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重點推薦劇本
原生態小吃店飯館餐飲小品《為自
移風易俗六提倡六反對宣傳話劇劇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
2021年最火最受歡迎的創意節目爆
破除陳規陋習小品劇本《移風易俗
讓人爆笑的喜劇段子小品劇本《為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關于國慶節的節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適合中秋表演的超級幽默喜劇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劇本,關于交通安全的劇
醫生節娛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關于抗日戰爭的紅色劇本,抗日題材小
部隊八一建軍節小品(戰友情深)
關于師生的小品,師生情小品(讓愛一
適合各種場合表演的超級搞笑正能量
司機駕駛員相聲小品《比賽心得》
創新創業情景劇劇本《不忘初心回報
衛生室情景劇劇本《醫心醫意》
用氣生活安全知識小品劇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驗收小品劇本(樣板工程
關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劇本《禁毒防艾
土地題材的搞笑小品,關于土地執法的
端午節超級幽默喜劇小品劇本(神粽)
適合老師表演的音樂劇劇本《青春紀
禁毒防艾音樂劇劇本《禁毒防艾從我
村級衛生室醫生音樂小品劇本《醫心
以金融扶貧為題材貸款貼息貧困戶搞
抗擊肺炎小劇本,新冠病毒小劇本《逆
金融押運保安服務公司小品《金融衛
關于安全方面的小品,關于安全題材的
宣傳黨建題材搞笑小品劇本《我奮斗
營養素營銷推銷業務員搞笑小品劇本
招商公司音樂詩誦讀(不忘初心繼往開
部隊爆笑軍人軍營搞笑勵志四人小品
校園后勤部門小品劇本《默默奉獻》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農村電影劇本 > 大山的眼淚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農村電影劇本   會員:gh6831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7/1 13:28:20     最新修改:2020/7/2 9:23:11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iwanteve.com 
電影劇本名:《大山的眼淚》
(原創劇本網)作者:心潔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1,山脈 外 日

   空鏡:

  山脈連綿起伏,云霧繚繞,鳥瞰大山,山上樹木繁茂,翠竹成林。山徑蜿蜒曲折,像一條彩帶從云間飄落而下。

  山腹中,一處村莊呈現,百來戶農家,分散在山腰幾處。村間小路連接著一戶戶農家。

  山谷中有一片稻田,田里長滿了翠綠的禾苗,形成了一幅富麗堂皇的畫卷。山腳下一條小河奔流不息,河水清澈見底。

  河床邊,一條大路通向村外,有棵老槐樹守候在村口。

  出片名:《大山的眼淚》

 

  2,志祥家  內   夜

  堂屋里,8歲的志祥跟爸爸、媽媽一家人在圍桌吃晚飯。志祥爸一口酒一口菜地吃著,桌子上放著大半瓶“二鍋頭”

  志祥媽急急忙吃完飯,把碗筷一放,走到志祥爸爸的面前去脫志祥爸的上衣。

  志祥爸:等我吃完飯再脫吧。

  志祥媽:先脫下,我要洗。

  志祥爸放下筷子,抬起雙手,志祥媽把他的上衣脫了下來。

  志祥媽:長褲也脫下。

  志祥爸站起身脫下長褲,只穿著短褲坐在一桌子旁。繼續一口酒,一口菜地吃著。

  志祥邊吃飯,邊看著他爸爸喝酒。

  志祥爸:你小子快點吃飯啊,看著我干嘛。

  志祥收回目光,吃自己碗里的飯。

  志祥媽把志祥爸長褲里的香煙和打火機摸出來,放在桌子上,拿著臟衣服走向堂屋外邊。

 

  3,堂屋外  外  夜

  堂屋外邊,志祥媽走到一大盆衣服面前,志祥媽把手里的衣服放到木盆里,再拿來洗衣扳搓洗一家人的衣服。

 

  4,志祥家  內   夜

  飯桌上,一家人已經吃完了晚飯,志祥爸坐在一旁抽著香煙。

  志祥媽:志祥,爸爸吃完飯了嗎?

  志祥:吃完了。

  志祥媽:志祥,幫媽媽把碗收拾到灶屋去,媽媽洗完衣服再來洗碗。

  志祥:好。

  堂屋里,志祥在桌上收拾碗筷搬到灶屋,完后。再拿來一塊抹布把桌子抹干凈。志祥爸坐在躺掎上,蹺著二郎腿在抽煙,抽完了一支香煙,再接火抽第二支香煙。

 

  5,堂屋外  外  夜

  志祥媽坐在小橙子上搓洗一家人的衣服,堂屋里傳來志祥爸的聲音。

  志祥爸:老婆,我要洗澡了,幫我把衣服找來。

  志祥媽:沒看見我在忙嗎?你自己去房間找。

  志祥爸:沒看見我在田里忙了一天嗎?

  志祥媽:你在田里忙了一天,我也跟你在田里忙了一天,還要給你們做飯.....

  志祥媽沒說完,志祥爸氣兇兇地從堂屋走岀來。一腳把她坐的小橙子踢飛,志祥媽跌坐在地。

  志祥爸:婊子,服務一下老公怎么了,敢跟老子對著干了!

  志祥爸邊罵邊給老婆一頓拳打腳踢。

  志祥從堂屋跑出來,在他爸爸的腿上很很地咬一口。

“哎唷”志祥爸嚎叫著把志祥踢開,志祥飛出二米跌倒在地。

  志祥媽跑過來,把志祥扶起。志祥爸追過來,志祥媽緊緊摟著志祥,志祥爸對志祥媽又一頓拳打腳踢。志祥志祥媽用身子護志祥迎按丈夫的拳腳,不讓他爸的拳腳打到志祥身上。

  志祥爸:婊子,小子一個德性。跟老子對著干,等老子來收拾你們。

  志祥爸罵完,走進了屋里。月光下,志祥媽緊緊地摟著志祥,眼淚象開閘的洪水,刷刷地落下來。

 

  6,志祥的房間  內  夜

  床上,志祥在熟睡中。

  志祥媽已穿戴整齊,坐在床邊看著志祥。淚水從她的眼眶流出,落在床單上,床單已濕了一大片。

  畫外音:孩子,媽媽為了你,一直屈辱在你爸爸的拳腳下。媽媽實在支撐不下去了,不要怨媽媽,天底下沒有哪個媽媽舍得丟下自己的孩子。我想把你帶走,如果把你帶走了,你爸爸會找我拚命。孩子,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

 

  7,村路上  外  日

  天剛蒙蒙亮,志祥媽背著一個背包走在路上。她回頭看了看自己生活了幾年的家,遲立一會兒,轉身繼續走路,走出了村口。

 

  8,志祥爺爺家  內  日

  志祥爺爺和奶奶在堂屋里吃飯,志祥爸帶著志祥走進屋來。志祥奶奶趕忙迎過來,拉著志祥的手在身邊坐下。

  志祥奶奶:孫子,吃過飯了嗎?

  志祥:奶奶,我剛吃過了。

  志祥爺爺(對著志祥爸):怎么辦?媳婦都走了三個月了,不聲不坑的。

  志祥爸:他姥姥說,她外去打工了。

  志祥爺爺:你也外去打工啊,去把你媳婦找回來啊。

  志祥爸:我去找她?我丟不起這個臉.

  志祥爺爺:怎么,丈夫找老婆怎么丟臉了.

  志祥爸:爸,不用去找,她心里要是還有這個家,她會回來的,她心里要是沒有這個家,找回也沒用。

  志祥爺爺:她不會自己回來了。

  志祥爸:不回就不回吧,她要是敢跟別的男人好,老子打斷她的腿。

  志祥爺爺:混蛋!

  志祥爸:爸,我是來跟你們商量,我想外去打工,志祥托你.......

  志祥爺爺:你不要說,我也知道,志祥放在這里,我們會照顧好他的。

  志祥爸:那么辛苦你們了。

  志祥爺爺:我不想聽這些,把媳婦找回才是大事。

  志祥奶奶:是啊,多好的媳婦啊,被你打跑了。

  志祥爺爺:如果她回來了,還打她嗎?女人是娶過來疼的,不是娶過來打的。

  志祥爸:好了,明天有幾個人去廣東工地打工,我隨他們一起走。志祥就托你們照顧了。

  志祥爺爺:好吧,你去吧。

 

  9,村路上  外  日

  志祥爸跟隨幾個老鄉背著背包走在村路上,路過志祥爺爺家,走到了門口停下了腳步,志祥從堂屋里跑過來。

  志祥:爸爸,去把媽媽找回來。

  志祥爸:你自己去找,老子沒有這個閑心。

  志祥爸說完,轉身走了。

  志祥(對著他爸爸遠去的背影大喊):把媽媽找回來。

  志祥爸好象沒有聽到,隨幾個老鄉走出了村口。

 

  10,山坡上  外  日

  字幕:三年后。

  空鏡:初夏的山坡上, 小草碧綠, 樹木成蔭、百花爭艷。

  叢林處、小道上走出來幾個十二歲左右的少年。五個男孩(錦浩、志祥、子豪、任豪、福開),一個女孩(素陽),男孩子們衣著臟亂,簡樸、破舊的鞋子上沾了些泥巴和干樹葉。女孩素陽穿著一雙運動鞋,衣著干凈整潔。

  素陽手里提著一個布袋子,袋子里裝了些蕨菜。 草地上,幾處地方長了些蕨菜,素陽走過去, 蹲下身,扯了幾根放進布袋里。錦浩走過來,蹲下身幫忙扯了幾根蕨菜放到女孩的布袋里。

  另一邊4個男孩發現了一棵刺泡子,紅色的刺泡子出現在鏡頭。男孩們起哄著跑過去, 爭搶著摘到刺泡子放入自己口里吃了起來。

 

  11,山坡上  外  日

  出了樹林,下邊山坡是一處空地,沒有樹木,長滿了雜草。依稀可見幾處地方長了成熟的刺泡子,男孩們到處采摘泡子,現摘現吃。

  素陽到處尋找蕨菜,采摘蕨菜,蕨菜已經采摘了大半包。錦浩一會兒摘刺泡子吃,一會兒幫助素陽扯蕨菜,不知不覺中,跟素陽走到了隊伍前面。

  錦浩抬頭望見不遠處一座木房子,房屋后的土坡山長著很多刺泡子。

  錦浩:哦呦,那么多哦。

  素陽站起身隨著錦浩指著的地方望去。密密麻麻、紅色的刺泡子很是惹人喜愛。

  錦浩(轉身對伙伴們喊):大家快來、那邊有好多刺泡子。

  眾人一哄而上、隨著錦浩指著的地方,往長滿刺泡子的地方跑去。

 

  12,山腳下  外  日

  山腳下一處破舊的木房子,木房子后面的土坡上長滿了刺泡子、眾人跑過來搶摘刺泡子,素陽也跟男孩一起搶摘刺泡子,現摘現吃。

  錦浩把一株長滿刺泡子的枝株扯過來,扯到素陽面前,與素陽一起分享,素陽吃得特別開心。

  男孩志祥去扯堤坎處一株制泡子,沒扯到,腳不由自主往前移動一點。一腳踏空,身子從一米多高的土坡上滑落下去,眾人一聲驚呼。

  志祥滑落到屋后一條土溝里。一屁股坐在溝里,雙手叉地有倒下,土溝里濕漉漉的。

  志祥站起來,屁股上和雙手都站滿了黑泥,志祥看著雙手露出非常惡心的樣子。

  志祥:臭死了。

  志祥把手撐在木屋的墻板子上一頓亂擦,差不多擦掉了手上的黑泥,又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手。手放到鼻子上聞了聞,惡心地扭過頭去。

  志祥:臭死了。

  志祥順著臭溝一路尋去,發現在前頭5-6米處從屋內穿出來一根黑色的塑料管子,管子里流出一點點水來。志祥走近管子手接著水洗手,剛洗上馬上收回了手。

  志祥(把手放近鼻子聞了聞,對著上面的伙伴們說):是尿。

  山披上的伙伴們笑得前仰后合。

  志祥在木板縫處往屋里看,屋里微弱的光線下站著一位老人。老人正站著對一個倒著的塑料瓶撒尿,塑瓶口連接著那根黑色的塑料管子。

  志樣做出禁聲的手勢向伙伴們招手,伙伴們走下來、一個個輪流從木縫里偷看屋里的老人撒尿。光線下,屋里的老人沒有擦覺,顧自對著塑料瓶撒尿。

  素陽偷看后害羞地轉向一邊,用手捂住臉。

  志祥找來一段木棍走到流尿的管子口,把木根插入管子里,試了試小了點,又在水溝旁邊找了個廢棄的塑料袋子包裹住木棍的一頭,插進去,轉了轉,用勁插緊。

  眾人一哄而散。

 

  13,田埂上  外  日

  空鏡:山腳下,是梯田,田埂上小路彎彎,婉蜓著不寬的路徑。兩邊青草,野花,高高低低,錯落有致。蟬兒不甘寂寞、蜂鳴聲破空而來。

  錦浩、志祥、子豪、任豪、素陽,跳躍著走在田間小路上,素陽手里提著那袋蕨菜。

  志祥在后面走了一會兒又聞了聞手,做出惡心的樣子。他追上眾人,把手往錦浩衣服上擦了幾下。

  錦浩轉過身一使勁把志祥推倒在地,壓在他身上。其他男孩過來拉架,素陽在一旁不知所措。

  志祥在下用勁翻過身來把錦浩壓在身下,錦浩一用力,兩人從田坎翻滾到禾田里,禾田被壓倒一大片,兩個男孩已經弄得滿身泥水。幾個回合錦浩明顯占了上風,志祥被壓在禾田里爬不起來。

  子豪、福開下田把錦浩從志祥身上拉起來,錦浩站起身,還給志祥踢一腳,再回到田坎上。跟著眾人往前走。

  子豪、福開拉扶著志祥田里爬起來,回到田坎上小跑追上眾人,志祥低著頭遠遠地跟在隊伍后面。

 

  14 ,木房子 內  日

  空鏡:昏暗、破舊的木板房里,一張舊木床,床上躺著一位老爺爺,旁邊有幾件破舊家具。

  相老爺慢慢地從床上爬起來,扶著床沿走到舊木柜子旁邊,側椅靠著木柜子,在一個倒著塑料瓶前(塑料瓶切掉了瓶底,瓶口連接著一根黑色的塑料管子,塑料管子穿過木板墻伸到了屋外)。老人站在倒著的瓶子邊,一手扶著木柜子,一手解開褲子對著瓶子撒尿。

  尿水倒流,流到老爺爺褲子上。褲子濕了一大片。老爺爺用腳退下寬大的褲子,光著下身,扶著木柜回到床上躺下,蓋上被子。

 

  15,木房子 外  日

  一位40多歲的農婦提著餐盒從屋外的小路上向著木房子走來,走進屋里。

 

  16,木房子  內   日

  農婦走到屋內、拉亮了電燈。把餐盒放在木柜子上。

  老爺爺坐起身,農婦從餐盒里拿出一碗飯和一雙筷子交給老爺爺,老爺爺接過來,坐在床上吃著農婦給他送來的飯菜。

  農婦從地下撿起尿濕的褲子生氣地拿到老爺爺面前。

  農婦:怎么尿濕了。

  老爺爺沒聽見,搖搖頭,農婦貼近老人耳朵放高聲問。

  農婦:怎么尿褲子了。

  老爺爺(指著尿管):那個...那個流不出尿了。

  農婦轉身看了看尿管,里面還有沒流出去的尿水。又看了看旁邊的便桶,便桶里有少許糞便,他生氣地走到老爺爺面前貼近他耳朵。

  農婦:(大罵):尿管堵上了,你拉到便桶里啊。

  老爺爺搖搖頭。

  農婦(走到門口,回頭罵一句):死老頭。

 

  17,木房子 外 日

  農婦走到尿管出口外,發現尿管已被堵上了。

  農婦(破口大罵):哪個狗崽子干的,沒教養的東西。

  農婦蹲下身,把志祥堵住的木根扯出來,管子里的尿隨即噴出。噴到了農婦的袖口里,農婦站起身,使勁甩著衣袖口的尿水。

  農婦(邊甩著衣袖口的尿水邊罵):狗娘養的,缺德鬼干的......

 

  18,房子 內  日

  農婦走進木房子、床上的老爺爺,碗里的飯已經吃掉了一大半。農婦走近老爺爺身邊,靠近老爺爺耳朵。

  農婦:大伯,要你兒子回來照顧你,我照顧不了。

  老爺爺:侄媳婦,找條褲子給我穿上。

  農婦無奈地搖搖頭,找來一條褲子給老爺爺穿上。等老爺爺把飯吃完,農婦收拾碗筷。連同老爺爺尿濕的褲子一并收拾拿走。拉熄電燈,走出房門,走在村莊的小路上。

 

  19,小山村 外 日

  空鏡:天剛放亮,寧靜的小山村披上了一層輕紗,紗帳下那些簡陋的民房,依稀可見幾屋民房里亮著燈。

 

  20,錦浩家 內  日

  錦浩家是一座沒裝修的磚瓦房,堂屋里,錦浩坐在桌子上吃著面條、身旁一條小黃狗看著錦浩吃,不時地“汪汪”兩聲。

  錦浩爺爺從灶房拿來三條煮熟了的紅薯和一個煮熟的雞蛋,放在一個長方形餐盒里,蓋上蓋子。

  錦浩爺爺轉身,錦浩急忙從餐盒里拿出一條紅薯丟在桌子下,再把餐盒蓋好蓋子。

  小黃狗搖著尾巴鉆到桌子下吃著紅薯。

  錦浩爺爺找了個塑料袋子過來,把餐盒放進袋子里裝好。

  錦浩爺爺:這些是你在學校吃的午餐,晚上回來,煮米飯給你吃。

  錦浩:謝謝爺爺,我走了。

  錦浩吃完了面條,背上書包、拿上爺爺給他準備的午餐,走出家門,小黃狗跟在身后。

  錦浩(轉身指著小黃狗):回去!

  小黃狗夾著尾巴回到了爺爺身邊。

  爺爺在門口看看錦浩走遠后,回到了屋里。小黃狗就地睡覺。

 

  21,村口 外 日

  錦浩走到村頭、二十多個同學,早在村口等候。

  錦浩:都到了嗎?

  素陽:都到了,應該都到了。

  錦浩:走。

  一行二十多個,男男女女學生走在晨曦剛露的山路上。

 

  22,學校  外  日

  空鏡:一幢兩層樓磚瓦房,樓上過道護欄上掛著“某某村小學”的牌子。新修的紅磚教學樓,分上下兩層,六間教室,右側還帶個禮堂。

  錦浩一行人走到了操場,操場很大,操坪沒有水泥鋪設、沙土壓緊的操坪卻也平整干凈。

  錦浩一行人走過操場各自分別進入五年級、六年級各班教室。

 

  23,教室 內  日

  錦浩走進六年級教室,在中排中間一處座位上坐下、素陽走進教室右邊靠窗戶的中間一處座位坐下、子豪走到中間后排坐下,教室里已經坐滿了學生,女老師走進教室。

  錦浩:起立。

  同學們全部起立。

  女老師(走上講臺做了個全部坐下的手勢):坐下。

  同學們全部坐下。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上“香港回歸”

  女老師:今天是1997年7月1日,香港將結束150年殖民統治的歷史,正式回歸祖國。

  錦浩舉起右手。老師做了個請起的手勢。

  錦浩:殖民統治下的香港不是很繁榮嗎?

  女老師:繁榮是一方面,香港的繁榮與香港的地理位置有關。中國改革開放,深圳特區成立了17年,快趕上香港繁榮了,香港回歸重點是解放香港。

  錦浩:解放香港?

  女老師:香港被英國統治以來,28任港督都是英國委派,華人沒有參政權、100多年間,立法局議員無一人是老百姓選舉產生、港人連公民基本的權利都沒有、港人劃歸英籍,仍是二等公民持“特別護照”、宵禁長達55年,華人遭受了不平等的待遇等問題。今天,香港重新回到祖國的懷抱,將享受中國公民的平等權力和待遇。我們歡迎香港回歸!

  學生(齊呼):歡迎香港回歸!

 

  24,操場 外 日

  操場上有一百多個小學生,錦浩跟一幫男孩子在打籃球:踢球、搶球、投籃玩得盡興,動作象一支在專業訓練的籃球隊員,但他們沒有校服,衣著雜亂。

  素陽在操場另一邊,跟一幫女同學跳繩,繩子飛轉著在里面跳躍的女生。

  上課鈴響起,男孩子收上了籃球,女孩子收上了繩帶,潮水般的涌進了教室。操場上又恢復了安靜。

  教育里傳來朗朗讀書聲。

 

  25,山路 外 日

  鏡頭掃過整個山谷,回到山路上,二十多個少年背著書包走在山路上,女孩們結伴走在前面,男孩們走在后面,嘻笑著跳躍著,邊玩邊走。

  子豪:香港都回歸了,我們放暑假去香港玩吧.

  志祥:香港好玩嗎?

  子豪:應該很好玩。

  志祥:那好,我們放暑假香港玩去,(轉向錦浩)你去嗎?

  錦浩:我不去,我放署假要幫爺爺收谷子。

  志祥:任豪呢,你去嗎?

  任豪:我去。

  福開:我去,怎么去?我們沒錢坐車。

  志祥:走路唄。

  福開:去香港有多遠?

  子豪:管它多遠,走到為止。

  志祥:對啊,走到為止。

  錦浩:吿訴你們吧,香港離我們有800多公里。

  志祥:800多公里?有多遠?

  素陽:我來給你們算算吧,正常人每天行走25公里,你們至少要行走32天才能到達。

  志祥:什么,要走32天?媽啊!

  子豪、任豪、福開:媽啊!

  素陽:你們有誰去過縣城嗎?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沒去過。

  素陽:縣城都沒去過,就想去香港,你們先去縣城玩玩,再說吧。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對,去縣城玩去。

  錦浩:去縣城也有75多公里。

  志祥:75多公里?要走多久?

  素陽:這么簡單的數都不會算啊,75除25得3,要走3天。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面面相覷。

 

  26,河堤 外 日

  他們走過山路,淌過小河,走在河堤上。

  子豪:我們什么時候去縣城玩啊。

  錦浩:我不象你們,每天只想著玩,我的夢想是考上大學。

  素陽:我的夢想是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

  志祥(帶著哭聲):我想媽媽了,我要把媽媽找回來。

  眾人怔怔地看著志祥,許久沒出聲。

  福開:都別想了,走路吧,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明日是與非。

  眾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27,村口 外 日

  村口,忙碌了一天的農民各自走在收工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人拿著農具,有人用背簍背著柴禾,但大多是一些老年人和農婦很少見到壯年男子。

  錦浩爺爺(60多歲)背著一捆柴禾走在后面,錦浩迎上來。

  錦浩:爺爺,我來背。

  錦浩爺爺應聲找個臺階放下背簍,退出身子,錦浩把書包交給爺爺,錦浩背對背簍,扣住肩帶,一用力近50斤的一大捆柴禾背了起來。走在回家的路上,錦浩爺爺提著書包走在后面。

  放學的孩子們走進了這些收工回家的老人中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28,錦浩家  內  夜

  灶屋,錦浩爺爺給灶里添了一把柴禾,用叉子挑了挑,灶里的火燒得旺盛。錦浩爺爺走到鍋邊,在鍋里放了幾片臘肉炸了一會 兒,臘肉炸出油來,然后把一碗梅干菜倒進鍋里,再放上鹽加了些水煮著。煮一會兒把菜盛到一只碗里,然后去把灶堂的火插熄。

  錦浩爺爺走到煮好飯的鐵鍋邊,開蓋盛了滿滿兩碗白米飯,走出灶屋。

 

  29,錦浩家  內  夜

  屋內,錦浩在燈下做作業。爺爺端著盛好的兩碗米飯走過來,錦浩忙把作業本收放一邊。

  爺爺放下米飯,又去廚房把那碗臘肉煮梅干菜端過來,放在桌子上。燈下,祖孫倆一起吃晚飯,爺爺不停地從梅干菜挑出臘肉夾到錦浩的碗里,錦浩也翻出兩片臘肉夾到爺爺的碗里。臘肉吃完,祖孫倆一口飯,一口梅干菜吃著。

 

  30,錦浩家  內  夜

  墻上的掛鐘指向10:20

  錦浩在燈下做作業,爺爺從披著衣服從房間出來。

  錦浩爺爺:浩兒,早點去睡覺。

  錦浩:好的,您先睡我做完這些就去睡覺。

  錦浩爺爺:早點睡啊。

  錦浩:好的。

  錦浩爺爺回房,錦浩繼續在燈下做作業。

  墻上的掛鐘指向10:20

  錦浩做完作業,收拾書本、放進書包、關燈回房睡覺。

 

  31,村莊  外  日

  錦浩、素陽、志祥等一行人拿著簸箕,提著水桶,走在路上。小黃狗跟在后面。他們路過一戶人家,四老奶奶帶著三歲的孫女清嵐從屋里走出來。

  四奶奶:錦浩,等一下。

  錦浩應聲停下腳步,四奶奶把三歲孫女清嵐帶到錦浩面前。

  四奶奶:今天四奶奶要去趕集市,清嵐請你照顧一天好嗎?

  錦浩:好的,四奶奶您放心吧。

  四奶奶把孫女清嵐交給錦浩,素陽蹲下身對著小清嵐。

  素陽:跟我們一起去河里捉魚玩,好嗎?

  清嵐:好。

  素陽手牽著小清嵐,錦浩和志祥他們走在前面,一行人高高興興地往河邊跑去。素陽牽著清嵐走不動,遠遠地落在后面,錦浩走回來抱起小清嵐與素陽小跑跟上了隊伍。

 

  32,小河  外  日

  錦浩一行人來到了河邊。

  小河,河水清澈見底,鏡頭透過河水,可見幾條小魚兒在水中自由的游蕩。人影倒進水中,小魚兒受到驚嚇,一會兒不見了。

  錦浩找了一塊石板處,把清嵐放下,讓清嵐坐在石板上,小黃狗也自己找個地方坐下。

  錦浩:你坐在這里不動,哥哥姐姐去河里捉魚好嗎?

  清嵐:好。

  素陽:聽著,你坐在這里不許動。

  清嵐:好,我不動。

  錦浩(指著小黃狗)你也坐在這里看著妹妹,不許動。

  小黃狗起身搖了搖尾巴,又坐下來。

  他們安頓好清嵐,一行人把桶子放在岸邊,各自拿著簸箕走到了河里,河水最深處到了他們的大腿處。

  他們找了一處地方,用手撿開水里的石頭,用腳板把水底抹平。都把手中的簸箕拿來并排放好,找些用石塊把簸箕壓好。有人去岸邊扯來些小草裝在竹簸箕里。

  安裝完畢,一行人走到上方十米遠處,并排著踩水中的石頭,不時有人把水中大一點的石頭搬開。邊踩邊走,慢慢地向簸箕靠近。完全靠近后。幾乎同時,各自把自己的簸箕先前后尾在從水中搬起,走到岸邊。他們在岸邊放下簸箕,拿掉里面的石頭和小草。一些小魚在簸箕里亂跳。他們互相看看,吹噓一番后。各自把小魚倒進自己的水桶里。

  重復以上步驟,多遍。他們離清嵐越來越遠,桶子里的小魚也越來越多。

 

  33,河岸邊 外 日

  河岸邊的小清嵐,撿來些小石頭。獨自在那里玩著,玩了一會兒,看了看河里,河里已經不見了錦浩他們的蹤影。

  清嵐坐在那里哭了起來。

  小黃狗急得在清嵐身邊轉來轉去。轉了一會兒跑到錦浩他們采魚的那邊,對著河里“汪,汪”兩聲又跑回來。

  河里的少年們盡情地并排踩石頭,搬石頭,聽到狗叫聲,他們抬頭看了一眼。

  素陽:狗怎么了。

  錦浩:不好了,把清嵐忘了。

  錦浩說完飛奔上岸,原路返回尋找小清嵐。

  錦浩找到清嵐,把清嵐抱起來,清嵐止住了哭聲。但止不住剛剛哭過的嗝聲。錦浩用衣袖給清嵐抹干了眼淚,清嵐緊緊摟住錦浩。錦浩抱著清嵐走到了隊伍里的河岸邊,走到桶子旁邊,讓清嵐看看桶子里的魚,清嵐看到那些小魚兒破涕為笑。

  錦浩試著把清嵐放下,清嵐卻緊緊摟住錦浩。

  錦浩再次試著把清嵐放下,清嵐把錦浩摟得更緊了。

  錦浩看了看清嵐。清嵐的表情似乎告訴他:“別再丟下我”

  素陽:錦浩,快來,裝好了。

  錦浩:我不踩了,你們踩吧。

  錦浩一手抱著清嵐,一手提著水桶在岸上跟著他們。

 

  34,小河  外  日

 (注:為保護末成年人隱私,本場素陽扮演者必需貼上乳貼)

  錦浩、志祥和其他三個男孩子在水里嬉戲,他們赤裸著上身,下身穿著一條短褲,水深齊肩。他們象魚兒一樣在水里游來游去。不時有人從水里出來,走到高處跳下鉆到水里,水面濺起一片浪花。

  素陽穿著連衣裙坐在岸邊,腳伸到了水里。看著男孩們游來游去露出羨慕的表情。

水中,一個男生從水中游過來,在水里抓了抓素陽的腳,素陽一聲尖叫,縮回了腳,離開水面,退到了岸上。男孩子豪從水里站了起來。

  子豪:素陽,下來,跟我們一起玩啊。

  素陽:不,我怕。

  子豪:怕什么啊,有我們呢,來啊。

  素陽慢慢地地從岸上走到水里,水到膝蓋處站著不敢往里走了。

  子豪:來啊,還進來一點。

  素陽搖了搖頭,子豪用手潑一把水到素陽身上,志祥也游過來。撥一把水到素陽身上,素陽已經全身濕透。濕身處隱約可見素陽那微微發育的乳房。

  子豪(指著素陽胸脯):波波,看波波。

  素陽驚叫著用手握住胸脯。子豪繼續給素陽潑水,志祥也跟著潑水,素陽護著胸哭了起來。

  錦浩游過來,沖上去把子豪推到在水里,又沖過來把志祥按倒在水里。三個男孩在水里打了起來。

  錦浩敵不過兩人,被對方占了上風,幾次被他們按在水里。

  素陽顧不了害羞,去推那兩人幫助錦浩脫身。

  素陽:你們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錦浩脫身,素陽扶著錦浩往岸上走,志祥還要上來打架,被子豪拖住。

  子豪:算了,他們是兩口子了。

  志祥只好作罷,錦浩和素陽回了岸上,錦浩的嘴角滲出了血絲,素陽心疼地用手幫他抹掉血絲。錦浩恨恨地往水里吐了一口痰,扶著素陽走了。

 

  35,河堤  外  日

  錦浩跟素陽走在河堤上,錦浩走在前面,素陽走在后面。

  素陽:我要學游泳。

  錦浩站住轉身面對素陽。

  錦浩:要學游泳?

  素陽:我要學游泳,你教我。

  錦浩:好,我教你。

  素陽(迎上來抓住錦浩雙手,低頭說):你什么時候教我?

  錦浩:現在可以。

  素陽摸了摸錦浩嘴角,你剛打完架,沒事吧。

  錦浩:沒事。

  素陽:那我們去河里再找一處水塘。教我游泳去。

  錦浩:好吧,走。

  錦浩和素陽重新回到河里,在一處不大不小的水塘邊停下。

  素陽:就這里吧。

  錦浩:可以。

  素陽脫下連衣裙,露出只穿著短褲和寬松的背心內衣。錦浩不敢正視,趕緊扭過頭去。

  素陽:來啊,怕什么。

  錦浩:你還是穿上裙子吧。

  素陽:穿上裙子不好游泳啊,我一個女孩兒不怕羞。你一個男孩子怕什么啊?

  錦浩只得走過來,牽著素陽的手走進水里,卻不敢正視素陽,素陽笑了起來。

 

  36,水中  外  日

 (注:為保護末成年人隱私,本場素陽扮演者必需貼上乳頭貼)

  錦浩牽著素陽走到深水處。

  錦浩:先學會憋氣,跟著我來。頭扎進水里就要憋氣。不要呼氣,因為呼氣水就會進到肺部。

  錦浩說完做示范,捏住鼻子蹲在水里,一會再站起來。

  素陽也跟著做,捏住鼻子蹲在水里,馬再站起來。

  素陽從水里出來,濕衣上身暴露在錦浩面前,猶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錦浩被眼前的美景驚呆了。素陽把自己那原始的美,大膽展現在錦浩面前。

  捏住鼻子蹲在水里,一會再站起來,他們如此反復幾次。

  錦浩:再來學習劃水。

  錦浩說做完示范,錦浩整個身子臥倒在水里,雙腳用力拍打著水,雙手在水里劃動。身子在水中游動起來,圍著素陽游了兩圈。

  素陽也學著錦浩的樣子,臥倒在水里,但怎么也劃不起來。素陽象一只旱鴨子掉在水里,撲通撲通起來,把錦浩逗得哈哈大笑。

 

  37,田野  外 日

  山腳下,一個個階梯連成一片片的稻田。稻田里,金黃色的稻谷一望無垠,沉甸甸的稻穗壓彎了腰。

  三三兩兩一些老人、婦女和小孩在水田里忙著收割稻谷。

 

  38,水田里  外  日

  一丘彎彎的,約半畝大的水田里、錦浩跟爺爺正忙著收割自己家的稻谷。

  田里潮濕的泥巴,泥面上沒有水。稻谷已收割完一半。一臺腳踩打稻機停在稻田中間。錦浩跟爺爺正忙著割禾稻。

  錦浩臉朝水稻,背朝天,穿著一身舊衣服,戴著一頂破草帽。左手抓著稻子。右手拿著鐮刀。割的很快。不時地直起身子用衣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彎下腰來繼續割。

  錦浩爺爺割了一會兒,直起身子,看了看身后割倒的禾稻。滿意地點點頭。

  錦浩爺爺:浩兒,上午只割這么多了,打完這些谷子回家吃午飯去。

  錦浩:好的。

  錦浩走到田坎上,拿起水壺喝了幾口水。獨自向打稻機走去。

  錦浩爺爺走到田坎上,坐下來,先是喝了幾口水。又從身上拿出煙絲和煙紙、用手卷成一支火箭煙(用煙絲和紙手工卷成的一頭大,一頭小,型狀象火箭的卷煙),然后摸出火柴,劃火點燃了卷煙,吸了一口,吐出一圈圈煙圈。

  錦浩走到打稻機旁邊,踩動了打稻機。然后去田里拿了一把稻穗,放在打稻機上。右腳使勁踩轉打稻機,雙手握著稻穗翻轉著。谷子隨著打稻機里的滾輪轉動而紛紛脫落,飛進機桶里。

  錦浩爺爺已抽完卷煙,從田里拿起一把稻穗走到打稻機上,祖孫合力踩轉著打稻機,翻打著稻穗。一老一少。他們非常吃力踩動打稻機打下谷子。

  打了一會兒。祖孫一左一右雙手托著打稻雙耳使勁向前拖動。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打稻機一點點向前移動。慢慢地移到沒打完的稻穗堆前停住,錦浩松開打稻機,雙手叉腰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錦浩抹了一把汗水,就地站著休息了一會兒繼續跟爺爺踩轉打稻機,打稻谷。

 

  39,曬谷場   外 日

  錦浩挑著兩半籮筐谷子走到了曬谷場,然后爺爺也挑著兩半籮筐谷子到了曬谷場。錦浩把框里的谷子倒出來,接著又幫爺爺把框里的谷子倒出來。錦浩爺爺拿來一個八個木齒的木耙子(鄉下用木板做成的釘耙,一般為八個齒,上下兩開,中間用木板固定著,連接一根長長后手柄。)走過來。

  錦浩:我來曬,爺爺您先進屋休息去。

  錦浩從爺爺手中接過八齒木耙子,把谷子勻稱耙開。

  錦浩爺爺走進了屋里。

 

  40,曬谷場   外   日

  曬谷場上并列著四床曬墊(鄉下用竹篾編織成的席子,一般3米寬5米長),曬墊里曬滿了稻谷。

  天空,熱日當空發出熾熱的光芒。屋下,小黃狗睡在蔭涼處,昂著頭、張著口、吐著舌頭、喘著粗氣。

  曬谷場,錦浩身穿短袖,頭戴著舊草帽,雙手拿著木耙子,站在曬墊外邊頂著熱日,拖動著木耙子翻動著谷子。不時用手擦著臉上的汗水。

 

  41,屋里  內  日

  錦浩爺爺從灶房拿來兩個剩菜,一碗長豆角,一碗茄子炒辣椒,放在桌子上。又走到灶房從鍋里舀出兩碗米飯,拿了兩雙筷子,回屋放在桌子上。

  錦浩走進屋,坐到桌子旁邊,桌子上有個茶壺,和一只碗,錦浩倒了滿滿的一碗茶水,喝了一大碗茶水后。冷飯冷菜大口地吃了起來。

  爺爺看著孫子,搖搖頭,偷偷抹了抹眼淚。也坐到桌子旁邊。就著冷飯冷菜吃了起來,小黃狗趴在桌子下獨自吃著分給它的口糧。

 

  42,田野  外  日

  金黃色的稻田已經變了樣,有些變成了綠色的秧苗。有些還是蒼白的泥皮。蒼白的泥皮田里大多沒有水。有水的田里,一些農民在自家的田里插秧。

  錦浩爺爺走在田坎上。田里已經犁過了,梨溝里有一點兒水,泥面上沒有水。泥面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有些干裂。

  錦浩爺爺在田坎上來回走著。看了看田頭的排水溝,排水溝里干干的無水可以排入。抬頭望了望天空,天空萬里無云,烈日炎炎,他搖了搖頭。

  錦浩爺爺(自言自語):老天啊,再不給我點水,這丘田插不上晚稻啦。

 

  43,排水溝  外  日

  排水溝連著水田由上而下,上游幾處排水溝開了口。水流向田里,排水溝下游變成了干水溝。

  錦浩在水溝邊行走,把一個個開口堵上,慢慢地水溝里的水向下游流動。隨看一節節干溝變成了水溝,流向錦浩爺爺那丘田里。

  錦浩走后,上游被錦浩堵上的開口處又被人挖開。水從開口處流出,遠處剛剛濕過的水溝又慢慢地變回了干水溝。

  錦浩他們那丘田里剛剛進了一點點水,又沒有了。

 

  44,田坎上  外  日

  小黃狗跑過來,對著爺爺使勁搖尾巴,不時地往爺爺身上竄。爺爺摸了摸小黃狗的頭。

  錦浩爺爺:一邊去。

  小黃狗老老實實的跑到了一邊去。錦浩從排水溝走過來,走近爺爺。

  錦浩:水還是放不下來啊,上頭還有好多人要水。

  錦浩爺爺:晚上吧。

  錦浩:好吧,晚上我來試試,先回家吧。

  錦浩爺爺:回家。

  錦浩扶著爺爺走在回家的路上,小黃狗跟在后面。

 

  45,排水溝  外  夜

  錦浩打著手電在水溝邊行走。見到一處排水溝開口,他用鋤頭挖了些泥巴堵上,完后繼續前走。到另一處地方有一處小小的開口,他又挖了些泥巴堵上。繼續朝前走,前方不遠處有火光晃動。

  錦浩走近,一位五十左右的伯伯坐在那里抽煙,腳下方水溝開了一個口,水從水溝里分流出一半流出來進了那丘水田。錦浩用手電照了照田里,田里可見半指深的水,田里已經插上了秧苗。

  錦浩:伯伯你們的田都插上秧苗了,我們的還沒有水耙田,先讓我放點吧。

  大伯:不行,這個鬼天氣還不知道幾時才能下雨。不放夠水,兩天又干了,插上的秧苗都會干死。

  錦浩不作聲,用手電照了照水溝,水溝里還有部分水往下流,他打著手電繼續往前走,沒走多遠。又見著一個老爺爺在守著水溝,水溝開口很大,幾乎剩下的水全部流向了田里。錦浩呆立一會兒,打著手電回家去。

 

  46,家門口  外  夜

  錦浩打著手電回到家門口,小黃狗發出汪汪的叫聲。

  錦浩:別叫。

  小黃狗聽到了主人的聲音,搖著尾巴迎上來。往主人身上竄跳著,錦浩避開小黃狗,走到雜屋放下鋤頭,再轉身回到屋里。

 

  47,屋內  內  夜

  錦浩走進屋內,拉亮了電燈.

  房間傳來爺爺的聲音。

  錦浩爺爺:搞到水了嗎?

  錦浩:沒有。

  錦浩爺爺:算了吧,你早點睡覺吧。

  錦浩回到自己的房間,和衣躺在床上慢慢地進入夢鄉。

 

  48,房間  內  夜

  外面傳來雞叫聲,錦浩醒來,聽到雞叫聲馬上從床上爬起來,拿起手電,輕手輕腳走出房間,走到屋外。

 

  49,屋外  外  夜

  小黃狗聽到開門聲,看著主人出來,搖著尾巴迎上來。錦浩對著小黃狗做了一個噓的手勢,摸了摸小黃狗。

  錦浩從屋邊雜屋拿了鋤頭,扛在肩上。拿著手電走出屋外走到了路上,小黃狗跟了上來。

 

  50,排水溝,外  夜

  水溝,錦浩順著水溝由上而下,每見到一個開口處就挖泥巴把它堵上,并壓緊。之后往前走,整個水溝旁邊已經空無一人,不一會兒錦浩順利地把水放到了自己的田里。錦浩坐了一會兒,用手電照了照,水溝里有好大的水,嘩啦啦地流向自己田里。錦浩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摸了摸身邊的小黃狗。

  錦浩:走,回家睡覺去。

  錦浩走在前面,小黃狗走在后面。錦浩抬頭見到遠處的河邊有手電光晃動。錦浩遲疑一會兒,繼續帶著小黃狗往回家的路上走。

 

  51,河邊  外  夜

  河邊,四個黑影在一臺微型抽水機旁邊。抽水機旁邊放著一臺雞公車(農民自己用木材做的手推車,只有前面一個輪子后面靠肩帶吊在推車人肩上,手扶著扶手向前推動)。一個人把連接抽水機的出水管拖出來。又把連著抽水機的進水管也拖了出來。

  四個黑影一同用力,把抽水機抬到了雞公車旁邊。一個人去扶住雞公車。另外三個人把抽水機抬到了雞公車上。用繩子把抽水機綁好,用布蓋上。四個黑影一起拖著雞公車向村外走去。

 

  52,鄉鎮  外  日

  天剛剛亮。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少年推著雞公車在一家廢品收購店停下,坐在車旁,等著店主開門。

  店門打開,店主一眼看見坐在門口的四個少年,志祥迎上去。

  志祥:老板,我們要跟您做點生意。

  老板:什么生意?

  志祥帶著老板走到雞公車旁邊。掀開布單一角,給老板看了看。老板一驚,后退兩步,立馬鎮定下來。看了看周邊沒人,趕緊讓他們把雞公車推進店里關上大門。

 

  53,店內   內   日

  布單被掀開,一臺嶄新的微型抽水機出現在老板面前。

  老板:這套機子也就七八十斤吧。算五毛錢1斤。也就是35到40元。給你們40吧。

  志祥:什么40元。老板你可看好了,這是一臺嶄新的柴油抽水機。1000多元買來的呢?

  老板:新的1000多元是沒錯,到了我這里就是廢鐵了。

  志祥:你把他當廢鐵出手,不會這么笨吧。

  老板:你說個數,要多少?

  志祥:伸出五個指頭。

  老板:50元?

  志祥:500元。

  老板:500元是不行的,我也要賺點唄。總不能算新的出手吧。

  志祥:你出多少?

  老板:如果你們有誠意,我出100元,不能再多了 。

  志祥:我們走,老板請開門。

  志祥說完叫上伙伴,給抽水機蓋上布單,推上車子,準備走。

  老板:慢,可以商量吧。

  志祥:這樣吧,給你多賺點,給我們400元吧。少一分不行。

  老板:400元我實在沒錢賺了。300元成交吧。

  志祥:走。

  伙伴們推上車子準備走。

  老板:那你們走吧,但告訴你現在大街上到處都是人,走不了幾步會被抓去坐牢的。

  子豪扯了扯志祥衣角。志祥猶豫了一會兒。

  志祥:成交。

  收了錢,眾人把抽水機抬下來。子豪推上雞公車。走出門。

 

  54,錦浩家  內  日

  錦浩起床走出房間,來到屋里,爺爺已經做好了早餐

  錦浩簡單的洗漱完畢,走到桌子吃早餐。

  錦浩:爺爺今天可以去耕田了。

  爺爺:昨晚你不是說沒搞到水嗎?

  錦浩:后來我起床去把水放進田里了,水好大,今天應該可以耕田了。

  爺爺:好吧,快點吃,早點去把田耙平,下午可以插秧了。

  錦浩:好的。

  錦浩三下五除二的大口把飯吃完,走出屋子。

 

  55,屋外  外  日

  錦浩走到上邊的牛棚,牽來老黃牛。爺爺已經吃完了飯.走出屋子。鎖好門,走到雜屋,背上鐵耙。

  祖孫倆走在去田間的路上。小黃狗搖著尾巴跟在后面。

 

  56,田坎  外  日

  錦浩跟爺爺走到田坎邊,看了看田里。田里犁溝的水已經有了半尺深,但田里的泥皮還有一部分裸露著。田頭排水溝里沒有水流向田里,錦浩爺爺放下鐵耙。

  爺爺:水還差一點,難耙平。

  錦浩:我再去搞點水進來。

  錦浩把牛繩交給爺爺。順著排水溝往上走。沒走多遠,水溝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溝里的水徑直流向田里。田里四爺爺正牽著

水牛在耙田。錦浩走到開口處,用手挖來好多泥巴,把口子堵上,水順著水溝往下流去。

 

  57,水田   外   日

  四爺爺停下手中工作走過來,對著剛才錦浩堵上的泥巴用腳亂踢,踢出好大一個口子,排水溝的水又回到四爺爺田里。

  錦浩不作聲,找來一塊大石頭堵在開口處,然后一個勁地挖泥巴去堵住開口處。

  四爺爺一個勁地挖開口,錦浩一個勁地堵,就此對峙著。

  四爺爺停下來,給錦浩一個重重的耳光,錦浩也不示弱,用頭頂向四爺爺,四爺爺后退兩步站立不穩仰身倒在泥田里,錦浩也撲倒在泥田里。

  錦浩爺爺正好走過來,慌忙下田去扶起來四爺爺,錦浩自己從泥田里爬起來。己經是從頭到腳一身泥巴。

  四爺爺:三哥,你看,你看你的孫子。

  四爺爺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

  錦浩(抹掉一把臉上的泥巴對四爺爺吐了一口泥水,罵道):為老不尊。

  錦浩爺爺走過來,打了錦浩一個耳光。

  錦浩爺爺:他是你四爺爺。

  錦浩(握著著被打痛的臉蛋,狠狠地罵了一句);他不配當我的四爺爺。

  錦浩罵完,沖出水田,沖到小路上,狂跑而去。小黃狗跟在后面,追著錦浩而去。

  錦浩爺爺:錦浩,錦浩....

 

  58,村路 外 日

  錦浩就著一身泥水在村路上狂跑,小黃狗緊緊地跟在后面。

  前面兩個村民,一個提著工具箱,一個提著一桶柴油在趕路。錦浩從他們身邊飛跑而過。

  村民甲:誰家孩子,一大早搞上一身泥在路上跑啊。

 

  59,河里 外 日

  錦浩跑到河邊一個水塘處,縱身一躍,一頭扎進水里。

  水面己經出現一圈圈泥水。錦浩從水里站起來,河水己經沖干凈了他身上的泥巴。他走出水塘,走到岸邊,在岸邊沙石上面向河水坐下。

 

  60,河邊  外  日

  錦浩坐在河邊的沙石堆上,眼睛望著河里呆呆地出神。

  小河里,錦浩爸爸赤裸著上身坐在水里,三歲的錦浩坐在爸爸的肚皮上,錦浩媽媽用毛巾擦洗著錦浩赤裸的身子。

  錦浩用小手潑了一把水在媽媽的臉上,媽媽也給錦浩回潑了一把水在他的身上。

  錦浩從爸爸的身上爬下來站在水里給媽媽潑水。媽媽也給兒子潑水,母子倆嬉笑著在水里玩鬧很開心。

  錦浩爸爸站起來,幫著錦浩給他媽媽潑了一身水。錦浩媽媽轉頭把水潑向錦浩爸爸。

  錦浩也幫媽媽把水潑向爸爸。一家三口在水中盡情地戲耍著。

  錦浩回過神來,河水里的水風平浪靜。什么都沒有,他失望地站起來,對著小河大聲喊:

“媽媽,爸爸,媽媽,爸爸,你們在哪里”。

  只有山谷的回聲,喊累了,又坐下來,沒有哭,沒有笑。身邊沒有一個人影,只有小黃狗坐在旁邊陪著。

  天空己經是日掛中天,錦浩身上的水也干了,肚子也餓了,身邊的小黃狗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離開了他。

 

  61,鄉鎮餐館  內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男孩子圍桌而坐,桌子上有魚、有肉、有酒、6個菜,菜品還豐富。

  他們手里都夾著香煙。吸口煙,喝口啤酒,吃口菜。沾沾自樂著。

  志祥(指著一桌子酒菜):生活是什么?這就是生活,大魚大肉,有煙,有酒。

  子豪: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任豪:對,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志祥:福開,你呢。

  福開: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志祥:這就對了嘛,以后大家跟我混,保證大家能經常來喝酒吃肉。

  福開:錦浩哥呢?

  志祥:別說他,他跟我們不是一路人,他玩他的,我們玩我們的。

  子豪:是啊,他現在有老婆管著呢。

  志祥:他哪有老婆,還不是素陽那個跟屁蟲。

  福開:素陽可是個漂亮的妞。

  志祥:素陽算個屁。以后看我志祥的老婆要比素陽漂亮一百倍。

  子豪:不是一百倍,是一千倍。

  志祥:哈哈哈~你喝醉了,不是一千倍,是一萬倍。

  子豪:一萬倍。

 

  62,鄉間小路  外  日

  志祥,子豪等四人行走在鄉間小路上,子豪推著雞公車。四個人都有些醉意。但走了那么遠的路,酒醒了許多。

  走在河堤上,他們發現了河邊坐在沙石上的錦浩,福開走過去。

  福開:錦浩哥,你一個人在這里干什么啊?

  志祥他們也跟著圍上來。

  志祥:誰惹我們錦浩生氣了啊,來,別生氣,抽根煙。

  志祥說著從衣袋里拿出香煙,抽出一根遞給錦浩,錦浩望著志祥。

  錦浩:煙哪里來的啊。

  志祥:別管哪里來的,抽一根吧。

  福開:是啊,抽一根吧,抽著還上癮的。

  錦浩接過香煙,志祥給他點上火,錦浩抽一口,嗆了一下,不停地咳嗽起來。錦浩看了香煙,丟到河里。

  錦浩:走,回家去。

  眾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63,村口  外  日

  一行五人走到村里,村里圍著一群人,兩個穿制服的警官在人群中。

  村民甲:怎么辦啊?四戶人家合伙出資買了臺抽水機,剛用兩天就被人偷走了,還讓不讓人活啊?何警官,你要幫我們做主啊!

  村民乙:是啊,這個田,上游的放了些水,我們下游那幾丘田完全放不到水。本想買來抽水機,可以從河里抽水,把晚稻插上,現在好了,水沒抽到,錢又倒貼。

  何警官:大家別急,好好想想有沒有可疑人。

  村民乙:昨晚我后半夜起床上廁所,看見路上有個人打著手電走過。好像是錦浩。

  村民甲:錦浩?不會吧,他不會做那種事。再說了抽水機有80多斤,他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偷的動嗎?

  村民乙:今天一上午沒見著錦浩,說不準有事兒。

  何警官:村里還有其他孩子不見了嗎?

  村民甲:這一說可想起來了,錦浩,志祥,子豪,任豪,還有福開,一上午沒人看見他們。

 

  64,村口  外  日

  錦浩,志祥,一行五人,走近人群,何警官迎上來。

  何警官:誰是錦浩?

  錦浩(走到前面):我是。

  何警官:晚上幾點起來的?

  錦浩:雞叫,我就起床了。

  村民們已經有人對錦浩指指點點,錦浩有些莫名其妙

  另一個警官走到子豪的雞公車面前看了看,發現有一片濕印,警官用手指摸了摸濕印,又把手指放在鼻孔邊聞了聞。

  警官:隊長,雞公車上有柴油氣味。

  何警官(看了看雞公車,又問錦浩):起床后干什么去了?

  錦浩:給田里放水。

  何警官:給田里放水?是偷水吧。

  錦浩:可以說是偷,但也不算偷,因為水是公家的。

  何警官:上午呢,上午干什么去了?

  錦浩:在河邊。

  何警官:在河邊干什么?

  錦浩:坐啊!

  何警官:坐了一上午?

  錦浩:就是坐。

  何警官:你小子沒說實話。

  錦浩:我說的都是實話。

  何警官向李警官使了個眼色,李警官走到錦浩身邊,給錦浩戴上了手銬。志祥他們見狀,拔腿就跑。何警官追過來,子豪把雞公車推向何警官。何警官被絆倒在地。

  村民一哄而上追趕他們四人。

 

  65,村路  外  日

  幾個村民跟何警官一起追志祥他們四人。四個小機靈東跑西躲,一次次從他們身邊跑過

  子豪發現前邊屋前幾捆柴禾,子豪給大家使眼色。每人拿一捆柴禾丟在路上再跑。追趕的人被柴火絆的跌跌撞撞。

  四個孩子往山高處跑,后面幾個老人跑得喘不過氣來。志祥發現路邊屋前一個盤子,盤子里曬著黃豆。他把盤子端來站在路中央。等著追他們的人走近,把黃豆倒出來,黃豆順著坡道,散落而下,追趕的人們踩著黃豆一個個摔倒。四個人哈哈大笑,向著樹林跑去。消失在樹林不見了。

 

  66,村口  外  日

  錦浩拷著手銬被何警官,李警官帶走。錦浩爺爺跑過來。

  錦浩爺爺:你們抓錯人了,我孫子沒有偷抽水機啊。

  錦浩:爺爺,救我。

  錦浩爺爺(走到警官面前跪下),求求你們,放了我孫子吧。

  何警官(把錦浩爺爺扶起來)老人家,您放心吧。如果您孫子真的沒有做小偷,我們不會冤枉他的。

  錦浩爺爺(對天長嘆):可憐的孩子啊!他為了給自家田里放水,后半夜起來。我還冤枉他,打了他,又要被你們冤枉,孩子怎么活啊。

  錦浩被兩個警官架著往外走,錦浩回頭一直看著爺爺。

  錦浩(露出害怕又乞求的眼神):爺爺,救我,爺爺,救我....

  錦浩爺爺(哭倒在地,拍打著大腿):孩子,我可忴的孩子喲....

 

  67,樹林  外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人逃到了林中,翻過山頭,腳下里一片竹林,他們鉆進了竹林中。

  福開:看來沒人追我們了。我們休息一下吧。

  志祥:就地休息。

  眾人累得像散了架似的,七扭八歪地坐在地下,大口的喘著粗氣。

  志祥:來,抽根煙。

  志祥給每人發了一根煙,點火抽起煙來。

  子豪:唉,怎么辦啊?我們回不了家啦!

  志祥:嘆什么氣,回不了家正好,哥們幾個一起闖世界去。

  子豪:怎么闖啊。

  志祥:打工唄,你會干什么。

  子豪:我會殺魚。

  志祥:任豪呢?

  任豪:我會割禾。

  志祥:福開,你呢?

  福開:我會砍柴。

  志祥:什么亂七八糟的啊,都不行。

  子豪:那怎么辦啊。

  志祥狠狠地抽了幾口煙,煙頭隨地一丟,丟在一堆干燥的樹葉上。

  鏡頭對準樹葉,煙頭在燥的樹葉上冒著煙。

  志祥:天無絕人之路,走。

  另外三個人也學著志祥地樣子,猛吸幾口煙把煙頭隨便一丟。

  眾人異口同聲:走

  一行四人大步向山下走去,他們剛走到山腳下,山上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

 

  68,山腳下  外  日

  志祥他們一行人走到了山腳下,已經是另外一個村莊。

  村民:救火了,快上山救火。

  村民們成群結隊地跑上山去救火。志祥他們看到這個陣勢蒙了,福開指著山上著火的地方。

  福開:看,我們剛從那里下來的。

  志祥趕緊捂住福開的嘴。

  志祥輕聲地對同伴說:會不會是我們丟的煙頭?

  福開(輕聲說):應該是。

  子豪:該死,我們又闖禍了。

  志祥:此地不宜久留,趕緊走。

  一行人急急忙忙地加快了腳步,走出村口,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69,破廟  夜  內

  四個人擠在破廟的地上,月光照進沒有門的破廟,四個人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外邊靜悄悄的,靜得有些嚇人。

  福開:不會有鬼吧。

  任豪一聽嚇得收了收身子,往子豪身上擠。

  墻角處幾只老鼠在爭搶食物,扭打起來發出吱、吱、吱的聲音。四個人嚇得抱成一團。

  志祥:別怕,好像是老鼠。

  子豪:是老鼠。

  四個人才放松下來。抱著膝蓋坐在地下,怎么也不敢合眼,擁擠著坐在地上,呆呆地望著外邊。

  月亮已躲進云霧里,外邊暗了下來。

 

  70,村路 外 日

  村路上一群村民在爭吵著:“你們賠我抽水機”、“你們給我賠人”、“先賠抽水機”、“先賠人”.....眾人邊吵邊走,吵到了老支書家。

 

  71,老支書家  內  日

  老支書家里擠滿了村民,老支書坐在堂屋中間的椅子上,村民們有的坐在椅子上,有的坐在小板凳上,有的站著。

  村民甲:現在很明顯抽水機是被錦浩,志祥他們五個孩子偷走的。由五家人拿出錢再給我們買一臺抽水機。

  村民乙:天災人禍啊,我們還指望抽水插晚稻啊。

  志祥爺爺:人重要,還是抽水機重要啊,現在他們人都不見了,先幫我們找回人再說。

  村民甲:畏罪潛逃啊,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志祥爺爺:他們還是孩子啊,你們不追他們,他們會跑嗎。

  村民乙:我們不追,警察也追,你們怎么不問警察要人去。

  子豪爺爺:警察有權力抓人,你們有權力嗎,現在人都不見了。他們一旦出了事,你們誰都脫不了干系。

  村民甲:你老人家的意思是反過來要我們賠人?

  子豪爺爺:起碼,你們有義務幫我們去找人,先把人找回來再說。

  村民甲:哈哈,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們自己沒有教育好孩子,孩子做賊,畏罪潛逃反過來訛上我們了。

  子豪爺爺(氣急):你混蛋,他們還是孩子啊。

  子豪爺爺說完,捶著胸,大口地喘氣起來。

  老支書:好了,大家別爭了,都是一個村的,孩子們跑了,兇多吉少,大家協助找回孩子再說,人命關天啊。

 

  72,老支書家  內  日

  錦浩爺爺急急忙忙地從外面跑進來。走到老支書面前抓住老支書的手。

  錦浩爺爺(著急地):支書老哥,求求你,去救救我的孫子吧,他沒有參與偷盜啊。

  老支書:別著急,慢慢說,把昨天的情況祥細地跟我說說。

  錦浩爺爺:我說。

  鏡頭重現:錦浩后半夜起床打著手電在水溝里放水到田里、一大早祖孫倆去耙田、子浩跟四爺爺爭水打架、錦浩爺爺冤枉錦浩打了一巴掌、錦浩生氣跑出去。

  村民甲:這么說,我還有印象了(對著村民乙)昨天早飯后我們去河里抽水的路上,是不是有個滿身泥水的孩子在我們身邊跑過去?

  村民乙:是的,是錦浩,雖然我們沒看到他的臉,但認識他后面那只小黃狗是他家的。

  老支書:現在已經很清楚了,錦浩是冤枉的,他四爺爺可以去作證,怎么不請他四爺爺去作證?

  錦浩爺爺:我請過了,四弟還在生錦浩的氣,不肯出面作證。

  老支書:什么時候了,還生一個孩子的氣,走,跟我去四爺爺家去。

  老支書說完起身準備出去。

  村民甲:老支書,我們的事怎么辦啊

  老支書:我還是那句話,人命關天,大家先協助他們把孩子找回來。只有把孩子找回來才能把事情搞清楚,搞清楚后,該賠的還是要賠,一分不少。

  老支書說完,拉上錦浩爺爺一起往四爺爺家走去。

 

  73,四爺爺家  內  日

  四爺爺坐在躺椅上悠然地吸著火箭煙,錦浩爺爺和老支書走進屋來。四奶奶忙著進屋泡茶。

  四爺爺:二哥怎么又來了?我說了我不會去給你孫子作證的。

  錦浩爺爺:求求你,四弟,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們兩個是親兄弟的份上,求你幫哥哥這個忙。

  四爺爺:不是我不給你面子,是你孫子太野了,我都快60歲的人啦!還被他頂倒在水田里,我的面子往哪擱。

  老支書:要說面子,就是你四爺爺不對了。錦浩畢竟是你們的孫子,是你們家的血脈。如果不幫錦浩洗清罪名,就給你們家都丟臉啊。

  四爺爺:老支書,你不知道,他小子怎么罵的,他罵我為老不尊,不配當他的四爺爺。

  老支書:多大的人了,還跟一個小孩斗氣啊。

  四奶奶從內屋泡茶出來。給老支書何錦浩爺爺各一碗,他們接過茶水,連連道謝后。把茶放在身邊桌子上。

  四奶奶:是啊,都快60歲的人啦,還跟自己孫子斗氣。說出來不怕讓人笑話。

  四爺爺:你~

  錦浩爺爺:錦浩三歲時,他爸爸媽媽就外出打工。他是我一手看著他長大的。我身體不好,他處處為我著想。9歲開始幫我干農活。昨天是他后半夜起來去放水,才放了一些水到田里。本來以為可以耙田了,沒想到上頭又被你截斷,他心里也委屈啊!我還打了他。

  四爺爺:這么說是我搶了你家的水,是我的不對了。

  錦浩爺爺:不要這么說啊,我只吿訴你的事實,孩子心里委屈啊,他現在又被冤枉,當成小偷被抓了,這不是要孩子的命啊!

  老支書:是啊,錦浩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但再怎么堅強,他畢竟還是個孩子。如果我們不趕緊幫他洗清冤屈,后果不敢想。

  四奶奶:老頭子去吧,去把錦浩帶回來,也算是給他爸爸媽媽一個交代。他爸爸媽媽對我們還不錯的,每次回家都給你帶喜歡的酒。過年還給你紅包,你都忘了嗎?

  四爺爺沒作聲,在沉思著。

  四奶奶(走過來,揺了搖四爺爺):去啊,去把錦浩接回來啊。

  四爺爺:好吧,也當給你們和侄兒一個面子。我跟你們去一趟吧。

  老支書:這就對了,走吧。

  四爺爺:讓四嬸給你們做了午飯,吃完午飯再去吧。

  老支書:不吃了啦,等不起啊,孩子多在那點待一分鐘,就多一分鐘危險啊!

  四奶奶:老支書真是有心人,比錦浩自己家的爺爺還著急呢,你們快走吧。

  四爺爺:走。

  四爺爺起身進屋,換了一身衣服走出來。隨錦浩爺爺和老支書一起往鄉鎮派出所走去。,

 

  74,派出所  內  日

  何警官接待了老支書,錦浩爺爺,四爺爺。交談了一會兒,旁邊的李警官在做筆錄。

  李警官把筆錄擺在他們面前,他們一一在筆錄上簽字,按上了手印。

  何警官:請等會兒,我去把錦浩帶來。

  錦浩爺爺:謝謝。

 

  75,派出所  內  日

  錦浩被何警官帶到會客室,錦浩見到爺爺,撲過來抱著爺爺哭了起來。

  錦浩爺爺:孩子啊,懂事以來很少看見你哭,心里委屈你就大聲哭出來吧。

  錦浩(止住了哭聲):爺爺,我不哭,您靠訴過我,我是一個男子漢,要堅強。

  在場的錦浩爺爺,老支書,四爺爺都禁不住流下了淚水。

  錦浩松開爺爺,走到四爺爺面前。

  錦浩:四爺爺,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

  四爺爺:好了,沒事了,你的冤屈都洗清了,我們回家吧。

  何警官:錦浩,對不起,我們冤枉你啦,你沒有參與偷盜。你是個好孩子,我們向你道歉。

  錦浩:志祥他們呢?

  何警官:他們有重大嫌疑,雞公車上留下了柴油氣味,而且鄰村的山火,也與他們有關,恐怕沒有你這么幸運了。

  錦浩:求求您放他們一馬,他們跟我一樣都是留守兒童,從小就離開了父母。

  老支書:是啊,志祥父母離婚,父親外出打工,孩子們都可憐啊!到時候還請何警官高抬貴手。

  何警官:沒事,他們還沒成年,不用進少管所,他們父母要好好管教他們,不能再犯錯誤啊!受害方的損失他們父母要賠償。

  老支書:受害者那方,我會處理好,還請何警官別為難孩子了。

  何警官:現在只是懷疑,還需要查證,你們先回去吧。先把他們找回來,案子以后再說吧,留守兒童的問題,政府在盡力改善。

 

  76,村口  外  日

  志祥爸,子豪爸媽,任豪爸媽,福開爸媽,一行七人背著大包小包幾乎同時回到了村口。

  志祥爸:都回來了。

  子豪爸:我們先回家問清楚情況,明天一起去找人。

  福開爸:聽說他們四個孩子偷了村里人的抽水機當廢品賣了,還在鄰村放火燒了山。

  志祥爸:什么還放火燒了山?臭崽子,可給老子闖大禍了。

  子豪爸:不要說那些,現在關鍵是要找回孩子。

  福開爸:是啊,先找回孩子再說。

  一行七人經過村口,向村里走去,各自回家。

 

  77,公路 外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孩子走在公路上。

  一臺農用貨車(空車)在公路上停下,司機開門,走下駕駛室。志祥給同伴們做了個手勢。他們一溜煙走室副駕室側面。

志祥探頭看了看司機,師機背對著他在潵尿。志祥轉過身,對同伴做了個上的手勢,四個人借助汽車后輪,輕手輕腳地扒到了車上,在車箱里坐下來。

  子豪(輕聲地):可知道車去哪里啊。

  志祥(做了個禁聲手勢):別管,車開到哪里是哪里。

  車外,司機撒完尿,點上一根煙走進駕駛室,啟動汽車行駛在公路上。

 

  78,街道 外 日

  貨車在一處街道邊上停下。

  志祥(第一個跳下來):到縣城了。

  子豪、任豪、福開(三個孩子相繼從車上跳下來齊呼):到縣城啦,實現愿望啦。

  司機還沒來得及下車,在后視鏡里看到從車上跳下來孩子,從駕室窗戶探頭出來對著后面大罵。

  司機:哪里來的野孩子,找死。

  志祥他們不理司機,小跑著不見了。

 

  79,街道 外 日

  一幢高樓下,馬路中間站立著子豪,在點動著手指數樓層。

  一臺輕便摩托從他身前飛駛而過,子豪停下數樓層,嚇得后退兩步。

  兩臺、三臺、四臺摩托車從他身邊駛,子豪嚇得呆立在原地不敢動。

  另一臺輕便摩托從他身后飛駛而過,子豪快速退回,站立在馬路中間。

  馬路邊上,志祥他們在向他招手。

  子豪瞅準間隙小跑到馬路邊上,轉身繼續數著樓層。

 

  80,街道 外 日

  志祥、任豪、福開走在街道上,子豪從后面追上來。

  子豪:你們知道那棟房子有幾層嗎?我數了,有9層。

  志祥:9層算個屁,你們知道帝國大廈有多少層嗎?

  子豪:多少層?

  志祥:102層。

  子豪:102層有多高?

  福開:應該頂到天上了。

  子豪:天有多高?

  子豪(對著志祥):天有多高?

  志祥(搖搖頭):不知道。

  子豪(對著任豪):天有多高?

  任豪:不知道,老師沒教過我。

  子豪(對著福開):你知道嗎?

  福開(搖著手):我不知道。

  志祥:知道了。

  眾人(齊頭轉向志祥):多高?

  志祥:(抬頭望著天空)我是知道現在還沒有人做出那么長的尺,沒有尺,就沒有人量出天有多高。

  眾人齊頭望著天空,天空似一塊藍色的天屏靠大山支撐著。1,山脈 外 日

   空鏡:

  山脈連綿起伏,云霧繚繞,鳥瞰大山,山上樹木繁茂,翠竹成林。山徑蜿蜒曲折,像一條彩帶從云間飄落而下。

  山腹中,一處村莊呈現,百來戶農家,分散在山腰幾處。村間小路連接著一戶戶農家。

  山谷中有一片稻田,田里長滿了翠綠的禾苗,形成了一幅富麗堂皇的畫卷。山腳下一條小河奔流不息,河水清澈見底。

  河床邊,一條大路通向村外,有棵老槐樹守候在村口。

  出片名:《大山的眼淚》

 

  2,志祥家  內   夜

  堂屋里,8歲的志祥跟爸爸、媽媽一家人在圍桌吃晚飯。志祥爸一口酒一口菜地吃著,桌子上放著大半瓶“二鍋頭”

  志祥媽急急忙吃完飯,把碗筷一放,走到志祥爸爸的面前去脫志祥爸的上衣。

  志祥爸:等我吃完飯再脫吧。

  志祥媽:先脫下,我要洗。

  志祥爸放下筷子,抬起雙手,志祥媽把他的上衣脫了下來。

  志祥媽:長褲也脫下。

  志祥爸站起身脫下長褲,只穿著短褲坐在一桌子旁。繼續一口酒,一口菜地吃著。

  志祥邊吃飯,邊看著他爸爸喝酒。

  志祥爸:你小子快點吃飯啊,看著我干嘛。

  志祥收回目光,吃自己碗里的飯。

  志祥媽把志祥爸長褲里的香煙和打火機摸出來,放在桌子上,拿著臟衣服走向堂屋外邊。

 

  3,堂屋外  外  夜

  堂屋外邊,志祥媽走到一大盆衣服面前,志祥媽把手里的衣服放到木盆里,再拿來洗衣扳搓洗一家人的衣服。

 

  4,志祥家  內   夜

  飯桌上,一家人已經吃完了晚飯,志祥爸坐在一旁抽著香煙。

  志祥媽:志祥,爸爸吃完飯了嗎?

  志祥:吃完了。

  志祥媽:志祥,幫媽媽把碗收拾到灶屋去,媽媽洗完衣服再來洗碗。

  志祥:好。

  堂屋里,志祥在桌上收拾碗筷搬到灶屋,完后。再拿來一塊抹布把桌子抹干凈。志祥爸坐在躺掎上,蹺著二郎腿在抽煙,抽完了一支香煙,再接火抽第二支香煙。

 

  5,堂屋外  外  夜

  志祥媽坐在小橙子上搓洗一家人的衣服,堂屋里傳來志祥爸的聲音。

  志祥爸:老婆,我要洗澡了,幫我把衣服找來。

  志祥媽:沒看見我在忙嗎?你自己去房間找。

  志祥爸:沒看見我在田里忙了一天嗎?

  志祥媽:你在田里忙了一天,我也跟你在田里忙了一天,還要給你們做飯.....

  志祥媽沒說完,志祥爸氣兇兇地從堂屋走岀來。一腳把她坐的小橙子踢飛,志祥媽跌坐在地。

  志祥爸:婊子,服務一下老公怎么了,敢跟老子對著干了!

  志祥爸邊罵邊給老婆一頓拳打腳踢。

  志祥從堂屋跑出來,在他爸爸的腿上很很地咬一口。

“哎唷”志祥爸嚎叫著把志祥踢開,志祥飛出二米跌倒在地。

  志祥媽跑過來,把志祥扶起。志祥爸追過來,志祥媽緊緊摟著志祥,志祥爸對志祥媽又一頓拳打腳踢。志祥志祥媽用身子護志祥迎按丈夫的拳腳,不讓他爸的拳腳打到志祥身上。

  志祥爸:婊子,小子一個德性。跟老子對著干,等老子來收拾你們。

  志祥爸罵完,走進了屋里。月光下,志祥媽緊緊地摟著志祥,眼淚象開閘的洪水,刷刷地落下來。

 

  6,志祥的房間  內  夜

  床上,志祥在熟睡中。

  志祥媽已穿戴整齊,坐在床邊看著志祥。淚水從她的眼眶流出,落在床單上,床單已濕了一大片。

  畫外音:孩子,媽媽為了你,一直屈辱在你爸爸的拳腳下。媽媽實在支撐不下去了,不要怨媽媽,天底下沒有哪個媽媽舍得丟下自己的孩子。我想把你帶走,如果把你帶走了,你爸爸會找我拚命。孩子,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

 

  7,村路上  外  日

  天剛蒙蒙亮,志祥媽背著一個背包走在路上。她回頭看了看自己生活了幾年的家,遲立一會兒,轉身繼續走路,走出了村口。

 

  8,志祥爺爺家  內  日

  志祥爺爺和奶奶在堂屋里吃飯,志祥爸帶著志祥走進屋來。志祥奶奶趕忙迎過來,拉著志祥的手在身邊坐下。

  志祥奶奶:孫子,吃過飯了嗎?

  志祥:奶奶,我剛吃過了。

  志祥爺爺(對著志祥爸):怎么辦?媳婦都走了三個月了,不聲不坑的。

  志祥爸:他姥姥說,她外去打工了。

  志祥爺爺:你也外去打工啊,去把你媳婦找回來啊。

  志祥爸:我去找她?我丟不起這個臉.

  志祥爺爺:怎么,丈夫找老婆怎么丟臉了.

  志祥爸:爸,不用去找,她心里要是還有這個家,她會回來的,她心里要是沒有這個家,找回也沒用。

  志祥爺爺:她不會自己回來了。

  志祥爸:不回就不回吧,她要是敢跟別的男人好,老子打斷她的腿。

  志祥爺爺:混蛋!

  志祥爸:爸,我是來跟你們商量,我想外去打工,志祥托你.......

  志祥爺爺:你不要說,我也知道,志祥放在這里,我們會照顧好他的。

  志祥爸:那么辛苦你們了。

  志祥爺爺:我不想聽這些,把媳婦找回才是大事。

  志祥奶奶:是啊,多好的媳婦啊,被你打跑了。

  志祥爺爺:如果她回來了,還打她嗎?女人是娶過來疼的,不是娶過來打的。

  志祥爸:好了,明天有幾個人去廣東工地打工,我隨他們一起走。志祥就托你們照顧了。

  志祥爺爺:好吧,你去吧。

 

  9,村路上  外  日

  志祥爸跟隨幾個老鄉背著背包走在村路上,路過志祥爺爺家,走到了門口停下了腳步,志祥從堂屋里跑過來。

  志祥:爸爸,去把媽媽找回來。

  志祥爸:你自己去找,老子沒有這個閑心。

  志祥爸說完,轉身走了。

  志祥(對著他爸爸遠去的背影大喊):把媽媽找回來。

  志祥爸好象沒有聽到,隨幾個老鄉走出了村口。

 

  10,山坡上  外  日

  字幕:三年后。

  空鏡:初夏的山坡上, 小草碧綠, 樹木成蔭、百花爭艷。

  叢林處、小道上走出來幾個十二歲左右的少年。五個男孩(錦浩、志祥、子豪、任豪、福開),一個女孩(素陽),男孩子們衣著臟亂,簡樸、破舊的鞋子上沾了些泥巴和干樹葉。女孩素陽穿著一雙運動鞋,衣著干凈整潔。

  素陽手里提著一個布袋子,袋子里裝了些蕨菜。 草地上,幾處地方長了些蕨菜,素陽走過去, 蹲下身,扯了幾根放進布袋里。錦浩走過來,蹲下身幫忙扯了幾根蕨菜放到女孩的布袋里。

  另一邊4個男孩發現了一棵刺泡子,紅色的刺泡子出現在鏡頭。男孩們起哄著跑過去, 爭搶著摘到刺泡子放入自己口里吃了起來。

 

  11,山坡上  外  日

  出了樹林,下邊山坡是一處空地,沒有樹木,長滿了雜草。依稀可見幾處地方長了成熟的刺泡子,男孩們到處采摘泡子,現摘現吃。

  素陽到處尋找蕨菜,采摘蕨菜,蕨菜已經采摘了大半包。錦浩一會兒摘刺泡子吃,一會兒幫助素陽扯蕨菜,不知不覺中,跟素陽走到了隊伍前面。

  錦浩抬頭望見不遠處一座木房子,房屋后的土坡山長著很多刺泡子。

  錦浩:哦呦,那么多哦。

  素陽站起身隨著錦浩指著的地方望去。密密麻麻、紅色的刺泡子很是惹人喜愛。

  錦浩(轉身對伙伴們喊):大家快來、那邊有好多刺泡子。

  眾人一哄而上、隨著錦浩指著的地方,往長滿刺泡子的地方跑去。

 

  12,山腳下  外  日

  山腳下一處破舊的木房子,木房子后面的土坡上長滿了刺泡子、眾人跑過來搶摘刺泡子,素陽也跟男孩一起搶摘刺泡子,現摘現吃。

  錦浩把一株長滿刺泡子的枝株扯過來,扯到素陽面前,與素陽一起分享,素陽吃得特別開心。

  男孩志祥去扯堤坎處一株制泡子,沒扯到,腳不由自主往前移動一點。一腳踏空,身子從一米多高的土坡上滑落下去,眾人一聲驚呼。

  志祥滑落到屋后一條土溝里。一屁股坐在溝里,雙手叉地有倒下,土溝里濕漉漉的。

  志祥站起來,屁股上和雙手都站滿了黑泥,志祥看著雙手露出非常惡心的樣子。

  志祥:臭死了。

  志祥把手撐在木屋的墻板子上一頓亂擦,差不多擦掉了手上的黑泥,又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手。手放到鼻子上聞了聞,惡心地扭過頭去。

  志祥:臭死了。

  志祥順著臭溝一路尋去,發現在前頭5-6米處從屋內穿出來一根黑色的塑料管子,管子里流出一點點水來。志祥走近管子手接著水洗手,剛洗上馬上收回了手。

  志祥(把手放近鼻子聞了聞,對著上面的伙伴們說):是尿。

  山披上的伙伴們笑得前仰后合。

  志祥在木板縫處往屋里看,屋里微弱的光線下站著一位老人。老人正站著對一個倒著的塑料瓶撒尿,塑瓶口連接著那根黑色的塑料管子。

  志樣做出禁聲的手勢向伙伴們招手,伙伴們走下來、一個個輪流從木縫里偷看屋里的老人撒尿。光線下,屋里的老人沒有擦覺,顧自對著塑料瓶撒尿。

  素陽偷看后害羞地轉向一邊,用手捂住臉。

  志祥找來一段木棍走到流尿的管子口,把木根插入管子里,試了試小了點,又在水溝旁邊找了個廢棄的塑料袋子包裹住木棍的一頭,插進去,轉了轉,用勁插緊。

  眾人一哄而散。

 

  13,田埂上  外  日

  空鏡:山腳下,是梯田,田埂上小路彎彎,婉蜓著不寬的路徑。兩邊青草,野花,高高低低,錯落有致。蟬兒不甘寂寞、蜂鳴聲破空而來。

  錦浩、志祥、子豪、任豪、素陽,跳躍著走在田間小路上,素陽手里提著那袋蕨菜。

  志祥在后面走了一會兒又聞了聞手,做出惡心的樣子。他追上眾人,把手往錦浩衣服上擦了幾下。

  錦浩轉過身一使勁把志祥推倒在地,壓在他身上。其他男孩過來拉架,素陽在一旁不知所措。

  志祥在下用勁翻過身來把錦浩壓在身下,錦浩一用力,兩人從田坎翻滾到禾田里,禾田被壓倒一大片,兩個男孩已經弄得滿身泥水。幾個回合錦浩明顯占了上風,志祥被壓在禾田里爬不起來。

  子豪、福開下田把錦浩從志祥身上拉起來,錦浩站起身,還給志祥踢一腳,再回到田坎上。跟著眾人往前走。

  子豪、福開拉扶著志祥田里爬起來,回到田坎上小跑追上眾人,志祥低著頭遠遠地跟在隊伍后面。

 

  14 ,木房子 內  日

  空鏡:昏暗、破舊的木板房里,一張舊木床,床上躺著一位老爺爺,旁邊有幾件破舊家具。

  相老爺慢慢地從床上爬起來,扶著床沿走到舊木柜子旁邊,側椅靠著木柜子,在一個倒著塑料瓶前(塑料瓶切掉了瓶底,瓶口連接著一根黑色的塑料管子,塑料管子穿過木板墻伸到了屋外)。老人站在倒著的瓶子邊,一手扶著木柜子,一手解開褲子對著瓶子撒尿。

  尿水倒流,流到老爺爺褲子上。褲子濕了一大片。老爺爺用腳退下寬大的褲子,光著下身,扶著木柜回到床上躺下,蓋上被子。

 

  15,木房子 外  日

  一位40多歲的農婦提著餐盒從屋外的小路上向著木房子走來,走進屋里。

 

  16,木房子  內   日

  農婦走到屋內、拉亮了電燈。把餐盒放在木柜子上。

  老爺爺坐起身,農婦從餐盒里拿出一碗飯和一雙筷子交給老爺爺,老爺爺接過來,坐在床上吃著農婦給他送來的飯菜。

  農婦從地下撿起尿濕的褲子生氣地拿到老爺爺面前。

  農婦:怎么尿濕了。

  老爺爺沒聽見,搖搖頭,農婦貼近老人耳朵放高聲問。

  農婦:怎么尿褲子了。

  老爺爺(指著尿管):那個...那個流不出尿了。

  農婦轉身看了看尿管,里面還有沒流出去的尿水。又看了看旁邊的便桶,便桶里有少許糞便,他生氣地走到老爺爺面前貼近他耳朵。

  農婦:(大罵):尿管堵上了,你拉到便桶里啊。

  老爺爺搖搖頭。

  農婦(走到門口,回頭罵一句):死老頭。

 

  17,木房子 外 日

  農婦走到尿管出口外,發現尿管已被堵上了。

  農婦(破口大罵):哪個狗崽子干的,沒教養的東西。

  農婦蹲下身,把志祥堵住的木根扯出來,管子里的尿隨即噴出。噴到了農婦的袖口里,農婦站起身,使勁甩著衣袖口的尿水。

  農婦(邊甩著衣袖口的尿水邊罵):狗娘養的,缺德鬼干的......

 

  18,房子 內  日

  農婦走進木房子、床上的老爺爺,碗里的飯已經吃掉了一大半。農婦走近老爺爺身邊,靠近老爺爺耳朵。

  農婦:大伯,要你兒子回來照顧你,我照顧不了。

  老爺爺:侄媳婦,找條褲子給我穿上。

  農婦無奈地搖搖頭,找來一條褲子給老爺爺穿上。等老爺爺把飯吃完,農婦收拾碗筷。連同老爺爺尿濕的褲子一并收拾拿走。拉熄電燈,走出房門,走在村莊的小路上。

 

  19,小山村 外 日

  空鏡:天剛放亮,寧靜的小山村披上了一層輕紗,紗帳下那些簡陋的民房,依稀可見幾屋民房里亮著燈。

 

  20,錦浩家 內  日

  錦浩家是一座沒裝修的磚瓦房,堂屋里,錦浩坐在桌子上吃著面條、身旁一條小黃狗看著錦浩吃,不時地“汪汪”兩聲。

  錦浩爺爺從灶房拿來三條煮熟了的紅薯和一個煮熟的雞蛋,放在一個長方形餐盒里,蓋上蓋子。

  錦浩爺爺轉身,錦浩急忙從餐盒里拿出一條紅薯丟在桌子下,再把餐盒蓋好蓋子。

  小黃狗搖著尾巴鉆到桌子下吃著紅薯。

  錦浩爺爺找了個塑料袋子過來,把餐盒放進袋子里裝好。

  錦浩爺爺:這些是你在學校吃的午餐,晚上回來,煮米飯給你吃。

  錦浩:謝謝爺爺,我走了。

  錦浩吃完了面條,背上書包、拿上爺爺給他準備的午餐,走出家門,小黃狗跟在身后。

  錦浩(轉身指著小黃狗):回去!

  小黃狗夾著尾巴回到了爺爺身邊。

  爺爺在門口看看錦浩走遠后,回到了屋里。小黃狗就地睡覺。

 

  21,村口 外 日

  錦浩走到村頭、二十多個同學,早在村口等候。

  錦浩:都到了嗎?

  素陽:都到了,應該都到了。

  錦浩:走。

  一行二十多個,男男女女學生走在晨曦剛露的山路上。

 

  22,學校  外  日

  空鏡:一幢兩層樓磚瓦房,樓上過道護欄上掛著“某某村小學”的牌子。新修的紅磚教學樓,分上下兩層,六間教室,右側還帶個禮堂。

  錦浩一行人走到了操場,操場很大,操坪沒有水泥鋪設、沙土壓緊的操坪卻也平整干凈。

  錦浩一行人走過操場各自分別進入五年級、六年級各班教室。

 

  23,教室 內  日

  錦浩走進六年級教室,在中排中間一處座位上坐下、素陽走進教室右邊靠窗戶的中間一處座位坐下、子豪走到中間后排坐下,教室里已經坐滿了學生,女老師走進教室。

  錦浩:起立。

  同學們全部起立。

  女老師(走上講臺做了個全部坐下的手勢):坐下。

  同學們全部坐下。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上“香港回歸”

  女老師:今天是1997年7月1日,香港將結束150年殖民統治的歷史,正式回歸祖國。

  錦浩舉起右手。老師做了個請起的手勢。

  錦浩:殖民統治下的香港不是很繁榮嗎?

  女老師:繁榮是一方面,香港的繁榮與香港的地理位置有關。中國改革開放,深圳特區成立了17年,快趕上香港繁榮了,香港回歸重點是解放香港。

  錦浩:解放香港?

  女老師:香港被英國統治以來,28任港督都是英國委派,華人沒有參政權、100多年間,立法局議員無一人是老百姓選舉產生、港人連公民基本的權利都沒有、港人劃歸英籍,仍是二等公民持“特別護照”、宵禁長達55年,華人遭受了不平等的待遇等問題。今天,香港重新回到祖國的懷抱,將享受中國公民的平等權力和待遇。我們歡迎香港回歸!

  學生(齊呼):歡迎香港回歸!

 

  24,操場 外 日

  操場上有一百多個小學生,錦浩跟一幫男孩子在打籃球:踢球、搶球、投籃玩得盡興,動作象一支在專業訓練的籃球隊員,但他們沒有校服,衣著雜亂。

  素陽在操場另一邊,跟一幫女同學跳繩,繩子飛轉著在里面跳躍的女生。

  上課鈴響起,男孩子收上了籃球,女孩子收上了繩帶,潮水般的涌進了教室。操場上又恢復了安靜。

  教育里傳來朗朗讀書聲。

 

  25,山路 外 日

  鏡頭掃過整個山谷,回到山路上,二十多個少年背著書包走在山路上,女孩們結伴走在前面,男孩們走在后面,嘻笑著跳躍著,邊玩邊走。

  子豪:香港都回歸了,我們放暑假去香港玩吧.

  志祥:香港好玩嗎?

  子豪:應該很好玩。

  志祥:那好,我們放暑假香港玩去,(轉向錦浩)你去嗎?

  錦浩:我不去,我放署假要幫爺爺收谷子。

  志祥:任豪呢,你去嗎?

  任豪:我去。

  福開:我去,怎么去?我們沒錢坐車。

  志祥:走路唄。

  福開:去香港有多遠?

  子豪:管它多遠,走到為止。

  志祥:對啊,走到為止。

  錦浩:吿訴你們吧,香港離我們有800多公里。

  志祥:800多公里?有多遠?

  素陽:我來給你們算算吧,正常人每天行走25公里,你們至少要行走32天才能到達。

  志祥:什么,要走32天?媽啊!

  子豪、任豪、福開:媽啊!

  素陽:你們有誰去過縣城嗎?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沒去過。

  素陽:縣城都沒去過,就想去香港,你們先去縣城玩玩,再說吧。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對,去縣城玩去。

  錦浩:去縣城也有75多公里。

  志祥:75多公里?要走多久?

  素陽:這么簡單的數都不會算啊,75除25得3,要走3天。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面面相覷。

 

  26,河堤 外 日

  他們走過山路,淌過小河,走在河堤上。

  子豪:我們什么時候去縣城玩啊。

  錦浩:我不象你們,每天只想著玩,我的夢想是考上大學。

  素陽:我的夢想是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

  志祥(帶著哭聲):我想媽媽了,我要把媽媽找回來。

  眾人怔怔地看著志祥,許久沒出聲。

  福開:都別想了,走路吧,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明日是與非。

  眾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27,村口 外 日

  村口,忙碌了一天的農民各自走在收工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人拿著農具,有人用背簍背著柴禾,但大多是一些老年人和農婦很少見到壯年男子。

  錦浩爺爺(60多歲)背著一捆柴禾走在后面,錦浩迎上來。

  錦浩:爺爺,我來背。

  錦浩爺爺應聲找個臺階放下背簍,退出身子,錦浩把書包交給爺爺,錦浩背對背簍,扣住肩帶,一用力近50斤的一大捆柴禾背了起來。走在回家的路上,錦浩爺爺提著書包走在后面。

  放學的孩子們走進了這些收工回家的老人中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28,錦浩家  內  夜

  灶屋,錦浩爺爺給灶里添了一把柴禾,用叉子挑了挑,灶里的火燒得旺盛。錦浩爺爺走到鍋邊,在鍋里放了幾片臘肉炸了一會 兒,臘肉炸出油來,然后把一碗梅干菜倒進鍋里,再放上鹽加了些水煮著。煮一會兒把菜盛到一只碗里,然后去把灶堂的火插熄。

  錦浩爺爺走到煮好飯的鐵鍋邊,開蓋盛了滿滿兩碗白米飯,走出灶屋。

 

  29,錦浩家  內  夜

  屋內,錦浩在燈下做作業。爺爺端著盛好的兩碗米飯走過來,錦浩忙把作業本收放一邊。

  爺爺放下米飯,又去廚房把那碗臘肉煮梅干菜端過來,放在桌子上。燈下,祖孫倆一起吃晚飯,爺爺不停地從梅干菜挑出臘肉夾到錦浩的碗里,錦浩也翻出兩片臘肉夾到爺爺的碗里。臘肉吃完,祖孫倆一口飯,一口梅干菜吃著。

 

  30,錦浩家  內  夜

  墻上的掛鐘指向10:20

  錦浩在燈下做作業,爺爺從披著衣服從房間出來。

  錦浩爺爺:浩兒,早點去睡覺。

  錦浩:好的,您先睡我做完這些就去睡覺。

  錦浩爺爺:早點睡啊。

  錦浩:好的。

  錦浩爺爺回房,錦浩繼續在燈下做作業。

  墻上的掛鐘指向10:20

  錦浩做完作業,收拾書本、放進書包、關燈回房睡覺。

 

  31,村莊  外  日

  錦浩、素陽、志祥等一行人拿著簸箕,提著水桶,走在路上。小黃狗跟在后面。他們路過一戶人家,四老奶奶帶著三歲的孫女清嵐從屋里走出來。

  四奶奶:錦浩,等一下。

  錦浩應聲停下腳步,四奶奶把三歲孫女清嵐帶到錦浩面前。

  四奶奶:今天四奶奶要去趕集市,清嵐請你照顧一天好嗎?

  錦浩:好的,四奶奶您放心吧。

  四奶奶把孫女清嵐交給錦浩,素陽蹲下身對著小清嵐。

  素陽:跟我們一起去河里捉魚玩,好嗎?

  清嵐:好。

  素陽手牽著小清嵐,錦浩和志祥他們走在前面,一行人高高興興地往河邊跑去。素陽牽著清嵐走不動,遠遠地落在后面,錦浩走回來抱起小清嵐與素陽小跑跟上了隊伍。

 

  32,小河  外  日

  錦浩一行人來到了河邊。

  小河,河水清澈見底,鏡頭透過河水,可見幾條小魚兒在水中自由的游蕩。人影倒進水中,小魚兒受到驚嚇,一會兒不見了。

  錦浩找了一塊石板處,把清嵐放下,讓清嵐坐在石板上,小黃狗也自己找個地方坐下。

  錦浩:你坐在這里不動,哥哥姐姐去河里捉魚好嗎?

  清嵐:好。

  素陽:聽著,你坐在這里不許動。

  清嵐:好,我不動。

  錦浩(指著小黃狗)你也坐在這里看著妹妹,不許動。

  小黃狗起身搖了搖尾巴,又坐下來。

  他們安頓好清嵐,一行人把桶子放在岸邊,各自拿著簸箕走到了河里,河水最深處到了他們的大腿處。

  他們找了一處地方,用手撿開水里的石頭,用腳板把水底抹平。都把手中的簸箕拿來并排放好,找些用石塊把簸箕壓好。有人去岸邊扯來些小草裝在竹簸箕里。

  安裝完畢,一行人走到上方十米遠處,并排著踩水中的石頭,不時有人把水中大一點的石頭搬開。邊踩邊走,慢慢地向簸箕靠近。完全靠近后。幾乎同時,各自把自己的簸箕先前后尾在從水中搬起,走到岸邊。他們在岸邊放下簸箕,拿掉里面的石頭和小草。一些小魚在簸箕里亂跳。他們互相看看,吹噓一番后。各自把小魚倒進自己的水桶里。

  重復以上步驟,多遍。他們離清嵐越來越遠,桶子里的小魚也越來越多。

 

  33,河岸邊 外 日

  河岸邊的小清嵐,撿來些小石頭。獨自在那里玩著,玩了一會兒,看了看河里,河里已經不見了錦浩他們的蹤影。

  清嵐坐在那里哭了起來。

  小黃狗急得在清嵐身邊轉來轉去。轉了一會兒跑到錦浩他們采魚的那邊,對著河里“汪,汪”兩聲又跑回來。

  河里的少年們盡情地并排踩石頭,搬石頭,聽到狗叫聲,他們抬頭看了一眼。

  素陽:狗怎么了。

  錦浩:不好了,把清嵐忘了。

  錦浩說完飛奔上岸,原路返回尋找小清嵐。

  錦浩找到清嵐,把清嵐抱起來,清嵐止住了哭聲。但止不住剛剛哭過的嗝聲。錦浩用衣袖給清嵐抹干了眼淚,清嵐緊緊摟住錦浩。錦浩抱著清嵐走到了隊伍里的河岸邊,走到桶子旁邊,讓清嵐看看桶子里的魚,清嵐看到那些小魚兒破涕為笑。

  錦浩試著把清嵐放下,清嵐卻緊緊摟住錦浩。

  錦浩再次試著把清嵐放下,清嵐把錦浩摟得更緊了。

  錦浩看了看清嵐。清嵐的表情似乎告訴他:“別再丟下我”

  素陽:錦浩,快來,裝好了。

  錦浩:我不踩了,你們踩吧。

  錦浩一手抱著清嵐,一手提著水桶在岸上跟著他們。

 

  34,小河  外  日

 (注:為保護末成年人隱私,本場素陽扮演者必需貼上乳貼)

  錦浩、志祥和其他三個男孩子在水里嬉戲,他們赤裸著上身,下身穿著一條短褲,水深齊肩。他們象魚兒一樣在水里游來游去。不時有人從水里出來,走到高處跳下鉆到水里,水面濺起一片浪花。

  素陽穿著連衣裙坐在岸邊,腳伸到了水里。看著男孩們游來游去露出羨慕的表情。

水中,一個男生從水中游過來,在水里抓了抓素陽的腳,素陽一聲尖叫,縮回了腳,離開水面,退到了岸上。男孩子豪從水里站了起來。

  子豪:素陽,下來,跟我們一起玩啊。

  素陽:不,我怕。

  子豪:怕什么啊,有我們呢,來啊。

  素陽慢慢地地從岸上走到水里,水到膝蓋處站著不敢往里走了。

  子豪:來啊,還進來一點。

  素陽搖了搖頭,子豪用手潑一把水到素陽身上,志祥也游過來。撥一把水到素陽身上,素陽已經全身濕透。濕身處隱約可見素陽那微微發育的乳房。

  子豪(指著素陽胸脯):波波,看波波。

  素陽驚叫著用手握住胸脯。子豪繼續給素陽潑水,志祥也跟著潑水,素陽護著胸哭了起來。

  錦浩游過來,沖上去把子豪推到在水里,又沖過來把志祥按倒在水里。三個男孩在水里打了起來。

  錦浩敵不過兩人,被對方占了上風,幾次被他們按在水里。

  素陽顧不了害羞,去推那兩人幫助錦浩脫身。

  素陽:你們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錦浩脫身,素陽扶著錦浩往岸上走,志祥還要上來打架,被子豪拖住。

  子豪:算了,他們是兩口子了。

  志祥只好作罷,錦浩和素陽回了岸上,錦浩的嘴角滲出了血絲,素陽心疼地用手幫他抹掉血絲。錦浩恨恨地往水里吐了一口痰,扶著素陽走了。

 

  35,河堤  外  日

  錦浩跟素陽走在河堤上,錦浩走在前面,素陽走在后面。

  素陽:我要學游泳。

  錦浩站住轉身面對素陽。

  錦浩:要學游泳?

  素陽:我要學游泳,你教我。

  錦浩:好,我教你。

  素陽(迎上來抓住錦浩雙手,低頭說):你什么時候教我?

  錦浩:現在可以。

  素陽摸了摸錦浩嘴角,你剛打完架,沒事吧。

  錦浩:沒事。

  素陽:那我們去河里再找一處水塘。教我游泳去。

  錦浩:好吧,走。

  錦浩和素陽重新回到河里,在一處不大不小的水塘邊停下。

  素陽:就這里吧。

  錦浩:可以。

  素陽脫下連衣裙,露出只穿著短褲和寬松的背心內衣。錦浩不敢正視,趕緊扭過頭去。

  素陽:來啊,怕什么。

  錦浩:你還是穿上裙子吧。

  素陽:穿上裙子不好游泳啊,我一個女孩兒不怕羞。你一個男孩子怕什么啊?

  錦浩只得走過來,牽著素陽的手走進水里,卻不敢正視素陽,素陽笑了起來。

 

  36,水中  外  日

 (注:為保護末成年人隱私,本場素陽扮演者必需貼上乳頭貼)

  錦浩牽著素陽走到深水處。

  錦浩:先學會憋氣,跟著我來。頭扎進水里就要憋氣。不要呼氣,因為呼氣水就會進到肺部。

  錦浩說完做示范,捏住鼻子蹲在水里,一會再站起來。

  素陽也跟著做,捏住鼻子蹲在水里,馬再站起來。

  素陽從水里出來,濕衣上身暴露在錦浩面前,猶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錦浩被眼前的美景驚呆了。素陽把自己那原始的美,大膽展現在錦浩面前。

  捏住鼻子蹲在水里,一會再站起來,他們如此反復幾次。

  錦浩:再來學習劃水。

  錦浩說做完示范,錦浩整個身子臥倒在水里,雙腳用力拍打著水,雙手在水里劃動。身子在水中游動起來,圍著素陽游了兩圈。

  素陽也學著錦浩的樣子,臥倒在水里,但怎么也劃不起來。素陽象一只旱鴨子掉在水里,撲通撲通起來,把錦浩逗得哈哈大笑。

 

  37,田野  外 日

  山腳下,一個個階梯連成一片片的稻田。稻田里,金黃色的稻谷一望無垠,沉甸甸的稻穗壓彎了腰。

  三三兩兩一些老人、婦女和小孩在水田里忙著收割稻谷。

 

  38,水田里  外  日

  一丘彎彎的,約半畝大的水田里、錦浩跟爺爺正忙著收割自己家的稻谷。

  田里潮濕的泥巴,泥面上沒有水。稻谷已收割完一半。一臺腳踩打稻機停在稻田中間。錦浩跟爺爺正忙著割禾稻。

  錦浩臉朝水稻,背朝天,穿著一身舊衣服,戴著一頂破草帽。左手抓著稻子。右手拿著鐮刀。割的很快。不時地直起身子用衣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彎下腰來繼續割。

  錦浩爺爺割了一會兒,直起身子,看了看身后割倒的禾稻。滿意地點點頭。

  錦浩爺爺:浩兒,上午只割這么多了,打完這些谷子回家吃午飯去。

  錦浩:好的。

  錦浩走到田坎上,拿起水壺喝了幾口水。獨自向打稻機走去。

  錦浩爺爺走到田坎上,坐下來,先是喝了幾口水。又從身上拿出煙絲和煙紙、用手卷成一支火箭煙(用煙絲和紙手工卷成的一頭大,一頭小,型狀象火箭的卷煙),然后摸出火柴,劃火點燃了卷煙,吸了一口,吐出一圈圈煙圈。

  錦浩走到打稻機旁邊,踩動了打稻機。然后去田里拿了一把稻穗,放在打稻機上。右腳使勁踩轉打稻機,雙手握著稻穗翻轉著。谷子隨著打稻機里的滾輪轉動而紛紛脫落,飛進機桶里。

  錦浩爺爺已抽完卷煙,從田里拿起一把稻穗走到打稻機上,祖孫合力踩轉著打稻機,翻打著稻穗。一老一少。他們非常吃力踩動打稻機打下谷子。

  打了一會兒。祖孫一左一右雙手托著打稻雙耳使勁向前拖動。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打稻機一點點向前移動。慢慢地移到沒打完的稻穗堆前停住,錦浩松開打稻機,雙手叉腰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錦浩抹了一把汗水,就地站著休息了一會兒繼續跟爺爺踩轉打稻機,打稻谷。

 

  39,曬谷場   外 日

  錦浩挑著兩半籮筐谷子走到了曬谷場,然后爺爺也挑著兩半籮筐谷子到了曬谷場。錦浩把框里的谷子倒出來,接著又幫爺爺把框里的谷子倒出來。錦浩爺爺拿來一個八個木齒的木耙子(鄉下用木板做成的釘耙,一般為八個齒,上下兩開,中間用木板固定著,連接一根長長后手柄。)走過來。

  錦浩:我來曬,爺爺您先進屋休息去。

  錦浩從爺爺手中接過八齒木耙子,把谷子勻稱耙開。

  錦浩爺爺走進了屋里。

 

  40,曬谷場   外   日

  曬谷場上并列著四床曬墊(鄉下用竹篾編織成的席子,一般3米寬5米長),曬墊里曬滿了稻谷。

  天空,熱日當空發出熾熱的光芒。屋下,小黃狗睡在蔭涼處,昂著頭、張著口、吐著舌頭、喘著粗氣。

  曬谷場,錦浩身穿短袖,頭戴著舊草帽,雙手拿著木耙子,站在曬墊外邊頂著熱日,拖動著木耙子翻動著谷子。不時用手擦著臉上的汗水。

 

  41,屋里  內  日

  錦浩爺爺從灶房拿來兩個剩菜,一碗長豆角,一碗茄子炒辣椒,放在桌子上。又走到灶房從鍋里舀出兩碗米飯,拿了兩雙筷子,回屋放在桌子上。

  錦浩走進屋,坐到桌子旁邊,桌子上有個茶壺,和一只碗,錦浩倒了滿滿的一碗茶水,喝了一大碗茶水后。冷飯冷菜大口地吃了起來。

  爺爺看著孫子,搖搖頭,偷偷抹了抹眼淚。也坐到桌子旁邊。就著冷飯冷菜吃了起來,小黃狗趴在桌子下獨自吃著分給它的口糧。

 

  42,田野  外  日

  金黃色的稻田已經變了樣,有些變成了綠色的秧苗。有些還是蒼白的泥皮。蒼白的泥皮田里大多沒有水。有水的田里,一些農民在自家的田里插秧。

  錦浩爺爺走在田坎上。田里已經犁過了,梨溝里有一點兒水,泥面上沒有水。泥面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有些干裂。

  錦浩爺爺在田坎上來回走著。看了看田頭的排水溝,排水溝里干干的無水可以排入。抬頭望了望天空,天空萬里無云,烈日炎炎,他搖了搖頭。

  錦浩爺爺(自言自語):老天啊,再不給我點水,這丘田插不上晚稻啦。

 

  43,排水溝  外  日

  排水溝連著水田由上而下,上游幾處排水溝開了口。水流向田里,排水溝下游變成了干水溝。

  錦浩在水溝邊行走,把一個個開口堵上,慢慢地水溝里的水向下游流動。隨看一節節干溝變成了水溝,流向錦浩爺爺那丘田里。

  錦浩走后,上游被錦浩堵上的開口處又被人挖開。水從開口處流出,遠處剛剛濕過的水溝又慢慢地變回了干水溝。

  錦浩他們那丘田里剛剛進了一點點水,又沒有了。

 

  44,田坎上  外  日

  小黃狗跑過來,對著爺爺使勁搖尾巴,不時地往爺爺身上竄。爺爺摸了摸小黃狗的頭。

  錦浩爺爺:一邊去。

  小黃狗老老實實的跑到了一邊去。錦浩從排水溝走過來,走近爺爺。

  錦浩:水還是放不下來啊,上頭還有好多人要水。

  錦浩爺爺:晚上吧。

  錦浩:好吧,晚上我來試試,先回家吧。

  錦浩爺爺:回家。

  錦浩扶著爺爺走在回家的路上,小黃狗跟在后面。

 

  45,排水溝  外  夜

  錦浩打著手電在水溝邊行走。見到一處排水溝開口,他用鋤頭挖了些泥巴堵上,完后繼續前走。到另一處地方有一處小小的開口,他又挖了些泥巴堵上。繼續朝前走,前方不遠處有火光晃動。

  錦浩走近,一位五十左右的伯伯坐在那里抽煙,腳下方水溝開了一個口,水從水溝里分流出一半流出來進了那丘水田。錦浩用手電照了照田里,田里可見半指深的水,田里已經插上了秧苗。

  錦浩:伯伯你們的田都插上秧苗了,我們的還沒有水耙田,先讓我放點吧。

  大伯:不行,這個鬼天氣還不知道幾時才能下雨。不放夠水,兩天又干了,插上的秧苗都會干死。

  錦浩不作聲,用手電照了照水溝,水溝里還有部分水往下流,他打著手電繼續往前走,沒走多遠。又見著一個老爺爺在守著水溝,水溝開口很大,幾乎剩下的水全部流向了田里。錦浩呆立一會兒,打著手電回家去。

 

  46,家門口  外  夜

  錦浩打著手電回到家門口,小黃狗發出汪汪的叫聲。

  錦浩:別叫。

  小黃狗聽到了主人的聲音,搖著尾巴迎上來。往主人身上竄跳著,錦浩避開小黃狗,走到雜屋放下鋤頭,再轉身回到屋里。

 

  47,屋內  內  夜

  錦浩走進屋內,拉亮了電燈.

  房間傳來爺爺的聲音。

  錦浩爺爺:搞到水了嗎?

  錦浩:沒有。

  錦浩爺爺:算了吧,你早點睡覺吧。

  錦浩回到自己的房間,和衣躺在床上慢慢地進入夢鄉。

 

  48,房間  內  夜

  外面傳來雞叫聲,錦浩醒來,聽到雞叫聲馬上從床上爬起來,拿起手電,輕手輕腳走出房間,走到屋外。

 

  49,屋外  外  夜

  小黃狗聽到開門聲,看著主人出來,搖著尾巴迎上來。錦浩對著小黃狗做了一個噓的手勢,摸了摸小黃狗。

  錦浩從屋邊雜屋拿了鋤頭,扛在肩上。拿著手電走出屋外走到了路上,小黃狗跟了上來。

 

  50,排水溝,外  夜

  水溝,錦浩順著水溝由上而下,每見到一個開口處就挖泥巴把它堵上,并壓緊。之后往前走,整個水溝旁邊已經空無一人,不一會兒錦浩順利地把水放到了自己的田里。錦浩坐了一會兒,用手電照了照,水溝里有好大的水,嘩啦啦地流向自己田里。錦浩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摸了摸身邊的小黃狗。

  錦浩:走,回家睡覺去。

  錦浩走在前面,小黃狗走在后面。錦浩抬頭見到遠處的河邊有手電光晃動。錦浩遲疑一會兒,繼續帶著小黃狗往回家的路上走。

 

  51,河邊  外  夜

  河邊,四個黑影在一臺微型抽水機旁邊。抽水機旁邊放著一臺雞公車(農民自己用木材做的手推車,只有前面一個輪子后面靠肩帶吊在推車人肩上,手扶著扶手向前推動)。一個人把連接抽水機的出水管拖出來。又把連著抽水機的進水管也拖了出來。

  四個黑影一同用力,把抽水機抬到了雞公車旁邊。一個人去扶住雞公車。另外三個人把抽水機抬到了雞公車上。用繩子把抽水機綁好,用布蓋上。四個黑影一起拖著雞公車向村外走去。

 

  52,鄉鎮  外  日

  天剛剛亮。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少年推著雞公車在一家廢品收購店停下,坐在車旁,等著店主開門。

  店門打開,店主一眼看見坐在門口的四個少年,志祥迎上去。

  志祥:老板,我們要跟您做點生意。

  老板:什么生意?

  志祥帶著老板走到雞公車旁邊。掀開布單一角,給老板看了看。老板一驚,后退兩步,立馬鎮定下來。看了看周邊沒人,趕緊讓他們把雞公車推進店里關上大門。

 

  53,店內   內   日

  布單被掀開,一臺嶄新的微型抽水機出現在老板面前。

  老板:這套機子也就七八十斤吧。算五毛錢1斤。也就是35到40元。給你們40吧。

  志祥:什么40元。老板你可看好了,這是一臺嶄新的柴油抽水機。1000多元買來的呢?

  老板:新的1000多元是沒錯,到了我這里就是廢鐵了。

  志祥:你把他當廢鐵出手,不會這么笨吧。

  老板:你說個數,要多少?

  志祥:伸出五個指頭。

  老板:50元?

  志祥:500元。

  老板:500元是不行的,我也要賺點唄。總不能算新的出手吧。

  志祥:你出多少?

  老板:如果你們有誠意,我出100元,不能再多了 。

  志祥:我們走,老板請開門。

  志祥說完叫上伙伴,給抽水機蓋上布單,推上車子,準備走。

  老板:慢,可以商量吧。

  志祥:這樣吧,給你多賺點,給我們400元吧。少一分不行。

  老板:400元我實在沒錢賺了。300元成交吧。

  志祥:走。

  伙伴們推上車子準備走。

  老板:那你們走吧,但告訴你現在大街上到處都是人,走不了幾步會被抓去坐牢的。

  子豪扯了扯志祥衣角。志祥猶豫了一會兒。

  志祥:成交。

  收了錢,眾人把抽水機抬下來。子豪推上雞公車。走出門。

 

  54,錦浩家  內  日

  錦浩起床走出房間,來到屋里,爺爺已經做好了早餐

  錦浩簡單的洗漱完畢,走到桌子吃早餐。

  錦浩:爺爺今天可以去耕田了。

  爺爺:昨晚你不是說沒搞到水嗎?

  錦浩:后來我起床去把水放進田里了,水好大,今天應該可以耕田了。

  爺爺:好吧,快點吃,早點去把田耙平,下午可以插秧了。

  錦浩:好的。

  錦浩三下五除二的大口把飯吃完,走出屋子。

 

  55,屋外  外  日

  錦浩走到上邊的牛棚,牽來老黃牛。爺爺已經吃完了飯.走出屋子。鎖好門,走到雜屋,背上鐵耙。

  祖孫倆走在去田間的路上。小黃狗搖著尾巴跟在后面。

 

  56,田坎  外  日

  錦浩跟爺爺走到田坎邊,看了看田里。田里犁溝的水已經有了半尺深,但田里的泥皮還有一部分裸露著。田頭排水溝里沒有水流向田里,錦浩爺爺放下鐵耙。

  爺爺:水還差一點,難耙平。

  錦浩:我再去搞點水進來。

  錦浩把牛繩交給爺爺。順著排水溝往上走。沒走多遠,水溝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溝里的水徑直流向田里。田里四爺爺正牽著

水牛在耙田。錦浩走到開口處,用手挖來好多泥巴,把口子堵上,水順著水溝往下流去。

 

  57,水田   外   日

  四爺爺停下手中工作走過來,對著剛才錦浩堵上的泥巴用腳亂踢,踢出好大一個口子,排水溝的水又回到四爺爺田里。

  錦浩不作聲,找來一塊大石頭堵在開口處,然后一個勁地挖泥巴去堵住開口處。

  四爺爺一個勁地挖開口,錦浩一個勁地堵,就此對峙著。

  四爺爺停下來,給錦浩一個重重的耳光,錦浩也不示弱,用頭頂向四爺爺,四爺爺后退兩步站立不穩仰身倒在泥田里,錦浩也撲倒在泥田里。

  錦浩爺爺正好走過來,慌忙下田去扶起來四爺爺,錦浩自己從泥田里爬起來。己經是從頭到腳一身泥巴。

  四爺爺:三哥,你看,你看你的孫子。

  四爺爺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

  錦浩(抹掉一把臉上的泥巴對四爺爺吐了一口泥水,罵道):為老不尊。

  錦浩爺爺走過來,打了錦浩一個耳光。

  錦浩爺爺:他是你四爺爺。

  錦浩(握著著被打痛的臉蛋,狠狠地罵了一句);他不配當我的四爺爺。

  錦浩罵完,沖出水田,沖到小路上,狂跑而去。小黃狗跟在后面,追著錦浩而去。

  錦浩爺爺:錦浩,錦浩....

 

  58,村路 外 日

  錦浩就著一身泥水在村路上狂跑,小黃狗緊緊地跟在后面。

  前面兩個村民,一個提著工具箱,一個提著一桶柴油在趕路。錦浩從他們身邊飛跑而過。

  村民甲:誰家孩子,一大早搞上一身泥在路上跑啊。

 

  59,河里 外 日

  錦浩跑到河邊一個水塘處,縱身一躍,一頭扎進水里。

  水面己經出現一圈圈泥水。錦浩從水里站起來,河水己經沖干凈了他身上的泥巴。他走出水塘,走到岸邊,在岸邊沙石上面向河水坐下。

 

  60,河邊  外  日

  錦浩坐在河邊的沙石堆上,眼睛望著河里呆呆地出神。

  小河里,錦浩爸爸赤裸著上身坐在水里,三歲的錦浩坐在爸爸的肚皮上,錦浩媽媽用毛巾擦洗著錦浩赤裸的身子。

  錦浩用小手潑了一把水在媽媽的臉上,媽媽也給錦浩回潑了一把水在他的身上。

  錦浩從爸爸的身上爬下來站在水里給媽媽潑水。媽媽也給兒子潑水,母子倆嬉笑著在水里玩鬧很開心。

  錦浩爸爸站起來,幫著錦浩給他媽媽潑了一身水。錦浩媽媽轉頭把水潑向錦浩爸爸。

  錦浩也幫媽媽把水潑向爸爸。一家三口在水中盡情地戲耍著。

  錦浩回過神來,河水里的水風平浪靜。什么都沒有,他失望地站起來,對著小河大聲喊:

“媽媽,爸爸,媽媽,爸爸,你們在哪里”。

  只有山谷的回聲,喊累了,又坐下來,沒有哭,沒有笑。身邊沒有一個人影,只有小黃狗坐在旁邊陪著。

  天空己經是日掛中天,錦浩身上的水也干了,肚子也餓了,身邊的小黃狗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離開了他。

 

  61,鄉鎮餐館  內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男孩子圍桌而坐,桌子上有魚、有肉、有酒、6個菜,菜品還豐富。

  他們手里都夾著香煙。吸口煙,喝口啤酒,吃口菜。沾沾自樂著。

  志祥(指著一桌子酒菜):生活是什么?這就是生活,大魚大肉,有煙,有酒。

  子豪: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任豪:對,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志祥:福開,你呢。

  福開: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志祥:這就對了嘛,以后大家跟我混,保證大家能經常來喝酒吃肉。

  福開:錦浩哥呢?

  志祥:別說他,他跟我們不是一路人,他玩他的,我們玩我們的。

  子豪:是啊,他現在有老婆管著呢。

  志祥:他哪有老婆,還不是素陽那個跟屁蟲。

  福開:素陽可是個漂亮的妞。

  志祥:素陽算個屁。以后看我志祥的老婆要比素陽漂亮一百倍。

  子豪:不是一百倍,是一千倍。

  志祥:哈哈哈~你喝醉了,不是一千倍,是一萬倍。

  子豪:一萬倍。

 

  62,鄉間小路  外  日

  志祥,子豪等四人行走在鄉間小路上,子豪推著雞公車。四個人都有些醉意。但走了那么遠的路,酒醒了許多。

  走在河堤上,他們發現了河邊坐在沙石上的錦浩,福開走過去。

  福開:錦浩哥,你一個人在這里干什么啊?

  志祥他們也跟著圍上來。

  志祥:誰惹我們錦浩生氣了啊,來,別生氣,抽根煙。

  志祥說著從衣袋里拿出香煙,抽出一根遞給錦浩,錦浩望著志祥。

  錦浩:煙哪里來的啊。

  志祥:別管哪里來的,抽一根吧。

  福開:是啊,抽一根吧,抽著還上癮的。

  錦浩接過香煙,志祥給他點上火,錦浩抽一口,嗆了一下,不停地咳嗽起來。錦浩看了香煙,丟到河里。

  錦浩:走,回家去。

  眾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63,村口  外  日

  一行五人走到村里,村里圍著一群人,兩個穿制服的警官在人群中。

  村民甲:怎么辦啊?四戶人家合伙出資買了臺抽水機,剛用兩天就被人偷走了,還讓不讓人活啊?何警官,你要幫我們做主啊!

  村民乙:是啊,這個田,上游的放了些水,我們下游那幾丘田完全放不到水。本想買來抽水機,可以從河里抽水,把晚稻插上,現在好了,水沒抽到,錢又倒貼。

  何警官:大家別急,好好想想有沒有可疑人。

  村民乙:昨晚我后半夜起床上廁所,看見路上有個人打著手電走過。好像是錦浩。

  村民甲:錦浩?不會吧,他不會做那種事。再說了抽水機有80多斤,他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偷的動嗎?

  村民乙:今天一上午沒見著錦浩,說不準有事兒。

  何警官:村里還有其他孩子不見了嗎?

  村民甲:這一說可想起來了,錦浩,志祥,子豪,任豪,還有福開,一上午沒人看見他們。

 

  64,村口  外  日

  錦浩,志祥,一行五人,走近人群,何警官迎上來。

  何警官:誰是錦浩?

  錦浩(走到前面):我是。

  何警官:晚上幾點起來的?

  錦浩:雞叫,我就起床了。

  村民們已經有人對錦浩指指點點,錦浩有些莫名其妙

  另一個警官走到子豪的雞公車面前看了看,發現有一片濕印,警官用手指摸了摸濕印,又把手指放在鼻孔邊聞了聞。

  警官:隊長,雞公車上有柴油氣味。

  何警官(看了看雞公車,又問錦浩):起床后干什么去了?

  錦浩:給田里放水。

  何警官:給田里放水?是偷水吧。

  錦浩:可以說是偷,但也不算偷,因為水是公家的。

  何警官:上午呢,上午干什么去了?

  錦浩:在河邊。

  何警官:在河邊干什么?

  錦浩:坐啊!

  何警官:坐了一上午?

  錦浩:就是坐。

  何警官:你小子沒說實話。

  錦浩:我說的都是實話。

  何警官向李警官使了個眼色,李警官走到錦浩身邊,給錦浩戴上了手銬。志祥他們見狀,拔腿就跑。何警官追過來,子豪把雞公車推向何警官。何警官被絆倒在地。

  村民一哄而上追趕他們四人。

 

  65,村路  外  日

  幾個村民跟何警官一起追志祥他們四人。四個小機靈東跑西躲,一次次從他們身邊跑過

  子豪發現前邊屋前幾捆柴禾,子豪給大家使眼色。每人拿一捆柴禾丟在路上再跑。追趕的人被柴火絆的跌跌撞撞。

  四個孩子往山高處跑,后面幾個老人跑得喘不過氣來。志祥發現路邊屋前一個盤子,盤子里曬著黃豆。他把盤子端來站在路中央。等著追他們的人走近,把黃豆倒出來,黃豆順著坡道,散落而下,追趕的人們踩著黃豆一個個摔倒。四個人哈哈大笑,向著樹林跑去。消失在樹林不見了。

 

  66,村口  外  日

  錦浩拷著手銬被何警官,李警官帶走。錦浩爺爺跑過來。

  錦浩爺爺:你們抓錯人了,我孫子沒有偷抽水機啊。

  錦浩:爺爺,救我。

  錦浩爺爺(走到警官面前跪下),求求你們,放了我孫子吧。

  何警官(把錦浩爺爺扶起來)老人家,您放心吧。如果您孫子真的沒有做小偷,我們不會冤枉他的。

  錦浩爺爺(對天長嘆):可憐的孩子啊!他為了給自家田里放水,后半夜起來。我還冤枉他,打了他,又要被你們冤枉,孩子怎么活啊。

  錦浩被兩個警官架著往外走,錦浩回頭一直看著爺爺。

  錦浩(露出害怕又乞求的眼神):爺爺,救我,爺爺,救我....

  錦浩爺爺(哭倒在地,拍打著大腿):孩子,我可忴的孩子喲....

 

  67,樹林  外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人逃到了林中,翻過山頭,腳下里一片竹林,他們鉆進了竹林中。

  福開:看來沒人追我們了。我們休息一下吧。

  志祥:就地休息。

  眾人累得像散了架似的,七扭八歪地坐在地下,大口的喘著粗氣。

  志祥:來,抽根煙。

  志祥給每人發了一根煙,點火抽起煙來。

  子豪:唉,怎么辦啊?我們回不了家啦!

  志祥:嘆什么氣,回不了家正好,哥們幾個一起闖世界去。

  子豪:怎么闖啊。

  志祥:打工唄,你會干什么。

  子豪:我會殺魚。

  志祥:任豪呢?

  任豪:我會割禾。

  志祥:福開,你呢?

  福開:我會砍柴。

  志祥:什么亂七八糟的啊,都不行。

  子豪:那怎么辦啊。

  志祥狠狠地抽了幾口煙,煙頭隨地一丟,丟在一堆干燥的樹葉上。

  鏡頭對準樹葉,煙頭在燥的樹葉上冒著煙。

  志祥:天無絕人之路,走。

  另外三個人也學著志祥地樣子,猛吸幾口煙把煙頭隨便一丟。

  眾人異口同聲:走

  一行四人大步向山下走去,他們剛走到山腳下,山上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

 

  68,山腳下  外  日

  志祥他們一行人走到了山腳下,已經是另外一個村莊。

  村民:救火了,快上山救火。

  村民們成群結隊地跑上山去救火。志祥他們看到這個陣勢蒙了,福開指著山上著火的地方。

  福開:看,我們剛從那里下來的。

  志祥趕緊捂住福開的嘴。

  志祥輕聲地對同伴說:會不會是我們丟的煙頭?

  福開(輕聲說):應該是。

  子豪:該死,我們又闖禍了。

  志祥:此地不宜久留,趕緊走。

  一行人急急忙忙地加快了腳步,走出村口,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69,破廟  夜  內

  四個人擠在破廟的地上,月光照進沒有門的破廟,四個人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外邊靜悄悄的,靜得有些嚇人。

  福開:不會有鬼吧。

  任豪一聽嚇得收了收身子,往子豪身上擠。

  墻角處幾只老鼠在爭搶食物,扭打起來發出吱、吱、吱的聲音。四個人嚇得抱成一團。

  志祥:別怕,好像是老鼠。

  子豪:是老鼠。

  四個人才放松下來。抱著膝蓋坐在地下,怎么也不敢合眼,擁擠著坐在地上,呆呆地望著外邊。

  月亮已躲進云霧里,外邊暗了下來。

 

  70,村路 外 日

  村路上一群村民在爭吵著:“你們賠我抽水機”、“你們給我賠人”、“先賠抽水機”、“先賠人”.....眾人邊吵邊走,吵到了老支書家。

 

  71,老支書家  內  日

  老支書家里擠滿了村民,老支書坐在堂屋中間的椅子上,村民們有的坐在椅子上,有的坐在小板凳上,有的站著。

  村民甲:現在很明顯抽水機是被錦浩,志祥他們五個孩子偷走的。由五家人拿出錢再給我們買一臺抽水機。

  村民乙:天災人禍啊,我們還指望抽水插晚稻啊。

  志祥爺爺:人重要,還是抽水機重要啊,現在他們人都不見了,先幫我們找回人再說。

  村民甲:畏罪潛逃啊,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志祥爺爺:他們還是孩子啊,你們不追他們,他們會跑嗎。

  村民乙:我們不追,警察也追,你們怎么不問警察要人去。

  子豪爺爺:警察有權力抓人,你們有權力嗎,現在人都不見了。他們一旦出了事,你們誰都脫不了干系。

  村民甲:你老人家的意思是反過來要我們賠人?

  子豪爺爺:起碼,你們有義務幫我們去找人,先把人找回來再說。

  村民甲:哈哈,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們自己沒有教育好孩子,孩子做賊,畏罪潛逃反過來訛上我們了。

  子豪爺爺(氣急):你混蛋,他們還是孩子啊。

  子豪爺爺說完,捶著胸,大口地喘氣起來。

  老支書:好了,大家別爭了,都是一個村的,孩子們跑了,兇多吉少,大家協助找回孩子再說,人命關天啊。

 

  72,老支書家  內  日

  錦浩爺爺急急忙忙地從外面跑進來。走到老支書面前抓住老支書的手。

  錦浩爺爺(著急地):支書老哥,求求你,去救救我的孫子吧,他沒有參與偷盜啊。

  老支書:別著急,慢慢說,把昨天的情況祥細地跟我說說。

  錦浩爺爺:我說。

  鏡頭重現:錦浩后半夜起床打著手電在水溝里放水到田里、一大早祖孫倆去耙田、子浩跟四爺爺爭水打架、錦浩爺爺冤枉錦浩打了一巴掌、錦浩生氣跑出去。

  村民甲:這么說,我還有印象了(對著村民乙)昨天早飯后我們去河里抽水的路上,是不是有個滿身泥水的孩子在我們身邊跑過去?

  村民乙:是的,是錦浩,雖然我們沒看到他的臉,但認識他后面那只小黃狗是他家的。

  老支書:現在已經很清楚了,錦浩是冤枉的,他四爺爺可以去作證,怎么不請他四爺爺去作證?

  錦浩爺爺:我請過了,四弟還在生錦浩的氣,不肯出面作證。

  老支書:什么時候了,還生一個孩子的氣,走,跟我去四爺爺家去。

  老支書說完起身準備出去。

  村民甲:老支書,我們的事怎么辦啊

  老支書:我還是那句話,人命關天,大家先協助他們把孩子找回來。只有把孩子找回來才能把事情搞清楚,搞清楚后,該賠的還是要賠,一分不少。

  老支書說完,拉上錦浩爺爺一起往四爺爺家走去。

 

  73,四爺爺家  內  日

  四爺爺坐在躺椅上悠然地吸著火箭煙,錦浩爺爺和老支書走進屋來。四奶奶忙著進屋泡茶。

  四爺爺:二哥怎么又來了?我說了我不會去給你孫子作證的。

  錦浩爺爺:求求你,四弟,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們兩個是親兄弟的份上,求你幫哥哥這個忙。

  四爺爺:不是我不給你面子,是你孫子太野了,我都快60歲的人啦!還被他頂倒在水田里,我的面子往哪擱。

  老支書:要說面子,就是你四爺爺不對了。錦浩畢竟是你們的孫子,是你們家的血脈。如果不幫錦浩洗清罪名,就給你們家都丟臉啊。

  四爺爺:老支書,你不知道,他小子怎么罵的,他罵我為老不尊,不配當他的四爺爺。

  老支書:多大的人了,還跟一個小孩斗氣啊。

  四奶奶從內屋泡茶出來。給老支書何錦浩爺爺各一碗,他們接過茶水,連連道謝后。把茶放在身邊桌子上。

  四奶奶:是啊,都快60歲的人啦,還跟自己孫子斗氣。說出來不怕讓人笑話。

  四爺爺:你~

  錦浩爺爺:錦浩三歲時,他爸爸媽媽就外出打工。他是我一手看著他長大的。我身體不好,他處處為我著想。9歲開始幫我干農活。昨天是他后半夜起來去放水,才放了一些水到田里。本來以為可以耙田了,沒想到上頭又被你截斷,他心里也委屈啊!我還打了他。

  四爺爺:這么說是我搶了你家的水,是我的不對了。

  錦浩爺爺:不要這么說啊,我只吿訴你的事實,孩子心里委屈啊,他現在又被冤枉,當成小偷被抓了,這不是要孩子的命啊!

  老支書:是啊,錦浩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但再怎么堅強,他畢竟還是個孩子。如果我們不趕緊幫他洗清冤屈,后果不敢想。

  四奶奶:老頭子去吧,去把錦浩帶回來,也算是給他爸爸媽媽一個交代。他爸爸媽媽對我們還不錯的,每次回家都給你帶喜歡的酒。過年還給你紅包,你都忘了嗎?

  四爺爺沒作聲,在沉思著。

  四奶奶(走過來,揺了搖四爺爺):去啊,去把錦浩接回來啊。

  四爺爺:好吧,也當給你們和侄兒一個面子。我跟你們去一趟吧。

  老支書:這就對了,走吧。

  四爺爺:讓四嬸給你們做了午飯,吃完午飯再去吧。

  老支書:不吃了啦,等不起啊,孩子多在那點待一分鐘,就多一分鐘危險啊!

  四奶奶:老支書真是有心人,比錦浩自己家的爺爺還著急呢,你們快走吧。

  四爺爺:走。

  四爺爺起身進屋,換了一身衣服走出來。隨錦浩爺爺和老支書一起往鄉鎮派出所走去。,

 

  74,派出所  內  日

  何警官接待了老支書,錦浩爺爺,四爺爺。交談了一會兒,旁邊的李警官在做筆錄。

  李警官把筆錄擺在他們面前,他們一一在筆錄上簽字,按上了手印。

  何警官:請等會兒,我去把錦浩帶來。

  錦浩爺爺:謝謝。

 

  75,派出所  內  日

  錦浩被何警官帶到會客室,錦浩見到爺爺,撲過來抱著爺爺哭了起來。

  錦浩爺爺:孩子啊,懂事以來很少看見你哭,心里委屈你就大聲哭出來吧。

  錦浩(止住了哭聲):爺爺,我不哭,您靠訴過我,我是一個男子漢,要堅強。

  在場的錦浩爺爺,老支書,四爺爺都禁不住流下了淚水。

  錦浩松開爺爺,走到四爺爺面前。

  錦浩:四爺爺,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

  四爺爺:好了,沒事了,你的冤屈都洗清了,我們回家吧。

  何警官:錦浩,對不起,我們冤枉你啦,你沒有參與偷盜。你是個好孩子,我們向你道歉。

  錦浩:志祥他們呢?

  何警官:他們有重大嫌疑,雞公車上留下了柴油氣味,而且鄰村的山火,也與他們有關,恐怕沒有你這么幸運了。

  錦浩:求求您放他們一馬,他們跟我一樣都是留守兒童,從小就離開了父母。

  老支書:是啊,志祥父母離婚,父親外出打工,孩子們都可憐啊!到時候還請何警官高抬貴手。

  何警官:沒事,他們還沒成年,不用進少管所,他們父母要好好管教他們,不能再犯錯誤啊!受害方的損失他們父母要賠償。

  老支書:受害者那方,我會處理好,還請何警官別為難孩子了。

  何警官:現在只是懷疑,還需要查證,你們先回去吧。先把他們找回來,案子以后再說吧,留守兒童的問題,政府在盡力改善。

 

  76,村口  外  日

  志祥爸,子豪爸媽,任豪爸媽,福開爸媽,一行七人背著大包小包幾乎同時回到了村口。

  志祥爸:都回來了。

  子豪爸:我們先回家問清楚情況,明天一起去找人。

  福開爸:聽說他們四個孩子偷了村里人的抽水機當廢品賣了,還在鄰村放火燒了山。

  志祥爸:什么還放火燒了山?臭崽子,可給老子闖大禍了。

  子豪爸:不要說那些,現在關鍵是要找回孩子。

  福開爸:是啊,先找回孩子再說。

  一行七人經過村口,向村里走去,各自回家。

 

  77,公路 外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孩子走在公路上。

  一臺農用貨車(空車)在公路上停下,司機開門,走下駕駛室。志祥給同伴們做了個手勢。他們一溜煙走室副駕室側面。

志祥探頭看了看司機,師機背對著他在潵尿。志祥轉過身,對同伴做了個上的手勢,四個人借助汽車后輪,輕手輕腳地扒到了車上,在車箱里坐下來。

  子豪(輕聲地):可知道車去哪里啊。

  志祥(做了個禁聲手勢):別管,車開到哪里是哪里。

  車外,司機撒完尿,點上一根煙走進駕駛室,啟動汽車行駛在公路上。

 

  78,街道 外 日

  貨車在一處街道邊上停下。

  志祥(第一個跳下來):到縣城了。

  子豪、任豪、福開(三個孩子相繼從車上跳下來齊呼):到縣城啦,實現愿望啦。

  司機還沒來得及下車,在后視鏡里看到從車上跳下來孩子,從駕室窗戶探頭出來對著后面大罵。

  司機:哪里來的野孩子,找死。

  志祥他們不理司機,小跑著不見了。

 

  79,街道 外 日

  一幢高樓下,馬路中間站立著子豪,在點動著手指數樓層。

  一臺輕便摩托從他身前飛駛而過,子豪停下數樓層,嚇得后退兩步。

  兩臺、三臺、四臺摩托車從他身邊駛,子豪嚇得呆立在原地不敢動。

  另一臺輕便摩托從他身后飛駛而過,子豪快速退回,站立在馬路中間。

  馬路邊上,志祥他們在向他招手。

  子豪瞅準間隙小跑到馬路邊上,轉身繼續數著樓層。

 

  80,街道 外 日

  志祥、任豪、福開走在街道上,子豪從后面追上來。

  子豪:你們知道那棟房子有幾層嗎?我數了,有9層。

  志祥:9層算個屁,你們知道帝國大廈有多少層嗎?

  子豪:多少層?

  志祥:102層。

  子豪:102層有多高?

  福開:應該頂到天上了。

  子豪:天有多高?

  子豪(對著志祥):天有多高?

  志祥(搖搖頭):不知道。

  子豪(對著任豪):天有多高?

  任豪:不知道,老師沒教過我。

  子豪(對著福開):你知道嗎?

  福開(搖著手):我不知道。

  志祥:知道了。

  眾人(齊頭轉向志祥):多高?

  志祥:(抬頭望著天空)我是知道現在還沒有人做出那么長的尺,沒有尺,就沒有人量出天有多高。

  眾人齊頭望著天空,天空似一塊藍色的天屏靠大山支撐著。1,山脈 外 日

   空鏡:

  山脈連綿起伏,云霧繚繞,鳥瞰大山,山上樹木繁茂,翠竹成林。山徑蜿蜒曲折,像一條彩帶從云間飄落而下。

  山腹中,一處村莊呈現,百來戶農家,分散在山腰幾處。村間小路連接著一戶戶農家。

  山谷中有一片稻田,田里長滿了翠綠的禾苗,形成了一幅富麗堂皇的畫卷。山腳下一條小河奔流不息,河水清澈見底。

  河床邊,一條大路通向村外,有棵老槐樹守候在村口。

  出片名:《大山的眼淚》

 

  2,志祥家  內   夜

  堂屋里,8歲的志祥跟爸爸、媽媽一家人在圍桌吃晚飯。志祥爸一口酒一口菜地吃著,桌子上放著大半瓶“二鍋頭”

  志祥媽急急忙吃完飯,把碗筷一放,走到志祥爸爸的面前去脫志祥爸的上衣。

  志祥爸:等我吃完飯再脫吧。

  志祥媽:先脫下,我要洗。

  志祥爸放下筷子,抬起雙手,志祥媽把他的上衣脫了下來。

  志祥媽:長褲也脫下。

  志祥爸站起身脫下長褲,只穿著短褲坐在一桌子旁。繼續一口酒,一口菜地吃著。

  志祥邊吃飯,邊看著他爸爸喝酒。

  志祥爸:你小子快點吃飯啊,看著我干嘛。

  志祥收回目光,吃自己碗里的飯。

  志祥媽把志祥爸長褲里的香煙和打火機摸出來,放在桌子上,拿著臟衣服走向堂屋外邊。

 

  3,堂屋外  外  夜

  堂屋外邊,志祥媽走到一大盆衣服面前,志祥媽把手里的衣服放到木盆里,再拿來洗衣扳搓洗一家人的衣服。

 

  4,志祥家  內   夜

  飯桌上,一家人已經吃完了晚飯,志祥爸坐在一旁抽著香煙。

  志祥媽:志祥,爸爸吃完飯了嗎?

  志祥:吃完了。

  志祥媽:志祥,幫媽媽把碗收拾到灶屋去,媽媽洗完衣服再來洗碗。

  志祥:好。

  堂屋里,志祥在桌上收拾碗筷搬到灶屋,完后。再拿來一塊抹布把桌子抹干凈。志祥爸坐在躺掎上,蹺著二郎腿在抽煙,抽完了一支香煙,再接火抽第二支香煙。

 

  5,堂屋外  外  夜

  志祥媽坐在小橙子上搓洗一家人的衣服,堂屋里傳來志祥爸的聲音。

  志祥爸:老婆,我要洗澡了,幫我把衣服找來。

  志祥媽:沒看見我在忙嗎?你自己去房間找。

  志祥爸:沒看見我在田里忙了一天嗎?

  志祥媽:你在田里忙了一天,我也跟你在田里忙了一天,還要給你們做飯.....

  志祥媽沒說完,志祥爸氣兇兇地從堂屋走岀來。一腳把她坐的小橙子踢飛,志祥媽跌坐在地。

  志祥爸:婊子,服務一下老公怎么了,敢跟老子對著干了!

  志祥爸邊罵邊給老婆一頓拳打腳踢。

  志祥從堂屋跑出來,在他爸爸的腿上很很地咬一口。

“哎唷”志祥爸嚎叫著把志祥踢開,志祥飛出二米跌倒在地。

  志祥媽跑過來,把志祥扶起。志祥爸追過來,志祥媽緊緊摟著志祥,志祥爸對志祥媽又一頓拳打腳踢。志祥志祥媽用身子護志祥迎按丈夫的拳腳,不讓他爸的拳腳打到志祥身上。

  志祥爸:婊子,小子一個德性。跟老子對著干,等老子來收拾你們。

  志祥爸罵完,走進了屋里。月光下,志祥媽緊緊地摟著志祥,眼淚象開閘的洪水,刷刷地落下來。

 

  6,志祥的房間  內  夜

  床上,志祥在熟睡中。

  志祥媽已穿戴整齊,坐在床邊看著志祥。淚水從她的眼眶流出,落在床單上,床單已濕了一大片。

  畫外音:孩子,媽媽為了你,一直屈辱在你爸爸的拳腳下。媽媽實在支撐不下去了,不要怨媽媽,天底下沒有哪個媽媽舍得丟下自己的孩子。我想把你帶走,如果把你帶走了,你爸爸會找我拚命。孩子,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

 

  7,村路上  外  日

  天剛蒙蒙亮,志祥媽背著一個背包走在路上。她回頭看了看自己生活了幾年的家,遲立一會兒,轉身繼續走路,走出了村口。

 

  8,志祥爺爺家  內  日

  志祥爺爺和奶奶在堂屋里吃飯,志祥爸帶著志祥走進屋來。志祥奶奶趕忙迎過來,拉著志祥的手在身邊坐下。

  志祥奶奶:孫子,吃過飯了嗎?

  志祥:奶奶,我剛吃過了。

  志祥爺爺(對著志祥爸):怎么辦?媳婦都走了三個月了,不聲不坑的。

  志祥爸:他姥姥說,她外去打工了。

  志祥爺爺:你也外去打工啊,去把你媳婦找回來啊。

  志祥爸:我去找她?我丟不起這個臉.

  志祥爺爺:怎么,丈夫找老婆怎么丟臉了.

  志祥爸:爸,不用去找,她心里要是還有這個家,她會回來的,她心里要是沒有這個家,找回也沒用。

  志祥爺爺:她不會自己回來了。

  志祥爸:不回就不回吧,她要是敢跟別的男人好,老子打斷她的腿。

  志祥爺爺:混蛋!

  志祥爸:爸,我是來跟你們商量,我想外去打工,志祥托你.......

  志祥爺爺:你不要說,我也知道,志祥放在這里,我們會照顧好他的。

  志祥爸:那么辛苦你們了。

  志祥爺爺:我不想聽這些,把媳婦找回才是大事。

  志祥奶奶:是啊,多好的媳婦啊,被你打跑了。

  志祥爺爺:如果她回來了,還打她嗎?女人是娶過來疼的,不是娶過來打的。

  志祥爸:好了,明天有幾個人去廣東工地打工,我隨他們一起走。志祥就托你們照顧了。

  志祥爺爺:好吧,你去吧。

 

  9,村路上  外  日

  志祥爸跟隨幾個老鄉背著背包走在村路上,路過志祥爺爺家,走到了門口停下了腳步,志祥從堂屋里跑過來。

  志祥:爸爸,去把媽媽找回來。

  志祥爸:你自己去找,老子沒有這個閑心。

  志祥爸說完,轉身走了。

  志祥(對著他爸爸遠去的背影大喊):把媽媽找回來。

  志祥爸好象沒有聽到,隨幾個老鄉走出了村口。

 

  10,山坡上  外  日

  字幕:三年后。

  空鏡:初夏的山坡上, 小草碧綠, 樹木成蔭、百花爭艷。

  叢林處、小道上走出來幾個十二歲左右的少年。五個男孩(錦浩、志祥、子豪、任豪、福開),一個女孩(素陽),男孩子們衣著臟亂,簡樸、破舊的鞋子上沾了些泥巴和干樹葉。女孩素陽穿著一雙運動鞋,衣著干凈整潔。

  素陽手里提著一個布袋子,袋子里裝了些蕨菜。 草地上,幾處地方長了些蕨菜,素陽走過去, 蹲下身,扯了幾根放進布袋里。錦浩走過來,蹲下身幫忙扯了幾根蕨菜放到女孩的布袋里。

  另一邊4個男孩發現了一棵刺泡子,紅色的刺泡子出現在鏡頭。男孩們起哄著跑過去, 爭搶著摘到刺泡子放入自己口里吃了起來。

 

  11,山坡上  外  日

  出了樹林,下邊山坡是一處空地,沒有樹木,長滿了雜草。依稀可見幾處地方長了成熟的刺泡子,男孩們到處采摘泡子,現摘現吃。

  素陽到處尋找蕨菜,采摘蕨菜,蕨菜已經采摘了大半包。錦浩一會兒摘刺泡子吃,一會兒幫助素陽扯蕨菜,不知不覺中,跟素陽走到了隊伍前面。

  錦浩抬頭望見不遠處一座木房子,房屋后的土坡山長著很多刺泡子。

  錦浩:哦呦,那么多哦。

  素陽站起身隨著錦浩指著的地方望去。密密麻麻、紅色的刺泡子很是惹人喜愛。

  錦浩(轉身對伙伴們喊):大家快來、那邊有好多刺泡子。

  眾人一哄而上、隨著錦浩指著的地方,往長滿刺泡子的地方跑去。

 

  12,山腳下  外  日

  山腳下一處破舊的木房子,木房子后面的土坡上長滿了刺泡子、眾人跑過來搶摘刺泡子,素陽也跟男孩一起搶摘刺泡子,現摘現吃。

  錦浩把一株長滿刺泡子的枝株扯過來,扯到素陽面前,與素陽一起分享,素陽吃得特別開心。

  男孩志祥去扯堤坎處一株制泡子,沒扯到,腳不由自主往前移動一點。一腳踏空,身子從一米多高的土坡上滑落下去,眾人一聲驚呼。

  志祥滑落到屋后一條土溝里。一屁股坐在溝里,雙手叉地有倒下,土溝里濕漉漉的。

  志祥站起來,屁股上和雙手都站滿了黑泥,志祥看著雙手露出非常惡心的樣子。

  志祥:臭死了。

  志祥把手撐在木屋的墻板子上一頓亂擦,差不多擦掉了手上的黑泥,又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手。手放到鼻子上聞了聞,惡心地扭過頭去。

  志祥:臭死了。

  志祥順著臭溝一路尋去,發現在前頭5-6米處從屋內穿出來一根黑色的塑料管子,管子里流出一點點水來。志祥走近管子手接著水洗手,剛洗上馬上收回了手。

  志祥(把手放近鼻子聞了聞,對著上面的伙伴們說):是尿。

  山披上的伙伴們笑得前仰后合。

  志祥在木板縫處往屋里看,屋里微弱的光線下站著一位老人。老人正站著對一個倒著的塑料瓶撒尿,塑瓶口連接著那根黑色的塑料管子。

  志樣做出禁聲的手勢向伙伴們招手,伙伴們走下來、一個個輪流從木縫里偷看屋里的老人撒尿。光線下,屋里的老人沒有擦覺,顧自對著塑料瓶撒尿。

  素陽偷看后害羞地轉向一邊,用手捂住臉。

  志祥找來一段木棍走到流尿的管子口,把木根插入管子里,試了試小了點,又在水溝旁邊找了個廢棄的塑料袋子包裹住木棍的一頭,插進去,轉了轉,用勁插緊。

  眾人一哄而散。

 

  13,田埂上  外  日

  空鏡:山腳下,是梯田,田埂上小路彎彎,婉蜓著不寬的路徑。兩邊青草,野花,高高低低,錯落有致。蟬兒不甘寂寞、蜂鳴聲破空而來。

  錦浩、志祥、子豪、任豪、素陽,跳躍著走在田間小路上,素陽手里提著那袋蕨菜。

  志祥在后面走了一會兒又聞了聞手,做出惡心的樣子。他追上眾人,把手往錦浩衣服上擦了幾下。

  錦浩轉過身一使勁把志祥推倒在地,壓在他身上。其他男孩過來拉架,素陽在一旁不知所措。

  志祥在下用勁翻過身來把錦浩壓在身下,錦浩一用力,兩人從田坎翻滾到禾田里,禾田被壓倒一大片,兩個男孩已經弄得滿身泥水。幾個回合錦浩明顯占了上風,志祥被壓在禾田里爬不起來。

  子豪、福開下田把錦浩從志祥身上拉起來,錦浩站起身,還給志祥踢一腳,再回到田坎上。跟著眾人往前走。

  子豪、福開拉扶著志祥田里爬起來,回到田坎上小跑追上眾人,志祥低著頭遠遠地跟在隊伍后面。

 

  14 ,木房子 內  日

  空鏡:昏暗、破舊的木板房里,一張舊木床,床上躺著一位老爺爺,旁邊有幾件破舊家具。

  相老爺慢慢地從床上爬起來,扶著床沿走到舊木柜子旁邊,側椅靠著木柜子,在一個倒著塑料瓶前(塑料瓶切掉了瓶底,瓶口連接著一根黑色的塑料管子,塑料管子穿過木板墻伸到了屋外)。老人站在倒著的瓶子邊,一手扶著木柜子,一手解開褲子對著瓶子撒尿。

  尿水倒流,流到老爺爺褲子上。褲子濕了一大片。老爺爺用腳退下寬大的褲子,光著下身,扶著木柜回到床上躺下,蓋上被子。

 

  15,木房子 外  日

  一位40多歲的農婦提著餐盒從屋外的小路上向著木房子走來,走進屋里。

 

  16,木房子  內   日

  農婦走到屋內、拉亮了電燈。把餐盒放在木柜子上。

  老爺爺坐起身,農婦從餐盒里拿出一碗飯和一雙筷子交給老爺爺,老爺爺接過來,坐在床上吃著農婦給他送來的飯菜。

  農婦從地下撿起尿濕的褲子生氣地拿到老爺爺面前。

  農婦:怎么尿濕了。

  老爺爺沒聽見,搖搖頭,農婦貼近老人耳朵放高聲問。

  農婦:怎么尿褲子了。

  老爺爺(指著尿管):那個...那個流不出尿了。

  農婦轉身看了看尿管,里面還有沒流出去的尿水。又看了看旁邊的便桶,便桶里有少許糞便,他生氣地走到老爺爺面前貼近他耳朵。

  農婦:(大罵):尿管堵上了,你拉到便桶里啊。

  老爺爺搖搖頭。

  農婦(走到門口,回頭罵一句):死老頭。

 

  17,木房子 外 日

  農婦走到尿管出口外,發現尿管已被堵上了。

  農婦(破口大罵):哪個狗崽子干的,沒教養的東西。

  農婦蹲下身,把志祥堵住的木根扯出來,管子里的尿隨即噴出。噴到了農婦的袖口里,農婦站起身,使勁甩著衣袖口的尿水。

  農婦(邊甩著衣袖口的尿水邊罵):狗娘養的,缺德鬼干的......

 

  18,房子 內  日

  農婦走進木房子、床上的老爺爺,碗里的飯已經吃掉了一大半。農婦走近老爺爺身邊,靠近老爺爺耳朵。

  農婦:大伯,要你兒子回來照顧你,我照顧不了。

  老爺爺:侄媳婦,找條褲子給我穿上。

  農婦無奈地搖搖頭,找來一條褲子給老爺爺穿上。等老爺爺把飯吃完,農婦收拾碗筷。連同老爺爺尿濕的褲子一并收拾拿走。拉熄電燈,走出房門,走在村莊的小路上。

 

  19,小山村 外 日

  空鏡:天剛放亮,寧靜的小山村披上了一層輕紗,紗帳下那些簡陋的民房,依稀可見幾屋民房里亮著燈。

 

  20,錦浩家 內  日

  錦浩家是一座沒裝修的磚瓦房,堂屋里,錦浩坐在桌子上吃著面條、身旁一條小黃狗看著錦浩吃,不時地“汪汪”兩聲。

  錦浩爺爺從灶房拿來三條煮熟了的紅薯和一個煮熟的雞蛋,放在一個長方形餐盒里,蓋上蓋子。

  錦浩爺爺轉身,錦浩急忙從餐盒里拿出一條紅薯丟在桌子下,再把餐盒蓋好蓋子。

  小黃狗搖著尾巴鉆到桌子下吃著紅薯。

  錦浩爺爺找了個塑料袋子過來,把餐盒放進袋子里裝好。

  錦浩爺爺:這些是你在學校吃的午餐,晚上回來,煮米飯給你吃。

  錦浩:謝謝爺爺,我走了。

  錦浩吃完了面條,背上書包、拿上爺爺給他準備的午餐,走出家門,小黃狗跟在身后。

  錦浩(轉身指著小黃狗):回去!

  小黃狗夾著尾巴回到了爺爺身邊。

  爺爺在門口看看錦浩走遠后,回到了屋里。小黃狗就地睡覺。

 

  21,村口 外 日

  錦浩走到村頭、二十多個同學,早在村口等候。

  錦浩:都到了嗎?

  素陽:都到了,應該都到了。

  錦浩:走。

  一行二十多個,男男女女學生走在晨曦剛露的山路上。

 

  22,學校  外  日

  空鏡:一幢兩層樓磚瓦房,樓上過道護欄上掛著“某某村小學”的牌子。新修的紅磚教學樓,分上下兩層,六間教室,右側還帶個禮堂。

  錦浩一行人走到了操場,操場很大,操坪沒有水泥鋪設、沙土壓緊的操坪卻也平整干凈。

  錦浩一行人走過操場各自分別進入五年級、六年級各班教室。

 

  23,教室 內  日

  錦浩走進六年級教室,在中排中間一處座位上坐下、素陽走進教室右邊靠窗戶的中間一處座位坐下、子豪走到中間后排坐下,教室里已經坐滿了學生,女老師走進教室。

  錦浩:起立。

  同學們全部起立。

  女老師(走上講臺做了個全部坐下的手勢):坐下。

  同學們全部坐下。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上“香港回歸”

  女老師:今天是1997年7月1日,香港將結束150年殖民統治的歷史,正式回歸祖國。

  錦浩舉起右手。老師做了個請起的手勢。

  錦浩:殖民統治下的香港不是很繁榮嗎?

  女老師:繁榮是一方面,香港的繁榮與香港的地理位置有關。中國改革開放,深圳特區成立了17年,快趕上香港繁榮了,香港回歸重點是解放香港。

  錦浩:解放香港?

  女老師:香港被英國統治以來,28任港督都是英國委派,華人沒有參政權、100多年間,立法局議員無一人是老百姓選舉產生、港人連公民基本的權利都沒有、港人劃歸英籍,仍是二等公民持“特別護照”、宵禁長達55年,華人遭受了不平等的待遇等問題。今天,香港重新回到祖國的懷抱,將享受中國公民的平等權力和待遇。我們歡迎香港回歸!

  學生(齊呼):歡迎香港回歸!

 

  24,操場 外 日

  操場上有一百多個小學生,錦浩跟一幫男孩子在打籃球:踢球、搶球、投籃玩得盡興,動作象一支在專業訓練的籃球隊員,但他們沒有校服,衣著雜亂。

  素陽在操場另一邊,跟一幫女同學跳繩,繩子飛轉著在里面跳躍的女生。

  上課鈴響起,男孩子收上了籃球,女孩子收上了繩帶,潮水般的涌進了教室。操場上又恢復了安靜。

  教育里傳來朗朗讀書聲。

 

  25,山路 外 日

  鏡頭掃過整個山谷,回到山路上,二十多個少年背著書包走在山路上,女孩們結伴走在前面,男孩們走在后面,嘻笑著跳躍著,邊玩邊走。

  子豪:香港都回歸了,我們放暑假去香港玩吧.

  志祥:香港好玩嗎?

  子豪:應該很好玩。

  志祥:那好,我們放暑假香港玩去,(轉向錦浩)你去嗎?

  錦浩:我不去,我放署假要幫爺爺收谷子。

  志祥:任豪呢,你去嗎?

  任豪:我去。

  福開:我去,怎么去?我們沒錢坐車。

  志祥:走路唄。

  福開:去香港有多遠?

  子豪:管它多遠,走到為止。

  志祥:對啊,走到為止。

  錦浩:吿訴你們吧,香港離我們有800多公里。

  志祥:800多公里?有多遠?

  素陽:我來給你們算算吧,正常人每天行走25公里,你們至少要行走32天才能到達。

  志祥:什么,要走32天?媽啊!

  子豪、任豪、福開:媽啊!

  素陽:你們有誰去過縣城嗎?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沒去過。

  素陽:縣城都沒去過,就想去香港,你們先去縣城玩玩,再說吧。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對,去縣城玩去。

  錦浩:去縣城也有75多公里。

  志祥:75多公里?要走多久?

  素陽:這么簡單的數都不會算啊,75除25得3,要走3天。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面面相覷。

 

  26,河堤 外 日

  他們走過山路,淌過小河,走在河堤上。

  子豪:我們什么時候去縣城玩啊。

  錦浩:我不象你們,每天只想著玩,我的夢想是考上大學。

  素陽:我的夢想是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

  志祥(帶著哭聲):我想媽媽了,我要把媽媽找回來。

  眾人怔怔地看著志祥,許久沒出聲。

  福開:都別想了,走路吧,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明日是與非。

  眾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27,村口 外 日

  村口,忙碌了一天的農民各自走在收工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人拿著農具,有人用背簍背著柴禾,但大多是一些老年人和農婦很少見到壯年男子。

  錦浩爺爺(60多歲)背著一捆柴禾走在后面,錦浩迎上來。

  錦浩:爺爺,我來背。

  錦浩爺爺應聲找個臺階放下背簍,退出身子,錦浩把書包交給爺爺,錦浩背對背簍,扣住肩帶,一用力近50斤的一大捆柴禾背了起來。走在回家的路上,錦浩爺爺提著書包走在后面。

  放學的孩子們走進了這些收工回家的老人中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28,錦浩家  內  夜

  灶屋,錦浩爺爺給灶里添了一把柴禾,用叉子挑了挑,灶里的火燒得旺盛。錦浩爺爺走到鍋邊,在鍋里放了幾片臘肉炸了一會 兒,臘肉炸出油來,然后把一碗梅干菜倒進鍋里,再放上鹽加了些水煮著。煮一會兒把菜盛到一只碗里,然后去把灶堂的火插熄。

  錦浩爺爺走到煮好飯的鐵鍋邊,開蓋盛了滿滿兩碗白米飯,走出灶屋。

 

  29,錦浩家  內  夜

  屋內,錦浩在燈下做作業。爺爺端著盛好的兩碗米飯走過來,錦浩忙把作業本收放一邊。

  爺爺放下米飯,又去廚房把那碗臘肉煮梅干菜端過來,放在桌子上。燈下,祖孫倆一起吃晚飯,爺爺不停地從梅干菜挑出臘肉夾到錦浩的碗里,錦浩也翻出兩片臘肉夾到爺爺的碗里。臘肉吃完,祖孫倆一口飯,一口梅干菜吃著。

 

  30,錦浩家  內  夜

  墻上的掛鐘指向10:20

  錦浩在燈下做作業,爺爺從披著衣服從房間出來。

  錦浩爺爺:浩兒,早點去睡覺。

  錦浩:好的,您先睡我做完這些就去睡覺。

  錦浩爺爺:早點睡啊。

  錦浩:好的。

  錦浩爺爺回房,錦浩繼續在燈下做作業。

  墻上的掛鐘指向10:20

  錦浩做完作業,收拾書本、放進書包、關燈回房睡覺。

 

  31,村莊  外  日

  錦浩、素陽、志祥等一行人拿著簸箕,提著水桶,走在路上。小黃狗跟在后面。他們路過一戶人家,四老奶奶帶著三歲的孫女清嵐從屋里走出來。

  四奶奶:錦浩,等一下。

  錦浩應聲停下腳步,四奶奶把三歲孫女清嵐帶到錦浩面前。

  四奶奶:今天四奶奶要去趕集市,清嵐請你照顧一天好嗎?

  錦浩:好的,四奶奶您放心吧。

  四奶奶把孫女清嵐交給錦浩,素陽蹲下身對著小清嵐。

  素陽:跟我們一起去河里捉魚玩,好嗎?

  清嵐:好。

  素陽手牽著小清嵐,錦浩和志祥他們走在前面,一行人高高興興地往河邊跑去。素陽牽著清嵐走不動,遠遠地落在后面,錦浩走回來抱起小清嵐與素陽小跑跟上了隊伍。

 

  32,小河  外  日

  錦浩一行人來到了河邊。

  小河,河水清澈見底,鏡頭透過河水,可見幾條小魚兒在水中自由的游蕩。人影倒進水中,小魚兒受到驚嚇,一會兒不見了。

  錦浩找了一塊石板處,把清嵐放下,讓清嵐坐在石板上,小黃狗也自己找個地方坐下。

  錦浩:你坐在這里不動,哥哥姐姐去河里捉魚好嗎?

  清嵐:好。

  素陽:聽著,你坐在這里不許動。

  清嵐:好,我不動。

  錦浩(指著小黃狗)你也坐在這里看著妹妹,不許動。

  小黃狗起身搖了搖尾巴,又坐下來。

  他們安頓好清嵐,一行人把桶子放在岸邊,各自拿著簸箕走到了河里,河水最深處到了他們的大腿處。

  他們找了一處地方,用手撿開水里的石頭,用腳板把水底抹平。都把手中的簸箕拿來并排放好,找些用石塊把簸箕壓好。有人去岸邊扯來些小草裝在竹簸箕里。

  安裝完畢,一行人走到上方十米遠處,并排著踩水中的石頭,不時有人把水中大一點的石頭搬開。邊踩邊走,慢慢地向簸箕靠近。完全靠近后。幾乎同時,各自把自己的簸箕先前后尾在從水中搬起,走到岸邊。他們在岸邊放下簸箕,拿掉里面的石頭和小草。一些小魚在簸箕里亂跳。他們互相看看,吹噓一番后。各自把小魚倒進自己的水桶里。

  重復以上步驟,多遍。他們離清嵐越來越遠,桶子里的小魚也越來越多。

 

  33,河岸邊 外 日

  河岸邊的小清嵐,撿來些小石頭。獨自在那里玩著,玩了一會兒,看了看河里,河里已經不見了錦浩他們的蹤影。

  清嵐坐在那里哭了起來。

  小黃狗急得在清嵐身邊轉來轉去。轉了一會兒跑到錦浩他們采魚的那邊,對著河里“汪,汪”兩聲又跑回來。

  河里的少年們盡情地并排踩石頭,搬石頭,聽到狗叫聲,他們抬頭看了一眼。

  素陽:狗怎么了。

  錦浩:不好了,把清嵐忘了。

  錦浩說完飛奔上岸,原路返回尋找小清嵐。

  錦浩找到清嵐,把清嵐抱起來,清嵐止住了哭聲。但止不住剛剛哭過的嗝聲。錦浩用衣袖給清嵐抹干了眼淚,清嵐緊緊摟住錦浩。錦浩抱著清嵐走到了隊伍里的河岸邊,走到桶子旁邊,讓清嵐看看桶子里的魚,清嵐看到那些小魚兒破涕為笑。

  錦浩試著把清嵐放下,清嵐卻緊緊摟住錦浩。

  錦浩再次試著把清嵐放下,清嵐把錦浩摟得更緊了。

  錦浩看了看清嵐。清嵐的表情似乎告訴他:“別再丟下我”

  素陽:錦浩,快來,裝好了。

  錦浩:我不踩了,你們踩吧。

  錦浩一手抱著清嵐,一手提著水桶在岸上跟著他們。

 

  34,小河  外  日

 (注:為保護末成年人隱私,本場素陽扮演者必需貼上乳貼)

  錦浩、志祥和其他三個男孩子在水里嬉戲,他們赤裸著上身,下身穿著一條短褲,水深齊肩。他們象魚兒一樣在水里游來游去。不時有人從水里出來,走到高處跳下鉆到水里,水面濺起一片浪花。

  素陽穿著連衣裙坐在岸邊,腳伸到了水里。看著男孩們游來游去露出羨慕的表情。

水中,一個男生從水中游過來,在水里抓了抓素陽的腳,素陽一聲尖叫,縮回了腳,離開水面,退到了岸上。男孩子豪從水里站了起來。

  子豪:素陽,下來,跟我們一起玩啊。

  素陽:不,我怕。

  子豪:怕什么啊,有我們呢,來啊。

  素陽慢慢地地從岸上走到水里,水到膝蓋處站著不敢往里走了。

  子豪:來啊,還進來一點。

  素陽搖了搖頭,子豪用手潑一把水到素陽身上,志祥也游過來。撥一把水到素陽身上,素陽已經全身濕透。濕身處隱約可見素陽那微微發育的乳房。

  子豪(指著素陽胸脯):波波,看波波。

  素陽驚叫著用手握住胸脯。子豪繼續給素陽潑水,志祥也跟著潑水,素陽護著胸哭了起來。

  錦浩游過來,沖上去把子豪推到在水里,又沖過來把志祥按倒在水里。三個男孩在水里打了起來。

  錦浩敵不過兩人,被對方占了上風,幾次被他們按在水里。

  素陽顧不了害羞,去推那兩人幫助錦浩脫身。

  素陽:你們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錦浩脫身,素陽扶著錦浩往岸上走,志祥還要上來打架,被子豪拖住。

  子豪:算了,他們是兩口子了。

  志祥只好作罷,錦浩和素陽回了岸上,錦浩的嘴角滲出了血絲,素陽心疼地用手幫他抹掉血絲。錦浩恨恨地往水里吐了一口痰,扶著素陽走了。

 

  35,河堤  外  日

  錦浩跟素陽走在河堤上,錦浩走在前面,素陽走在后面。

  素陽:我要學游泳。

  錦浩站住轉身面對素陽。

  錦浩:要學游泳?

  素陽:我要學游泳,你教我。

  錦浩:好,我教你。

  素陽(迎上來抓住錦浩雙手,低頭說):你什么時候教我?

  錦浩:現在可以。

  素陽摸了摸錦浩嘴角,你剛打完架,沒事吧。

  錦浩:沒事。

  素陽:那我們去河里再找一處水塘。教我游泳去。

  錦浩:好吧,走。

  錦浩和素陽重新回到河里,在一處不大不小的水塘邊停下。

  素陽:就這里吧。

  錦浩:可以。

  素陽脫下連衣裙,露出只穿著短褲和寬松的背心內衣。錦浩不敢正視,趕緊扭過頭去。

  素陽:來啊,怕什么。

  錦浩:你還是穿上裙子吧。

  素陽:穿上裙子不好游泳啊,我一個女孩兒不怕羞。你一個男孩子怕什么啊?

  錦浩只得走過來,牽著素陽的手走進水里,卻不敢正視素陽,素陽笑了起來。

 

  36,水中  外  日

 (注:為保護末成年人隱私,本場素陽扮演者必需貼上乳頭貼)

  錦浩牽著素陽走到深水處。

  錦浩:先學會憋氣,跟著我來。頭扎進水里就要憋氣。不要呼氣,因為呼氣水就會進到肺部。

  錦浩說完做示范,捏住鼻子蹲在水里,一會再站起來。

  素陽也跟著做,捏住鼻子蹲在水里,馬再站起來。

  素陽從水里出來,濕衣上身暴露在錦浩面前,猶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錦浩被眼前的美景驚呆了。素陽把自己那原始的美,大膽展現在錦浩面前。

  捏住鼻子蹲在水里,一會再站起來,他們如此反復幾次。

  錦浩:再來學習劃水。

  錦浩說做完示范,錦浩整個身子臥倒在水里,雙腳用力拍打著水,雙手在水里劃動。身子在水中游動起來,圍著素陽游了兩圈。

  素陽也學著錦浩的樣子,臥倒在水里,但怎么也劃不起來。素陽象一只旱鴨子掉在水里,撲通撲通起來,把錦浩逗得哈哈大笑。

 

  37,田野  外 日

  山腳下,一個個階梯連成一片片的稻田。稻田里,金黃色的稻谷一望無垠,沉甸甸的稻穗壓彎了腰。

  三三兩兩一些老人、婦女和小孩在水田里忙著收割稻谷。

 

  38,水田里  外  日

  一丘彎彎的,約半畝大的水田里、錦浩跟爺爺正忙著收割自己家的稻谷。

  田里潮濕的泥巴,泥面上沒有水。稻谷已收割完一半。一臺腳踩打稻機停在稻田中間。錦浩跟爺爺正忙著割禾稻。

  錦浩臉朝水稻,背朝天,穿著一身舊衣服,戴著一頂破草帽。左手抓著稻子。右手拿著鐮刀。割的很快。不時地直起身子用衣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彎下腰來繼續割。

  錦浩爺爺割了一會兒,直起身子,看了看身后割倒的禾稻。滿意地點點頭。

  錦浩爺爺:浩兒,上午只割這么多了,打完這些谷子回家吃午飯去。

  錦浩:好的。

  錦浩走到田坎上,拿起水壺喝了幾口水。獨自向打稻機走去。

  錦浩爺爺走到田坎上,坐下來,先是喝了幾口水。又從身上拿出煙絲和煙紙、用手卷成一支火箭煙(用煙絲和紙手工卷成的一頭大,一頭小,型狀象火箭的卷煙),然后摸出火柴,劃火點燃了卷煙,吸了一口,吐出一圈圈煙圈。

  錦浩走到打稻機旁邊,踩動了打稻機。然后去田里拿了一把稻穗,放在打稻機上。右腳使勁踩轉打稻機,雙手握著稻穗翻轉著。谷子隨著打稻機里的滾輪轉動而紛紛脫落,飛進機桶里。

  錦浩爺爺已抽完卷煙,從田里拿起一把稻穗走到打稻機上,祖孫合力踩轉著打稻機,翻打著稻穗。一老一少。他們非常吃力踩動打稻機打下谷子。

  打了一會兒。祖孫一左一右雙手托著打稻雙耳使勁向前拖動。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打稻機一點點向前移動。慢慢地移到沒打完的稻穗堆前停住,錦浩松開打稻機,雙手叉腰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錦浩抹了一把汗水,就地站著休息了一會兒繼續跟爺爺踩轉打稻機,打稻谷。

 

  39,曬谷場   外 日

  錦浩挑著兩半籮筐谷子走到了曬谷場,然后爺爺也挑著兩半籮筐谷子到了曬谷場。錦浩把框里的谷子倒出來,接著又幫爺爺把框里的谷子倒出來。錦浩爺爺拿來一個八個木齒的木耙子(鄉下用木板做成的釘耙,一般為八個齒,上下兩開,中間用木板固定著,連接一根長長后手柄。)走過來。

  錦浩:我來曬,爺爺您先進屋休息去。

  錦浩從爺爺手中接過八齒木耙子,把谷子勻稱耙開。

  錦浩爺爺走進了屋里。

 

  40,曬谷場   外   日

  曬谷場上并列著四床曬墊(鄉下用竹篾編織成的席子,一般3米寬5米長),曬墊里曬滿了稻谷。

  天空,熱日當空發出熾熱的光芒。屋下,小黃狗睡在蔭涼處,昂著頭、張著口、吐著舌頭、喘著粗氣。

  曬谷場,錦浩身穿短袖,頭戴著舊草帽,雙手拿著木耙子,站在曬墊外邊頂著熱日,拖動著木耙子翻動著谷子。不時用手擦著臉上的汗水。

 

  41,屋里  內  日

  錦浩爺爺從灶房拿來兩個剩菜,一碗長豆角,一碗茄子炒辣椒,放在桌子上。又走到灶房從鍋里舀出兩碗米飯,拿了兩雙筷子,回屋放在桌子上。

  錦浩走進屋,坐到桌子旁邊,桌子上有個茶壺,和一只碗,錦浩倒了滿滿的一碗茶水,喝了一大碗茶水后。冷飯冷菜大口地吃了起來。

  爺爺看著孫子,搖搖頭,偷偷抹了抹眼淚。也坐到桌子旁邊。就著冷飯冷菜吃了起來,小黃狗趴在桌子下獨自吃著分給它的口糧。

 

  42,田野  外  日

  金黃色的稻田已經變了樣,有些變成了綠色的秧苗。有些還是蒼白的泥皮。蒼白的泥皮田里大多沒有水。有水的田里,一些農民在自家的田里插秧。

  錦浩爺爺走在田坎上。田里已經犁過了,梨溝里有一點兒水,泥面上沒有水。泥面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有些干裂。

  錦浩爺爺在田坎上來回走著。看了看田頭的排水溝,排水溝里干干的無水可以排入。抬頭望了望天空,天空萬里無云,烈日炎炎,他搖了搖頭。

  錦浩爺爺(自言自語):老天啊,再不給我點水,這丘田插不上晚稻啦。

 

  43,排水溝  外  日

  排水溝連著水田由上而下,上游幾處排水溝開了口。水流向田里,排水溝下游變成了干水溝。

  錦浩在水溝邊行走,把一個個開口堵上,慢慢地水溝里的水向下游流動。隨看一節節干溝變成了水溝,流向錦浩爺爺那丘田里。

  錦浩走后,上游被錦浩堵上的開口處又被人挖開。水從開口處流出,遠處剛剛濕過的水溝又慢慢地變回了干水溝。

  錦浩他們那丘田里剛剛進了一點點水,又沒有了。

 

  44,田坎上  外  日

  小黃狗跑過來,對著爺爺使勁搖尾巴,不時地往爺爺身上竄。爺爺摸了摸小黃狗的頭。

  錦浩爺爺:一邊去。

  小黃狗老老實實的跑到了一邊去。錦浩從排水溝走過來,走近爺爺。

  錦浩:水還是放不下來啊,上頭還有好多人要水。

  錦浩爺爺:晚上吧。

  錦浩:好吧,晚上我來試試,先回家吧。

  錦浩爺爺:回家。

  錦浩扶著爺爺走在回家的路上,小黃狗跟在后面。

 

  45,排水溝  外  夜

  錦浩打著手電在水溝邊行走。見到一處排水溝開口,他用鋤頭挖了些泥巴堵上,完后繼續前走。到另一處地方有一處小小的開口,他又挖了些泥巴堵上。繼續朝前走,前方不遠處有火光晃動。

  錦浩走近,一位五十左右的伯伯坐在那里抽煙,腳下方水溝開了一個口,水從水溝里分流出一半流出來進了那丘水田。錦浩用手電照了照田里,田里可見半指深的水,田里已經插上了秧苗。

  錦浩:伯伯你們的田都插上秧苗了,我們的還沒有水耙田,先讓我放點吧。

  大伯:不行,這個鬼天氣還不知道幾時才能下雨。不放夠水,兩天又干了,插上的秧苗都會干死。

  錦浩不作聲,用手電照了照水溝,水溝里還有部分水往下流,他打著手電繼續往前走,沒走多遠。又見著一個老爺爺在守著水溝,水溝開口很大,幾乎剩下的水全部流向了田里。錦浩呆立一會兒,打著手電回家去。

 

  46,家門口  外  夜

  錦浩打著手電回到家門口,小黃狗發出汪汪的叫聲。

  錦浩:別叫。

  小黃狗聽到了主人的聲音,搖著尾巴迎上來。往主人身上竄跳著,錦浩避開小黃狗,走到雜屋放下鋤頭,再轉身回到屋里。

 

  47,屋內  內  夜

  錦浩走進屋內,拉亮了電燈.

  房間傳來爺爺的聲音。

  錦浩爺爺:搞到水了嗎?

  錦浩:沒有。

  錦浩爺爺:算了吧,你早點睡覺吧。

  錦浩回到自己的房間,和衣躺在床上慢慢地進入夢鄉。

 

  48,房間  內  夜

  外面傳來雞叫聲,錦浩醒來,聽到雞叫聲馬上從床上爬起來,拿起手電,輕手輕腳走出房間,走到屋外。

 

  49,屋外  外  夜

  小黃狗聽到開門聲,看著主人出來,搖著尾巴迎上來。錦浩對著小黃狗做了一個噓的手勢,摸了摸小黃狗。

  錦浩從屋邊雜屋拿了鋤頭,扛在肩上。拿著手電走出屋外走到了路上,小黃狗跟了上來。

 

  50,排水溝,外  夜

  水溝,錦浩順著水溝由上而下,每見到一個開口處就挖泥巴把它堵上,并壓緊。之后往前走,整個水溝旁邊已經空無一人,不一會兒錦浩順利地把水放到了自己的田里。錦浩坐了一會兒,用手電照了照,水溝里有好大的水,嘩啦啦地流向自己田里。錦浩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摸了摸身邊的小黃狗。

  錦浩:走,回家睡覺去。

  錦浩走在前面,小黃狗走在后面。錦浩抬頭見到遠處的河邊有手電光晃動。錦浩遲疑一會兒,繼續帶著小黃狗往回家的路上走。

 

  51,河邊  外  夜

  河邊,四個黑影在一臺微型抽水機旁邊。抽水機旁邊放著一臺雞公車(農民自己用木材做的手推車,只有前面一個輪子后面靠肩帶吊在推車人肩上,手扶著扶手向前推動)。一個人把連接抽水機的出水管拖出來。又把連著抽水機的進水管也拖了出來。

  四個黑影一同用力,把抽水機抬到了雞公車旁邊。一個人去扶住雞公車。另外三個人把抽水機抬到了雞公車上。用繩子把抽水機綁好,用布蓋上。四個黑影一起拖著雞公車向村外走去。

 

  52,鄉鎮  外  日

  天剛剛亮。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少年推著雞公車在一家廢品收購店停下,坐在車旁,等著店主開門。

  店門打開,店主一眼看見坐在門口的四個少年,志祥迎上去。

  志祥:老板,我們要跟您做點生意。

  老板:什么生意?

  志祥帶著老板走到雞公車旁邊。掀開布單一角,給老板看了看。老板一驚,后退兩步,立馬鎮定下來。看了看周邊沒人,趕緊讓他們把雞公車推進店里關上大門。

 

  53,店內   內   日

  布單被掀開,一臺嶄新的微型抽水機出現在老板面前。

  老板:這套機子也就七八十斤吧。算五毛錢1斤。也就是35到40元。給你們40吧。

  志祥:什么40元。老板你可看好了,這是一臺嶄新的柴油抽水機。1000多元買來的呢?

  老板:新的1000多元是沒錯,到了我這里就是廢鐵了。

  志祥:你把他當廢鐵出手,不會這么笨吧。

  老板:你說個數,要多少?

  志祥:伸出五個指頭。

  老板:50元?

  志祥:500元。

  老板:500元是不行的,我也要賺點唄。總不能算新的出手吧。

  志祥:你出多少?

  老板:如果你們有誠意,我出100元,不能再多了 。

  志祥:我們走,老板請開門。

  志祥說完叫上伙伴,給抽水機蓋上布單,推上車子,準備走。

  老板:慢,可以商量吧。

  志祥:這樣吧,給你多賺點,給我們400元吧。少一分不行。

  老板:400元我實在沒錢賺了。300元成交吧。

  志祥:走。

  伙伴們推上車子準備走。

  老板:那你們走吧,但告訴你現在大街上到處都是人,走不了幾步會被抓去坐牢的。

  子豪扯了扯志祥衣角。志祥猶豫了一會兒。

  志祥:成交。

  收了錢,眾人把抽水機抬下來。子豪推上雞公車。走出門。

 

  54,錦浩家  內  日

  錦浩起床走出房間,來到屋里,爺爺已經做好了早餐

  錦浩簡單的洗漱完畢,走到桌子吃早餐。

  錦浩:爺爺今天可以去耕田了。

  爺爺:昨晚你不是說沒搞到水嗎?

  錦浩:后來我起床去把水放進田里了,水好大,今天應該可以耕田了。

  爺爺:好吧,快點吃,早點去把田耙平,下午可以插秧了。

  錦浩:好的。

  錦浩三下五除二的大口把飯吃完,走出屋子。

 

  55,屋外  外  日

  錦浩走到上邊的牛棚,牽來老黃牛。爺爺已經吃完了飯.走出屋子。鎖好門,走到雜屋,背上鐵耙。

  祖孫倆走在去田間的路上。小黃狗搖著尾巴跟在后面。

 

  56,田坎  外  日

  錦浩跟爺爺走到田坎邊,看了看田里。田里犁溝的水已經有了半尺深,但田里的泥皮還有一部分裸露著。田頭排水溝里沒有水流向田里,錦浩爺爺放下鐵耙。

  爺爺:水還差一點,難耙平。

  錦浩:我再去搞點水進來。

  錦浩把牛繩交給爺爺。順著排水溝往上走。沒走多遠,水溝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溝里的水徑直流向田里。田里四爺爺正牽著

水牛在耙田。錦浩走到開口處,用手挖來好多泥巴,把口子堵上,水順著水溝往下流去。

 

  57,水田   外   日

  四爺爺停下手中工作走過來,對著剛才錦浩堵上的泥巴用腳亂踢,踢出好大一個口子,排水溝的水又回到四爺爺田里。

  錦浩不作聲,找來一塊大石頭堵在開口處,然后一個勁地挖泥巴去堵住開口處。

  四爺爺一個勁地挖開口,錦浩一個勁地堵,就此對峙著。

  四爺爺停下來,給錦浩一個重重的耳光,錦浩也不示弱,用頭頂向四爺爺,四爺爺后退兩步站立不穩仰身倒在泥田里,錦浩也撲倒在泥田里。

  錦浩爺爺正好走過來,慌忙下田去扶起來四爺爺,錦浩自己從泥田里爬起來。己經是從頭到腳一身泥巴。

  四爺爺:三哥,你看,你看你的孫子。

  四爺爺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

  錦浩(抹掉一把臉上的泥巴對四爺爺吐了一口泥水,罵道):為老不尊。

  錦浩爺爺走過來,打了錦浩一個耳光。

  錦浩爺爺:他是你四爺爺。

  錦浩(握著著被打痛的臉蛋,狠狠地罵了一句);他不配當我的四爺爺。

  錦浩罵完,沖出水田,沖到小路上,狂跑而去。小黃狗跟在后面,追著錦浩而去。

  錦浩爺爺:錦浩,錦浩....

 

  58,村路 外 日

  錦浩就著一身泥水在村路上狂跑,小黃狗緊緊地跟在后面。

  前面兩個村民,一個提著工具箱,一個提著一桶柴油在趕路。錦浩從他們身邊飛跑而過。

  村民甲:誰家孩子,一大早搞上一身泥在路上跑啊。

 

  59,河里 外 日

  錦浩跑到河邊一個水塘處,縱身一躍,一頭扎進水里。

  水面己經出現一圈圈泥水。錦浩從水里站起來,河水己經沖干凈了他身上的泥巴。他走出水塘,走到岸邊,在岸邊沙石上面向河水坐下。

 

  60,河邊  外  日

  錦浩坐在河邊的沙石堆上,眼睛望著河里呆呆地出神。

  小河里,錦浩爸爸赤裸著上身坐在水里,三歲的錦浩坐在爸爸的肚皮上,錦浩媽媽用毛巾擦洗著錦浩赤裸的身子。

  錦浩用小手潑了一把水在媽媽的臉上,媽媽也給錦浩回潑了一把水在他的身上。

  錦浩從爸爸的身上爬下來站在水里給媽媽潑水。媽媽也給兒子潑水,母子倆嬉笑著在水里玩鬧很開心。

  錦浩爸爸站起來,幫著錦浩給他媽媽潑了一身水。錦浩媽媽轉頭把水潑向錦浩爸爸。

  錦浩也幫媽媽把水潑向爸爸。一家三口在水中盡情地戲耍著。

  錦浩回過神來,河水里的水風平浪靜。什么都沒有,他失望地站起來,對著小河大聲喊:

“媽媽,爸爸,媽媽,爸爸,你們在哪里”。

  只有山谷的回聲,喊累了,又坐下來,沒有哭,沒有笑。身邊沒有一個人影,只有小黃狗坐在旁邊陪著。

  天空己經是日掛中天,錦浩身上的水也干了,肚子也餓了,身邊的小黃狗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離開了他。

 

  61,鄉鎮餐館  內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男孩子圍桌而坐,桌子上有魚、有肉、有酒、6個菜,菜品還豐富。

  他們手里都夾著香煙。吸口煙,喝口啤酒,吃口菜。沾沾自樂著。

  志祥(指著一桌子酒菜):生活是什么?這就是生活,大魚大肉,有煙,有酒。

  子豪: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任豪:對,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志祥:福開,你呢。

  福開:跟志祥哥混,喝酒吃肉。

  志祥:這就對了嘛,以后大家跟我混,保證大家能經常來喝酒吃肉。

  福開:錦浩哥呢?

  志祥:別說他,他跟我們不是一路人,他玩他的,我們玩我們的。

  子豪:是啊,他現在有老婆管著呢。

  志祥:他哪有老婆,還不是素陽那個跟屁蟲。

  福開:素陽可是個漂亮的妞。

  志祥:素陽算個屁。以后看我志祥的老婆要比素陽漂亮一百倍。

  子豪:不是一百倍,是一千倍。

  志祥:哈哈哈~你喝醉了,不是一千倍,是一萬倍。

  子豪:一萬倍。

 

  62,鄉間小路  外  日

  志祥,子豪等四人行走在鄉間小路上,子豪推著雞公車。四個人都有些醉意。但走了那么遠的路,酒醒了許多。

  走在河堤上,他們發現了河邊坐在沙石上的錦浩,福開走過去。

  福開:錦浩哥,你一個人在這里干什么啊?

  志祥他們也跟著圍上來。

  志祥:誰惹我們錦浩生氣了啊,來,別生氣,抽根煙。

  志祥說著從衣袋里拿出香煙,抽出一根遞給錦浩,錦浩望著志祥。

  錦浩:煙哪里來的啊。

  志祥:別管哪里來的,抽一根吧。

  福開:是啊,抽一根吧,抽著還上癮的。

  錦浩接過香煙,志祥給他點上火,錦浩抽一口,嗆了一下,不停地咳嗽起來。錦浩看了香煙,丟到河里。

  錦浩:走,回家去。

  眾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63,村口  外  日

  一行五人走到村里,村里圍著一群人,兩個穿制服的警官在人群中。

  村民甲:怎么辦啊?四戶人家合伙出資買了臺抽水機,剛用兩天就被人偷走了,還讓不讓人活啊?何警官,你要幫我們做主啊!

  村民乙:是啊,這個田,上游的放了些水,我們下游那幾丘田完全放不到水。本想買來抽水機,可以從河里抽水,把晚稻插上,現在好了,水沒抽到,錢又倒貼。

  何警官:大家別急,好好想想有沒有可疑人。

  村民乙:昨晚我后半夜起床上廁所,看見路上有個人打著手電走過。好像是錦浩。

  村民甲:錦浩?不會吧,他不會做那種事。再說了抽水機有80多斤,他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偷的動嗎?

  村民乙:今天一上午沒見著錦浩,說不準有事兒。

  何警官:村里還有其他孩子不見了嗎?

  村民甲:這一說可想起來了,錦浩,志祥,子豪,任豪,還有福開,一上午沒人看見他們。

 

  64,村口  外  日

  錦浩,志祥,一行五人,走近人群,何警官迎上來。

  何警官:誰是錦浩?

  錦浩(走到前面):我是。

  何警官:晚上幾點起來的?

  錦浩:雞叫,我就起床了。

  村民們已經有人對錦浩指指點點,錦浩有些莫名其妙

  另一個警官走到子豪的雞公車面前看了看,發現有一片濕印,警官用手指摸了摸濕印,又把手指放在鼻孔邊聞了聞。

  警官:隊長,雞公車上有柴油氣味。

  何警官(看了看雞公車,又問錦浩):起床后干什么去了?

  錦浩:給田里放水。

  何警官:給田里放水?是偷水吧。

  錦浩:可以說是偷,但也不算偷,因為水是公家的。

  何警官:上午呢,上午干什么去了?

  錦浩:在河邊。

  何警官:在河邊干什么?

  錦浩:坐啊!

  何警官:坐了一上午?

  錦浩:就是坐。

  何警官:你小子沒說實話。

  錦浩:我說的都是實話。

  何警官向李警官使了個眼色,李警官走到錦浩身邊,給錦浩戴上了手銬。志祥他們見狀,拔腿就跑。何警官追過來,子豪把雞公車推向何警官。何警官被絆倒在地。

  村民一哄而上追趕他們四人。

 

  65,村路  外  日

  幾個村民跟何警官一起追志祥他們四人。四個小機靈東跑西躲,一次次從他們身邊跑過

  子豪發現前邊屋前幾捆柴禾,子豪給大家使眼色。每人拿一捆柴禾丟在路上再跑。追趕的人被柴火絆的跌跌撞撞。

  四個孩子往山高處跑,后面幾個老人跑得喘不過氣來。志祥發現路邊屋前一個盤子,盤子里曬著黃豆。他把盤子端來站在路中央。等著追他們的人走近,把黃豆倒出來,黃豆順著坡道,散落而下,追趕的人們踩著黃豆一個個摔倒。四個人哈哈大笑,向著樹林跑去。消失在樹林不見了。

 

  66,村口  外  日

  錦浩拷著手銬被何警官,李警官帶走。錦浩爺爺跑過來。

  錦浩爺爺:你們抓錯人了,我孫子沒有偷抽水機啊。

  錦浩:爺爺,救我。

  錦浩爺爺(走到警官面前跪下),求求你們,放了我孫子吧。

  何警官(把錦浩爺爺扶起來)老人家,您放心吧。如果您孫子真的沒有做小偷,我們不會冤枉他的。

  錦浩爺爺(對天長嘆):可憐的孩子啊!他為了給自家田里放水,后半夜起來。我還冤枉他,打了他,又要被你們冤枉,孩子怎么活啊。

  錦浩被兩個警官架著往外走,錦浩回頭一直看著爺爺。

  錦浩(露出害怕又乞求的眼神):爺爺,救我,爺爺,救我....

  錦浩爺爺(哭倒在地,拍打著大腿):孩子,我可忴的孩子喲....

 

  67,樹林  外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人逃到了林中,翻過山頭,腳下里一片竹林,他們鉆進了竹林中。

  福開:看來沒人追我們了。我們休息一下吧。

  志祥:就地休息。

  眾人累得像散了架似的,七扭八歪地坐在地下,大口的喘著粗氣。

  志祥:來,抽根煙。

  志祥給每人發了一根煙,點火抽起煙來。

  子豪:唉,怎么辦啊?我們回不了家啦!

  志祥:嘆什么氣,回不了家正好,哥們幾個一起闖世界去。

  子豪:怎么闖啊。

  志祥:打工唄,你會干什么。

  子豪:我會殺魚。

  志祥:任豪呢?

  任豪:我會割禾。

  志祥:福開,你呢?

  福開:我會砍柴。

  志祥:什么亂七八糟的啊,都不行。

  子豪:那怎么辦啊。

  志祥狠狠地抽了幾口煙,煙頭隨地一丟,丟在一堆干燥的樹葉上。

  鏡頭對準樹葉,煙頭在燥的樹葉上冒著煙。

  志祥:天無絕人之路,走。

  另外三個人也學著志祥地樣子,猛吸幾口煙把煙頭隨便一丟。

  眾人異口同聲:走

  一行四人大步向山下走去,他們剛走到山腳下,山上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

 

  68,山腳下  外  日

  志祥他們一行人走到了山腳下,已經是另外一個村莊。

  村民:救火了,快上山救火。

  村民們成群結隊地跑上山去救火。志祥他們看到這個陣勢蒙了,福開指著山上著火的地方。

  福開:看,我們剛從那里下來的。

  志祥趕緊捂住福開的嘴。

  志祥輕聲地對同伴說:會不會是我們丟的煙頭?

  福開(輕聲說):應該是。

  子豪:該死,我們又闖禍了。

  志祥:此地不宜久留,趕緊走。

  一行人急急忙忙地加快了腳步,走出村口,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69,破廟  夜  內

  四個人擠在破廟的地上,月光照進沒有門的破廟,四個人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外邊靜悄悄的,靜得有些嚇人。

  福開:不會有鬼吧。

  任豪一聽嚇得收了收身子,往子豪身上擠。

  墻角處幾只老鼠在爭搶食物,扭打起來發出吱、吱、吱的聲音。四個人嚇得抱成一團。

  志祥:別怕,好像是老鼠。

  子豪:是老鼠。

  四個人才放松下來。抱著膝蓋坐在地下,怎么也不敢合眼,擁擠著坐在地上,呆呆地望著外邊。

  月亮已躲進云霧里,外邊暗了下來。

 

  70,村路 外 日

  村路上一群村民在爭吵著:“你們賠我抽水機”、“你們給我賠人”、“先賠抽水機”、“先賠人”.....眾人邊吵邊走,吵到了老支書家。

 

  71,老支書家  內  日

  老支書家里擠滿了村民,老支書坐在堂屋中間的椅子上,村民們有的坐在椅子上,有的坐在小板凳上,有的站著。

  村民甲:現在很明顯抽水機是被錦浩,志祥他們五個孩子偷走的。由五家人拿出錢再給我們買一臺抽水機。

  村民乙:天災人禍啊,我們還指望抽水插晚稻啊。

  志祥爺爺:人重要,還是抽水機重要啊,現在他們人都不見了,先幫我們找回人再說。

  村民甲:畏罪潛逃啊,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志祥爺爺:他們還是孩子啊,你們不追他們,他們會跑嗎。

  村民乙:我們不追,警察也追,你們怎么不問警察要人去。

  子豪爺爺:警察有權力抓人,你們有權力嗎,現在人都不見了。他們一旦出了事,你們誰都脫不了干系。

  村民甲:你老人家的意思是反過來要我們賠人?

  子豪爺爺:起碼,你們有義務幫我們去找人,先把人找回來再說。

  村民甲:哈哈,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們自己沒有教育好孩子,孩子做賊,畏罪潛逃反過來訛上我們了。

  子豪爺爺(氣急):你混蛋,他們還是孩子啊。

  子豪爺爺說完,捶著胸,大口地喘氣起來。

  老支書:好了,大家別爭了,都是一個村的,孩子們跑了,兇多吉少,大家協助找回孩子再說,人命關天啊。

 

  72,老支書家  內  日

  錦浩爺爺急急忙忙地從外面跑進來。走到老支書面前抓住老支書的手。

  錦浩爺爺(著急地):支書老哥,求求你,去救救我的孫子吧,他沒有參與偷盜啊。

  老支書:別著急,慢慢說,把昨天的情況祥細地跟我說說。

  錦浩爺爺:我說。

  鏡頭重現:錦浩后半夜起床打著手電在水溝里放水到田里、一大早祖孫倆去耙田、子浩跟四爺爺爭水打架、錦浩爺爺冤枉錦浩打了一巴掌、錦浩生氣跑出去。

  村民甲:這么說,我還有印象了(對著村民乙)昨天早飯后我們去河里抽水的路上,是不是有個滿身泥水的孩子在我們身邊跑過去?

  村民乙:是的,是錦浩,雖然我們沒看到他的臉,但認識他后面那只小黃狗是他家的。

  老支書:現在已經很清楚了,錦浩是冤枉的,他四爺爺可以去作證,怎么不請他四爺爺去作證?

  錦浩爺爺:我請過了,四弟還在生錦浩的氣,不肯出面作證。

  老支書:什么時候了,還生一個孩子的氣,走,跟我去四爺爺家去。

  老支書說完起身準備出去。

  村民甲:老支書,我們的事怎么辦啊

  老支書:我還是那句話,人命關天,大家先協助他們把孩子找回來。只有把孩子找回來才能把事情搞清楚,搞清楚后,該賠的還是要賠,一分不少。

  老支書說完,拉上錦浩爺爺一起往四爺爺家走去。

 

  73,四爺爺家  內  日

  四爺爺坐在躺椅上悠然地吸著火箭煙,錦浩爺爺和老支書走進屋來。四奶奶忙著進屋泡茶。

  四爺爺:二哥怎么又來了?我說了我不會去給你孫子作證的。

  錦浩爺爺:求求你,四弟,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們兩個是親兄弟的份上,求你幫哥哥這個忙。

  四爺爺:不是我不給你面子,是你孫子太野了,我都快60歲的人啦!還被他頂倒在水田里,我的面子往哪擱。

  老支書:要說面子,就是你四爺爺不對了。錦浩畢竟是你們的孫子,是你們家的血脈。如果不幫錦浩洗清罪名,就給你們家都丟臉啊。

  四爺爺:老支書,你不知道,他小子怎么罵的,他罵我為老不尊,不配當他的四爺爺。

  老支書:多大的人了,還跟一個小孩斗氣啊。

  四奶奶從內屋泡茶出來。給老支書何錦浩爺爺各一碗,他們接過茶水,連連道謝后。把茶放在身邊桌子上。

  四奶奶:是啊,都快60歲的人啦,還跟自己孫子斗氣。說出來不怕讓人笑話。

  四爺爺:你~

  錦浩爺爺:錦浩三歲時,他爸爸媽媽就外出打工。他是我一手看著他長大的。我身體不好,他處處為我著想。9歲開始幫我干農活。昨天是他后半夜起來去放水,才放了一些水到田里。本來以為可以耙田了,沒想到上頭又被你截斷,他心里也委屈啊!我還打了他。

  四爺爺:這么說是我搶了你家的水,是我的不對了。

  錦浩爺爺:不要這么說啊,我只吿訴你的事實,孩子心里委屈啊,他現在又被冤枉,當成小偷被抓了,這不是要孩子的命啊!

  老支書:是啊,錦浩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但再怎么堅強,他畢竟還是個孩子。如果我們不趕緊幫他洗清冤屈,后果不敢想。

  四奶奶:老頭子去吧,去把錦浩帶回來,也算是給他爸爸媽媽一個交代。他爸爸媽媽對我們還不錯的,每次回家都給你帶喜歡的酒。過年還給你紅包,你都忘了嗎?

  四爺爺沒作聲,在沉思著。

  四奶奶(走過來,揺了搖四爺爺):去啊,去把錦浩接回來啊。

  四爺爺:好吧,也當給你們和侄兒一個面子。我跟你們去一趟吧。

  老支書:這就對了,走吧。

  四爺爺:讓四嬸給你們做了午飯,吃完午飯再去吧。

  老支書:不吃了啦,等不起啊,孩子多在那點待一分鐘,就多一分鐘危險啊!

  四奶奶:老支書真是有心人,比錦浩自己家的爺爺還著急呢,你們快走吧。

  四爺爺:走。

  四爺爺起身進屋,換了一身衣服走出來。隨錦浩爺爺和老支書一起往鄉鎮派出所走去。,

 

  74,派出所  內  日

  何警官接待了老支書,錦浩爺爺,四爺爺。交談了一會兒,旁邊的李警官在做筆錄。

  李警官把筆錄擺在他們面前,他們一一在筆錄上簽字,按上了手印。

  何警官:請等會兒,我去把錦浩帶來。

  錦浩爺爺:謝謝。

 

  75,派出所  內  日

  錦浩被何警官帶到會客室,錦浩見到爺爺,撲過來抱著爺爺哭了起來。

  錦浩爺爺:孩子啊,懂事以來很少看見你哭,心里委屈你就大聲哭出來吧。

  錦浩(止住了哭聲):爺爺,我不哭,您靠訴過我,我是一個男子漢,要堅強。

  在場的錦浩爺爺,老支書,四爺爺都禁不住流下了淚水。

  錦浩松開爺爺,走到四爺爺面前。

  錦浩:四爺爺,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

  四爺爺:好了,沒事了,你的冤屈都洗清了,我們回家吧。

  何警官:錦浩,對不起,我們冤枉你啦,你沒有參與偷盜。你是個好孩子,我們向你道歉。

  錦浩:志祥他們呢?

  何警官:他們有重大嫌疑,雞公車上留下了柴油氣味,而且鄰村的山火,也與他們有關,恐怕沒有你這么幸運了。

  錦浩:求求您放他們一馬,他們跟我一樣都是留守兒童,從小就離開了父母。

  老支書:是啊,志祥父母離婚,父親外出打工,孩子們都可憐啊!到時候還請何警官高抬貴手。

  何警官:沒事,他們還沒成年,不用進少管所,他們父母要好好管教他們,不能再犯錯誤啊!受害方的損失他們父母要賠償。

  老支書:受害者那方,我會處理好,還請何警官別為難孩子了。

  何警官:現在只是懷疑,還需要查證,你們先回去吧。先把他們找回來,案子以后再說吧,留守兒童的問題,政府在盡力改善。

 

  76,村口  外  日

  志祥爸,子豪爸媽,任豪爸媽,福開爸媽,一行七人背著大包小包幾乎同時回到了村口。

  志祥爸:都回來了。

  子豪爸:我們先回家問清楚情況,明天一起去找人。

  福開爸:聽說他們四個孩子偷了村里人的抽水機當廢品賣了,還在鄰村放火燒了山。

  志祥爸:什么還放火燒了山?臭崽子,可給老子闖大禍了。

  子豪爸:不要說那些,現在關鍵是要找回孩子。

  福開爸:是啊,先找回孩子再說。

  一行七人經過村口,向村里走去,各自回家。

 

  77,公路 外 日

  志祥、子豪、任豪、福開四個孩子走在公路上。

  一臺農用貨車(空車)在公路上停下,司機開門,走下駕駛室。志祥給同伴們做了個手勢。他們一溜煙走室副駕室側面。

志祥探頭看了看司機,師機背對著他在潵尿。志祥轉過身,對同伴做了個上的手勢,四個人借助汽車后輪,輕手輕腳地扒到了車上,在車箱里坐下來。

  子豪(輕聲地):可知道車去哪里啊。

  志祥(做了個禁聲手勢):別管,車開到哪里是哪里。

  車外,司機撒完尿,點上一根煙走進駕駛室,啟動汽車行駛在公路上。

 

  78,街道 外 日

  貨車在一處街道邊上停下。

  志祥(第一個跳下來):到縣城了。

  子豪、任豪、福開(三個孩子相繼從車上跳下來齊呼):到縣城啦,實現愿望啦。

  司機還沒來得及下車,在后視鏡里看到從車上跳下來孩子,從駕室窗戶探頭出來對著后面大罵。

  司機:哪里來的野孩子,找死。

  志祥他們不理司機,小跑著不見了。

 

  79,街道 外 日

  一幢高樓下,馬路中間站立著子豪,在點動著手指數樓層。

  一臺輕便摩托從他身前飛駛而過,子豪停下數樓層,嚇得后退兩步。

  兩臺、三臺、四臺摩托車從他身邊駛,子豪嚇得呆立在原地不敢動。

  另一臺輕便摩托從他身后飛駛而過,子豪快速退回,站立在馬路中間。

  馬路邊上,志祥他們在向他招手。

  子豪瞅準間隙小跑到馬路邊上,轉身繼續數著樓層。

 

  80,街道 外 日

  志祥、任豪、福開走在街道上,子豪從后面追上來。

  子豪:你們知道那棟房子有幾層嗎?我數了,有9層。

  志祥:9層算個屁,你們知道帝國大廈有多少層嗎?

  子豪:多少層?

  志祥:102層。

  子豪:102層有多高?

  福開:應該頂到天上了。

  子豪:天有多高?

  子豪(對著志祥):天有多高?

  志祥(搖搖頭):不知道。

  子豪(對著任豪):天有多高?

  任豪:不知道,老師沒教過我。

  子豪(對著福開):你知道嗎?

  福開(搖著手):我不知道。

  志祥:知道了。

  眾人(齊頭轉向志祥):多高?

  志祥:(抬頭望著天空)我是知道現在還沒有人做出那么長的尺,沒有尺,就沒有人量出天有多高。

  眾人齊頭望著天空,天空似一塊藍色的天屏靠大山支撐著。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iwantev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字幕97在线观看 {$UserData} {$CompanyData}