夢!我知道大家很埋怨為什么要這么苦這么累,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絕大部分 人家境普通,高考就是你們的唯一出路。當你選擇了我們學校,那就不要埋怨,這 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完全可以去一些所有學生都喜歡的學校,比如實驗三中,那里 每天六節課,兩節晚自習,體育音樂搞得風生水起,周末隨心所欲,但你們沒有去, 既然來到了這里,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平心靜氣。我不想講什么大道理,要講能給你 們講一天一夜,懂得自然懂,對于不懂的人你講這三年他都不可能聽,沒準還在高 考時給你交個白卷顯得自己很氣派,這算氣派嗎?當然不算,因為高考在這些人眼 里本來就不重要,你扔掉一個你認為不重要的東西算得了什么呢,有本事你扔掉一 百萬塊錢。

 

【女生宿舍】

李鑫瑋:(對宋曉冉)你好你好。

宋曉冉:你好你好,你是孫穎嗎?

李鑫瑋:不是不是,我是李鑫瑋,你怎么把我認成孫穎啦?

宋曉冉:哦哦,佳欣和我說我們宿舍有兩個八班的,有個叫孫穎的很漂亮啊。

李鑫瑋:哎呦哎呦,你真會說話,我沒有那么漂亮的。

(孫穎走進來)

李鑫瑋:諾,孫穎來了。

孫 穎:你說什么?

李鑫瑋:這個是我們宿舍那個沒來的,叫……你叫啥來著?

宋曉冉:你好你好,我叫宋曉冉,

孫 穎:你好,孫穎。

李鑫瑋:你好李鑫瑋。

(三個人伸出手,停頓了一會,然后孫穎和宋曉冉的手握在了一起,李鑫瑋尷尬的咳嗽了一下,三個人然后手拉手的握在了一起)

 

【男生宿舍】

徐瀟瀟:朱智給我們上了一晚上的思想政治課。

李子瑞:氣死我了!

馬 鋒:你怎么啦?

李子瑞:你們班班主任多么好啊,我們班那個王健,就因為有兩個人在課上稍微講了一點點 話,他倒好,對著全班怒吼了一個小時,從門前罵到門后,不是,從前門罵到后門, 中間還來了個三百六十度轉體。

徐瀟瀟:為什么不把那兩個人叫出去,單獨訓斥呢?

李子瑞:對啊,這才是我討厭的地方,兩個人的錯,憑什么全班人承擔?

馬 鋒:也對啊,那你不是有點討厭那兩人了嗎?

李子瑞:沒有啊?

馬 鋒:這還差不多,心胸開闊點,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李子瑞:那倒不是。

馬 鋒:為什么?

李子瑞:因為那兩個人就是我和王凱文。

 

【女生宿舍】

孟佳欣:你們以后打算學文還是學理啊。

孫 穎:你想的也太遠了吧。

孟佳欣:不遠啊。

孫 穎:那你們有計劃了嗎?

宋曉冉:有啊,我打算考電影學院或者戲劇學院什么的。

李鑫瑋:當演員嗎?

宋曉冉:不是啊,電影學院有很多專業啊。

李鑫瑋:比如呢?

宋曉冉:比如導演專業啊。

李鑫瑋:再比如呢?

宋曉冉:再比如,你比如,(思考)比如,(思考)副導演專業。

李鑫瑋:有這個專業嗎?

宋曉冉:不知道。

孟佳欣:不過那些學校如果不是藝考,裸考的分數線好像特別高,有一學校好像不比清華北 大低多少。

李鑫瑋:裸考?

孟佳欣:是啊。

李鑫瑋:裸考?

孟佳欣:(猶豫)對啊。

李鑫瑋:裸考?

孟佳欣:你趕緊的,要說啥。

李鑫瑋:雖然是藝術學校,但藝術也不能這樣藝術吧,考個學校連衣服都不能穿嗎?

 

【男生宿舍】

李子瑞:青灰色的煙雨,而我在等你;炊煙裊裊升起……

王凱文:天癩啊。

李子瑞:是的吧,是的吧!是不是很好聽?

王凱文:別誤會,癩蛤蟆的癩。

馬 鋒:不是天青色等煙雨嗎?

李子瑞:是青灰色的煙雨。

馬 鋒:是天青色等煙雨,要是青灰色的煙雨,那污染得有多嚴重啊!

李子瑞:打賭嗎?

馬 鋒:哎呀哈,行啊,賭什么?

徐瀟瀟:賭博犯法。

(兩個人看了徐瀟瀟一眼)

李子瑞:四根棒棒糖,外加四塊巧克力,賭不賭。

馬 鋒:一言為定!明天好好好學習

王凱文:怎么?朱智給你洗腦成功了嗎?

馬 鋒:不是啊,這三年總不能白費了吧,多么好的青春時光。

王凱文:真好,和你一比,唉,李子瑞真的是遜色許多了。

李子瑞:怎么這都能扯到我身上?

王凱文:誰讓你天天不好好學習,整天想這想那的。

李子瑞:行行行,先睡覺,都熄燈了,老師待會肯定會查房啊,大家睡覺,以后晚上誰也不 要講話啊,不然第二天都沒精力學習了。

馬 鋒:(抬頭看了看窗外的月光)唉,三年啊。

(窗外,月光很亮,微涼夏夜,清爽微風,還有草地里的蟋蟀之音)

 

 

2

【女生宿舍】

孟佳欣:起床了!起床了!

李鑫瑋:幾點了啊?

宋曉冉:五點四十多。

李鑫瑋:煩死了~還沒睡醒呢。

孫 穎:今天軍訓,你快點。

李鑫瑋:軍訓軍訓,有什么好軍訓的,唉。

宋曉冉:強身健體啊。

李鑫瑋:什么啊,唉,東海龍王這個星期一定要感冒,多打幾個噴嚏。

孫 穎:別做夢了,你若軍訓,便是晴天,趕緊起床。

 

【男生宿舍】

徐瀟瀟:(起身穿衣服)啊~

(馬鋒和王凱文三個人惡狠狠地坐在床前)

徐瀟瀟:你們,干,干嘛?

李子瑞:你知道你昨晚干什么的嗎你?

徐瀟瀟:我昨晚,就和你們聊天的啊?

李子瑞:不是,是睡覺之后。

徐瀟瀟:哦,睡覺之后,那我還是在睡覺啊。

王凱文:我來吧,徐瀟瀟啊,你昨晚做了一件我這輩子都做不到的事情。

徐瀟瀟:啥啊?

三個人:磨牙、說夢話、打呼嚕。

馬 鋒:更神奇的是你幾乎在同時間做的這三件事。

徐瀟瀟:我又控制不了,(好奇)聲音很大嗎?

李子瑞:聲音很,大,嗎?就拿你打呼嚕來說吧,你那叫打呼嚕嗎?這明明是一個慷慨激昂、 威武雄壯的命運交響曲啊

馬 鋒:還有你那磨牙,你那哪里是在磨牙,分明是在砍樹。

王凱文:還有你那夢話,你是不是打算去參加莎士比亞悲劇的面試?

徐瀟瀟:那對不起啊,我也控制不了啊,以后你們實在不行可以叫醒我啊。

馬 鋒:那行,以后你自己也克制點。

徐瀟瀟:(笑)沒問題啊!

三個人:哈哈哈~

(徐瀟瀟放了個屁)

三個人:額~(齊刷刷跳起來往外跑)

 

【七班】

孟佳欣:曉冉,你看我這個扣子是不是壞了?

宋曉冉:我看看,沒壞,不對,你的腰帶呢?

孟佳欣:我忘了,好像落在宿舍了,不對,好像在食堂,也不是,肯定在宿舍。

宋曉冉:到底在哪,先回宿舍,用我陪你去嗎?

孟佳欣:哎呀,不用。

宋曉冉:好嘞。

孟佳欣:你就不能多謙讓一下嗎?

宋曉冉:逗你呢,走,不過快點,教官都快來了。

李子瑞:王凱文,你覺得我穿軍裝的樣子帥不帥。

王凱文:還行吧。

李子瑞:具體點。

王凱文:具體點?那就是還是能看的。

李子瑞:啥意思?

王凱文:有什么好不好看的,管那么多干嘛,還是高中生。

李子瑞:不是啊,我同學的那個學校穿的是海軍的那種藍藍的衣服,特別好看。

王凱文:好看就好看唄,話說回來你能不能不要在教室里吃東西?

李子瑞:我餓。

王凱文:你還餓,你早上吃了一家母雞下的蛋,而且我提醒你,王健要來了。

李子瑞:來就來唄,我吃東西怎么了?管天管地管得著我吃東西嗎?

(王健沒一會就帶著教官走了進來)

王 健:(推開門)誰在教室吃東西的。(環顧四周)說過多少遍了,教室是學習的地方, 不是你吃東西的地方!

李子瑞:(小聲)切,你管得著嗎?(然后不以為然地把手抓餅扔在了垃圾袋里)

 

【八班】

李鑫瑋:哇,好多兵哥哥。

孫 穎:你淡定點,兵弟弟和你也沒關系。

李鑫瑋:你不覺得他們很有朝氣嗎?

孫 穎:有有有,你說了算。

李鑫瑋:真的有,好激動好激動。

孫 穎:Are you a people?你激動什么?

徐瀟瀟:(突然間)哈哈哈哈哈哈。

(孫穎、李鑫瑋嚇了一大跳)

馬 鋒:(戰戰兢兢)你還好吧?

徐瀟瀟:啊,我好著呢啊。

馬 鋒:那你笑什么?

徐瀟瀟:我就是覺得她那句話特別搞笑。

孫 穎:我嗎?哪句話?

徐瀟瀟:就是那句“Are you a people?”啊。

孫 穎:怎么啦?

徐瀟瀟:就是特別搞笑,people明明是個集體名詞,前面不能加a,但這句話前面居然加了, 哈哈哈,說這句話的人都好蠢啊,哈哈哈哈,當然,不包括你,哈哈哈。

孫 穎:(尬笑)是是是。

馬 鋒:(拍拍徐瀟瀟肩膀)鋼鐵,不對,鈦合金,也不是,振金,振金。

徐瀟瀟:怎么啦?

馬 鋒:自己領悟去。

 

【七班】

王 健:大家停一下,我講一下,這是我們班的教官,孫教官,大家掌聲歡迎。

李子瑞:好好好!(漫不經心,還舔著嘴角的手抓餅)

王 健:小孫吶,來,你和大家講講吧。

孟佳欣:(看宋曉冉)他說小孫砸?

宋曉冉:小孫,吶。

孫教官:大家好,(敬禮)我姓孫,你們以后可以叫我孫教官,很高興作為大家未來一星期 的教官教授大家必要的,(思考)軍事要領……

李子瑞:這教官怎么官話一套一套的,一點都不可愛。

(王健途中走出教室和朱智聊天了)

孫教官:(一瞬間放松了)累死我了,各位同學,大家隨意。

李子瑞:哈哈,教官百變小金剛嗎?好可愛。

王凱文:你好變態。

(王健沒一會又進了班級)

孫教官:(突然嚴肅)這個以后和大家一起努力進步。

學生甲:教官,別那么嚴肅嘛,放松。

(班級大笑起來)

王 健:嚴肅點。(轉向孫教官)小孫吶,你就說一點軍訓的事情就行了,不用說多。

孫教官:我說完了啊。

王 健:說完了?

孫教官:完了。

王 健:完了?

孫教官:完了。

(班級又笑了起來)

王 健:(怒斥)有什么好笑的,有沒有一點學生的樣子!

(班級安靜了下來,怒氣一片)

 

【八班】

趙教官:(氣勢洶洶)我告訴你們,所有人2軍訓聽話一點,如果敢不聽話,你們知道后果 嗎?

(所有人膽戰心驚地搖搖頭)

趙教官:(委屈)能怎么辦啊,我也不敢打,我也不敢罵。

(全班齊刷刷地笑了起來)

 

【七班】

李子瑞:笑,笑,笑,笑死你們算了,一點沒有學生的樣子!

 

【操場】

趙教官:(看看天空)現在,八點半,陽光明媚,看來今天天氣很好。

孫 穎:(小聲)看來今天可能很熱啊。

趙教官:不是可能,是一定!但別灰心,男人嘛,越黑越健康。

李鑫瑋:我們是女孩。

趙教官:都一樣,誰說黑就不好看了,你就比如說我吧,在部隊里,我是我們連的連草,七 班那個教官是我們連的連花。

孫教官:(走過來)別閑扯了,別人都開始了,領導都開始檢查了,你們干嘛呢?

趙教官:是是是。

 

孟佳欣:曉冉,我們班教官好像是領導啊。

宋曉冉:當然了,你看他們肩上那個東西,兩道杠杠還是比一道杠杠多一道杠杠的!

孫教官:(回到隊伍)全體都有,稍息,立正,稍息,立正,稍息,立正。這個立正稍息做 的還是很好的,看來初中沒白學。

 

趙教官:(拍手)全體都有,立正,第一項內容,站軍姿!所有人的腳注意,除了腳后跟, 其他的不要貼在一起,大家的中指和你們的褲縫對對好,手掌貼貼緊,手掌邊緣和 褲子不要有空隙,小腿之間空隙不要太大,還有,注意一下排面,排面標標齊!哎! 對!對對對!

孫 穎:有人和他說話嗎?

李鑫瑋:沒有,還挺有自嗨精神的。

趙教官:站軍姿的時候,不要講話,有什么事情打報告,只要你有問題,就可以問我。

李鑫瑋:報告!

趙教官:很好,先打報告,說吧。

李鑫瑋:你為什么總喜歡用疊詞?

趙教官:什么意思?

李鑫瑋:比如:貼貼緊啊,對對好啊,標標齊啊!

趙教官:你管那么多干嘛,好好站軍姿。

徐瀟瀟:報告!

趙教官:你說!

徐瀟瀟:教官,你過來一下。

(徐瀟瀟貼近教官耳朵說了一句話)

趙教官:讓你打報告,沒讓你打小報告。

 

【七班訓練地】

孫教官:這,快休息了,大家練一下口號吧。

所有人:好好好。

孫教官:大家都知道,一個班一個連,我們班呢就是七連,那我呢就是連長,你們就喊連長 好,好不好?

李子瑞:這是口號嗎?

孫教官:我說是就是!

李子瑞:其他班人都練的一二三四啊。

孫教官:我明年就退伍了,你們能不能讓我聽聽,感受一下。

李子瑞:哦~沒問題。

孫教官:對,大家就喊“連長好”吧!行不行

所有人:行!

孫教官:一二三~四!

所有人:連長好~吧!

孫教官:(摸摸頭)你們非得氣死我。重來重來!一二三~四!

所有人:連長好!

孫教官:哇,就是這感覺。

 

【休息時】

趙教官:你們這幾個班有沒有什么體育特長生啊,能做五十個標準俯臥撐嗎?

(一個壯碩的學生走過來)

學生乙:老師,我是。

孫教官:你能做五十個俯臥撐嗎?

學生乙:這還不簡單,我巔峰時可以做兩百多。

(女生哇地尖叫起來)

李子瑞:(小聲)裝吧就,地球上的牛都不夠你吹的。

孫教官:那你來做一下看看。

(學生乙開始俯臥撐)

眾女生:一、二、三、四、五、六、七……

徐瀟瀟:膚淺,庸俗,不就做個俯臥撐嗎?這幫女生至于激動成這樣嗎?馬鋒,你說膚不膚 淺。

馬 鋒:嗯?膚淺,膚淺。

徐瀟瀟:對吧!

馬 鋒:嗯。(轉過身去,興奮大喊)五十八,五十九,六十……

眾女生:七十,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最終定格在七十三)哇~哦~

王凱文:厲害厲害,子瑞,你說厲害嗎?

(王凱文轉身)

(李子瑞和徐瀟瀟在互掐)

王凱文:你們干嘛呢,自殘?

李子瑞:我恨我自己無能。

王凱文:什么意思啊?

李子瑞:我的精神遭到了毀滅性打擊。

 

【食堂,男生】

王凱文:大家快吃,大家快吃,餓死了。

馬 鋒:這今天上午的軍訓也太輕松了吧。

王凱文:別管那么多了。

馬 鋒:你旁邊那位不會打算把學校給炸了吧。

(王凱文看了看一旁的李子瑞)

李子瑞:(面露兇色)不會,絕對不會!

(大家開始吃自己的飯,幾分鐘后)

李子瑞:(一拍桌子)氣死我了!

王凱文:哎呦!(筷子被嚇得掉在了地上)

李子瑞:我要好好鍛煉,健身,從現在開始。

徐瀟瀟:就因為上午那個男的?

李子瑞: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你看看居然那么多女生都在看他,他的運動細胞的風頭已 經蓋過我的長相了。

馬 鋒:沒事啊,那種男生太裝了,女生私底下理都不會理,連提都不會提。

李子瑞:真的嗎?

馬 鋒:當然了!

 

【食堂,女生】

李鑫瑋:今天上午那個男生我覺得好帥啊,很有那種陽光的氣息,你們說帥不帥?

孫 穎:(敷衍)帥帥帥!

 

【男生宿舍】

(大家剛睡醒)

馬 鋒:你干嘛呢,不會沒午睡吧?

李子瑞:(從地上爬起來)沒睡。

王凱文:你是不是瘋了,下午還要軍訓呢,你受得了嗎?

李子瑞: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已經脫胎換骨了。

馬 鋒:怎么說?

李子瑞:你看好了!(開始做俯臥撐)一~(費力做完一個)二~~

徐瀟瀟:合著您做完一個就脫胎換骨了?

王凱文:我感覺你全身上下好像只有嘴巴在動。

李子瑞:不行了,做了太多了,累。等到時候我這種一表人才的人擁有了健美的身材,無敵。

王凱文:我覺得你怕是對一表人才這個詞有什么一言難盡的誤會吧。

李子瑞:胡說什么呢,當年我可是十里八鄉有名的俊后生。

馬 鋒:你們那十里八鄉是不是除了你就沒有后生了。

徐瀟瀟:別鬧了,走走走,馬上兩點了,去訓練了,走走走。

李子瑞:等著我神功練成之日,就是我肌肉合體之日。

王凱文:腹肌合體。

其他人:哈哈哈~(笑著勾肩搭背跑出宿舍)

 

【訓練場地】

趙教官:注意我剛才講的:聽到‘齊步走’的口令的時候,左jue(腳),注意是左jue(腳) 啊,不是右jue(腳),左jue向前踏出七十五公分的距離。與此同時,身體重心 稍稍前移,身體也要前傾,腿短的步幅大一點,腿長的短一點。

孫教官:下面我們開始齊步走的練習,我們班從手臂練習開始,齊步走的時候,手臂伸直, 大拇指貼于食指第二關節處,注意啊,四指輕輕握攏,注意不是握拳,不是握拳! 前后擺動的時候,動作不要太僵硬,也不要太放松。

趙教官:七連全體都有,齊步走,擺臂練習,一令一動,一!二!三!哎呀,我的媽呀,你 們這……你們這胳膊都是借的吧,你們在練什么,不是,你們腦子都是借的吧,剛 才我講的你們都聽的嗎?那個,你,手臂前后擺,誰讓你左右擺的,還有你,就是 你,你要畫圈兒啊,你手臂抬低一點,還有那個,你你你,你頻率慢點行不行,你 要起飛啊?還有那個,你以為你是終結者啊,在跳機械舞嗎,自然,剛才強調什么? 動作自然,還有齜牙咧嘴那個,好好訓練你笑個啥。

孫教官:現在一列一列齊步走練習,來,全體都有,立正,稍息,立正,向右看~齊,上午 強調的小碎步呢,動起來,向前看。好,第一排,齊步走!亞二一,亞二一,亞二 一,亞二……(教官惆悵的摸了摸臉)第一排給自己鼓鼓掌吧!

(第一排的男生興奮地給自己鼓了鼓掌)

孫教官:剛才大家的表現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

李子瑞:無與倫比。

孫教官:慘不忍睹!我就沒見過走成你們這樣的。

(李子瑞和王凱文相視一笑)

孫教官:你們倆,出列。

李子瑞:我們嗎?

孫教官:廢話!

李子瑞:怎么啦?

孫教官:你們倆從上午開始,對對方眉來眼去的,干什么,還笑來笑去的。

李子瑞:從小就喜歡笑。

孫教官:行,你們倆,過來,站在對方面前,不許笑,給我憋住了,我就不信了。

(李子瑞和王凱文面對面站著)

王凱文:李子瑞,你別笑啊,我不然憋不住。

李子瑞:這個多簡單。

孫教官:看著對方嬌滴滴又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許看別的地方。

李子瑞:我~噗(沒憋住)

王凱文:不是不笑嗎?(也沒憋住)噗!

(全班也被逗笑了)

 

【食堂,男生】

李子瑞:不行了,我肚子疼。

王凱文:我也疼。

馬 鋒:你們倆咋了?

李子瑞:你一連笑一個小時試一試,不行了,肚子太疼了。

徐瀟瀟:等會洗澡嗎?

馬 鋒:晚上還有訓練呢。

徐瀟瀟:還有?

馬  鋒:對啊。

徐瀟瀟:啊~啊!煩死了。(拿頭撞桌子)

王凱文:你就知足吧,訓練五分鐘,休息兩小時。

 

【訓練場地,八班】

趙教官:大家會唱歌嗎?軍歌。

所有人:什么歌啊?

趙教官:比如團結就是力量。

學生甲:起個頭唄。

趙教官:起個頭?那好,團結就是力量,預備~唱!

所有人: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就是力量,這力量是鐵,這力量是鋼,嗯嗯嗯嗯啊啊啊,恩恩……

趙教官:后面就不會了?

(大家點點頭)

趙教官:你們這也太low了。

 

【七班】

王凱文:教官啊,你看八班都在教唱歌了,咱也教唄。

孫教官:行,唱什么啊?

李子瑞:團結就是力量啊。

孫教官:那不行,太low了,教你們《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李子瑞:這個大家應該都會吧?

孫教官:都會嗎?很難的。大家來唱一下,我起頭,“革命軍人各個要牢記”預備~唱!

所有人:革命軍人各個要牢記,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孫教官:你們可拉倒吧,會唱的比八班還少。

 

趙教官:全體起立,向右轉,齊步走,亞二一,亞二一……亞二一,立定,向右看齊,向前 看,向左轉,全體都有,坐。

孫教官:你要干啥玩意兒啊?把隊伍帶到我們班這邊干啥?

趙教官:教唱歌!聯誼聯誼。

孫教官:你們班會唱什么啊?

趙教官:我們班什么都會啊,有沒有指揮,來個指揮。

孫教官:兩個班有沒有人會指揮唱歌啊。

李子瑞:我來吧。

孫教官:那行,來來來,你來。

趙教官:大家坐好了,認真唱,唱好了明天多休息,那個指揮,團結就是力量,你開頭。

李子瑞:好,團結就是力量,預備!唱!

兩個班: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就是力量,這力量是鐵……

孫教官:指揮節奏慢一點,你雞爪瘋嗎?

 

【女生宿舍】

李鑫瑋:你們看我曬黑了沒?

宋曉冉:還好吧。

李鑫瑋:就一天就還好吧,那一個星期還得了。

孟佳欣:不至于吧。

李鑫瑋:至于至于!不行,我得想個辦法。

孫 穎:什么辦法啊,不參加軍訓嗎?

李鑫瑋:你說我裝病不參加軍訓行不行。

孫 穎:老師說了,除了火山爆發、十級地震、土星撞地球之類的因素發生,其余一切不參 加軍訓的原因都視為不正當原因,下一屆高一的軍訓將向此人敞開懷抱。

李鑫瑋:真的嗎?不許騙人。

孫 穎:早上晨讀課的時候老師不是講了嗎,你干嘛的?

李鑫瑋:睡覺啊,生物鐘還沒調過來呢。那你們有化妝品什么的嗎?

宋曉冉:高中生要那玩意兒干嘛。

李鑫瑋:哎呀,曬黑了怎么辦。

 

【男生宿舍】

王凱文:李子瑞啊,你不是洗完澡了嗎,怎么又開始鍛煉了。

李子瑞:你當我和你開玩笑的嗎?我說要開始鍛煉了就得開始鍛煉。

徐瀟瀟:看來我得重新認識一下李子瑞了啊。

李子瑞:(站起身)快摸摸,快摸摸。

馬 鋒:讓我摸哪?

李子瑞:摸手臂啊。

馬 鋒:干嘛啊?

李子瑞:摸摸我的三頭肌,看看有沒有效果。

馬 鋒:這個地方是二頭肌吧。

李子瑞:你管它幾個頭呢,看看我練了這么久有沒有效果。

馬 鋒:你從中午到現在一共加起來練了也沒有半小時啊。

王凱文:看見了吧,平時不努力,稍微努力一下還以為自己努力地很努力的樣子。

李子瑞:什么亂七八糟的,馬鋒,你覺得我練得有沒有效果?

馬 鋒:有有有。

李子瑞:哦耶!(在宿舍跳來跳去,跑出了宿舍)

徐瀟瀟:你就不該說有效果,他差點興奮地把我們這宿舍給拆了。

馬 鋒:我要說沒效果,他能把這個宿舍樓給拆了。

王凱文:別管他了,都快熄燈了,快睡覺快睡覺。

 

【操場】

李鑫瑋:教官把我們拉到這邊干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孫 穎:我哪知道啊。

徐瀟瀟:教官臉色不太好,我總是有不太好的預感。

馬 鋒:你閉嘴吧,我感覺慌慌的。

(操場上,全年級站好)

教官領導:各位同學,今天把大家召集在這里,就有一件事,我就是告訴你們,軍訓是鍛煉 你們的意志力的,不是讓你們來度假的,昨天一整天,全校所有班級簡直就是在玩 過家家,這種態度像是在軍訓嗎……

徐瀟瀟:我就說吧,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馬 鋒:你還挺驕傲唄。

趙教官:(走在隊伍里)大家不要講話。

 

李子瑞:我總覺得這個領導要處罰我們。

王凱文:沒這個必要吧。

教官領導:全體都有,軍姿準備!

李子瑞:我早已猜破端詳,小場面。

王凱文:喲,場面人啊。

 

(四十分鐘后)

李子瑞:好難受。(趁教官不注意抖抖腿)

王凱文:(痛苦)你不是說小場面嗎。

李子瑞:這小場面有時候也是不可控的啊。

 

孫教官:(小聲議論)唉,好不容易有個家,就被他們搞得家破人亡。

孫 穎:喂,鑫瑋,你聽見隔壁教官說什么了嗎?

李鑫瑋:什么啊?

孫 穎:他說家啊,他把我們當成家了,感動嗎?

李鑫瑋:不敢動,不敢動,一動腿就疼。

 

【訓練場地】

孟佳欣:這領導也太過分了。(捏腿)

宋曉冉:唉,沒辦法,這也不是教官領導要干的。

孟佳欣:什么意思啊。

宋曉冉:學校有領導反映了訓練輕松,建議加大強度。

孟佳欣:學校領導這么樂于助人的嗎?不對啊,你怎么知道的啊。

宋曉冉:就是我舅舅建議的,唉,我幫你揉揉腿吧。

孟佳欣:你輕點啊。

宋曉冉:好好好。

 

李子瑞:這學校和領導就是心理有毛病,非得把我們弄成二等殘疾不行。

王凱文:別抱怨啦。

李子瑞:我這叫發牢騷。

馬 鋒:別發了,子瑞,你給我一瓶礦泉水,渴死了。

徐瀟瀟:學校在傷害學生這方面那真的是爐火純青,問我這個腿現在就感覺是借的。

李子瑞:我全身都感覺是借的,除了腦子。

王凱文:你起來,趴在我身上干嘛,不熱嗎?

 

【八班訓練場地】

趙教官:休息了那么久,開始訓練,先復習一下我們昨天學的,全體都有,向右看齊,小碎 步~向前看,齊步~走。亞二一,亞二一,亞二一……

馬 鋒:徐瀟瀟,你怎么還順拐啊。

徐瀟瀟:我不知道啊,昨天我差不多改了一下。

趙教官:那個,昨天順拐那個,同手同jue那個,今天怎么越來越嚴重了。

徐瀟瀟:報告!

趙教官:說。

徐瀟瀟:我怎么知道啊,我控制不了啊。

趙教官:班長是誰啊?

所有人:還沒選呢。

趙教官:那,那個這個女生走得不錯,你幫忙給班級指導一下。那個你,跟我來。

 

(趙教官帶著徐瀟瀟去單獨訓練)

趙教官:聽到齊步走的口令的時候,記住了,是左腳右腿。

徐瀟瀟:什么?

趙教官:不是,被你氣糊涂了,是左腳右手,懂嗎?

徐瀟瀟:報告!

趙教官:干啥,嚇我一跳。

徐瀟瀟:懂。

趙教官:一定要記住了,先邁左腳,刻在腦子里,齊步~走!

徐瀟瀟:(邁出了左腳伸出了左手)報告!

趙教官:(不耐煩)說!

徐瀟瀟:我是不是邁錯了?

趙教官:你覺得呢?重來,立正。

徐瀟瀟:報告!

趙教官:你要干啥?

徐瀟瀟:哦~

趙教官:你別喊報告了,遲早被你氣得心臟病出來。記住了,右手,先出右手,一令一動, 練習肌肉記憶。

徐瀟瀟:報告!

趙教官:從現在開始,不要喊報告了!

徐瀟瀟:報告,知道了。

趙教官:一!左腳右手,重來,一!重來,一!重來……

 

【七班訓練場地】

孫教官:我們開始練習正步啊。

李子瑞:教官。(舉手)

孫教官:哦,對了,以后大家有問題打報告,不要舉手。

李子瑞:教官。

孫教官:讓你打報告!

李子瑞:就一句話的事還要打報告嗎?

孫教官:廢話,這就是紀律,紀律是什么,紀律是鐵,紀律是鋼,紀律是堅不可摧的力量。 (小聲)背了那么久,終于用上了。

李子瑞:就算是紀律也不用打報告吧。

孫教官:肯定要打。

李子瑞:一句話,說出來就可以了嘛,干嘛還要寫在紙上,太形式主義了吧。

孫教官:(摸摸胸膛)克制克制,這是幫好孩子。(平靜下來)我說的是類似舉手的那個打 報告的意思。

李子瑞:(恍然大悟)哦~但是我們舉手也不用……

孫教官:你閉嘴!

 

【八班訓練場地】

趙教官:正步走的節奏和齊步走一樣,腳要抬高,離地面十五公分,腳尖稍稍下壓,不要壓 死,更不要完全豎起來……大家都懂了吧?

李鑫瑋:懂了……吧。

趙教官:全體都有,立正,正步走,一令一動,一!

(巡視隊伍)

趙教官:大家做的不錯,雙腳抬高!

所有人:雙腳?起飛嗎?

趙教官:不是,左腳要抬高,不要太低,稍微壓一點。小臂放平,腿稍微緊一點,不要太放 松了,再放松就趴到了。

(趙教官來到孫穎面前)

趙教官:你這左腿稍微放松一點,腳抬高一點。(教官用腳撥了撥孫穎的腳)

孫穎:哎哎哎!(轉了個圈)

趙教官:讓你放松一點,你這小家伙挺好玩。

 

【晚上】

孫教官:你們七連八連這軍歌練得怎么樣啊?

趙教官:都還行吧。

孫教官:《軍中綠花》教了嗎?

趙教官:你們中間有多少人是住校的或者沒有和父母住的?舉一下手……這么多人?

孫教官:教吧教吧。

趙教官:我來吧,全體都有,第一句,“寒風飄飄落葉”

所有人:寒風飄飄落葉。

趙教官:軍隊是一朵綠花。

所有人:軍隊是一朵綠花。

趙教官:都會了吧,旋律不難,我們再來一遍……“親愛的戰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媽媽!”

所有人:親愛的戰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媽媽。

李子瑞:凱文,我們班女生是不是哭了?

王凱文:這首歌,雖然有點傷感,但不至于吧。

李子瑞:怎么不至于,你聽歌聽,這調都變了。

趙教官:聲聲我日夜呼喚,多少句心里話,不要離別時兩眼淚花,軍營是咱溫暖的家。

所有人:(只有男聲)聲聲我日夜呼喚,多少句心里話,(聲音漸漸變小)不要離別時……

孫教官:這,女生都哭了?

李鑫瑋:孫穎,不哭了。

孫 穎:我媽媽現在肯定很想我,我可是獨生女,以后我就一個月回家一次了,第一次住校, 可能以后在家里待不了多久了。

李鑫瑋:不哭不哭。

孟佳欣:我是別的區的,沒有在家鄉上學,有點想家。

宋曉冉:我媽媽平時對我很嚴格,可我還是很想她。

王凱文:子瑞,你怎么也哭了。

李子瑞:不知道,就想哭。

 

【食堂】

李子瑞:我在網上看到說一時間進行高強度的體育鍛煉,第二天肌肉會酸痛,我前兩天強度 那么大,什么反應都沒有啊。

馬 鋒:軍訓我們也在訓練啊。

王凱文:你可拉倒吧,你這兩天練了加起來二十分鐘都沒有。

徐瀟瀟:練了沒一會就要死要活的上床睡覺了。

馬 鋒:子瑞,我提醒你啊,睡前鍛煉等于慢性死亡。

李子瑞:這都不重要,我感覺我的肌肉已經出來了。

王凱文:你怎么一天到晚就想些亂七八糟的。

李子瑞:這又沒開學,連書都沒有,怎么能說亂七八糟呢。

 

【訓練場地休息】

李鑫瑋:這幾天又熱又累。

孫 穎:是啊,軍訓的也太辛苦了。

李鑫瑋:我真的想找個理由啊。

孟佳欣:你歇歇吧。

李鑫瑋:富貴險中求。

宋曉冉:不至于吧,不就是個軍訓嗎,這還累嗎?

李鑫瑋:但是我真的累死了,我感覺我都像在籠屜里,我不是想逃過軍訓,稍微休息休息就 行。

孫 穎:那你想要什么理由?

孟佳欣、李鑫瑋:生病唄。

李鑫瑋:你怎么紙袋?

孟佳欣:除了這個,還有別的選擇嗎?

宋曉冉:生病不是一種方式,而是逃脫軍訓的唯一選擇。

 

李鑫瑋:孫穎,那我去了啊。

孫 穎:你去唄。

李鑫瑋:那我真去了啊。

孫 穎:教官說凡是企圖逃脫軍訓的后果自負。

李鑫瑋:富貴險中求。

孫 穎:那你求去唄。

李鑫瑋:去就去。

 

(李鑫瑋、李子瑞一起走到教官旁邊)

李鑫瑋:教官。

孫教官:有事嗎?

李子瑞:有事。

李鑫瑋:那他先說吧。

李子瑞:那個,我腳扭傷了,特別疼,我能去一趟醫務室嗎?

趙教官:行,你去吧。

孫教官:那個,你有事情嗎?

李鑫瑋:我我我,(慌張)我沒事,就來和你們說一聲,辛苦了。

 

(回到班級)

李鑫瑋:我是真的服了。

孫 穎:怎么了?被拒絕了?

李鑫瑋:七班有一個男生居然先我一步。

孫 穎:失算了吧。

李鑫瑋:我是真的受不了了,軍訓太累了。

孫 穎:shou不了?

李鑫瑋:嗯啊。

孫 穎:瘦不了就少吃點肉,肯定能瘦。

 

【下午七班訓練場地】

李子瑞:哇,我休息了這半天是真的舒爽。

王凱文:我們在這里累得要死要活的,你可倒好,自己在醫務室的空調房里呆了那么久。

李子瑞:沒辦法,誰讓我如此聰明的,不對,我們班那孟佳欣和宋曉冉呢?

王凱文:孟佳欣和宋什么冉是誰啊?

李子瑞:就是我們班那兩個女生啊,就她們。

王凱文:哦,是他們啊,你怎么知道她們名字的?

李子瑞:她們書的封面有。

王凱文:你直接偷看人家的書?你這也太齷齪了吧。

李子瑞:我就翻了一下。

王凱文:就一下?

李子瑞:四五下?

王凱文:就四五下?

李子瑞:行了,很多下,氣人,她們人呢?

王凱文:被挑去訓練了。

李子瑞:啥意思?

王凱文:每個班選幾個人組成年級方陣,她們被選走了。

李子瑞:我居然不知道。

王凱文:你那時還在吹空調呢。

李子瑞:啊啊啊,我好煩,算了,還有你。

王凱文:(拿起帽子)我就來拿個水杯,我也被選走了,告辭。

李子瑞:別,別,不不不,不要!

 

【七班訓練】

孫教官:你們在看什么?(孫教官轉過頭)那幫人有什么好看的。

李子瑞:好看!

孫教官:說好看的那個,出列。

李子瑞:是!

孫教官:你知道我要干嘛嗎?(孫教官微微一笑)

李子瑞:(心臟亂跳)不,知道。

(孫教官掏出一副撲克牌)

李子瑞:老師啊,我們學校不給打牌。

孫教官:不打牌。

(教官在李子瑞的膝蓋之間、腳面上、嘴唇夾縫里、耳朵上放上了撲克牌)

孫教官:對對對,不對,還有腦門上得放一個,對對對,牌不要掉下來,掉一張牌十個俯臥 撐,懂了嗎?

(李子瑞看著教官,像被定身一樣)

孫教官:問你話呢,懂了嗎?聽懂就點點頭。

李子瑞:恩恩。(點點頭,頭上的撲克牌掉了下去)

孫教官:好嘞,十個俯臥撐。

李子瑞:(睜大了眼睛)教官你……(嘴里的撲克牌也掉了)

孫教官:恭喜你,成功二十個。

 

【八班訓練場地】

趙教官:……立定,同手同jue的那個出列,其他人休息。

徐瀟瀟:到!

孫教官:趙啊,都休息了,你讓他出列干嘛?

趙教官:他太笨了,順拐改完了又拐回去了,改完了又拐回去了,你,過來。

(徐瀟瀟跑過去)

趙教官:聽我口令,齊步~走!

(徐瀟瀟又一次同手同腳,孫教官和其他班級的人都笑了)

趙教官:你看看,笨死了,不要同手同腳,肌肉多練幾次!

 

【男生宿舍】

王凱文:我們那邊的訓練是真的辛苦,早知道就不去了。

李子瑞:你可知足吧你,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饑。

王凱文:啥意思啊。

馬 鋒:不是,我們家徐瀟瀟怎么啦?一回到宿舍怎么一點不開心。

李子瑞:我哪里知道啊,瀟瀟,你怎么啦?

徐瀟瀟:沒事。

王凱文:還沒事呢,黑云都沒你的臉陰沉。

李子瑞:黑云壓城城欲摧……

馬 鋒:行了,別顯擺了,瀟瀟,怎么啦,和兄弟們說。

徐瀟瀟:沒事。

馬 鋒:你快說。

徐瀟瀟:沒什么,就很小的事情。

王凱文:你說吧。

徐瀟瀟:那我說了啊。

王凱文:你快點,別擠牙膏。

徐瀟瀟:就是我們班那個教練,我不就是順拐嗎?用得著這樣羞辱我嗎?

馬 鋒:啊,咋了咋了。

李子瑞:我不知道啊,你們別看我。

徐瀟瀟:他居然把我拎到那么多班級面前出丑,四個教官在那邊對我吆五喝六的,他們可算 是過足了領導的癮。

馬 鋒:你這張牙舞爪地,沒事吧。

李子瑞:就是因為這個嗎?不是大事啊,你這臉皮也太薄了。

王凱文:你以為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嗎?

李子瑞:啥一樣啊?

王凱文:堪比地殼厚度的臉皮。

馬 鋒:你稍微堅強一點啊,不能就因為這個吧,子瑞說的沒錯,你這臉皮得練練了。

徐瀟瀟: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讓我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

王凱文:好了好了,淡定,淡定,不開心,吃點東西睡一覺就好了。

 

【女生宿舍】

李鑫瑋:我這衣服好看嗎?好看嗎?

孫 穎:你問了好多遍了。

李鑫瑋:多少遍了。

孫 穎:幾百遍吧。

宋曉冉:不過這衣服確實好看,和儀仗隊穿的好像。

孟佳欣:但這代價是真的大,我這胳膊,我這腿,我這脖子,我這渾身上下,就已經麻木的 不能再麻木了。

李鑫瑋:對啊,為什么那么高強度的訓練,我們和男生一樣啊。

孫 穎:是啊,為什么曉冉、佳欣和你是一樣的訓練難度。

李鑫瑋:你什么意思,你個臭丫頭,我是個弱女子好不好。

孫 穎:弱女子?

李鑫瑋:昂。

孫 穎:弱女子這三個字除了“子”我同意,其他的,哼,我可不敢茍同。

 

【晚上】

趙教官:同學們,教你們的拉歌口號,都記住了嗎?

所有人:記住了!

趙教官:好,全體都有,向左轉,坐,都給我清清嗓子。

徐瀟瀟:哼,清什么清。

李子瑞:你這怨恨很深啊,教官帶著我們去和其他班玩啊,開心一點。

徐瀟瀟:開心什么啊,氣人啊。

趙教官:大家準備,咳咳咳。九班的。

所有人:來一個。

趙教官:來一個。

所有人:九班的。

孫教官:九班的來了沒有?

所有人:沒有。

孫教官:那算了吧?

所有人:不行!

趙教官:機關槍!

所有人:機關槍,兩條腿,打的九班張不開嘴。

趙教官:一二三!

所有人:快快快!

趙教官:一二三四五!

所有人:我們等的好辛苦!

趙教官:一二三四五六七!

所有人:我們等得好著急!

趙教官: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所有人:你們到底有沒有,有!沒!有!

九班教官:你們喊啊,我們班就看著你們表演。來,我們班唱一個,團結就是力量,預備起,

九 班: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就是力量……

徐瀟瀟:哈哈哈。

李子瑞:(看向徐瀟瀟)笑了吧。

徐瀟瀟:有什么好笑的,教官就是無聊,幼稚。

李子瑞:那你剛才笑什么。

徐瀟瀟:我,想到個笑話。

李子瑞:哼哼。

徐瀟瀟:你哼哼啥?

李子瑞:你宛如一個可愛的智障。

【食堂,早上】

孫 穎:這過的也太快了,這軍訓時間這么快就過去了嗎?

李鑫瑋:不得不說啊,時光如梭,光陰荏苒、白駒過隙,度日如年啊!

宋曉冉:啥詞啊,別瞎感慨啦。

孟佳欣:趕緊吃,等一會,我們得早點集合,然后做班級標兵,然后回年級方陣,太忙了。

孫 穎:今天陽光是真的好啊。

孟佳欣:不錯,吃完了吧,快走啊。

宋曉冉:走走走!

李鑫瑋:我還沒吃完呢,你們等等我。

 

【操場】

領 導:……下面,我宣布,博雅高級中學高一新生閱兵分列式現在開始。

李子瑞:哇,你們年級方陣的人也太好看了吧。

王凱文:你是在說我嗎?

李子瑞:說你?切,我就沒見過比你還不要臉的人。

王凱文:沒見過?

李子瑞:昂。

王凱文:那你一定沒照過鏡子。

宋曉冉:我們班大概什么時候開始。

孟佳欣:不知道,第一個是一班嗎?

宋曉冉:對啊,大名鼎鼎的奧賽實驗班!

 

解說員:看哪!看哪!是他,是他,就是他,他們就是雄姿英發的一班,他們智慧和美貌并 存,果敢與堅毅同在……

李鑫瑋: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解說詞。

徐瀟瀟:唉,他們怎么這么能吹啊,吹風機都沒他們能吹。

一班標兵:向右看!

一班人:一、二!(一班喊出了口號)頭腦靈活,四肢發達;一班一班,學霸最強;

二班標兵:向右看!

二班人:一、二!(二班喊出了口號)百煉成鋼,百步穿楊;全力以赴,鑄我輝煌;

馬 鋒:二班這口號怎么這么熟悉。

徐瀟瀟:全國都通用,能不熟悉嗎?

 

趙教官:大家注意一下,等會走完了分列式,我們就要離開了,說幾句:相識就是緣,如果 大家以后來南京或者長三角還記得我聯系上我,我一定請大家吃飯。別的話不多說 希望大家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努力,以你們的方式實現對祖國的貢獻,不要浪費 祖國給你們提供的學習資源,好嗎?

所有人:好,好!

趙教官:不要鼓掌,人家正在走分列式呢!

 

(分列式結束后)

王凱文:唉,看看,一等獎。

馬 鋒:行啦,別顯擺了。

王凱文:第一個榮譽就拿了一等獎,唉,實力太強。

馬 鋒:你又不是班委,你激動個啥。

王凱文:我是我們班的團支書!

李子瑞:什么時候你當上的,我怎么不知道。

王凱文:早就內定了。

李子瑞:這也太過分了吧。

 

【女生宿舍】

(女生們在收拾行李)

孫 穎:回家咯,回家咯!

孟佳欣:早知道就不來離家那么遠的學校了,每一次回家上學就像搬家似的。

孟佳欣:唉,你們看小路上,那些是不是教官。

宋曉冉:是啊!

孫 穎:怎么啦?(走到窗前)他們離開的這么悄無聲息嗎?

李鑫瑋:這好像是規定吧!不過突然有點舍不得。

宋曉冉:人生嘛,大部分人都會在某一個某一個岔路口離開你。

李鑫瑋:喲,哲學家?

孟佳欣:一提離開蠻傷感的。

宋曉冉:不傷感,我不會離開你的,當然了,還有你,(指了指孫穎)還有你(指了指李鑫 瑋)。

孫 穎:今天天氣那么好,我們去逛街唄?

李鑫瑋:好啊!

孟佳欣:我家離這挺遠的,只能坐客車回去,趕不上怎么辦。

宋曉冉:沒事,趕不上住我家,明天一早送你走。

孟佳欣:那行李箱呢?

宋曉冉:也放我家!

孟佳欣:那行吧!

李鑫瑋:那還等什么,沖啊,誰最后誰關門、關燈、關窗,還得請客喝奶茶!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字幕97在线观看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